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今天掉马了吗全文免费阅读-太子妃今天掉马了吗(周云棠秦昭)

《太子妃今天掉马了吗》是由作者九皇叔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周云棠秦昭,东宫太子妃周云渺容貌惊人,朱唇皓齿,冰清玉洁之貌远胜后宫妃嫔,始终不得太子欢喜。太子妃软软地,不爱出门,更不爱见人,其他人一个眼神就能叫她吓得不行。偏偏这位太子妃敢将太子拒之门外,别人求之不得的恩宠,她却当作是吃人的魔鬼。渐渐地,东宫后妃就开始去争宠:娘娘,钟良娣昨日去给太子殿下送寝衣去了。娘娘,李良媛给昨日和太子共游花船。娘娘,吴家姑娘昨日留在东宫了。娘娘,赵良娣跟着太子出宫游玩了。太子妃小声小气地说了一句:太子脾气很坏,最好别招惹,快、快、快,关上宫门。

小说简介

宣平侯长女周云棠相貌昳丽,一出生被母亲对外宣称是男子,成年后就会袭爵成为宣平侯。
步履艰难的她被皇帝赐给太子秦昭做伴读,小太子脾气不好,日日剥削她,两人形影不离,同寝同食。
十三岁的那年露出女子形态,险些暴露身份后,不得不称病离开东宫。
没想到秦昭借此记恨她,不回她的信。
再见面的时候,她顶替妹妹成为东宫太子妃周云渺。
成亲那夜,秦昭藏在眼底的阴郁暴露出来,捏着她的下颚:周云棠,你穿着妹妹的衣裳来骗孤?
她忍着心颤与无力,扬首含笑面对着暴躁的秦昭:殿下,我是周云渺。
**
后来,皇帝驾崩,太子登基为新帝,迟迟不肯封太子妃为后,大臣们暗自揣测陛下的心意,是不是不喜欢这位皇后?
大臣们偷偷高兴,暗地里想将自己闺女送入后宫。
忽然就有人见到陛下抱着太子妃去了中宫,隔日就传出立后的消息。
内侍们说昨夜陛下一夜没睡,隔着殿门就听到他的声音:小祖宗,我没碰过他们。
皇帝:自己选的皇后哭着也得宠下去。

