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全文免费阅读-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柏清清胥岁寒)

柏清清胥岁寒小说《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重磅来袭,小编分享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全文免费阅读;柏清清,当代大学生中的咸鱼,平平无奇、沙雕无比。她偶然间穿进书里成为十八线炮灰女配,倒贴男主,品行绿茶,还是活了两章就死掉的那种。

小说简介

柏清清,当代大学生中的咸鱼,平平无奇、沙雕无比。
她偶然间穿进书里成为十八线炮灰女配,倒贴男主,品行绿茶,还是活了两章就死掉的那种。
系统:【请宿主自行选择任务方式,选择一:炒CP,选择二:无CP】
她毫不犹豫,点了无CP。心道:炒什么CP,拆原书CP遭天谴,攻略反派伤身心,老娘就要独美!
于是,她想兢兢业业走剧情,盼望小说早日大结局、主角早日在一起的HE,然后潇洒地离开书中世界。
可谁知道,柏清清一开始就被纠缠上了一个原书没有出场过的男炮灰。
此人长得一副祸国殃民的模样,生得一个阴险歹毒的心肠,平日里装成白莲花,作风像绿茶,就是缠着她不放。
系统:【检测到宿主改变了无CP方式,红牌警告!】
柏清清:等等,是我不想吗?他死缠烂打,我没办法啊!
她质问系统:此人到底是何人?
系统缓缓打出建议:【快逃】

【初见时】他轻笑出声,眼睛略微上扬,风情中带了点轻佻。
你笑什么?柏清清不解地问。
我在笑,姑娘长得深得我心。
【再次相遇时】柏清清小声逼逼:这付了钱的风月事,没发展出点实质的东西,我甚至连你的小手都没碰过,咋就辜负你了呢?
他卒然伸手,与她十指相扣,声音清晰动听:这不是碰到了吗?
【疯狂掉马后】清清,想逃吗?他轻揩锋利刀沿上的鲜血,楚楚可怜地望着柏清清。
柏清清咽着口水,颤巍巍地答:不想
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手段高明,搅得剧情南辕北辙,搅得柏清清不知所措。
柏清清内心os:救命!你我本都是炮灰,何必自相残杀。sos!

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全文阅读

月落乌啼,春寒料峭,皇城外。
保护公主!一声奋力焦急的嘶吼,响彻寂静空旷的天际。
蒙面黑衣者像浪潮般一层层涌来,直奔队伍中那唯一的雕木马车。
厮杀片刻之间,冰冷的利刃相撞,发出令人耳鸣的振动声。牺牲的侍从们跌落马车旁的地上,躺到了车篷盖上。
浓稠的鲜血渗透到车篷,一滴滴落在了马车里少女娇俏秀气的脸上。
柏清清抖了一激灵,猛地惊醒过来。她揩了一把脸,微凉的触感,是一大片惊心的红。
【恭喜穿书成为炮灰女配东胡公主,检测到宿主生命值红色级别危机!任务一:请宿主自行脱离生命危险!】
她震惊地睁大双眼,自己意外穿书到了如此惊险的场景!
头顶上方不断滴落下殷红的鲜血,保护她的侍从们渐渐占了下风,抵挡不住招式狠戾的敌人,让他们钻了空子。
一个黑衣人闯进柏清清的马车中,他提着大刀直冲而来,刀锋淌满血迹。
黑衣大哥,我只是北部穷苦国家来的和亲公主,杀我没用处啊!柏清清屏息讨好道,情急之下,手背在身后摸索。
那黑衣人冷笑:要坏大荣与东胡的关系,杀你最合适!
