朱耀飞朱慈烺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朱耀飞朱慈烺小说(朱耀飞朱慈烺)

抖音爆文朱耀飞朱慈烺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火爆来袭,主角是朱耀飞朱慈烺,明朝的内侍系统其实也有文武之分的,文太监掌控司礼监,武太监掌控御马监。御马监向来管军,所以能在御马监系统中上升成为大珰的,都有一定的军事经验。而王承恩是个司礼监系统的文太监,没有军事经验。

小说简介

明朝的内侍系统其实也有文武之分的,文太监掌控司礼监,武太监掌控御马监。御马监向来管军,所以能在御马监系统中上升成为大珰的,都有一定的军事经验。而王承恩是个司礼监系统的文太监,没有军事经验。

朱耀飞朱慈烺小说完整版全文

可是崇祯皇帝在得知唐通献关降贼后,却依旧有一种掉进冰窟窿里的感觉。
如果不考虑尚在山海关的吴三桂所部,唐通的八千人就是崇祯守住北京城的最后希望了。在如何运用唐通所部的问题上,崇祯可是好一阵犹豫,最后才选择了居庸关这么一个易守难攻,距离北京城又近的地方让唐通去守。
也不是真的指望唐通能把李自成挡住,但只要迫使李自成绕道,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因为李自成只要绕道从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破口,就得浪费一点时间,北京城也就赢得一点宝贵的时间。而且在李自成破口长城后,唐通所部也能迅速回援,在北京城继续坚守。
这样两次拖延,应该就能等到吴三桂的援兵抵达了。有了吴三桂的四万大军,北京城的守军可就有五六万之多了,而且还相当精锐。
到了那时,守住北京,击退李自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只是关外的虏丑,单靠吴三桂、唐通的兵马,想要同时击败李闯和虏丑是不可能的,所以南迁终究是要实行的。等击退了李自成,就能再次设法推进南迁了可是现在,如意算盘完全落空,北京城马上就要遭到闯逆大军的围攻。
而迁都南幸的准备又一点没做,如果仓皇出逃,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到了南京,还能像现在这样号令天下吗?他在北京城内发布的旨意外面的人都不怎么听,要不然大明何至于此?如果失了祖宗陵寝,丢了百官勋贵,凄凄惶惶的去了南京,还不威信扫地?
崇祯皇帝翻身而起,重重的叹了口气。
外间值守的太监顿时警醒起来,蹑手蹑脚凑近帘幕,听着里面的动静。现在是十六日的寅时了,是时候准备上早朝了。和那些不爱上朝的先帝们相比,大明当今的天子真是太勤勉了,登基以来就是日日勤勉,天没亮就开始的早朝就没怎么断过,而且大部分时候他都比臣子们更早到奉天门。上完朝后还要批奏章,还要听讲官讲儒家的大道理,还要召见内官外官,还要琢磨剿匪和平辽的方略,每天都要忙到亥时以后才能就寝,每天也不知道能不能睡上两个时辰?真是铁打的金刚也受不了啊!可这位天子愣是坚持了十七年!
那可真是日夜操劳,日理万机啊!放眼大明列祖列宗,大概也只有太祖高皇帝和成祖文皇帝才有这般的勤勉吧?
不过更加难得的是,在这位皇爷如此兢兢业业的治理下,大明朝居然到了风雨飘摇,眼看就要亡国的当口了为了这大明江山,三十三岁的天子连头发都愁白了不少,可就是止不住各方面的溃败!
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崇祯皇帝下了床,轻咳一声。
万岁爷,要喝水么?值班太监轻手轻脚掀开帘幕,捏着嗓子,用轻柔的声音问崇祯。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刚才在床上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根本无法入眠,现在坐起来了就觉得头晕朦胧,浑身乏力。
值夜的太监连忙端来了白水,递给崇祯。
崇祯一饮而尽,问:几时了?
五更了。太监回答。
该上早朝了崇祯叹了一声。
他已经隐隐约约觉得大事要不好了,也不知道这早朝还有几日可以上?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难过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一旁值守的太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崇祯,只好招呼其他当值的内侍点上灯火,同时亲自帮崇祯皇帝穿上鞋袜衣袍。不一会儿,乾清宫里就灯火通明,宫女太监们在这凌晨时分,沿着长廊毫无声息的穿行忙碌着,似乎宫外正在发生的剧变,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崇祯皇帝也和往日一样,净手净面,用了些茶点,很快就坐在了东暖阁的书案后面。书案上放着昨晚批过红的圣旨诏书,都是崇祯御笔亲批的。他是明君,当然不会让司礼监的太监代劳了。不过这些批好的圣旨诏书,还是得让司礼监的人等带着去上朝。
司礼监的掌印太监高宇顺和次席的秉笔太监王之心都已经到了,给崇祯行了礼后,就开始收拾今日要发布的圣旨。
王承恩没有来?崇祯皇帝问了一句,话才出口,自己已经想起来了,苦笑着自答道,对了,他去守城了
让王承恩主管北京城的防务实在有点瞎胡闹,也就是崇祯皇帝能想得出来。
明朝的内侍系统其实也有文武之分的,文太监掌控司礼监,武太监掌控御马监。御马监向来管军,所以能在御马监系统中上升成为大珰的,都有一定的军事经验。而王承恩是个司礼监系统的文太监,没有军事经验。
北京城都大难临头了,让个根本不懂的文太监去当城防司令,还能有好结果吗?
万岁爷,司礼监掌印太监高宇顺问,要不要把王承恩叫来伺候?
崇祯皇帝摇了摇头,守城的事情要紧,现在就让王承恩忙去吧。看到高宇顺和王之心已经收拾完了,他就站起身,迈步出了乾清宫往奉天门去。

