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老公要害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怀疑老公要害我(薛棠棠梁志渊)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薛棠棠梁志渊小说————我怀疑老公要害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苏幕幕所著,讲述了薛棠棠怀疑形婚老公梁志渊要害自己。他们本无感情,结婚纯属利益交换,出身贫寒的梁志渊因为入赘薛家而成为

薛棠棠梁志渊内容介绍

晨光曦微,微风习习,巴黎的天空透着些许凉意。
薛棠棠拖着只小巧的行李箱,背着把巨大的金色琴盒,登上了飞回国内的航班。
坐上座位,她将琴盒小心地放在了一早买好的行李专座上,绑好安全带,这才轻轻舒一口气,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堂叔去世的噩耗还在脑中久久不散,昨天一天都在处理学业相关事务,晚上也是频频梦醒,到今天一早赶飞机,真的疲乏了。
她阖眼将头枕靠在头等舱舒服的皮质坐椅上,长睫微颤,一张脸在晨光的勾勒下格外柔美恬静,仿佛玫瑰花丛中的睡美人。

薛棠棠梁志渊全文阅读

但就在这时,睡美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受惊的小兔一样倏然睁眼,坐起身理了理耳边的黑色长卷发,将左耳上小巧的助听器完全遮住,这才放松下来。
正要再次躺下,手边却传来一阵宛转悠扬的钢琴声,她垂眸从小包里拿出手机来。
是姑姑薛明璐的电话。
“姑姑,怎么了?”薛棠棠接起电话,轻轻开口。
电话那头的薛明璐语气极其严肃认真且着急,立刻开口道:“棠棠,我突然想到,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场谋杀?你堂叔的死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梁志渊精心策划的?”
薛棠棠一愣:“谋杀?”
“棠棠,你想想,这三年来梁志渊的所作所为,那一桩不是深谋远虑,步步为营?他想把控薛氏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堂叔反抗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你堂叔不在了,他不就真正的一手遮天了吗?这就是他的目的啊!”
听见这话,薛棠棠眉头微蹙,脸上露出一副纠结无奈的表情,却仍然语气和缓道:“姑姑,你说的好像有一些道理,堂叔的意外还有其它蹊跷的地方吗?”
薛明璐急道:“医生的确说是脑溢血,可如果梁志渊一早就算到他会去喝酒呢?如果他在酒里下了药呢?棠棠,虽然他是你丈夫,但对他你千万千万不能大意,什么都有可能!”
“我明白,姑姑,我只是觉得这么大的事,看是不是能查实一下。”
“哪里还能查实!”薛明璐一急就哭起来:“就算是他谋划好的也没证据,警察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此时飞机上的广播响起,薛棠棠说道:“姑姑,飞机马上就要起飞,我得关手机了,航班明天下午就到滨江,到时候见面谈。”
“那……好,你在飞机上好好休息,明天我得帮你堂婶忙葬礼的事,也不能去接你,你提前和司机打电话。”
未待她接话,薛明璐又咬牙道:“等你回来,必须得好好镇一镇他了,还有他身边那个妖里妖气的女秘书!”
薛明璐急躁的性子和堂叔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一边叮嘱着,一边又控诉起梁志渊,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
薛棠棠按空乘要求将手机调了飞行模式,靠坐在坐椅上发呆。
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她那个寒门贵婿梁志渊的样子来。
那人的确有能力又有谋算,毕竟是爷爷看中的人,但谋杀……有这种可能吗?
堂叔是酒后脑溢血猝死的,送到医院时早已失去生命体征。
他会去喝酒,也的确是因为梁志渊。
三年前梁志渊成为薛家上门女婿,从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一飞冲天,坐上薛氏集团行政总裁的位置。
堂叔薛明辉是人力资源总监,也是薛氏元老、爷爷在世时的左膀右臂,梁志渊上位后,两人从为人处事到公司政见,方方面面都不和。
三年的时间,两人明争暗斗,最后以堂叔的失败而告终,今年以来,他已经在被架空的边缘。
堂叔对梁志渊厌恶之极,提起来就咬牙切齿,不只一次在公开场合说过梁志渊农村小子、白眼狼之类的话。
梁志渊虽然年轻,但城府却比堂叔深,从不会逞口舌之快。
但做起事来,却又狠又准。
堂叔不愿承认,但薛棠棠却明白得很,堂叔从能力到手腕都不及梁志渊,要不然不会在斗争中节节败退。
堂叔的死,就缘于和梁志渊的斗争。
几天前,梁志渊发了一封内部信,做了几个人的职务变动,却从头到尾都没经过堂叔这个人力资源总裁的审批,堂叔一气之下提出离职。
本来堂叔这只是个下马威,想要让梁志渊难看,没想到梁志渊就坡下驴,直接同意了他的离职,并火速提拔了新的人力资源总裁。
堂叔怒火攻心,一气之下就跑去和朋友喝酒,一喝就喝了半夜,等到早上醒来,人已经断了气。
这件事薛家其他人,堂婶、堂哥、姑姑原本就归罪在梁志渊身上,薛棠棠自己也觉得对于堂叔的死梁志渊有间接责任,但如果说是谋杀……
她还是觉得可能性很小。
以梁志渊的心机,应该能算到堂叔怒而离职,因为堂叔的确是个冲动易怒的人,但他不可能算到堂叔会喝酒猝死。
堂叔这人好酒,醉酒可太常见了,被人扶回家的次数比比皆是,谁能算到他这次就能真喝出问题?
而且堂叔既然提离职,那就已经是输了,梁志渊何必多此一举又跑去杀人?
姑姑说在酒里下药,理论上可行,但她不会这样猜测。
因为梁志渊足够聪明,一个聪明人,他不会让事情发展到“杀人”这一步,更不会自己亲手去杀。
所以,从动机到手法,薛棠棠都觉得不太可能。
姑姑其实是她的堂姑姑,和堂叔是亲兄妹,这次是关心则乱,情绪激动了。
可梁志渊也的确不是个东西。
尽管他没有谋杀堂叔,但架空堂叔、算计堂叔离职、在薛氏培养心腹、排除异己,以及出入高档会所,出轨女明星,在公司养情人……桩桩件件都让她头疼又恶心。
不错,她也讨厌梁志渊,所以姑姑让她这次回国好好镇一镇梁志渊,给他点颜色瞧瞧,她倒是也想,可是……

