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之初历景深沈之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女主捐眼角膜和肾的(沈之初历景深沈之夏)

主角是沈之初历景深沈之夏小说叫做《女主捐眼角膜和肾的》,沈之初历景深沈之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知初,你和厉景深离婚吧,你看看你们在一起这四年,他把你折磨成什么样了。离婚沈知初从未想过和厉景深离婚,对她而言,他就是她的一切,是她穷极一生都想要抓住的光,可光怎么可能抓得住?

小说简介

沈知初睁开腥红的眼睛从水里探出头,她趴在浴缸上,身子匍匐挂着,胃里像是有只手在抓扯着,她麻木地张开嘴,上身难以自控的抽搐,一天没吃饭吐出来的全是带黄色的酸水,烧得她喉咙痛,眼泪都坠了出来。

女主捐眼角膜和肾的全文阅读

沈知初脚步蹒跚的走回去,十分钟的路程让她熬到了二十分钟,别墅里没开暖气,偌大的房间里死一般的寒冷。
沈知初踢掉高跟鞋,像喝醉了酒踉踉跄跄走进浴室,她打开浴缸里的热水,放到一半,前一刻还在坚持的人,这一刻宛如死人一样倒在浴缸里,热水蔓延,人无声无息,大红色的长裙铺满整个浴缸,宛如刺目的血水,衬得沈知初的脸白如宣纸。
她阖上眼睛,脸往水中沉下去,水逐渐漫过头顶,封过了所有感官,短暂的窒息麻痹了心脏,半晌后,她抑制不住地张了嘴,热水进了嘴里,一股恶心感从胃里蹿了出来。
沈知初睁开腥红的眼睛从水里探出头,她趴在浴缸上,身子匍匐挂着,胃里像是有只手在抓扯着,她麻木地张开嘴,上身难以自控的抽搐,一天没吃饭吐出来的全是带黄色的酸水,烧得她喉咙痛,眼泪都坠了出来。
吐到最后,沈知初揉着酸胀的双眼看着地上粘液中的血水,她嘴角微微往上扯,笑意不达眼底,瞳孔里面满是死寂荒凉。
她脱下身上的红裙扔在地上的血迹上擦了擦,她不能让厉景深看到血。
外面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沈知初光着脚回到卧室一头栽进床上,她睡不着,不知道自己得病的时候她还能幻想未来可期,现在,无论她多努力都是垂死挣扎毫无作用。
四年,她用了四年的时间把自己输的一干二净,从满腔喜欢再到如今望不到底的绝望。
这一天,她好像把她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沈知初把手放在心脏那儿,苦涩嘲讽:明明是胃烂了,你疼个什么劲儿?
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沈知初条件反射的撑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包翻出手机,当看到屏幕上的来电信息后,她宛如卸掉了浑身力气。
不是他沈知初你到底在奢望什么?
沈知初呆滞地盯着手机看了两秒,最后手指僵硬的往上一滑接通了电话。
秦默。沈知初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刀锋擦过磨刀石,有些刺耳。
秦默是和她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俩人不是亲人却甚过亲人,小时候她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住在秦家,对沈知初来说,秦默就是她的哥哥。
手机里,秦默担忧问道:知初,你声音怎么这么哑?是不是生病了?
有些感冒,刚睡了一觉起来声音沙哑很
沈知初话还没说完,电话里的秦默就打断了她,知初,连我你也要骗吗?你是不是忘记我是医生了?刚醒时的声音和感冒哭过后的声音我还是分得清的。
她喉咙一噎,像是堵了一块儿尖锐的石头,磨得口腔鲜血淋漓,吐不出咽不下,她说不出半句解释,最后苦笑出声。
秦默问:知初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
沈知初握着手机盯着木地板,没人喜欢把自己最软弱的地方展出来,她摇了摇头拒绝,不能。
秦默怔了怔,他知道沈知初是什么样的性格,说好听点叫要强说难听就是牛脾气倔,她要是不想说就算你拿铁钳去撬也撬不出半句实话
秦默只能转移话题:你今天去医院拿体检报告的结果是什么?
沈知初抿了抿起皮的唇瓣:挺好的。
秦默说: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亲自去医院查,你的体检报告我还是有资格去看的。
秦默在那所医院挂了个外科主任,他要想查是再容易简单不过的事。
失误了
你自己说还是让我查,你选吧。他还在逼她。
手机里一时间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她能听到里面的呼吸声,沈知初败下阵来:癌症,胃癌晚期。
秦默:
对方似乎在隐忍什么,凌乱的呼吸声不断通过通话传到她耳朵里。
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秦默低喃自语,声音逐渐哽咽。
隔着手机沈知初都能感受到他的悲伤,他在为她难过,死前还有人关心她,她已经很满足了。
来医院我重新为你检查。
沈知初拒绝:检查多少遍都是一样的结果,秦默,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胡说什么!知初你听我的,好好住院治病,你一定能好的秦默的声音透着悲哀,他就是主治这方面的医生,他清楚这病有多严重,而痛起来有多难熬。
沈知初怎能会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
秦默不知道该如何劝沈知初,有时候不是她想不想活,而是看天给不给命,她的时间已经受到了限制,医院给的建议要么住院多熬几年,要么放弃治疗听天由命,总之都是快死了。
知初,你和厉景深离婚吧,你看看你们在一起这四年,他把你折磨成什么样了。
离婚沈知初从未想过和厉景深离婚,对她而言,他就是她的一切,是她穷极一生都想要抓住的光,可光怎么可能抓得住?
沈知初用力握紧手机,骨节泛白,用了好大的力气:我会考虑的。
和厉景深离婚,就好比硬生生的从胸口里挖走一块肉般,谈何容易?
秦默嘱咐她,让她第二天再去一趟医院,沈知初嘴里答应却没真正放在心上。
除去是厉景深的妻子外,她还是掌管沈氏公司的总裁,总有各种事压着她。
人的忍耐力就像骆驼,可以在高压下负重前行,但往往骆驼的死的只是压在背上多出来的一根稻草。
通话挂断,沈知初随手将手机扔在床头柜上,胃一直痛着,今晚怕是很难入睡,她打开抽屉从里拿出两瓶药,一瓶止痛一瓶安眠,各吃了两粒后倒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起了作用,大脑开始有些浑噩,频繁做噩梦,像是鬼压床,胸口沉甸甸的被压地喘不上气,她晃着脑袋支吾着,等挣扎着醒过来后陡然惊觉,压着她的哪是什么厉鬼分明是厉景深。

