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捂马甲全文免费阅读-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捂马甲(祁归一顾争)

主角是祁归一顾争的小说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捂马甲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顾争有个放在心尖上十年的人,为了那个人,他一直守身如玉。因为一个综艺,他被明显喜欢他、一直粘着他的祈归一缠上了。顾争:怎么拒绝一个烦人的追求者?挺急的,在线等。直到某一天,顾争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喜欢的那个人竟然就是对他痴情不已的祁归一。顾争的内心顿时狂喜乱舞:这不就是两情相悦?!

小说简介

后台,祈归一被原本对他爱搭理不理的影帝抵在墙上,影帝神色委屈,醋意满满:为什么要和那个男人说话?你明明是我的!
从天师转职为当红炸子鸡的第二年,祈归一得知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祈归一:???危!
想要获得寿命的唯一办法就是攒功德,于是通过天师App,祈归一接到了以下任务
帮少女解决网恋骗子+1
帮大爷寻找丢失的狗妖+1
帮幼儿园逮到偷玩具的小偷+1
……
功德难得,祈归一起早贪黑,功德依旧少的可怜,分分钟在狗带边缘。
直到他遇到了娱乐圈著名的高岭之花影帝顾争。
碰一下手指功德+1
给顾争买礼物功德+1
与顾争同居功德+1000
……
祈归一:!!!
他发现,只要让顾争高兴,他的功德值就up+up往上涨。
为了苟命,祈归一决定他就要黏上顾争,努力和顾争做最好的兄弟,不让中间商赚差价!
*
顾争有个放在心尖上十年的人,为了那个人,他一直守身如玉。因为一个综艺,他被明显喜欢他、一直粘着他的祈归一缠上了。
顾争:怎么拒绝一个烦人的追求者?挺急的,在线等。
直到某一天,顾争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喜欢的那个人竟然就是对他痴情不已的祁归一。
顾争的内心顿时狂喜乱舞:这不就是两情相悦?!
*
后台,祈归一被原本对他爱搭理不理的顾争抵在墙上,顾争神色委屈,指尖摩挲着祈归一的嘴唇,醋意满满地问道:为什么要和那个男人说话?你明明是我的!
祁归一懵了:等等,我是个直男啊!

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捂马甲免费阅读

夜幕降临,祁归一拍完了自己的最后一个镜头,有礼貌地与导演以及片场工作人员告别之后,便坐上了经纪人安排的保姆车离开。
一上车,祁归一就坐在车后座开始摆弄起来手机,他的手机挂坠是个指节大小的桃木剑,随着手机轻轻摇晃。
经纪人坐在他的身边,难掩激动地说道:归一,你看到刚才刘导满意的神色了吗?你这最后一幕演的不错啊!
刘导是业界泰斗级别的导演,为人严苛挑剔,很少有人能得到他的夸奖。祁归一则是去年才通过一档选秀类节目组成限定男团出道,人气爆棚。这次他有幸参演了刘导拍摄的电视剧,饰演的虽然只是一个男二号,但是却极富有挑战性,特别是最后一个镜头男二知道自己的生命时日无多时的反应。
原本经纪人还担心祁归一没有受过专业的科班训练,会不会在表演时拉胯,却没有想到祁归一对那个镜头的诠释表演堪称完美。
祁归一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道:有句话说得好,艺术来源于生活。
经纪人沉默半晌,想起了祁归一半个月前突然打电话告诉他,说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放柔了嗓音好言相劝道:但后半句话说得更好,不要让艺术控制你的生活,归一,走出这个角色吧!
