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怡顾少延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15646215(沈怡顾少延)

《15646215》是作者佚名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沈怡顾少延 ,小说讲述了 沈怡想不通,她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医生的话响在耳边欧小姐,我知道世锦赛要来了,但我还是建议你告诉顾教练,直接退役住院治疗。小编为你带来沈怡顾少延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11月的冰城雪白一片,厚雪掩盖了天地。
寒风似能透过羽绒服扎进沈怡的四肢,激起刺骨的疼。
她想着背包里的诊断书,心便复杂的揪在了一起。
骨髓肿瘤。

15646215沈怡顾少延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11月的冰城雪白一片,厚雪掩盖了天地。
寒风似能透过羽绒服扎进沈怡的四肢,激起刺骨的疼。
她想着背包里的诊断书,心便复杂的揪在了一起。
骨髓肿瘤。
沈怡想不通,她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为什么会得这种病?
医生的话响在耳边欧小姐,我知道世锦赛要来了,但我还是建议你告诉顾教练,直接退役住院治疗。
她的脑海一片混乱,要告诉顾少延吗?
冰心花滑俱乐部。
沈怡刚进门,前台就带着笑道:恭喜你。
沈怡有些诧异,就听她说:顾少延教练收莫新月做弟子了!恭喜你多了个小师妹。
沈怡一愣,心中莫名一沉。
她从没听顾少延说起过这件事。
而莫新月,这是她最不喜欢的选手,每次比赛都耍手段,没有一点竞技精神。
但莫新月本身实力不错,最关键是她才20岁,正处于花滑运动员的巅峰时期。
而自己25了,对运动员来说却已在退役边缘。
想到这,她微微攥紧了手。
走到顾少延的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
沈怡推门而进,目光落在最醒目的奖牌陈列柜上。
那上面都是属于她的荣耀。
大奖赛金牌,四洲赛金牌
所有金牌都闪闪发光,唯独最上方缺了一块。
那里本该放的,是花滑运动的最高荣誉世锦赛的金牌。
陈列柜上早早就做好了位置,她却一直没有把它拿回来。
沈怡的目光定格在那里,眼神挣扎。
她不想放弃,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世锦赛的机会了
如果顾少延知道了她的病,肯定不会再让她继续比赛。
沈怡呼出一口浊气,决定将病情隐瞒下来。
走出办公室,沈怡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前往冰场训练。
刚刚上冰,她的脚踝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这些年来,成千上万次的跳跃和旋转,无数次的摔倒早已让她的脚踝变形。
就算平时走路都疼,但她只要站在冰场上,心里也不知哪里来的无穷动力,所有的痛苦便可以忽略。
滑行,旋转,跳跃。
她一遍遍练习,却在尝试高难度的3F-3T的跳跃时,狠狠摔倒在地。
脚踝处剧烈的疼痛传来,沈怡咬牙爬起来回到更衣室。
从柜子中拿出止疼喷雾,弯腰那一刻,她眼前猛的一黑。
沈怡手撑在柜边,耳朵一阵蜂鸣,鼻腔一麻,鼻血一滴滴滴在地上。
她心中一慌,连忙扯出纸胡乱堵住鼻子。
脑中的眩晕让她不得不坐在地上,靠着柜子。
她闭着眼,浑身无力。
不知过了多久,柜子背面突然传来一个刺耳的女声。
教练,可不可以让我滑《春之祭》?
沈怡猛地惊醒,这是莫新月的声音。
《春之祭》是沈怡的成名作,你不知道吗?熟悉的低沉男声随之响起。
是顾少延。
沈怡的心突得一紧,这一刻才真的意识到,顾少延成了莫新月的教练。
从她18岁来他手下训练,顾少延一直只有她一个弟子。
她一直以为,这个特例会持续到她退役。
持续到她嫁给他。
现在,这个特例被顾少延亲手打碎了。
我知道,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节目,从小我就希望能滑一次。
莫新月的话听起来单纯无比。
沈怡将头靠在冰冷的衣柜上,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每个选手的节目都独属于一个人,从来没有一个选手滑另一个选手的节目的先例。
她知道莫新月一直以来都不甘心被自己压了一头。
这样问,不过是问顾少延她能不能取代自己。
沈怡不自觉屏住呼吸,却听见顾少延声音冰冷响起:好。