女主捐眼角膜和肾的免费阅读

厉景深浑身散发着寒气,俩人相隔几厘米,沈知初被冻地浑身一激瞬间清醒,面对男人阴鸷的目光,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该往哪瞟。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掐住她的下巴,沈知初被迫抬头,带着惊慌看过去。
景深,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回来就回来,难道还要给你报备?厉景深跪上床,不顾沈知初的反抗强行压在她身上,他动作很大,捏住沈知初的手腕不带一丝怜惜。
感受着怀里的女人从放松到僵硬,最后抗拒挣扎,尽力的反抗却被压制住了双腿。
沈知初惊惶失措,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厉景深像是一匹恶狼要将他拆骨吞腹,她很怕这样的他,记忆里那个温文儒雅的厉景深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她下意识的开始求饶:景深,我好疼
沈知初,你真让我恶心,无论是你的脸还是身子,都令我作呕。沈知初这样的女人就不配得到好,耐心的对待好像都是多余的。
沈知初身子僵硬,她死死咬紧下唇,一张脸在昏暗的灯光下宛如陈年旧纸,没有一点血色。
对于厉景深侮辱的话,她本该早就习惯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疼,像是被人攥在了手心里一点点捏碎。
厉景深少有回来,他把她当小姐,闲来无事回来躺躺就离开,像是为了履行她夫妻义务
今天夏明玥受伤,按理说他本该在医院里陪着他的心上人,可如今大半夜的出现在她的卧室…….沈知初稍稍想一想便想通了,多半是跟夏明玥闹了矛盾,不然哪轮得到她?
可今晚她实在是提不起多余的力气应付他,沈知初推着男人结实的胸膛,找到个空隙就要逃,身子刚直起来,后脑勺的长发被人从身后拽住。
啊……沈知初发出痛吟脖子往后仰,厉景深,今天已经晚了,我不想和你做
也不知道这句话哪惹到了他,厉景深阴沉的脸在光影下格外恐怖,拽住沈知初的手一用力将她的脸强行按在枕头上。
沈知初你装什么清纯?你想不想做,我还不知道吗?威胁我结婚,现在还要婊.子立牌坊?
太难听了沈知初呼吸都在颤抖,她盯着天花板,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最终还是没忍住,晕湿了枕头。
这就是她一心要嫁的人,用最狠毒的字眼把她伤的遍体鳞伤。
厉景深看着她湿润的眸子,心里紧了一下,他烦躁地扯下脖子上的领带,将沈知初的手绑在床头上。
沈知初强忍胃癌带给她的痛苦,舌尖抵住牙齿,她压抑着声音,拼命将喉咙里那股血腥味给咽下去,几欲求死,痛不欲生。
厉景深看着女人像是猫蜷缩在被褥里,细细颤抖,看着有些可怜。
厉景深没把她看在眼里自然也没放在心上,沈知初的身体一向很好,通宵加班第二天还能准时去上班是常事,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他好像从没见过她生病。
长发凌乱的铺在床上,她后背很纤瘦,弯曲着身子时,两块肩胛骨就像即将展翅的蝴蝶。
他忍不住伸手去触碰,指尖刚碰到,女人像是受了惊吓,猛地往旁躲,厉景深眼眸里闪过狠厉,心里极其不爽。
平时像条死鱼一样,今天还想玩欲擒故纵?但我告诉你没用!厉景深心里无端升起一股燥火,这股火来的莫名奇妙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扑灭。
他不愿意去承认这股情绪是沈知初带给他的,只能往夏明玥那边想,想到夏明玥在医院和他说的那番话问他什么时候和沈知初离婚,他心情顿时往下滑。
厉景深咬紧后牙槽,沈知初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和夏明玥为之争吵?
沈知初抱住自己,像是缩进壳里的乌龟,呈现出自我保护的状态,她感觉好冷,明明她开了空调盖着被子,可依旧抵御不了寒冷。
似乎是心口处划破一条口子,伤口感染,腐烂了五脏六腑。
她一向很能忍痛,打碎牙齿往下咽,可这次她是真的忍不住了,离婚的念头一旦扎进心里后,便会疯狂蔓延。
等有力气了就和厉景深谈谈离婚的事吧,她快死了,没有时间去讨好他了。
沈知初痛到昏迷过去的时候,听到厉景深说完最后一句话。
要不是你身体里有明玥相同的血型,你以为我会看得起你?不过你很快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