祁归一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不要欺负他没文化好嘛?!艺术来源于生活的后半句话明明是艺术应该高于生活。
但是看着经纪人仿佛怕刺激到他的和蔼眼神,祁归一默默抿紧了嘴唇,不再选择争辩。要不是这件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祁归一肯定也不会相信他的寿命竟然岌岌可危。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明星,而祁归一出道之前的职业也与明星相差甚远他是一个天师,专业降妖除魔,匡扶正义。
十八岁那一年,祁归一按照门派规矩,挥别师父和师兄,独自下山历练,没想到下山没多久就跪在了钱花光那一关上。在即将因为没钱交房租而要被房东扫地出门之际,祁归一收到了一个公司招收练习生的传单,而传单上罗列的种种条件中,最吸引他的就是包宿没办法,不在练舞室是里挥洒汗水,就要在天桥下的桥洞里迎风流泪了。
于是祁归一就在一夜之间选择了转专业,从一个天师变成了练习生。
因为外形出众,那个娱乐公司当即签下了祁归一,把他送进练舞室速成了几个月之后,又送他上了男团选秀节目。没想到祁归一竟然因此一炮而红,最终成功出道,成了限定团的成员之一。
三个月前限定团解散,祁归一的事业与热度没有下降,反而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就在他的事业如日中天时,祁归一忽然收到了来自师父的一封信。祁归一的师父早年就开始云游四海,祁归一还以为是像往常一样报平安的信,没想到信上师父说他前几日卜卦,发现祁归一的生命突然进入了倒计时,建议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要委屈自己了。
祁归一:……
等等师父,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啊,不要就这么放弃他!
好在师父还是很靠谱的,话锋一转说他已经给祁归一找到了破解方法,那就是赶紧攒功德,毕竟一点功德就是一天的命。为了方便祁归一查阅功德,师父还给他寄来了一块手表样式的法器,可以显示祁归一的寿命。
回忆到这里,祁归一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功德表,只见上面用血红的大字写了个3:59,而后面的秒数还在减少。
他的寿命竟然只剩下不到4个小时了?!
经纪人还在一旁喋喋不休:过几日你要上的那档节目听说请到了顾争,你可要好好表现,万一能通过这个节目牵线搭桥,以后和顾争一起合作呢?
顾争这个名字在娱乐圈如雷贯耳,祁归一自然也有所听闻,知道他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却已经是史上最年轻的满贯影帝。
经纪人一拍大腿说道:我从《甄X传》中学习到了不少经验,一定能让你在一众嘉宾中脱颖而出……
可是现在祁归一却没有心思听经纪人传授自己的独门秘诀,在知道自己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后,他连忙点开手机上一个名叫天师APP的软件。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现在的天师们也不再利用传统的摆摊来招揽生意,而是直接在APP上接单。不过因为僧多粥少的关系,祁归一很少能够抢到单子毕竟他要是当年能抢到的话,也就不会被迫转业了。
这次祁归一欧气爆棚,一打开APP就抢到了订单。他只扫了一眼地址,立即戴好口罩和墨镜,确保自己打扮的不会被路人认出来之后对坐在前排的司机喊了一句停车,我在这里下!
你干什么?经纪人不知道祁归一又在搞什么,他想要阻拦,祁归一却丢下一句我去买个橘子,你坐在这里不要动就利落地下车离开,只留给经纪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正值晚高峰,祁归一下车后查看了一下车流量情况,立即放弃了打出租,直接开了路边的一辆共享单车,长腿一跨,开始吭哧吭哧地朝着目的地骑行。
目的地是个别墅区,离他下车的地方有一段距离,祁归一骑行了二十几分钟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他气喘吁吁的放下共享单车,觉得自己要是再骑个几分钟,可能等不到四个小时之后就要挂了。
为了避免被认出来,祁归一的打扮是从头包到脚一身黑,甚至大晚上还戴了一副墨镜,别墅的保安见到他立即精神抖擞,让祁归一说出要找的人家,然后对方亲自来接他才肯通行。
趁着保安联系雇主的时间,祁归一打开手机,开始看起了自己接单的任务信息。原来这次的雇主是一对中年夫妻,而出事的是他们19岁的女儿。他们的女儿最近宣称和自己和当红影帝顾争秘密网恋了,并且因此性格大变,从原来的性格开朗变得沉默寡言。
这对夫妇调查了一下那个自称为顾争的微信号,却发现这个微信号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只有女儿自己能搜索到。夫妇俩察觉出事情的不对,他们把发现告诉女儿,女儿却就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样,根本不信,还说自己的爸妈是想拆散真爱,吵着要自杀。
保安打过电话之后没多久,雇主夫妇便慌里慌张地跑过来,他们先和保安打了个招呼,而后茫然地环顾四周:大师呢?
