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宛白宋瑾淮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佞臣娇妾(林宛白宋瑾淮)

《佞臣娇妾》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林宛白宋瑾淮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舟溯婕 所编写的,讲述了 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能容她们这些下人津津乐道,更何况沉香院里住的那位爷也不是个一般的人物,知县大人在他面前尚要卑躬屈膝,哪里轮得到她们说三道四。

小说简介

天空接近黄昏,一辆马车晃晃悠悠地钻进了一条胡同里。
顾文博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声音也愈加绝望和呜咽:宛娘你,你不要害怕,虽然往后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但你上有高堂需照顾,你一定会勇敢的走过去的,对吗?
走过这一片漆黑的夜,便会有曙光,那个时候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了我知道的,你一定能行这沉闷的话语,最终也不知是对谁讲。
随着马车慢慢地停下,一户高墙深院的后门快速打开,门内两个婆子疾步走了出来,具是膀大腰粗,好不凶悍,让人不敢轻易招惹。

佞臣娇妾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天空接近黄昏,一辆马车晃晃悠悠地钻进了一条胡同里。
顾文博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声音也愈加绝望和呜咽:宛娘你,你不要害怕,虽然往后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但你上有高堂需照顾,你一定会勇敢的走过去的,对吗?
走过这一片漆黑的夜,便会有曙光,那个时候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了我知道的,你一定能行这沉闷的话语,最终也不知是对谁讲。
随着马车慢慢地停下,一户高墙深院的后门快速打开,门内两个婆子疾步走了出来,具是膀大腰粗,好不凶悍,让人不敢轻易招惹。
顾举人该下车了罢?一穿靛蓝色旧衣裳婆子走上前,直接伸手掀开了车帘,她脸色不耐,虽然很努力的压制着,但在看到他清秀如竹的模样后,眼风里依然带着些许诧异和鄙夷的打量。
这种蔑视以往必定会让他满腔怒火的上前理论,而如今只能狼狈而逃。
他挺直了背脊,理齐了衣裳,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落地后他的身形晃了一晃,却又稳稳地疾步向前走去,消失在胡同里。
几个婆子半抱半扶着林宛白坐了轿,手脚麻利的抬着轿子从后门进了去。
沉香院守门的婆子早已得到消息,一听到动静就开了院门,把人放了进去。
一行人直接进了沉香院的西厢房安置好了林宛白,就要退出去,那靛蓝色的旧衫婆子临走前忍不住抬眼朝床上看去,那人儿容貌极盛,一派风流绮丽,如此容貌风华恐与仙人无异。婆子不禁一愣,随即被身旁的人拉了一下跟出了西厢房。
那婆子出了沉香院,还未缓过神来,情不自禁地感叹道: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样标致的人物,难怪
慎言!早先拉她一把的婆子又捅了她一下。
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能容她们这些下人津津乐道,更何况沉香院里住的那位爷也不是个一般的人物,知县大人在他面前尚要卑躬屈膝,哪里轮得到她们说三道四。
再说这本就不是什么好差事,沾得太多了说不准还要惹一身的骚。
几个婆子步履匆匆的离开了。
林宛白悠悠转醒已是傍晚时分,屋内传来一道陌生的男子声音: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吗?
回话的人声音略显踌躇:暂时还没有不过
仅是这几句话,就已经把林婉白吓得魂不附体了。
她惊得霍然坐起,惶惶地望向那两男子谈话之处。
正对面窗前的塌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程子衣,轮廓深邃的青年男子,他坐姿不羁,一腿曲起长靴踩在塌上,随性地把玩着手中马鞭,显然刚外出回来,一副随心所欲的姿态。而他对面站着一个男子,背影同样十分挺拔。
宋瑾淮听到动静,抬眼略一扫,手中的马鞭一下下随意敲打在茶桌的侧面,轻笑一声:醒了?
站在一旁的于才良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你到会赶上好时候,我这刚进来,你便醒了,是迫不及待的想见我一见?他面含笑意语气戏谑,侧脸看她。
夕阳已落半,林宛白躺在屋内深处的床上挣扎着起身,声音带着惊惶地问:你是谁?