朱耀飞朱慈烺小说免费阅读

大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四日夜,距离史书上的大明亡国之时还有四天半!
留都南京,大明太祖高皇帝所葬的孝陵上空。入夜之后,不知怎地,竟然凭空出现一声长啸!
此时此刻,北京皇城内,端本宫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呼。
哎呦老祖宗,您不能这样啊!
朱耀飞再一次睁开眼睛,四下张望一番,然后又自虐一般的猛掐了一下自己的耳朵。之后就是一声怒吼!
他怒吼的原因是被人坑了,狠狠的坑了!坑他的那个人可厉害了,名叫朱元璋!
没错,就是那个玉树临风,英明神武,面善心狠,杀人不眨眼,坑起人来六亲不认的大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
身为一条二十一世纪魔都金融圈里有些小小成就,人送外号猪要飞的金融大狗,朱耀飞朱大总监居然被一个死了几百年的明朝皇帝给坑惨了,这事儿听着都有点离奇啊。
不过对混金融圈的猪要飞朱总来说,离奇的事情他可见多了,类似上市公司价值几亿的扇贝跑了、价值几十亿的猪饿死了等等的传奇故事,哪年不是爆出一大堆?所以他对离奇事件的承受能力和分析能力,早就给锻炼出来的。
他可是有证的三级特许金融分析师!还是那种特别会琢磨,特别会分析,特别会吹牛的高层次人才而且,他还是大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的子孙!
在被老祖宗一把坑惨之前,朱大人才对于自己的高贵血统还是很自豪的。出生在湖南高官沙县(不是长沙市)农家的朱耀飞和他的一族宗亲,都自认为是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派的子孙。老家祠堂里面一直都供奉着大明太祖高皇帝的牌位。
而朱耀飞打小就没少给老祖宗磕头祈求保佑,祖宗牛逼当然应该保佑子孙也牛逼不是?大家一起牛逼才是真牛逼嘛。
也不知道是他继承了老祖宗的优良基因还是老祖宗真的在保佑他,反正朱耀飞求保佑的那些事儿基本都一求一个准。也就养成了他每遇大事就求祖宗保佑的好习惯。
而在不久之前,朱耀飞又摊上了一桩大事儿,要弄成了可就彻底财务自由了,弄糊了说不定就得给证监会给监了,一个终身证券市场禁入都是轻的。
所以他也不在家乡祠堂拜祖宗了,而是直接去了南京明孝陵拜!
就在明孝陵的宝鼎砖墙前向祖宗三鞠躬求保佑,而且还许了弘愿只要发达了,在国家允许的前提下,他要给祖宗重修祖坟。
然后他就被老祖宗给坑了,他的灵魂换了一个躯壳!
换了一个有资格给朱元璋重修祖坟的明朝古人的躯壳这可真是许愿有风险,拜求须谨慎啊!
就这样,朱耀飞朱总小半辈子苦苦奋斗得到的一切,以及他的父母、朋友、老婆、孩子,全都随之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段十五年的人生记忆,一个非常倒霉的名字,以及一个让人绝望的时间窗口。
非常倒霉的名字叫朱慈烺,是属于朱耀飞的灵魂所占据的少年躯体的。
作为朱元璋的子孙,朱耀飞当然知道朱慈烺就是崇祯皇帝的长子,谥号献愍太子。
而现在是时间,好像是大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三也不知道是十四!
如果历史不发生改变,短短的四五天之后,大明王朝这只垃圾股就要退市了。
大明公司的董事长,朱太子的父亲崇祯皇帝,将会上吊自杀,朱太子的母亲周皇后也会一起自杀殉国。
而变成孤儿的朱太子本人,则会沦为闯王李自成的阶下囚,并且在一片石大战后失踪许死于乱军,许被多尔衮下令杀害,也许在广东某地做了和尚。
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下场!
老子这就是朱慈烺了?怎么可能朱耀飞深深的吸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但肯定不是做梦,许是疯了吧?要疯了可就糟糕了,老子还有大买卖没做呢!如果老子还没疯,那他N的就更糟了
吱呀一声。
门开了,朱耀飞扭头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色袍服,头戴双拱形纱帽,长了张面团团似的胖脸的中年男子,脚步匆匆走了进来。
男子看到朱耀飞已经坐起了身子,顿时大松了口气,千岁爷,您可算是醒了,您这一觉可睡大了,都快一天一夜了,怎么都叫不起皇爷和娘娘都着急了,让曾御医来瞧了几回了。娘娘和张娘娘还亲自来瞧了,刚走不久。
对了,千岁爷您还一个劲儿喊老祖宗,定是做梦梦见太祖高皇帝了吧?
朱耀飞记忆中,这个面团脸名叫黄大宝,绰号大宝太监,是朱慈烺的伴读太监。
哦,睡了一天一夜朱耀飞这才发现屋子里面灯火昏黄,显然已经是晚上了,他忽然一惊,今天是是三月十几?
回主儿的话,今儿是三月十四。
朱耀飞又问了一句:是崇祯十七年的三月十四?
没错,是崇祯十七年的三月十四。
还是晚上朱耀飞看了眼黑漆漆的门外,又倒吸了口凉气儿,不算今晚,只剩四天半了!
四天半?黄大宝不解,什么只剩四天半了?
朱耀飞看了这个傻乎乎的太监,居然有了开玩笑的心思,忽地一笑道:还有四天半,大明朝就要被暂停上市了!什么叫暂停上市,你懂吗?

