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炮灰团宠日常[穿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万人迷炮灰团宠日常[穿书](戚晨谢敛)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戚晨谢敛小说————万人迷炮灰团宠日常[穿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相思不苦所著,讲述了戚晨十六岁时做了个梦,发现自己其实是穿成了一本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再过不久,书中的万人迷主角受便会成

戚晨谢敛内容介绍

八月。
持续了数月的暑热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清扫,直至凌晨才缓缓停下。朝阳初升,层云散尽,露出洗得发亮的天空。
因为比别的学校提前了近半个月开学,校方大发慈悲地暂时取消了早晚自习。不到七点的时间,校园里还空旷着没什么人,偶有几只鸟雀落下,又扑腾着翅膀寂寞飞走。
走廊尽头的教室内,戚晨趴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微散的额发掩着额头,眉心轻皱,肉眼可见睡得不太/安稳。
梦里,他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大街上,一幕幕光影幻灯片般接连在眼前飞闪,茫茫的白雾掩着人声不断往耳朵里钻,却模模糊糊着听不清楚。

戚晨谢敛全文阅读

戚晨试图离近一些,往前走,那声音便也跟着后退,一来二去便成了奔跑。白雾越来越浓,视线受阻,突然脚下一空,身体向下跌落,呼呼的风声灌进耳膜,混着一道人声——
“戚晨?”
那声音像是在耳边炸开,分不清梦里梦外。戚晨猛然惊醒,睁眼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他眨着眼反应了一会儿,撑着桌沿慢慢坐起身,“……凌哥。”
眼前的男生是比戚晨高一届的学长,叫沈凌川,两家是世交,自幼便认识了。只是两人年龄上差了一岁,一直隔着一个年级。没有外人的时候,戚晨经常会换这样亲近一些的称呼,只是今天,他叫的时候有了一些迟疑。
“嗯。”沈凌川应了一声,半开玩笑道:“怎么,半个暑假不见都不认识我了?”
“……没有。”戚晨揉着脸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声音含着惺忪睡意,“我只是有点没睡醒。”
“看出来了。”沈凌川摊开掌心,晃晃手中的钥匙,半开玩笑道:“来这么早开门钥匙都不拔,嗯?梦游过来的。”
从初中就在学生会的沈凌川多年来的积威实在不小。戚晨头顶翘着的呆毛耷拉下去,几乎条件反射一般,“扣几分?”
“噗。”沈凌川忍俊不禁,扬手把钥匙还给他,“还半个月不到我就卸任了,扣你分做什么,拿好吧。”
“不过你今天来这么早做什么,有床不睡跑来学校趴硬桌板?”沈凌川说着又皱眉,伸手拉上一旁的窗户,“黑眼圈这么重,声音也有点不对,你是不是发烧了?”
戚晨道:“只是有点感冒,昨晚睡觉的时候忘记关窗户了。”
“吃过药了吗?”
“嗯。”
沈凌川这才停止询问,目光瞥到戚晨旁边空着的桌椅时顿了顿,“顾明野呢?你们以前不都一块来的么,今天没一起?”
“唔。”戚晨低头借着收钥匙的动作遮掩,含糊道:“我今天起得早,就没叫他。”
话音刚落,戚晨的手机就紧跟着震起来。他掏出一看,顾明野三个大字亮在屏幕上,想忽视都难。
这说谎的报应来得未免也太快,戚晨无言,出于一些原因,他现在并不太想接这个电话,但沈凌川站在旁边,他有些骑虎难下。好在沈凌川一惯不给人难堪,善解人意道:“你接吧,我先去开会了。”
人刚离开视线,戚晨就立刻把手机塞进书包,等到电话超时自动挂断,又赶忙掏出来调成静音。做完这一切,他如释重负一般,慢慢重新趴回桌上。
附中校内种着大片银杏,微风吹过,隔夜的雨珠沿着脉络下滑,到叶尖的部分坠落。
戚晨隔着一层玻璃看窗外,恍然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真实。
这是最近在戚晨脑海中出现最多的词,从大半个月前起,他就开始频繁做一个重复的梦。梦见自己生活在一本耽美小说中,身份则是前期肆意陷害后期下场凄惨的恶毒炮灰。
小说分上下两册,上册主校园,下册主都市。在原著里,戚晨和主角攻顾明野青梅竹马长大,而主角受裴若延则是他父亲二婚对象的儿子,也是他未来的继弟。
书中的戚晨对戚父将要再婚这件事极为抗拒,带动得顾明野对裴若延初期印象也不太好,但剧情的力量是强大的,很快两人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慢慢改观,越走越近,渐渐越过戚晨和对方亲密起来。
这使得戚晨感到不安,觉得像是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在私下里做小动作挑拨二人的关系,却反倒促进二人感情愈发紧密。一连串的剧情过后,他为了让两人分开,偷偷在高考前一晚往裴若延的牛奶中下药,试图影响裴若延的高考成绩。
这场陷害自然是没有成功,戚晨被现场抓包,戚父对他大失所望。顾明野也因此认清了他的真面目,单方面与他决裂。高考成绩出来后,顾明野和裴若延携手上了同一所大学,而他则受心态影响发挥失常落榜。
至此,校园副本结束。
戚晨长长呼出一口气,热气在透明的玻璃上蒸出一小块朦胧,像极了他梦中的那片白雾。
一开始做这个梦时,戚晨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等连夜被梦境困扰睡不好觉时,戚晨就不得不上心。他旁敲侧击打听戚父的感情情况,对方也没瞒他,挑了个时间就把裴若延母子的事情告诉了他。
怕是重名,戚晨又主动要了照片。但不知是否是心理暗示,晚上他梦中的裴若延就换成了照片上的脸。
惊得戚晨一晚上没睡好觉。
坦白说,对戚父要找谁结婚这件事,戚晨并不像梦中的他那样介意,毕竟戚父单身多年,想找一个伴也是正常的。他对多一个弟弟也没有意见,对顾明野喜欢谁更没有意见。
但对睡不好觉这件事,戚晨就很有意见了。
整整大半个月,戚晨都被这连续剧般的梦困扰着,连开学前一天也没放过,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因为忘记关窗户而感冒。
而这半个月的轮番轰炸也让戚晨现在到了见这两个人就本能想躲的状态,不然他也不会一大早的让司机方叔送他来学校,更不会拒接顾明野的电话。但躲也没用,他不能转学,也没理由阻止戚父二婚,等会儿上课,他还是要见到那两个人。
想到这里,戚晨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些发愁。
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校园里逐渐有了动静。戚晨不再趴在桌子上,换到走廊里透气。虽然提前开学大半个月,高一新生却不在此列,仍旧是九月正式开学时才来报道。是以校园内的人几乎都是穿着校服,只有几个转学生穿着自己的衣服。
转学生……