佞臣娇妾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宋瑾淮隐约见她身影浮动,看不甚清,也只是随意一瞥,遂又把玩着马鞭哼笑一声:我还没问你药方从哪里来,你倒是先问我是谁了。
林宛白心头重重一跳,犹如五雷轰顶,忍不住瑟缩在床角,神情恍惚好一会才眼中浮泪道:什么药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瑾淮不置一词,扬手一抽清脆的马鞭声回荡在屋内,吓得林宛白全身一抖。
忽听他冷笑两声:不听话就去把她那夫君给我抓过来,我倒要看看这张小嘴里还有没有真话了。
窗外应了一句,一道身影悄然离去。
不要!林宛白向前扑去,攥紧被子,却畏惧的不敢下床,我说就是了。
他斜倚在塌上声音靡靡似是恣意诱哄,我见你前后几次药方,很有些意思,不若跟我说说我便不为难你,一会儿就放你回家。
林宛白半咬唇,声音很是软糯,带着怯怯的迟疑:你说的是真的吗?
身上却阵阵发抖,不停地冒冷汗,忖量着该如何作答。
那娇软的声音勾的他心头一动,他轻叩下马鞭,寂然起身,笑吟吟地说:我骗你做什么?
林宛白不敢反抗,前后推敲着话语:那是一个老神医教我的方子。
宋瑾淮脚步一顿,嗤笑道:可不是谁都担得起神医这个称呼的。
神医妙手,江南流传久矣,岂能是我胡编乱造?察觉到他的靠近,林宛白愈加紧张。
我倒是听说,这个神医不仅自己来无影去无踪,开药还多是成品,对于药方甚是保密,怎么却独独把药方给了你,看来神医对你很是偏爱啊。他饶有兴味地笑了,意有所指。
林宛白一怔,没想到赵神医还有这种规定,心下有些惶惧,突然灵光一闪,登时半真半假地垂眸说:赵神医无意间来到我们村里,见我有学医天赋,有惜才之心,便教导我一番,自是与旁人不同。
宋瑾淮不置可否,倏然一笑,来到床前,伸手掀开了半遮半掩的帷帐。
林宛白惊得浑身一抖,立刻往里缩了又缩。
失了帷帐的遮掩,借着夕阳的余晖。宋瑾淮见她生的肌骨莹润,两靥晕红,两弯笼烟眉下,一双清亮的含情目盈盈秋水,单手撑扶身后,腰身微仰一袭弱柳扶风之姿,眉目如画,风流袅娜之态,更显万种情思。
宋瑾淮呼吸一滞,手中一松马鞭散落在床榻间,他低头沉沉哼笑一声,遂又目不转睛的在她的脸上睃视片刻,忽就促狭一笑:看来那赵神医不仅医术了得,还喜欢当伯乐。只是不知这马,是不是真正的千里马呢?
他眼睛极黑极亮,带着烧灼幽幽地俯身望着她,笑了笑:总得让我试一试才能知道。
那声音含笑低沉醇厚,尾音上挑,极黏极稠,如同带了钩子一般。
他的神情让林宛白局促不安后背发凉,她抬眼快速地看了他一眼,又垂头揣度:你若找赵神医我可以帮你求他。
宋瑾淮看穿她的小心思,往她胸前一扫,揶揄笑道:就你这小模样去求人,恐怕真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了。
那露骨的眼神,顿时让林宛白羞恼的涨红了脸,她垂首忍下,闷了半响才不甘心地道:此事实在非君子所为,赵神医他不是那样的人。
宋瑾淮顺势坐在床榻上,赞扬地调侃道:那你夫君一定是个真君子假小人了。
林宛白觉得他话里有话,微蹙眉头,下意识抬眼看他。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林宛白宋瑾淮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