说罢他迅速举起大刀,朝她劈砍过去。柏清清抓住时机,猛地撒出小袋里的沙土,黑衣人顿时迷了眼睛,找不到方向。
狡猾女人!他使劲揉眼睛,朝前面胡乱使刀,砍了个空。
她虽无武功,但好在身体敏捷,已然从车窗翻了出来,都说离乡带捧土,万幸自己摸到了公主随身携带的乡土。
外面刀光剑影,血泊中倒下无数的人马,哒哒的马声震得大地闷声颤抖,似是救兵来了,他们占了上风,又是一番厮杀。
公主!我来护你!一名侍女驰马而来,拉住柏清清到马上,在其他随从的掩护下,冲出了混乱的队伍。
在马上一路颠簸,离之前的地方越奔越远,柏清清捂住心口处,缓了一口气。
公主,秀儿受贡得巴使臣嘱托,特意来救你。背后的侍女狠甩马鞭道。
多谢多谢!柏清清道,心想若是再晚一些,自己性命可搁那儿了。
【宿主暂时脱离危险。任务一完成,获得积分500。下面传送给宿主原主背景。】
这本书柏清清看过,原主东胡公主,是个不到两章就死掉的炮灰女配,她对男主沈襄煜一见钟情、芳心暗许,不管老皇帝对她如何美色垂涎,她直接表明非男主不嫁,闹得满座皆知。
男主沈襄煜倾心于女主冉漪月,对她的行为感到厌恶。公主作了不到几小时,在宴会后的路上,她就被莫名暗杀了。
东胡公主的死,挑起了大荣国和东胡的矛盾,差点引发战争,不过沈襄煜北征东胡,出面谈和,化解危机。自此男主和东胡算有了联系,为他后来称帝给予了政治帮助。
搞半天,我这个炮灰女配的死,就是一块沈襄煜政治上的垫脚石啊!柏清清无声唏嘘。
【请宿主自行选择任务方式,选择一:炒cp,选择二:无cp】
柏清清:选择一是让她和亲嫁给男主吗?这样确实可以达成东胡与男主的联盟,但这种拆原书cp的方式,夺笋呐!
于是,她点了无cp的按钮。男主是女主的,反派她也不想攻略,她只想咸鱼躺尸,独美!
【请宿主按照选择二的方式认真完成剧情,剧情完结后,即可回现实】
柏清清咬牙切齿,她一条现代咸鱼,上大学躺尸在宿舍,期末滑滑水,生活平平无奇,这一遭被迫穿书,还要被逼着走剧情做任务!
她哀叹出声。后面的侍女秀儿听到,她安慰道:公主放心,使臣马上赶来追查那些刺客。
我们也是接到消息后,便赶来了这里。。身边护卫们坐在马上心怀愧疚道。
和小说中不一样啊,书里没有救兵来救公主,她被杀得神不知鬼不觉。
她问:消息哪儿来的?
随从道:额贡得巴使臣打听到的。具体小人也不知。
之前的惊心动魄还停驻在脑中,她心有余悸,擦了擦脸上沾着的血迹,清醒了好一番,决定现下不想那些了。
马车停在了灯光明亮的街上,秀儿扶她下了马:使臣让公主先在绘香楼的四楼躲避。
我去寻使臣复命,那你们保护好公主。秀儿和那两个随从交代,转了马头便回去。
柏清清提着长裙上楼,绘香楼处在京都最繁华的街市地段,小说里描写过这家酒楼,菜是京都上等,味道可媲美宫廷菜。绘香楼,香气浓时亦如画中绘色,是个好名字。
它一共有四层,一二层是酒楼,三四层纱幔掩盖,令人遐想。不知道使臣让她在这儿等着,是个什么用意。
她疑惑看向身边的随从,随从木讷地红了脸,战术性咳嗽一声,他们也不知使臣的用意为何。
姑娘,来这儿有何事啊?
三楼幽静雅致,古朴中含着清婉。有一女子立在近处,约莫三十,看起来却十分年轻,她眼睛含笑,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这儿做什么的?可以给我休息一下吗?柏清清直接问道。
那女子轻摇团扇,丹蔻扎眼,衬得手指白皙,皓腕纤细。她轻笑:我们这儿是修身养性的好去处,有善舞者,善琵琶者,善弹琴者,亦有善诗词歌赋者……姑娘,你喜欢哪种呀?