太子妃今天掉马了吗全文阅读

昨日太子大婚,在新房里待了半个时辰就去了西面书阁里,一夜没有出来。
成亲第一个晚上,太子妃就独守空闺。
太子妃是已故宣平侯的幼女,周家式微,就算太子不喜欢她,周家也不敢说什么话的。
可怜太子妃一进门就惹了太子不快。
含秋殿内的太子妃听到墙角的议论后丝毫没有显出不快,反而松了一口气,回身在罗汉床上靠着,入目是喜庆的摆设。
床榻纱幔上金丝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阳光高照下熠熠生辉,她勾了勾修长的玉指,手中攥着太子给她的方玉,外间依旧还有宫人议论昨夜洞房的事。
没过多久议论的声音就消了下去,含秋殿内伺候的大宫女宜云推开门走了进来。
落地无声,她轻轻走进就见到太子妃一双莹白的玉勾着方玉,玉质无暇,与那双手几乎融为一体。纤细的手腕处一圈红珊瑚手钏,白雪红梅,竟是那般娇嫩。
外间的声音肯定叫太子妃听到了,她走近后先笑说:娘娘睡醒了?
午后阳光暖人,殿内熏香助眠,睡上一觉是最舒服的。
太子妃眨了眨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微微坐起身子,向外头故意张望一眼:醒了,你从何处来的?
云宜是太子的人,也是昨日刚认识这位太子妃。太子妃的声音娇糯绵软,相貌也是顶尖的,与她的孪生兄长长得极为相似。
太子让奴婢给您传话,晚膳来您这里用。
好。太子妃柔软一笑,不动声色地将那股子惊讶压了下去,明面上未曾露出破绽。
天晓得,她压根不想太子过来。她是假的太子妃周云渺,实则是周云棠。
妹妹在成婚前几日莫名跑了,若是没有太子妃入宫,皇家丢脸就会丢大了,周家满门都会遭殃,无奈下,她只能李代桃僵。
昨晚的情景让她现在想起来都是一身的汗水。
太子大婚是宫里的大事,太子妃极有可能就是未来的皇后,人人重视着。
因此周家不敢疏忽,全府上下都打起精神,周云渺住在封地上,几乎鲜少来长安,而周云棠不同,她是太子的伴读,在长安城长到十三岁才离开的。
昨夜太子掀开盖头,神色不大好,一双染着喜色的眼睛里顿时失去光彩,在不经意间涌入深邃的波澜,周云棠,你莫不是穿了妹妹的衣裳来骗孤?
脑会里回荡这句话后,周云棠几乎羞得满面通红,为了周府满门荣耀,她不得不欺骗太子:太子殿下,我是周云渺。
太子不知是信了还是没有信,盯着她望了片刻,最后拂袖而去。
本当以为就此蒙混过关的,周云棠想起妹妹的喜好就换了一身大红云锦宫装,坐在铜镜前让人梳妆。
梳妆宫人的手很巧,将瀑布般的长发挽作发髻,随意搭着海棠如玉步摇,白里透粉的脸蛋就像剥了皮的鸡蛋般光滑。
殿里悬着太子喜欢的冷香,周云棠身上原本的香气都被掩盖了过去,她闻了闻自己的身上的香气后,不确定地询问宫人:我身上可有松墨香?
以前跟着太子的时候,太子就常在她身上嗅来嗅去,总说她身上香气好闻好辨认,昨夜临走的时候就听到他说了几句:你身上的香气和周云棠好像。
宫人不知她的意思,挑着好话就说:娘娘身上的香气好闻,像是果香。
周云棠颔首,那就不是松墨香了,弯唇浅笑,但愿今夜太子不要留下过夜。
稍作等待后,太子就来了。
太子秦昭铁青着一张脸色,步伐都跟着有僵硬,像是不情愿过来,透过珠帘就能看到他一身玄黑的袍服,跨过殿门后停顿两步,接着就大步走了进来。
隔着珠帘,周云棠就能感觉他心中的抵触,走近后,那双眸子清冷如玄冰,还有双眉都挂着不高兴。
云宜同殿内伺候的人跪地请安,随后去摆膳,将空间留给新婚的夫妻。
秦昭外表是不苟言笑的人,对待常人都是一副高傲冷冰冰的样子,私下里对周云棠很少会甩脸色,因为周云棠和他待在起时间久了,几乎能摸透他的心思。
也有一点,就是周云棠足够听话。
周云棠掐着自己的手心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和太子有三年时间没有见了,太子的秉性足以让他忘了自己。
秦昭见到熟悉的面容后,眉头紧皱,黄昏的日光从窗柩透过来徐徐打在太子妃的面孔上,给她那层柔软的外表镀上一层光芒。他忍着好奇心慢步走到太子的身侧,凝视那只小小的耳朵,绵软如玉,主要是双耳有耳洞。