等沈知初醒过来时,身边早就没了厉景深的身影,她虚弱地撑起身子,被子从她身下滑落下去露出颈肩狰狞的伤口。
沈知初翻身下床,双脚刚落地,大脑一阵眩晕眼前陷入短暂的黑暗,沈知初晕晕沉沉地进洗漱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满身是伤的身躯,让人看了总感觉很可怜,沈知初也不例外,她可怜她自己,心那么点儿大的地方全装着厉景深,她努力讨好了四年,可最后还是逃不过一句再见。
这个世上,感情要是努力就能得到,该有多好?
她站在洗漱前洗脸刷牙,本就疼痛的喉咙,经过昨晚的哭饶变得越发疼痛,随着刷牙喉咙出现应激反应,她上身抽了抽干呕一声,吐出来的牙膏泡沫上带着血。
沈知初的适应能力一向很强,就连吐血这种事也能习惯当做不在意,她打开水龙头将浴盆里的血沫冲洗干净。
等收拾完出来后,时间已过七点半,她吃不进东西,但想想肚子里那颗畸形的胃,她还是热了杯牛奶喝。
去了公司,沈知初处理文件,翻看沈氏这几个月的利润,数据正在下滑,沈知初仿佛已经看到沈氏落入衰败的那一天。
厉景深背地里打压沈氏的事,沈知初早就知道,为了报复她,他可以说不择手段。
厉景深向来是有仇必报的人,他做事雷利风行,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把A市龙头沈氏给拖下商界地位。
到底是比不过他……
厉景深这犀利的手段,怕是她一辈子也学不会。
翻完一本后,沈知初身子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端起桌面上已经冷掉的咖啡抿了一口,咖啡的苦味缓缓冲散了她喉咙间腥甜。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沈知初站起身来到落地成前,看着眼前的高楼大厦,是该准备后事了。
只是偌大的集团,几十年的心血,她死后该由谁管理?
她爸?还是她哥?这俩人都是坐吃山空的人,只怕把沈氏交给他们,没几年就会倾家荡产。
沈知初思来想去,发现身边最适合接管沈氏的居然是她法定上的丈夫,那个一心想要沈氏破产的厉景深。
沈知初眉宇间笼罩着一股阴郁,看着窗外的眼睛此刻变得很深,像是一滴墨融了进去,化不开的黑,她抬起左手贴在冰冷的窗户上,指尖泛着冷白,手指规律地敲打着玻璃。
办公室里很安静,显得那轻微的敲打声格外清楚,沈知初难得有思绪放空的时候,她喜欢发呆,沉寂在片刻失神的状态,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短暂忘记现实带给她的痛苦。
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蓦地震动起来,沈知初回过神来看过去,隔着三米远,还是看清了屏幕上父亲二字。
父亲本该是这世上最亲近的词之一,可在沈知初这里只是一个冰冷的称谓,她走过去接起电话。
沈知初,给我转200万到我账户上。沈昌南嗓音微沉,语气冷漠。
沈知初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爸,你给我打电话只是为了钱吗?
沈昌南语气有些不耐烦:女儿给老子钱天经地义,要不是你掌管沈家,你以为我想找你要钱?你要是不想给钱就把沈家股份划给我。
沈知初细细回味女儿这两个字,难为她爸还记得她是他的女儿,而不是一台冷漠的ATM机。
他记得她是他的女儿,可为什么从不关心自己,她也不求沈昌南能对她有多好,只要他很平常的问她几句,吃饭没有?最近身体怎么样?工作累不累之类的问题就行她其实很好哄的,只要一点微不足道的关心就好了。
你听到没有!沈昌南在手机里一声呵斥。
沈知初压下情绪:上一周我不才给你转了一百万吗?这才几天,你全用光了?
那点钱能干个什么事。沈昌南有些心虚,可一想到沈知初掌管这偌大的一家公司,有时候一天收入就上百万,他心里又有了些底气。
赶快把钱转过来,不然我直接去你公司要,我看到时候是丢我的脸还是丢你的脸。
给钱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你拿钱去做什么。200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见沈知初松口,沈昌南也放低了语气:最近看上一个投资项目,就差两百万,等我赚了钱就不从你这里要了。

小编点评

沈之初历景深沈之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