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祈晏云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原著(桑祈晏云之)

桑祈晏云之小说名叫《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原著》,这里提供《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原著》桑祈晏云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月里,洛京其实还不算到冬天,教室里没备火炉。这雨来的突然,杂役们现烧了几个都给博士们送去了,还没送到教室来,所以全屋人的取暖基本靠抖。

小说简介

老博士冯默须发花白,到底上了年纪,被冰冷的雨水泡得全身都冻僵了,又古墓里刚爬出来的僵尸般颤颤悠悠往火炉边围着的人群走
,哆嗦着嘴感慨了句:天杀的,这么大的雨。
火炉边的几个人早到一些,已经把外衣脱下来,陆陆续续烤干了。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原著全文阅读

阴天,下雨,国子监里,一个用厚厚两层蓑衣把自己裹得像个鱼篓一般的身影伸出苍老的手来,颤颤悠悠地推开了门。一解衣带,两
件蓑衣间夹层里的水哗哗啦啦洒了一地,更像是打翻了的鱼篓,只可惜没有鱼。
老博士冯默须发花白,到底上了年纪,被冰冷的雨水泡得全身都冻僵了,又古墓里刚爬出来的僵尸般颤颤悠悠往火炉边围着的人群走
,哆嗦着嘴感慨了句:天杀的,这么大的雨。
火炉边的几个人早到一些,已经把外衣脱下来,陆陆续续烤干了。
有人一边起身给他腾地方,一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窗外巨大的雨做的帘幕,跟着骂了句:都怪那桑祈。
一旁有不明真相的小天真不懂了,怎么下雨还跟人有关,莫非是这叫桑祈的求的雨不成?这大冬天的要是夏个儿旱的那会儿也这
么灵多好,国师的屁股可能就要挪窝了。
远处的另一间屋子里,桑祈打了个喷嚏,皱着眉头甩了甩衣袖上的水。
屋子里全是模样俊俏,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如今清一色地变成了落汤鸡,在各自的座位上面目狰狞,不分青红皂白地甩着被打湿
的书本。
也有人咒骂了句:天杀的,这么大的雨!
一个人转过头来盯着桑祈,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憋屈表情,仿佛在心里也道了句:都怪那桑祈!
祈感觉到了这视线,却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盯着被泡透了的书册发愁,用手一拎,就撕掉一块儿来,心道什么破纸。
博士也把书拿着凑近火炉烤干,忧国忧民地叹息:你说圣上怎么能就这么任着桑家胡闹?
唉。旁边的人更用力地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西昭是桑将军平的,南部乱党也是桑将军歼灭的,这天下都快成他桑家打的了,圣
上现在也是挺无奈。
要我我也愁,可这规矩礼法唉,乱套,全乱了套。桑家这么闹腾,就等着老天爷上门来收吧。你看这惊雷暴雨的哎哟哎哟。
最后这句是因为一激动上前一步,衣服撩到了火上,险些先行被收走一步。
桑祈又打了个喷嚏。
着脖子,有点发抖,把湿透了贴在身上的衣服揪起来一点,试图暖和过来,但显然无济于事。
因为她身边人更少,气氛更冷了。周围的几个人心照不宣地默默离她远了些,阴阳怪气地咳了咳,绷着脸不去看她。
不看我看吧,桑祈无奈地低头瞄自己。
好吧,虽然是和别人一样的宽袍缓带大袖儒衫,可是一水儿湿身诱惑的情况下,她那只有女子才有的凹凸身形还是欲盖弥彰地显露无
疑。
她耸了耸肩,表示很无辜,做为国子监历史上第一个女学生,第一天就这样,实在也非她所愿。
却说三天前,大司马桑公毫不害臊地第七次提出要让自己家的独女进国子监读书,称皇上要是不让就是歧视他桑家。他桑家为国捐躯
出生入死是多么不容易,前赴后继地死了那么多男人如今只有个女娃娃了,居然连个和其他世家子弟平起平坐共同识文断字的权力都
没有,说着说着居然还腆着老脸为桑家后继无人哭天抹泪了一番,好像遭受了多大虐待的时候。
皇帝怄得差点撒手人寰。
有甚者居然还配合地跟着伤感,一时满殿抽鼻涕声。
识文断字在家里谁拦着你啊,非得去国子监演的是哪一出!皇帝有槽无处吐,只把龙椅的把手都捏出个坑来,从牙缝里硬生生把不许
去三个字挤成了着男装。
如今看来,这句也是白挤。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原著免费阅读