15646215沈怡顾少延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这一刻,沈怡恍若全身血液都冻结了。
她一动不动,直到他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眩晕的感觉又一次淹没而来,沈怡拿出手机,点亮了屏幕。
手机壁纸上,18岁的她和26岁的顾少延笑得灿烂。
这是她当年用《春之祭》夺冠时,和顾少延的合照。
沈怡怔怔望着合照上顾少延唇边的笑容,直到手机屏幕的光灭了,她的眼睛红了。
又过了几日,便到了沈怡的生日。
她从邮局收到了人在国外的双胞胎妹妹欧曼寄来的礼物,眸光微暖。
父母不在以后,妹妹是她唯一的亲人。
走进俱乐部,一路上沈怡不知听了多少次的生日快乐,却一直没有看见顾少延的身影。
直到她来到冰场。
沈怡刚走到门口,一眼就看见场中央的顾少延和莫新月。
接着,《春之祭》的音乐响起。
看着那些她曾无比熟悉的动作被莫新月做出,沈怡愣在了原地。
一颗心沉沉的下坠。
更让她如鲠在喉的,是顾少延指导莫新月的时候,脸上满意的笑容。
沈怡默默不知看了多久,最后转身离开。
她来到顾少延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顾少延才终于出现。
看见沈怡,他皱了皱眉:你怎么没有去训练?
沈怡喉间微涩,轻轻说:我现在训练你也不会来看了,不是吗?
顾少延闻言抬眼看了沈怡一眼,眼中黑沉一片。
他没接话,只是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份报告递给沈怡:我把世锦赛的资格给莫新月了,资料已经报上去了。
沈怡愣住了,脸色一点点苍白下去。
这资格是她打着封闭针上场,拼着命才争取来的。
髋部蚀骨的痛楚还没消失,他就要把资格给莫新月,凭什么?
她垂头看向手中的报告,上面的理由加黑标注:莫新月比沈怡更适合世锦赛。
适合。
沈怡喃声念着这两个字,攥紧了手中的报告。
顾少延神色淡淡:希望你识大体,你自己也知道,新月现在的状态比你好很多。
他的话如同一把利剑刺入心扉,痛得沈怡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
是,莫新月的状态比自己好多了。
可凭什么?!
沈怡抬头,看着顾少延的眼睛问: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顾少延有些不耐烦。
他双手交叠,冷淡的回道:没什么事,你就先走吧。
沈怡的心毫无防备的狠狠一痛。
那双曾经满眼是自己的眼中如今已经照不进她的身影。
18岁到25岁,不过7年,什么都变了。
沈怡的唇角强行勾出一个笑:今天是我的生日。
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凝住了。
过了一会儿,顾少延点了点头:生日快乐。
沈怡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原来他真的把她的生日忘的干净。
我不愿意。她把手中的报告推到顾少延面前。
她语气轻柔而固执:我不愿意把自己的节目给莫新月,也不愿意把世锦赛的资格让给她。
还有一句话凝在眼中,说不出口。
也不愿意把你让给她。
沈怡垂下了眼睫,心中一片悲凉。
顾少延表情转冷,不耐的说: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你如果执意要参加比赛,就自己去争取吧。
从顾少延的办公室出来,沈怡转身来到冰场训练。
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一直到俱乐部所有人都散去,她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晚上的冰场比白日更冷。
空荡荡的场馆,沈怡突然动作一转,跳起了《春之祭》。
没有音乐,她的动作却标准的没有一丝差错。
冰面上,她一次次跃起。
最后一个动作完成的时候,冰场的大钟敲响12点。
她张开双手仰头,向空无一人的观众席致敬。
没有掌声。
她捂住眼睛,眼泪顺着下巴砸在冰面。
而门外阴影处,一个身影不知在那儿站了多久。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沈怡顾少延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