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若雨烟落全文免费阅读-谁若雨烟落(纳兰枂慕容皓)

主角是纳兰枂慕容皓小说叫做《谁若雨烟落》,知名作者点点雪原创的作品;本站提供谁若雨烟落全文免费阅读;纳兰枂疼的浑身全是冷汗,她咬牙解释道:慕容皓,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我就快要生了,等我生了,你对我做什么都行。

小说简介

一生一世所爱之人,却狠心将她的所有自尊踩在脚下,丝毫不顾及她是否会心痛,这样的对待是不是太过无情了些?纳兰枂将慕容皓视作生命中的暖阳,只要一想到他,她会感到温暖而幸福,只是不知从何时起,这份温暖变为了利刃,刀刀戳进她的心口,那种痛无法言明,只能独自忍耐。为了家国,也为了别的女人,她终究还是错付了,到死的那一刻才明白放手意味着解脱。

谁若雨烟落全文阅读

第1章 你这么贱
说,兵符在哪里?慕容皓狠狠揪起纳兰枂额前的碎发,露出她饱满白皙的额头。
一缕发丝飘落,带起点点的血意,纳兰枂头皮发麻,痛得全身都是冷汗,迎上慕容皓深冷的目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我我不知道
朕再问你一次,兵符到底在哪里?慕容皓指尖漫不经心的拂过纳兰枂柔嫩的肌肤,唇角全都是冷笑。
皇上,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纳兰枂挣扎了一下,想要避开慕容皓的手指,可她动不了,她双手双脚被固定在四个铁环中再吊在半空,此时,只能任由他对她为所欲为。
真的不说?慕容皓唇角微勾,俊美的容颜凑近了纳兰枂的耳鼓,一抹她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男性气息拂在她的耳际,她浑身一颤,时光仿佛就回到了从前,他是那样的爱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纳兰枂满眼都是泪意的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了很多年的男人,她若真有兵符,又岂会不给他?
来人,拿银针上来。慕容皓一声厉喝,眸光随意的将纳兰枂从上扫到下,再从下扫到上,最后视线停留在纳兰枂高耸的腹部上,纳兰枂,你若不交,朕就先处罚你,然后就是
眼看着慕容皓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腹部,纳兰枂慌了,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什么?朕记得你每次说不要的时候,都是恨不得让男人刺穿你,纳兰枂,你这么贱,多少男人也满足不了你吧,朕就赐给你一个‘贱’字在这里,如何?他说着,拿过了一旁宫女呈上来的长针,毫不怜惜的狠狠的扎在纳兰枂的额头正中。
顿时,一滴血珠沿着纳兰枂的额头滚落,流到唇角,一片鲜红。
纳兰枂疼的浑身全是冷汗,她咬牙解释道:慕容皓,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我就快要生了,等我生了,你对我做什么都行。
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无所谓生死了,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慕容皓长指狠狠抬起纳兰枂的下颌,冷冷的道:你休想,拿不到兵符,朕不会放过你这个贱妇。
他说着,手里的长针缓缓拔起,再慢慢落下,然后,就象是绣花一样的一针一针的扎下去,血沿着额头一滴一滴滚落,纳兰枂原本精致无双的一张小脸上已经红鲜鲜一片了。
那如万箭穿心般的痛从额头传到四肢百骸,她觉得她要死了。
可她不能死。
她肚子里还有面前这个男人的骨肉,慕容皓,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我的?慕容皓就象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你天天与慕容谨睡在一起,还敢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朕的?
纳兰枂,你个卑鄙无耻的贱妇,朕从前待你不薄,你居然背叛了朕,你进宫嫁给慕容谨的时候一定没想到才不过数月他就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变成阶下囚了吧?

谁若雨烟落免费阅读

第2章 他身下的玩物
不是的,不是你说的这样,我和阿谨
阿谨?你叫得好亲热呀,果然是‘伉俪情深’,不如,就让朕亲身体验一下你和你的阿谨是如何的伉俪情深吧。嘲讽的说完这句,慕容皓转头,带慕容谨。
很快的,慕容谨就被带了进来。
纳兰枂看着满身是血淹淹一息的慕容谨,瞪大了眼睛,你你对阿谨做了什么?
你该问的是朕要做什么,而不是朕做了什么!慕容皓冷笑一声,俯首看着她满是鲜血的小脸,一丝快意涌上心头。
这个女人,勾上他却是为了慕容谨,还为了慕容谨偷了他的兵符,想想就让他觉得厌恶觉得恶心。
这样的贱妇他给她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告诉朕,兵符在哪里?
皇上,我真的没拿你的兵符,阿谨也没有。
是吗?慕容皓冷笑着转过了身,徐徐走向慕容谨。
慕容皓,你不要动他,他真的没有拿你的兵符!看着慕容皓的一举一动,纳兰枂慌了,算计他的人从来都不是她和慕容谨,她要怎么说他才相信呢。
慕容皓丝毫不理会纳兰枂,一脚踩在慕容谨的胸口,冷冷的道:慕容谨,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吧,兵符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慕容谨,倘若你把兵符交还给朕,朕便答应给你留个全尸,否则,朕不止是要把你撕了喂狗,还会在你面前玩弄你最最心爱的皇后。慕容皓说着的时候,目光徐徐的掠过纳兰枂,仿佛她就要是他身下的玩物了。
慕容谨气若游丝的低喃着,慕容皓,你放了阿枂,她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慕容皓落在慕容谨胸口的黑底云靴狠狠一碾,说,兵符在哪里?
我我真的不知道。慕容谨一口鲜血喷出口,全身上下已经没一处好地方了,若不是撑着一口气想要再见纳兰枂最后一面,他活不到现在。
还不肯说?呵,那就休怪朕玩弄你心爱的皇后了。慕容皓说着,转身便朝着吊在半空中呈大字形的纳兰枂走去。
嘶啦嘶啦布帛开裂的声音,纳兰枂的衣裙转眼间就成了碎片,片片落地。
慕容皓,你会后悔的。慕容谨双目如赤,挣扎着想要起来去拦住慕容皓,可起了又起,手筋脚筋全被挑断的他根本起不来。
慕容皓长指漫不经心的抚上纳兰枂的肌肤,看着她的身体不自禁得颤栗,低低笑道:呵,纳兰枂,你说你贱不贱。
慕容皓,你不要这样,不要纳兰枂一脸惊惧的看着眼前的慕容皓,她那么的爱他,他却要如此的对她,当着这么多太监宫女甚至是慕容谨的面要玩弄她羞辱她,这让她情以何堪呢?
他怎么可以当着慕容谨的面如此的霸占她的身体呢?
慕容皓却没听见般似的,就在纳兰枂的惊惧中,狠狠将她撕裂。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谁若雨烟落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