十月里,洛京其实还不算到冬天,教室里没备火炉。这雨来的突然,杂役们现烧了几个都给博士们送去了,还没送到教室来,所以全
屋人的取暖基本靠抖。
祈也跟那儿和其他人一起忙着哆嗦。
教室里乱哄哄一片,谁也没注意有个迟到的人刚刚悠悠然进来,而且还一路左拐右拐,一直晃悠到了桑祈身边,大大方方地在她身边
坐下,解开斗篷,甩了甩头发上的水。
祈脸一黑,好嘛,又甩书上了,这下课算是彻底没法上了。
卓文远的视线顺着水滴抛洒的轨迹瞥了一眼桑祈案上的破书,再落在桑祈身上,唇角轻勾,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物件,给你。
居然是个小暖手炉!
桑祈也不客气,乐得接过来捧在怀里,感慨:卓夫人真是溺爱,这才什么时候都给你备这玩意了,不是前儿风大,你闪着了吧?
文远本就生得俊美,挑眉一笑,桃花眼角就漾出了几分风流暧昧。
我特地回去为你取的,你倒挖苦我?哎哟,我胸口疼
为我?桑祈瞥了他一眼,做感激涕零状拍着他的肩膀道:这么会疼女人,公子的未来一定前途无量。
文远施施然把自己的笔墨纸砚一一摆好,顺着她的话接茬,那嫁给我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
桑祈抱着暖手炉心满意足地摇头晃脑,假装没听见。
你看,嫁了我,我保证你天天有暖手炉抱。我还可以自我牺牲一下,给你当人肉火炉。你摸摸,热乎不热乎?
不回话,卓文远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还捉了她的手忘自己额头放。
桑祈眼疾手快地抽了回来,吸了吸鼻子,帮他总结了刚才那番话的中心思想:嗯,看来你比疼女人更擅长的是臭不要脸,更加有前途
了。
文远收回手,不置可否地笑。
俩人闲闲拌了几句嘴,桑祈也暖和过来了,开始把书页凑到暖手炉旁边烘干。
室里的其他人也在三三两两的闲聊,不无公子哥儿坐得东倒西歪形象惫懒,也有人唾沫星子横飞地聊起哪个勾栏新花娘弹的曲儿多
好听。
桑祈听到小曲儿的时候拎着书页的手微微晃了晃。
这国子监里的学生,都是些什么人啊头疼。
然,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桑祈抬起头,竟发现大家都规规矩矩地盘腿坐好,毕恭毕敬地低下了头。
寻思这是怎么回事,能让这帮纨绔如此矜持,莫不是皇上亲自来视察她第一天上课了?卓文远在她耳边低低提醒了句:晏司业。
祈被这三个字戳了一下心口,再把眼往上抬,只瞄见一袭雪白的衣角,而后便见宽袖轻扬,黑发如瀑,全身干爽的夫子进入了视线

身量颀长,高大威仪,看上去并不比房间里坐的学生们年长,却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气度,容貌远比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
更加昳丽,龙章凤姿,皎如玉树,最吸引人注意的,还要数那双眸子,眸光中有种说不出的高洁浩然,淡泊渺远。
祈挑了挑眉,想,这号称第一公子的晏云之,倒是的确生了副好皮囊。
可内里如何呢?
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呵呵。

小编点评

桑祈晏云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