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祁归一默默举手:我在这里。
夫妻俩显然被这件事情折磨的心急如焚,把祁归一好似忍者般的打扮归咎于独特爱好,一边带着祁归一往自己家走去,一边介绍情况。
我们试过删掉那个微信号,可是下一秒它就又出现在列表中;我们还试过扔掉手机,也不行,第二天它又出现在房间里,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听熟人介绍下载了这个APP……
祁归一听完雇主的叙述,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他想着还需要再验证一番:您的女儿和手机在哪儿?
雇主回答:在二楼,她的房间里,她昨晚闹了一宿,现在累得睡着了。
到了雇主家之后,祁归一在雇主的带领下直奔二楼。为了避免吵醒雇主的女儿,他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
刚踏进卧室,祁归一就对上了一双细长冰冷的眼眸。
祁归一的下意识地咯噔一下,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刚才对上的墙上一张海报的眼睛。海报上的男人容貌清俊,鼻梁高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白衬衫的扣子紧扣,仅仅是照片都能感觉到对方的疏离。
海报右下角还有一个漂亮的连笔签名顾争。
好漂亮的一张脸,难怪女孩子会为他痴迷。祁归一在心里想道,而后径直走向桌面上放着的手机。
他的手刚碰到这个手机,一股黑雾便从手机里飘出,像是锁链一般缠上了祁归一的手腕,祁归一却毫不意外,轻声说道:果然是这种东西。
雇主夫妇冲进来抱住了躺在床上睡觉的女儿,他们看着黑烟结结巴巴地问道:大、大师,这是什么东西?
祁归一耐心解释道:这是怨气,就是类似于电视剧或者影视剧中的心魔,可以让被它缠上的人产生幻觉。想必是您女儿对顾争的执念,才令这怨气钻了空子,执念越深,力量越强,不过你们别担心,看样子只是一小股怨气,所以只能起教唆自杀,无法对您的女儿产生实质性伤害。
他在听雇主描述女儿被蛊惑的反应时,就觉得是怨气作祟,现在猜想果然得到了验证。怨气以手机为载体,伪装成顾争的身份和女孩恋爱。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缠着他手腕的黑雾瞬间膨胀变大,占据了大半个房间,隐约可从黑雾中窥探到一个模糊的五官。
与此同时,雇主女儿也被动静吵醒,睁开眼睛看到黑雾尖叫一声,与自己的父母抱作一团。
男雇主抱着自己的妻儿,瑟瑟发抖:大师,您觉得这是一小股吗?
祁归一的手已经伸到了口袋里:很明显,不是。
这怨气狡猾的很,在察觉到他这个天师出现时,立即乖巧现身,缠着他的手腕像是在求和,没想到却是先礼后炮,不讲武德。
这团怨气还有一部分缠着祁归一的手腕,它做了一个甩的动作,祁归一被扯着手腕,往身后的墙面撞去!
