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爱他摇尾乞怜全文免费阅读-我曾爱他摇尾乞怜(柏雅宁霍亦尘)

人气新作《我曾爱他摇尾乞怜》主角是柏雅宁霍亦尘,出自网络实力作家娣已的笔下,女人深爱男人,可男人却始终无动于衷,不仅如此,他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她无情伤害。终于,不堪重负的她倒下了,她彻底远离了他的视线,远离了他的世界。

小说简介

爱情并不是只有两情相悦,还有一厢情愿,还有默默单恋柏雅宁与霍亦尘之间的爱情,属于第二种。女人深爱男人,可男人却始终无动于衷,不仅如此,他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她无情伤害。终于,不堪重负的她倒下了,她彻底远离了他的视线,远离了他的世界。男人以为自己会因此而欣喜,可谁料,女人离开不过片刻,他却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我曾爱他摇尾乞怜全文阅读

现代敞开式的厨房里。
柏雅宁细致的腰上系着粉色围裙,忙碌了许久,终于做成了一盒精致的便当,小心翼翼的盖上了盖子,捧在手里,朝着外面走去。
夫人,你去哪里?
今天是我和亦尘的结婚纪念日,他没空回来,我去给他送吃的。
可是夫人,先生说,让您哪也不要去,就在家里的。
没事,张妈,我先走了。
柏雅宁顾不得阻拦,直接拉开门,上了车,一脚油门,朝着柏氏大门而去。
时间过得好快,他们结婚都已经三年了,再加上大学的三年,都已经六年了,都说两个人在一起会有七年之痒,而他们这么长时间,还甜的跟刚恋爱一样。
想到这里,柏雅宁害羞的红了红脸,满心期待的想看到霍亦尘见到她时的反应。
停了车。
柏雅宁走进柏氏企业,径直上了电梯。
刚到总裁办的门口,霍亦尘的助理瞧脸色十分慌张的拦住了她。
夫人,总裁现在有事,您不能进去。
助理周纪向来沉稳,什么时候会有这种神情?
柏雅宁蹙了蹙眉,调侃道:你家总裁谈生意我都坐在旁边的,怎么现在我就不能进去了?莫非里面藏了一个女人?
说着,柏雅宁笑着便推开周纪,继续朝着里面走。
走了两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仔细听,似乎在争论什么。
亦尘,我把你当亲儿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不就是把你踢出柏氏了么?当初,你不也是这么对靳家的?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你觉得呢?
是你,原来你是那你对雅宁你、你混蛋!
紧接着传来两人扭打的声音。
柏雅宁瞳孔一缩,骤然推开门。
柏松韧用力揪着霍亦尘的衣领,挥着拳头便朝着他的脸呼去,霍亦尘侧开脸一躲,伸手一挥,柏松韧一个失重,整个人趔趄着几步,顺着窗户栽了下去。
爸爸!
柏雅宁大喊着,快速冲过去。
霍亦尘也诧异了一下。
已经来不及了,柏氏大楼一共99层,总裁办在最顶层,从这里栽下去,可想而会摔成什么样。
柏雅宁趴在窗户边,就这么眼真真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摔了下去,无能为力。
她睁大着眼,整个世界仿佛都崩塌,一动不动。
许久,她才僵硬的扭过脖颈,怔怔的看着霍亦尘,他神情冰冷,深邃如鹰隼般的眸子微微眯着,仿佛是做了一件多正义泯然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柏雅宁赤红这样,扑向霍亦尘。
霍亦尘扣住她的手腕,不为什么,他该死。
来人,送夫人回去,顺便报警。
霍亦尘,你这个杀人犯,你还我爸爸的命!
柏雅宁用力挣脱着,捶打着霍亦尘,眼泪簌簌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砸在地上。
霍亦尘厌烦的用力一挥,柏雅宁摔倒在地。
周纪快速跑进来,扶起了柏雅宁,柏雅宁却许久没有反应。
夫人,夫人?
霍亦尘这才朝着柏雅宁看去。
只瞧见柏雅宁雪白的裙子上,渗透出一朵朵血红色的花,刺红了他的眼。
他冷若冰霜的眸子,这才骤然一缩,快步上前。

我曾爱他摇尾乞怜免费阅读

再次醒来,已经过了三天。
柏雅宁恍惚的看着天花板,脑海里空空如也,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醒过来之后什么都么发生。
可梦那么清晰。
爸爸坠楼最后那个眼神中的不甘和不放心,告诉她,这不是梦。
爸爸死了。
被她最爱的男人推下了楼。
她挣扎着起了身,拿过手机翻了翻,新闻已经被撤下来了,但是仔细搜索还能找到蛛丝马迹。
新闻上说,柏氏董事长死于意外坠楼,死前曾犯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罪名,已被董事会除名,名下资产也全部被罚没。
现柏氏董事长由霍亦尘接任。
柏雅宁握着手机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继续往下滑,评论区讨论激烈。
我看这根本就是畏罪自杀吧,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数额巨大的,只怕剩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我看也像是畏罪自杀。
楼上的说的未免也太笃定,都说商场如战场,谁知道是不是另有人搞得鬼,就说现在的这个董事长吧,不还是前董事长的女婿?
啧啧!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看现在这个董事长不简单,没准当他女婿就是一个局。

柏雅宁的眼眶已经湿润,手机‘哐当’从手里掉落,整个人都在颤抖。
她深吸了一口气。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爸爸就这么枉死。
她掀开了被子,拉开门,下了楼,她要离开这里,她要找秦叔叔帮忙,调查这件事情最后的真相。
秦叔叔是看着她长大的,和爸爸是至交好友,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她换了衣服,撑着虚弱的身体,从后门走了。
张妈端着熬好的粥上了楼,便瞧见主卧已经空空如也,慌张的拨通了霍亦尘的电话。
霍亦尘正在开会,正常任何电话都是打不进来的,唯独家里的电话,他设置了特殊,任何模式下,都可以打进来。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蹙眉,扣上了笔电,蹭的站起身,朝着走廊走去,丢下一会议室的高管。
众人面面相觑,什么事情能让一个严谨自律的工作狂离开会议室?
怎么了?霍亦尘按下接听键。
张妈慌张开口:先生不好了,夫人、夫人她、
夫人怎么了?
夫人不见了,我去煮粥,刚刚煮好,一端上去,房间里就没人了。
怎么办呐,夫人这是去了哪里啊,她可是才怀孕,上次还流了那么多血,胎像还不稳
张妈着急的不停的说这话。
霍亦尘直接打断,冷声低呵不:调监控,去找。
是!
霍亦尘返回了会议室,语速极快的交代完了所有事便再次离去,直奔地下车库,上了车,启动引擎,朝着霍家别墅而去。
一路上,他脑海里都在反复回荡着张妈的那句话。
她可是才怀孕,上次还流了那么多血
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他们之间横亘着他父亲的生命,而她的腹中却又多了一条流淌着他们两人血液的生命。
霍亦尘一个急刹漂移,车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前。
张妈已经在调监控。
霍亦尘看见视频里柏雅宁翻看了手机,然后便出去的。
以他对她的了解,大概是去了秦家。
他再次上了车。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我曾爱他摇尾乞怜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