周云棠没有耳洞。
那只小小的耳朵跟着周云棠的呼吸一颤一颤,就像兔子耳朵一样可爱,秦昭没忍住,伸手去捏了捏那只小耳朵,感觉就像捏着面团子一样。
是女子的娇软。
周云棠被人捏着耳朵,那只手指腹有茧子,捏得她心口发慌。
秦昭深邃的眼睛里翻涌着波澜,微一凝神,目光就跟着落在了修长的玉颈上,抬起头来。
周云棠心中揪了起来,听话地抬起头来,不自觉地对上太子带着威严的眸子,手心渗出细密的汗水。
秦昭锐利的视线静静凝视着她的反应,手不自觉地去摸着她下颚光滑的肌肤,太子妃,你很紧张?
殿下天姿威仪,臣妾自然会害怕。周云棠舌头打着结,做贼心虚,心口慌得厉害,一眼都不敢看秦昭。
你哥哥可不怕我的。秦昭以指腹去摩挲嫩肉,柔嫩的肌肤让他感觉不错。太子妃穿着明艳的宫装,纤细的腰肢就展露出来,他拿手比了比,不盈一握。
他的伴读周云棠身子不好,四肢纤细,身子柔软,动不动就红了脸。太子妃是女子,身体娇软就是正常的。
将这对兄妹对比一番后,除了一双耳洞外,两人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检查过后,他在贵妃榻上坐了下来,外间是宫女摆膳留下的响声,他旋即又起身,大步往食案走去。
躲过一关的周云棠猛地吐出一口气,不敢迟疑,将手心的汗水擦净,紧跟着秦昭的步伐走出去。
秦昭不挑食,每样菜都会吃一点,周云棠习惯性去给他成汤,指尖碰到汤勺的时候猛地反应过来:她现在是太子妃周云渺。
秦昭面色闪过阴郁,她笑了笑:哥哥告诉我太子喜欢先喝口汤。
嗯。秦昭慢吞吞地回了一句,接过汤碗的时候不小心瞧见了骨节分明的指尖,以及粉色圆润的指甲。
一眼扫过,周云棠的心就提了起来,忙将手藏入袖口里:哥哥说你不喜欢女子染丹寇,我就洗了。
你哥哥还跟你说了什么?秦昭喝了口汤,脸色和缓不少。
周云棠在一侧谨慎地坐了下来,哥哥将殿下的习惯都告诉妾了。
秦昭向那道清蒸鱼扫了一眼,周云棠立即起身就夹了一块,剔了鱼刺才放入他的碗里。
周云渺,你怎么和你哥哥一样把我当孩子,我可你大了四岁。秦昭不满意,对面的太子妃脸色煞白,小眼睛里的光都跟着黯淡下来,他只好又改口,小事让她们去做。
周云棠乖乖地点头,心中却不是那么想的,以前做伴读的时候,秦昭每回吃鱼都让她剔鱼刺,嫌弃宫人剔得不干净。
寝不言食不语,食案上两人都各自安静下来,殿内气氛陡然变得和煦,殿外的宫人屏息听着殿内的说话声,防止听不到太子唤人。
秦昭是习武的人,这么多年来养成吃饭快的习惯,周云棠却是小口小口的吞咽,粉嫩的舌尖时而露了出来,在她身上看到了一股钟灵秀气。
秦昭唇角溢出丝丝笑意,视线上移,在见到那张同伴读周云棠一模一样的面容后就笑不出来了。
像,兄妹二人太像了。
往常也见过不少孪生的兄妹,多是不一样的,就算像也五官略微相似,双生姐妹或者双生兄弟才相似得更多。
像周家兄妹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是第一次见。
太子的思绪再次崩了,冷着脸色坐在一侧,盯着周云棠吃饭。
周云棠从小是学着男子模样,无论是吃饭还是行走都与男子相似,当着太子的面是一点都不敢露出来,只好小声说话、将自己的动作放到最轻。
可还是感觉到头顶一道灼热的视线,秦昭当真不好糊弄。
用过晚膳后,周云棠就躲回了内寝,隔着一道屏风都好像闻到了秦昭身上的檀香,若是以前,她定坐在一侧等着秦昭发话。
这么多年来,两人行成了一股默契。
可眼下顶着妹妹的名字同太子成了夫妻,这其中的相处之道就摸不透了。
周云棠瞧着外间的阴影,脑海里不知怎地就想起了母亲叮嘱的声音:你在东宫里要安抚好太子,也得留住他的心,你是否受宠关系到将来能否成为皇后,你阿妹终究会回来的。
她和秦昭在一起长大,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成为夫妻的时候,怎么得到他的宠爱。秦昭的性子很傲,眼光也很高,自己这副模样,都不知能不能得到他的青睐。
眼看着时间在焦急中度过,周云棠急得脊背生汗,实在忍不住就徐徐走出去,怀着忐忑的心情去问秦昭:太子可要留下?
听着绵软的声音,秦昭浑身一震。