雇主一家三口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按照那个被摔去的力度,祁归一最好也是个半身骨折。
果然,他们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只是细听,却并不像是人能够发出来的。
他们颤巍巍地睁开眼睛,发现这声尖叫竟然是从黑雾那里发出的,那条原本缠着祁归一手腕的黑绳掉在地上,而割断它的是祁归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桃木剑。
那桃木剑虽然只有指节大小,却削雾如切菜,隔断黑雾之后,祁归一顺着被甩出去的力道一蹬墙,借力一跃而起,直直地冲向了怨气。
怨气强忍疼痛,发疯一般从它的身体里分裂出许多箭一般尖锐的黑雾,天罗地网般袭向祁归一。因为现在怨气的目标只瞄准自己,所以祁归一不再担心雇主会被误伤,他尽力闪躲,虽然他的速度很快,但是依然有一个箭状的黑雾擦过他的喉咙,留下了一道伤口。
而同时祁归一也已经出现在黑雾面前,剑尖直指黑雾,身形潇洒:若有来生
黑雾那张模糊不清的脸一怔,就听祁归一接着说道:要学会礼貌。
在触碰到桃木剑剑尖的那一刻,黑雾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疼痛,长啸一声,紧接着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一般砰地炸裂,却并没有四散开来,而是都散去了一个方向祁归一手腕上戴的功德表。
吸收了黑雾之后,表盘显示了一个+1,祁归一也知道自己多了一天寿命。
确定安全之后,雇主夫妇带着女儿上前向祁归一表达了感谢,他们目光往下,落到了祁归一的脖子上:大师,您的脖子伤到了。
祁归一把桃木剑挂回了手机上,不甚在意:没事,贴个创可贴就可以。
喧闹的卧室里,没有人注意到一缕黑雾从床底溜了出来,幻化出两条腿跑向窗户。在即将迈出窗户的那一刻,它忽然扭头看了一眼祁归一的背影,像是要记住对方的样子,模糊的五官流露出狰狞的笑容。

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捂马甲全文阅读

解决完事件之后,祁归一在雇主的千恩万谢之中走出别墅,骑着自行车回家。回到家之后他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好在经纪人以为祁归一还没走出角色,对他多了几分宽容,只是叮嘱祁归一这几天好好休息,准备一下即将到来的综艺。
这次祁归一拍摄的综艺叫《一路前行》,是一档户外真人秀节目,节目组有六个嘉宾,每期选择一个地方,嘉宾需要在那里度过一个星期。
第一期节目主打田园生活,所以节目组选择的地点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山村,离市区三四个小时的路程,祁归一坐着节目组安排的车辆与其他嘉宾在村口汇合。
在车上,祁归一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功德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几天他虽然很努力的接任务攒功德,可是任务难抢,他所赚得的功德也微乎其微。
祁归一到达的不算早,村口已经到了不少嘉宾。他刚推开门下车,烫着金色卷毛的宋赢就像只热情的泰迪一般扑了上来:归一,你终于来啦!
宋赢是祁归一之前限定团的队友,热情开朗,在队里时就与祁归一的关系很好,算是祁归一在圈里为数不多的朋友。
祁归一见到宋赢也露出了笑容,抬手勾住了他的肩膀。两人说说笑笑的朝着村口走去,走到大部队面前,祁归一友好的与其他嘉宾们打招呼,轮到一个叫安逸的嘉宾时,对方先是伸出手,似乎是想和祁归一握手,却在祁归一也伸出手想和他握手的那一刻,故意收回手,轻描淡写地说道:抱歉,认错人了,我还以为是我的一个伴舞,正想着他怎么也来了。
安逸是故意在镜头前给祁归一难堪,毕竟不久之前祁归一才和对方见过面,那个时候他和安逸竞争刘导的同一个角色。
安逸自恃实力派,却败给了他,自然心有怨怼,因此再次见到祁归一之后,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祁归一收回了手,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道:我们之前见过面,但既然安先生没有想起来的话,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祁归一。
安逸虚伪的点了点头。
祁归一扫了一眼村口集合的嘉宾,发现还缺一个嘉宾,正是那天经纪人在他耳边念叨的顾争。
祁归一想到经纪人那天非要给自己灌输的《甄X传》,有些想笑,可是碍于有摄像镜头在,莫名笑起来实在太过奇怪,他想着偷偷掐自己一下,没想到手刚碰到胳膊肘,就被宋赢握住了。
宋赢目视前方,十分激动,就差上蹿下跳:你看
几个嘉宾也齐齐朝着宋赢指的方向看去。
一辆豪华房车不知何时停在了村口,车门开启,从车上先下来的是一双黑色马丁靴,接着露出的便是顾争那张与海报没什么差别的俊美面庞。
祁归一暗想,不愧是全场咖位最大的人,就连出场都这么酷炫。
顾争一出现,在场的气氛明显有所变化,几个嘉宾都争着上前和顾争打招呼,就连摄像镜头也全都对准了顾争,给予最高的宠爱。
祁归一和宋赢也跟着打了声招呼。
顾争果然如同传闻中一般高冷,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当做对大家的回应,而后视线转到了导演身上。
导演知道顾争一向不喜欢参加综艺,这次也只是看在与他的旧交情上,因此连忙宣布第一期正式开始。
第一个环节是选房子,不过节目组借的房子离村口很远,所以特意准备了特殊的交通工具。
祁归一好奇地问道:电动的吗?