柏清清听得迷糊,道:一定要选吗?
姑娘自然可以多选。女子掩唇笑出声。
一个就够了,那就最好的吧。她未加思索,从身上摸出了鼓鼓的钱袋,整个递了出去。
在我们这儿,最好的便是头牌了。那女子被她的直言不讳惊讶到,接过银两道,既然姑娘如此直接坦率,那我们也必不敷衍含糊。小店有一妙龄公子,姑娘看看,可否入得了你的眼?
说罢,女子给出了请的姿势,施施然上楼,将柏清清带到了四楼最里面的一间房,两个随从面红耳赤,停在三楼,没有跟上来。
柏清清后知后觉,终于琢磨出了点意思,头牌?这里不就是古代那种烟花场所吗?还是顶高级的那种!
等一下,我她摆手要拒绝。
请进吧。女子摇了摇团扇,轻推了她一把进屋,不容她再说下去,关好门后便迅速离开了。
房间里古琴悠扬入耳,琴声时而迅疾,时而舒缓,悦耳动听。
最里间有一人影,被落地轻纱半遮半露,他低眉弹琴,一袭白衣,风姿绰约,宛若九天之上的仙人。
她吃惊得看呆了,她柏清清,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社会五好青年,居然在一个穿书系统中,公然进入有色场所,将行风月之事。
她猛地拍拍自己的脸蛋,小声默念了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琴声骤然断掉,白衣公子抚琴不弹,房间里静得出奇,柏清清不敢吱声了。
姑娘怎么还不进来?清冷缓慢的声音,却不知怎么得让听者感受到了威胁和压迫。
哎,来了来了。柏清清怂得颤音了,深吸一口气,故作不紧张地掀开轻纱。
娘的,一不作二不休,反正不嫖白不嫖。
她一进去,对方便倚在床边。对上的正是他那水色潋滟的眼睛,往上一分是勾引撩拨,往下一分是楚楚可怜。卷翘的睫毛翕动,那双眼睛会说话似的,牢牢捏住了柏清清的目光。
鼻根高挺,鼻梁线条流畅,至精巧尖细的鼻头,颇有点异域风。那双薄唇鲜嫩,弧度刚好,似要张合。
哎哟,可真是昳丽璀璨的面容,柏清清在心里感叹,可真不愧是绘香楼的头牌。
他轻笑出声,眼睛略微上扬,风情中带了点轻佻。
你笑什么?柏清清不解地问。
我在笑,姑娘长得深得我心。
登徒子才会讲的轻浮话,从他口中说出,居然能有那么亿点点心动,果真是美色误人。
柏清清在心中责怪自己:真是不争气。
他两手交叠,低头打量了她,饶有趣味地等着她回答。眼前的女子面容娇俏,玉石缀在裙边玲珑作响,脚上一双绣工精细的高筒靴,走路时辫子上那五颜六色的彩带灵巧地晃动,实实在在的东胡族女子打扮。
月光下,她华衣未换,衣服上的细微血迹也尽收入他眼底,他似乎并不感到惊讶。
柏清清并没有感受他的目光,自顾自戏精上身:可惜了,公子。你长得实在不得我心呀。
你的,眼睛太好看了,鼻子太好看了,嘴巴也太好看了,所有都太好看了。她提起窄袖,佯装拭泪,正所谓物极必反,我只是刚刚好看,我与你,实在不相配,没有缘分呐。
说完后,她抬眼悄悄地看了眼,只听那公子沉思了一会,不急不缓地道:唔,姑娘此言有理,不过我向来信奉中庸之道,我同你两极调和一下,方得中庸,岂非更好?