薛棠棠梁志渊免费阅读

她也没这个能力啊!
薛棠棠在心里泪目,她要有这个能力,当初爷爷就不会给她找上门女婿了,而是直接把公司交给她管理了!
客观来讲,她觉得自己的管理能力和心机手段还不如堂叔呢,这叫她怎么办才好?
就在她为日后的夫妻交锋生活伤心时,旁边有了动静,她睁了睁眼,发现是个穿风衣的男人,虽然看上去是三十多的年纪,身材却保持得不错,衣服搭配考究,颇有些成功人士的感觉。
那人看见她,眼中绽放出一抹亮光,朝她非常礼貌温和地一笑。
薛棠棠敛去一身的疲惫与绝望,也回以优雅地一笑,然后移开视线,不再看他。
没想到他却一边在座位上坐下,一边和她打招呼:“没想到这一次出差能有幸碰到这么漂亮的美女,你是明星吗?”
薛棠棠心中烦闷,却还是扯动脸上的皮肤,再次露出一个礼貌而高贵的笑容,柔声回答:“谢谢,我不是明星。”
“那还真是意外,你太像明星了!”男人惊讶地说,“人家说女明星都是巴掌脸,站在人群里会发光,我还以为你肯定是哪个女明星,没想到却不是。”
这人看上去颇为健谈,很快又问:“你旁边放着的是乐器?那是大提琴吗?”他一边说着,一边微微朝这边倾斜了一些,眼中兴味盎然,俨然已经准备好当一个优秀的倾听者。
薛棠棠耐着性子柔声回答:“不是,是低音提琴。”
男人立刻说:“我猜,你在法国学音乐是不是?你是音乐学院的学生?”
“很像是吧?其实我不是。”薛棠棠说。
见她反问,男人觉得自己的搭讪已经初见成效,不由自主又靠近一些,意外道:“不是吗?那我还真看不出你是做什么的。”他定定看着她,露出一种探究又为之着迷的神情来。
薛棠棠依旧温柔:“其实你猜得也不错,我是个网络主播。”
“哦?”男人赞叹:“难怪我觉得你像明星,网络主播不也是明星的一种吗?你主播的内容是跳舞还是唱歌?我可以关注你吗?”
“会唱点歌,也会跳点舞,但歌舞我都很一般,我主要就是换装。”薛棠棠说。
“换装?”
“是啊,换女装啊,很多人喜欢的。”
男人足足愣了两秒没说话,可能因为年龄毕竟是三十加了,还不太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薛棠棠盈盈一笑:“没看出来吧,我其实是个男孩子,猫站账号是周圆点,平时会穿一些制服啊,Lolita裙子啊,还有现代装、汉服,我都可以的,像今天这种斗篷会显得复古一些,我也很喜欢。你关注我了记得给我刷礼物哦。”
“啊……好,好啊。”男人脸上的惊讶和发愣肉眼可见,但毕竟颇有社交经验,很快他就恢复正常,“我一定会关注的,如果不是你说,我都不知道现在有这样的行业,看来我还要跟紧时代的步伐啊,要不然就被年轻人抛在后面了。”
就在这时,空乘从走廊经过,男人转头道:“你好,麻烦帮我送条毯子来。”
空乘很快回应,告诉他稍等,转身就拿了毯子过来,他将毯子搭在腿上,低头整理了一下,又拿出笔记本电脑来开始看一些什么文件,顺势就停止了交流。
薛棠棠觉得清静多了,于是放低座椅,升起了两人之间的隔板,躺座椅上休息起来,两人之后都不再有交流。
第二天到滨江机场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她下了飞机,走到大厅才想起取消手机的飞行模式,姑姑没再发消息过来,却有一条来自于梁志渊的消息。
薛棠棠讶异一下,点开手机查看。
【下午四点四十到?我过来接你。】
梁志渊平时很少主动联系她,就算偶尔她放假回来,他也依然继续忙他的工作,拿她当个摆设一样,但这种关键时候,还是会意思意思做个表面工作,看来这次也是如此。
正要回消息,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梁志渊”。
她压下心底对这人的种种复杂情绪,接起电话,按以往的语气轻轻“喂”了一声。
“下飞机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沉稳而低醇,像青瓦檐下的雨水滴打芭蕉叶,格外舒缓,每次听都觉得好听。
薛棠棠回答:“嗯,刚下。”
那边回道:“从T2出来?我已经到了,现在过去。”
“对,是T2。”
“好,我大概五分钟内能到。”
挂了电话,薛棠棠长舒一口气。
不管怎样,等一下见到梁志渊了她要表现得优雅温柔而得体,就像以前一样。
谋定而后动,她现在的“谋”都还没开始。
作好心理建设后她整了整衣服,走到航站楼外的车道等待。
就在她静站在路旁寻找家里那台旧奔驰时,一辆漆光锃亮的黑色宾利停在了她面前。

小编推荐理由

我怀疑老公要害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