导演助理沉默几秒,挪开视线:手动。
没一会儿,几头拖着木板车的牛出现在大家面前。
安逸惊愕:牛、牛车?!
仿佛是以为安逸在叫自己,一头牛忽然上前,低头就往安逸的运动鞋咬去。要不是安逸闪躲的快,鞋带差一点儿就被咬走。
祁归一看着牛车倒是觉得分外怀念,小时候他所在的门派在山顶上,来往靠的都是牛车。
除了祁归一,剩余几个嘉宾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们显然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交通工具。
顾争的神色依旧冷淡,即使一身现代装束也宛如遗世独立的谪仙模样,在一众神色或紧张或怀念的嘉宾中格外清新脱俗。
导演助理可没有留给几个嘉宾太多反应时间,直接把嘉宾们拆成两人一组,招呼大家赶紧上车。
和祁归一分到同一辆牛车的是顾争,祁归一率先上车,而后就看到顾争长腿一迈,直接跨到了板车上。板车的空间不大,装两个成年人显得有些拥挤,饶是如此,顾争依然努力与祁归一拉开了一段距离,似乎是不想与对方产生身体接触。
顾争的身上自带贵气,他单手搭在板车边缘,仿佛此时坐的不是牛车,而是板车。这让祁归一想到了有关顾争的另一个传闻,据说对方是个不努力就要继承亿万家产的富二代,现在看来倒是有一定可信度。
牛车缓缓启动,祁归一试着与顾争搭话,可是顾争很是冷漠,不是仅仅微微颔首就是只发一个嗯的语气助词。祁归一不再尝试热脸贴冷屁股,干脆闭上嘴,看着顾争冷峻精致的侧颜开始乱想。
顾争此时的冷漠难免让祁归一想到了前几天的任务,那个伪装成顾争网恋的怨气可是会说话多了,语气温柔如水,也不知道顾争在在面对自己真正的女朋友时会不会也是这副样子。
想到女朋友,祁归一又想起了自己母胎SOLO的身份,有些羡慕地看向顾争以顾争的身份和地位,肯定不缺女朋友吧。
这个时候祁归一才发现顾争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坐姿紧绷,脸色苍白,紧抿着唇瓣,额角似乎还沁着一层薄汗。
顾争怎么了?难不成是生病了?
祁归一心里一惊,身体先于意识动了起来,他身体前倾,抬手想要摸一摸顾争的额头:顾老师,您怎么…..
顾争虽然和祁归一的年龄差不多,但是出道比他早,所以称呼为老师也不过分。
在祁归一掌心覆上来的前一秒,顾争睁开了眼睛,而后侧身避过,冷冷地与祁归一对视。
祁归一终于回过神来,讪讪地收回手:抱、抱歉,我以为顾老师您生病了。
顾争再次闭上眼睛,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嗓音清冷:我没事。
他只是有些晕牛车而已。
听到顾争都这么说了,祁归一想要坐回去,没想到小路颠簸,连带板车也颠个不停,他一个重心不稳,身体猛地前倾。
糟了糟了!
祁归一在心里哀嚎一声,他想要保持平衡,然而已经来不及,他上半身直接倒在了顾争的怀里!