你!柏清清吃瘪,她自然懂他的意思,同他相比,自己的相貌完全可以在地上狠狠地被碾压。
看姑娘打扮不凡,不知姑娘如何称呼?他笑意加深。
柏清清。她怒到自曝。
小人名叫明月,坊间都唤我明月公子。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清清。他笑道,捏着分寸调戏她。
哦,这样吗,那叫你月月,可以吗?柏清清抬头眨巴眨巴眼睛,心想自己恶心不死人。
可以。明月公子含笑颌首,丝毫不惧。

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免费阅读

听你们店主说,你是头牌,可会什么才能?柏清清找了个雕花木凳坐下,翘起二郎腿,特意摆出付过钱的气势。
小人并不是什么头牌,清清你可是听错了。绘香楼的头牌,一直是隔壁的灵泉公子。更何况,小人也只会弹琴。明月公子从桌上拾起一把扇子,展开扇面,故作惋惜羡慕,那灵泉公子,可是样样精通,小人自是比不过。
什么!柏清清惊愕,给了整袋子银两,还被店家给骗了,这哪是头牌呀!
绘香楼,无良商家!
那我现在就去让店主换一下。她拔腿要走,这个公子她有些招架不住。
且慢,清清难道不知,小店有规矩,客人一经挑选,进了房间,就不能随意改变人来侍奉了。他说着说着,凄凄然当真要掩扇落泪,莫不是清清不喜欢我吗?我配不上清清
哎,算了算了,你别哭。柏清清手足无措,从来不会哄人,何况对方是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美男子。
被使臣骗了都进这儿了,钱包里也没钱了,不是头牌就不是吧,反正长得很可口。
明月公子听后,霎时转悲为喜,一番楚楚可怜的作态,越走越近。
清清喜欢什么,想做什么?我今晚都满足你。说罢,他靠得她极近,姣好的面容凑过来,伸手挽住她的腰。
柏清清不可避免地和他对视,那如碧波荡漾的一双含情眼,映照着她慌乱紧张的面容,她整个人都快陷进去了。
他混迹于此,深谙风月事,一颦一笑之间,都是牵拉挑逗。
她闭上眼睛清醒过来,马上退后,两手护在身前:不必不必,你会弹琴那就多弹琴。
好。他坐回古琴后的黑圆木镂空凳上,似是可惜。
琴声再起,与进门时候的相比,多了几分隐晦忧伤,甚至有种怨妇闺愁的感觉。
第一曲毕。
你刚才弹的是什么?柏清清好奇。
《凤求凰》。美人笑。
你继续吧。
第二曲毕。
这一曲是什么?
《相思曲》。美人害羞垂眉,偷偷看她。
换一首。
第三曲毕。
那这首呢?
《春闺怨》。美人望向她,空虚且惆怅。
她一时无话可说,弹的三首无不在示爱求欢,琴声渐入凄婉,欲说还休。这个男人太会暗示了,招数太多了!
还要再弹吗?他抬起双眸,轻松问道。
不用了柏清清心情复杂。
清清,你觉得我弹得如何?他眼神殷切。
她一时之间组织不来语言:额你业务能力真强。
业务?他稍微疑惑了一下,立即不深究这个字眼的意思,笑答,只要清清喜欢,我做什么都可以。暗示意味更加明显,柏清清慌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清清,我们不如他直接明示,以压迫的姿态再次靠向柏清清。
他身量比她高出一个头,完全占据实力上方。虽说柏清清是付了钱的主,但怎么看她都是受着的那一方。
这绝对是业务能力最强的特殊场所服务人员,柏清清现在,心里彻底惊慌,如有一匹亟待奔腾的野马,急切地想跑路。
我本只是误入歧途,奈何美人主动热情过头了!她暗自感叹,自己可是无cp的炮灰配,绝对要万千花丛过,片叶不沾身。
夜深了,我要走了,怕家人惦念。她随便扯了个谎,想着贡得巴怎么还不来寻她,再不来,她自己先回住的地方了。
家人?清清若是已经婚配,我亦在这等你,只要你心中留有我的位置。他动作极快,拽住了柏清清的一片裙角,拉着让她难以脱身。
我不介意清清有夫君的。他眨着双眼,再次露出那楚楚可怜的表情,俨然一副拽着负心汉的模样。
好好柏清清攀着门,用力拍打掉他的手,裙角一块布料被拉扯掉了,她还是头也不回地跑了。心里一阵感叹,世风日下,他这是真绿茶,还是个男绿茶!