戚晨谢敛免费阅读

戚晨步子一顿,忽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裴若延也是今天就转过来的。
附中惯例会在开学第一天微调座位,原著里裴若延转学过来的时候还没跟戚晨正式见过面,跟顾明野也是陌生人的状态,是以并没有坐到一起,仍旧是戚晨和顾明野同桌。直到期中考后第二次调整座位,两人才误打误撞地坐在一起。
如果他现在就想办法让他们坐到一起呢?
他人不在学校,排座次不用想也没他的事。顾明野旁边空着一个,班主任十有八九会让他跟新来的主角受坐一起,就算运气不好没有排上,也会是别人,总之不会是他。
这念头越想越压不住,趁着教室里还没人来,戚晨折回去拿书包,略过列表中顾明野的几条未读消息,边打电话请假边朝教学楼后的偏门走去。
班主任姓夏,高一时就带他们。鉴于戚晨过去表现良好,对方没问几句便同意了他的请假申请,只让他回校后去找他补个假条。知道他家里的情况,还顺便问了一句要不要人陪。
戚晨忙说不用,道谢后又说两句挂了电话。
做戏做全套,反正也没其他事要做,戚晨离开学校后便打车去了医院。因为是工作日,医院里的人不算太多,挂号开过药,看时间还早,戚晨索性又坐下挂了个点滴。点滴滴速不快,他坐着有些无聊,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直到护士来拔针时才醒。
与之前不同,戚晨这次没有再做梦。被护士叫醒的时候,还以为只过了几分钟,摸出手机才知道已经快要十二点。
一个上午过去,列表里已经挤满了未读消息。戚晨划过几条,看到戚父夹在其中的头像,顺手点进去。
戚父:听小方说你生病了?
戚父:好点了没?
两条消息并不是一起发的,中间隔了一个多小时。戚晨看了一眼时间,离最近的一条也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他把请假挂水的事情说了一声,等了几分钟没看到戚父回复,便退出聊天框。
其他人的消息都大差不差,问他为什么没去学校,戚晨挑了几个关系好的简单回了,终于划到最上面。他看着顾明野的头像出神片刻,动动手指点了进去。
顾明野的头像是他家养的萨摩耶,拍照时还不过半岁大,奶里奶气,对着镜头憨憨地笑。这使得他跟人聊天时总自带一种活泼的感觉,再加上他喜欢用感叹号,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欢快的气氛。
顾明野:啊啊啊啊啊我忘了设闹钟了,阿晨你起了吗?再等我一下,十分钟!!十分钟就好。
顾明野:阿晨?你还没起吗?
顾明野:阿晨?
顾明野:语音未接
顾明野:语音未接
顾明野:我刚打电话给方叔叔,他说你一大早就去学校了,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啊?你吃早饭了吗?
顾明野:语音未接
顾明野:语音未接
顾明野:老夏说你请假了,好点了吗?
戚晨停在屏幕上的手指动了动,忍住回复的欲望,继续往下划。顾明野的消息还在继续,八点后的频率降低了一些,估计在上课,但还是絮絮叨叨的。戚晨忽略一众没营养的内容,终于看到几条不一样的。
顾明野:今年有转校生诶,不过没我帅。╭(╯^╰)╮
顾明野:要排座位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守护住我们的阵地的。
顾明野:啊啊啊啊啊我恨老夏/菜刀/菜刀/菜刀
顾明野:/大哭/大哭/大哭怎么办阿晨,我们不能坐同桌了!!!!!
真的跟裴若延坐一起了?
戚晨还想往下滑,但不知是顾明野被刺激到了还是忙于跟新同桌联络感情,这一条消息之后就没了新的内容。他琢磨了一下,到底没忍住好奇心,点开对话框开始敲键盘——
戚晨:你跟转学生坐同桌了?
几乎是消息刚发出去,顾明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戚晨指尖悬停两秒,终于按下接听。
“阿晨。”顾明野的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委屈,声音更是听起来蔫哒哒的没什么精神,“你怎么现在才理我啊。”
这话黏人的意味实在太明显,像极了他每次去顾家时那只扑上来的萨摩。戚晨默默反省了一下,思绪禁不住有点飘。
第一次从梦中醒来时,戚晨还以为是自己的潜意识作祟,好一段时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gay不自知。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对顾明野没那倾向,注意力就禁不住转到了另一件事上——
顾明野究竟是怎么攻的?
他怎么看,都觉得顾明野攻不起来啊……

小编推荐理由

万人迷炮灰团宠日常[穿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