顾争的怀抱与他冰冷的气质截然相反,即使隔着一层布料,祁归一也能察觉到那温暖的体温。
有顾争垫着,祁归一倒是没有受伤,他积蓄起力量,猛地从顾争的腿上坐了起来,连连道歉:顾老师对不起,我没有保持好平衡……
顾争在祁归一起身的那一刻,立即与祁归一再拉开了一段距离,而后冷淡地说道:没事。
祁归一觉得要不是在路上,顾争可能会为了避开他选择直接从牛车上翻下去。
都是男人,顾争的反应好大,难不成是因为有洁癖的原因?祁归一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在祁归一乖乖坐回原位的那一刻,他的余光忽然瞥到自己腕间的手表闪了一下,他怔愣地抬起手,发现表盘上竟然显示了+1。
祁归一:???
这是怎么回事?!
祁归一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他又仔细擦了下眼睛,不管怎么看,表盘上都显示是+1。可是祁归一回忆了一番,之前做的任务功德点数都已经及时清算,不存在延时结算的可能性。
刚才他做了什么?好像是撞进了顾争怀里?与顾争发生了肢体碰触?
等等,我撞进了顾争怀里,难道祁归一灵光一现:难道是发生肢体碰触就能获得功德?!
祁归一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不过他偷看了一眼顾争冰冷的神色,最终放弃了在对方身上再试一次的想法,而是把目标转向了其他人。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一下牛车便找到了宋赢。
宋赢正面如菜色的扶着树休息,看到祁归一走近,正准备和对方吐槽牛车是多么不人性,就看到祁归一张开双臂:快,再抱我一次。
宋赢并没有想太多,以为祁归一和自己一样也需要安慰,立即给了祁归一一个拥抱。
而顾争正巧走过,看到的就是宋赢正抱着矮他半个头的祁归一。
祁归一并没有察觉到顾争的靠近,而是蹙眉看着自己毫无动静的功德表。
怎么回事?为什么宋赢抱他这个表就没有动静呢?
除了两个女嘉宾和顾争,祁归一又试着与其他男嘉宾接触了一圈,然而功德表都毫无动静。
祁归一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顾争,想到刚才顾争冷漠的态度,他觉得再次靠近顾争的难度和做任务抢单不相上下。
算了算了,还是继续老老实实做任务吧。祁归一在心里偷偷叹了一口气。
嘉宾们乘坐着牛车陆陆续续到达之后,导演助理便开始组织选房子。为了公平起见,节目组采用的是抽签的方式,抽中两根一模一样签子的人则会被分在一间房子里。
祁归一倾向与相熟的宋赢住在一起,可是考虑他的非酋运气,他并不抱什么希望。不过令祁归一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和顾争住在一起。
除了宋赢,其他嘉宾都朝祁归一投去了羡慕嫉妒的神色,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事情,安逸脸上的妒意尤甚,他参加这档节目的主要原因也是为了顾争,可是现在与顾争同住、拉近关系的最好机会也再次被对方抢走了。
村里的房子都是平房,好在床是分为两张,不然祁归一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顾争在一个房檐下生活。只是祁归一想要与顾争划清界限的行为终止于晚上睡觉前,他突然发现功德表上的寿命急剧消减,他习惯性的打开APP,才发现APP不在接单范围之内。
祁归一:……
他的目光落到了一旁的顾争身上。
难不成要他…..
看着越来越逼近于零的寿命,祁归一最终还是求生欲占了上风,偷偷摸摸地凑到顾争面前,颤巍巍地伸出手,碰了碰顾争的腰。
顾争正背对着祁归一,蹙眉打量着房间内简陋的布置,冷不丁被祁归一碰了一下腰部,身体轻微一颤,后退两步,低头看向祁归一,视线冰冷。
祁归一连忙把作案的手背在身后,无辜一笑:我…..我就是想问一问你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
顾争并没有起疑心,只是默默与祁归一拉开了距离。
祁归一的功德顺利+1。
祁归一呆住了。
不会吧不会吧,难不成只有与顾争接触,他才能增加功德?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玄学大佬每天都在捂马甲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