乾清宫,东暖阁。
登极十七年的崇祯皇帝头戴翼善冠,身着盘领窄袖的常服,坐在龙椅上。现在虽然夜色深沉,可是崇祯皇帝却没有丝毫睡意,也不敢入睡。
因为就在今天下午,居庸关上送来塘报,说闯逆大兵的前锋已经到了八达岭的北面!
而在三月初一时,闯逆的军队刚刚打下代州的宁武关,镇守宁武关的总兵周遇吉以区区三千守军就阻挡了闯逆十几日。
在接到宁武关失守的塘报时,崇祯皇帝还是非常笃定的。毕竟宁武关距离北京还有上千里,而且还有大同、宣化两个重镇挡着。那可是九边重镇中的两个,关城坚固,守军又多,怎么都比宁武关牢靠。如果闯逆要一个个打过来,拼光了都到不了北京城下。
可是今天才三月十四,距离宁武关陷落才过了十三天,闯逆的大军就势如破竹,连下大同、宣化两个重镇,行军七八百里,到了八达岭北面了。
这下三十三岁的大明天子完全傻眼了!
陛下,事急了,再不去南中家里,就怕悔之不及说话是个身穿淡素比甲,素颜如玉,眼角上有点浅浅的鱼尾纹的美妇人。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语带焦虑,看来是被来势汹汹的闯逆吓破了胆。
这个美妇人正是崇祯皇帝的正妻周皇后,也是被朱耀飞的魂魄占据躯壳的朱慈烺的生母。她整个白天都在太子的端本宫,守着长睡不醒的朱慈烺,听他嚷嚷什么老祖宗不能这样的胡话。直到傍晚,才被崇祯皇帝叫去乾清宫侍寝。
说是侍寝,其实是心力憔悴的崇祯皇帝需要结发之妻的安慰。
听着妻子的话,崇祯叹了口气,只觉得脖梗发凉,道:此事早就议过多次,可是无人赞襄,故迟至如今。现在闯逆已临居庸,若再议南迁,只怕居庸关上将士听到风声后,也和宣大一样了。
宣化、大同有数万雄兵,又有坚城可倚,当然不可能在十几天内就被闯逆大军消灭。可现在闯逆进军却如此神速,也就只有一个合理解释。
那就是宣大重镇的大明官兵都已经从贼了!
崇祯看了妻子一眼,见她眼眸红肿,知道悄悄哭过,心中酸楚,眼眶里面也湿润起来。他不想当着妻子的面流泪,就转移话题道:春哥儿好些了吗?
春哥儿是太子朱慈烺的乳名,朱慈烺的身体一直很好,从不得病,今天居然长睡不起,唤之不醒,让崇祯皇帝非常担心。不过现在国难当头,他也实在顾不过来,就吩咐周皇后去照看。
叫曾神医看了,说春哥儿没病。周皇后道,只是不醒许是,许是先人在托梦。
先人托梦?一派胡言!崇祯皇帝摇摇头,这曾神医怎变成曾神仙了?
周皇后叹了口气,道:若真是老祖宗托梦就好了,现在这天下,也只有老祖宗帮忙才能平得了。
崇祯皇帝沉默不语,也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东暖阁的门忽被人推开,就见一个红袍拱帽,面目忠厚,年约五十许岁的太监快步走来,见了崇祯就弯腰行礼,面带一丝喜色,道:万岁爷,东宫典药局的李继周来报,小爷醒了。
听到儿子醒了,原本坐着的周皇后马上起身,对崇祯道:万岁,妾身去看看。
崇祯问:怎么说?让曾神医看了吗?
回禀万岁爷,邱致中说已经让曾太医瞧了,小爷并无大碍,现在正在用膳。
崇祯对周皇后说:那就不必去了,你也累了,早点歇息吧。然后他又那老太监说,王伴伴,你去看一下哥儿,若有什么,马上来报。

小编点评

朱耀飞朱慈烺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