柏清清带着随从下楼跑到街上,才停下来慢步走,暗道自己差点玩脱了。
公主,你没事吧。随从跟着她走走停停,担心地看着她。
她喘了几口气,自始自终疑惑不解:贡得巴使臣为什么让我在这种地方等他?
小人不知但使臣的话一般都有道理的。随从顿了几下,道,使臣吩咐过我了,公主确定不继续在绘香楼等他吗?
走吧,走吧!你带我回住的地方吧。柏清清摆摆手,心想绘香楼里的可人儿,可比外面那些豺狼虎豹难对付多了。
是。随从屈身行礼。
经历今夜的暗杀之后,她神经绷着,一直高度紧张着。现在走在街市上,只觉得脑壳疼。
天边吐出鱼肚白,洒出淡红色的光亮,些许的云漂浮有了雏形。
柏清清无意打了个哈气,打出了浓浓的睡意。她走回驿馆,由下人们指路进了寝间,扑在床上睡着了。

公主,你醒了。这糟糕的台词,又古早又熟悉。
柏清清转动眼珠,睡了一觉,若不是秀儿的叫唤,自己都快忘记穿书了。
我服侍你起来吧。昨夜看得不清,秀儿眉眼秀气,扶她起身,动作轻柔缓慢。
屋外的阳光正好,随着木制窗的雕刻形状,逃进了斑驳的光亮。屋子里亮堂堂的,窗明几净。
柏清清问道:什么时辰了?
秀儿给她梳着发髻,插上一支花簪子,道:回公主,已经午时了。
这一觉,睡得真沉,她舒展了身体,脑子比昨日稍微清楚了些。
公主,今日得穿汉人的衣服了。秀儿给她梳好中原的发髻,脸上带着淡淡的不舍,看来是陪伴多年的东胡侍女。
她凑到镜子面前,仔细地端详了自己。系统很偷懒,穿书后仍旧是她自己的相貌。只是年轻了三四岁,像高中的自己。面庞有点青涩,两颊有婴儿肥,不过好在两双眼睛乌黑明亮,鼻子微翘,小嘴红润,黑发如瀑布般垂落,皮肤一直白皙。古代的妆发加成,是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了。
只是这发量,还有那浓密的发际线是她柏清清这个大学生真实没有的!
发量感人!发际线感人!!
秀儿妥善服侍她吃了早膳后,才提醒她:公主,贡得巴使臣正在大堂里等你。
她答应一声,去了大堂。
一个小八胡子的中年男子等候着,看见她,极有规矩地行礼:公主,昨夜睡得可好?
柏清清职业假笑,心道:托这个公主的福,穿书进来后,昨夜在厮杀中度过,又遭到绘香楼非头牌的纠缠,好得不得了!
昨夜臣去之后,并未查出刺杀者是谁,他们组织有素,都自尽而亡了。贡得巴叙述道,不过,遗留在地上一支长笛,并非我族之物。
长笛!柏清清回想起来,昨夜曾听到长笛鸣声,也许就是那群杀手内部的交流方式。
他补充道:今日大荣皇帝特意赏了许多珍贵物品,来抚慰公主受的惊吓。臣认为,中原大荣应该不会做出此事。
那是谁要杀她?她囫囵吞枣地看完书,也不大清楚。但大荣希望北境安稳,东胡想要互市交易。老皇帝安于皇位,一心求和,绝不会对和亲公主动手的。
也罢,想到这儿,她头绪再一次断掉了,暂时将这事情揭过去。她转而吞吐问:昨夜你为何让我在绘香楼等你?使臣可知,那地方是青
是臣冒失了,不过现在看来,绘香楼是最安全的。他跪下道了歉。
为什么是最安全的?
贡得巴一时语塞:涉及东胡国的机密,恕臣暂且不能告知公主,等时机成熟时,臣再讲给公主听。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柏清清努努嘴,东胡国神神秘秘的,连公主都不能听。
请公主好好休息,臣必定护公主周全。脸上挤出道道皱纹,他郑重地嘱托道,我会派六名随从跟在公主左右,公主切勿单独行动。
行。她略带怏怏,走回自己的寝屋。一般来说,不要单独行动,那她必然会单独行动。
秀儿从门口拿了几封请帖回来:公主,三皇子邀你去御花园赏春。五皇子邀你游园,七皇子邀你诗会
都不去。柏清清摆摆手,一个和亲公主,没定夫婿前,这么多皇子趋之若鹜,肯定没安好心。且不说昨夜取她性命的人,有没有在他们其中呢?
其他皇子便算了,只是这三皇子,最受皇上宠爱的一位了,怕是不好回绝。秀儿为难道。
柏清清蹙眉,嫌弃:三皇子他不是都有三皇妃了,不好好守着还沾花惹草!我一个未出阁的公主,赴会不妥,你就用这个理由回绝他。
三皇子是小说里的反派之一。不仅在民间私设盐坊盈利、压榨百姓,还设计差点将冉漪月送上老皇帝的龙床,其行迹可恶。
幸好沈襄煜及时搭救了冉漪月。同时,沈襄煜怒发冲冠为红颜,一举端了三皇子和徐丞相的老巢,洗钱的丑事捅到了皇上面前。从此三皇子失去了徐家的依傍,地位受到冷落,退出了夺嫡的舞台。
【叮咚!任务二:打击三皇子,为主角上位提供便利】
柏清清:系统怎么有什么,来什么!不过这次任务不算难,关键就是帮助主角找到三皇子背地里那些事的罪证。
逻辑鬼才柏清清,艺高人胆大,找了某个月黑风高夜,擅自闯入了三皇子宫殿。
这一日三皇子在丞相府密谋政事,一夜未归。而沈襄煜孤身暗探丞相府,偷听到了他们二人讲话,推动之后收集罪证。
三皇子应该死都想不到,自己被沈襄煜偷听了的同时,宫里也将要被柏清清搜证据。
她带了武功高强、身手矫健的随从,爬进了宫墙里。
公主,我们这是干什么去?一名随从问,他看着全身黑衣的公主,眼神中带着不解。
柏清清蒙着面,含糊说道:海底捞,你不要管这么多,等会在这儿守着,我马上就回来。。
她给每个侍卫都取了昵称,比如这位叫海底捞,另一位叫小龙坎。其他几个分别是喜茶、古茗,烤肉、自助
每叫他们一下,她愈发想念现代美食,更有动力做任务。
公主,这样不妥吧?小龙坎嗫嚅。
柏清清摆摆手,郑重道:今晚本公主做一件事,不想连累你们。你们都在这儿等候,若再过一个时辰,我没有出来,你们就通知驿馆来救我。
这一把,不成功便成仁!她抛下这句话就自认为潇洒地离去。
柏清清体会到了刺激,她躲过一群懒散的巡逻士兵,小声问系统:有没有皇宫平面地图?
【皇宫地图已传入宿主脑中,此次积分抵扣1000,剩余积分-500。】
什么!还有积分这种东西?你怎么不早说?她找到了三皇子书房,翻窗进去。
系统沉默隐身,不理她。
柏清清划了根火柴,借着微弱的光翻找书房。
她的内心又紧张又恐惧,时间匆匆流逝,没有找到那些罪证,她从书桌旁退了一步,撞到了书房里的小塌。
哎哟。一声娇弱的叫唤。
柏清清汗毛直竖,吓得快叫出了声,凑近一看。
月月!是你!!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