太子妃今天掉马了吗免费阅读

太子妃盛情邀请,云宜也提着一口气,觑了一眼太子,他却没有反应。
当真不喜太子妃吗?
太子妃瞧着相貌就是性子温柔的主,星眸澄澈温柔,说话时还眨了眨眼,像是星光微动。
秦昭只听到柔柔的声音,回头去看太子妃,她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与周云棠像了□□分。与傻伴读周云棠相处的点滴涌入脑海里,心口愈发烦躁,他站起身道:不了,太子妃这张脸让孤看不下去了。
太子再度离开后,周云棠反而微微松了口气,不留宿就好,她摸着自己的脸觉得太子应该嫌弃她的长得不好看。
宜云则觉得不可置信,太子妃相貌在宫里都是最好看的,太子竟然说看不下去了。
如果太子妃都看不下去了,那么东宫里的女子都无法入太子的眼。
周云棠走到窗口瞧着太子挺直的背影徐徐离去,如从前一般,大步阔行,恨不得一步跨出旁人的气势。
五岁那年被人引入宫里,见到不过九岁的秦昭。
秦昭性子说好也好,就是有些倔强,略带稚气的眉眼里隐着怒气,小小年纪就懂得克制自己的脾气,不知是何人惹得他不高兴,但是他没有当场发泄出来,而是忍着。
周云棠自认倒霉,刚好撞到刀口上去了,秦昭在练箭,自己能够拉弓射中红心,听到她是他的伴读后就将弓扔给她,射不中就不要你。
秦昭九岁,五官轮廓都带着天生的气势,她年仅五岁,又是个女孩子,别说拉弓,就连抱都抱不住。
念着宣平侯府的前程,她只能怒里去做,双臂用尽了力气才拿起弓,射是射不出去的
秦昭小小年纪有傲气,当即夺过弓,一箭就射中靶心,朝着她得意地扬起下颚:想不想学?
她乖乖的点头:想。
秦昭得意极了,亲自握着她的手去射,自此以后,秦昭走到哪里都叫她跟着。
或许一个无能的伴读走到哪里都能给她优越感,秦昭嫌弃她拿不起弓、握不起剑,日日拉着她去练武,将那句‘身子弱就多练武,孤盯着你,你别想偷懒’。
想起旧事,周云棠抿了抿唇角,眼光黯淡下来,她熟悉秦昭,秦昭同样也熟悉她。
想要瞒过熟悉自己的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宜云见太子妃秀气的眉眼蹙了起来,樱唇失了血色,她好心道:太子妃可要染些丹寇?
丹寇?周云棠睁大了眼睛,想起方才秦昭的反应,他不是不喜丹寇,而是通过自己的手想到些旧事。
她走到铜镜前,凝视镜子里的自己,秀眉小鼻,星眸眨了眨,怎么才能改变自己的相貌?
来之前想过许多办法,都没有功效。
宜云见她愁眉不解,想来是不熟悉太子的喜好,她关切道:太子喜欢漂亮些的女子,娘娘稍作打扮就会很好看的。
周云棠抬头望着宜云,想起自己走之前,太子就被迫纳了妃妾,小声问道:太子有喜欢的女子吗?
那倒没有,东宫里有几位良娣,太子大多的时候都会歇息自己的殿里。宜云解释。
周云棠穿着明艳的宫装,女子形态展露出来,就连她自己都时常出现恍惚,摸着自己通红的脸,她们相貌如何?
太子妃皱眉,白玉无瑕的小脸上满是羞涩,宜云猜测出她的心境,小声同她笑解释:不如娘娘的。
你下去吧。周云棠揉着自己酸痛的额头,刚来东宫两日就过得提心吊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她托腮凝视镜子里的自己,想到太子最后的那句话,她真的有那么丑吗?
双生姐妹大多长得相似,她和妹妹的五官相像,她换上女装也能糊弄其他人,就怕糊弄不住秦昭。
周家没了父亲以后,日渐衰落,叔父又在紧紧盯着爵位,没有太子这个靠山,几乎不敢想象她们母女三人的日子。
第二夜再度独守空闺,皇后娘娘就坐不住了。
恰好周云棠的乳娘云氏赶到长安城,持着太子妃的令牌进入东宫。
周云棠一颗心就像在油锅上煎烤,云氏照顾她多年,熟知她与太子之间的事情,见她一身素净的模样就屏退了宫人,亲自过去教她:您和姑娘不同,与太子之间是相识的,您该忘了脑海里的那个人,将太子当作陌生人。
乳娘您不知,一见太子就感到亲切,他举手投足都印入我的脑海里。他喜欢什么、讨厌谁,就连他的小秘密,我都知晓得清楚。周云棠也是丧气,红着脸又道:这些担忧就罢了,您可知还要同床、这两日他走了,下次再来我可如何是好。
她将秦昭当作太子、当作兄弟,从未想过两人成为夫妻。旧日里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梦醒了,就要面对不一样的情景。
云氏瞧着那张与周云渺一样的脸蛋,之前穿着澜袍的时候就是唇红齿白、身娇体软,当初就是怕女子身份暴露才离开长安的,她小声劝道:您就将那些忘了,您应该将太子当作是夫君,以前的事都忘了,我教您如何成为一个女子。
周云棠小脸通红,骨节分明的手捏着腰间的玉穗,红绳绕着白指,错乱的丝线就像她的心情,乳娘,我不想。
云氏在妆台上取了一只如意宝石的簪子,取了口脂胭脂,您已经穿了太子妃的衣裙,那您就是太子妃,东宫里女子都是干净的,太子不好女色,就会尊您为正妻,维持着周家的荣誉。
不瞒你说,我穿这些衣裳都感觉难受,那些簪子步摇我时时害怕它会掉了。周云棠认命坐在状台前,想起皇后不饶人的性子,心口再度揪了起来。
周家不如其他世家,在朝堂上几乎帮不到太子,皇后早就想换了周家另选联姻的世家,太子不肯,不愿失信于周家。
云氏是女子,懂得如何装扮自己,给周云棠梳妆打扮,穿上新制的衣裙。
如今的周云棠不同以往,脱下男子宽大的衣袍,露出纤细的腰肢,珠翠澜裙的装扮下,尤为明艳。云氏在她额心点了花钿,铜镜里的女子显得更为夺目,精致的五官让人移不开眼。
云氏很满意,您就放宽心,皇后挑不出你的毛病。
话音方落,外间响起宫人见礼的声音:见过殿下。
太子妃在里面?
在梳洗。
接着就没有声音了,周云棠心口一紧,云氏亲自去打开殿门,冲着太子行礼:殿下,太子妃准备好了。
秦昭今日换了一身锦衣,亮丽的月白色圆领袍服,腰间搭着一方上好的玉佩,清冽的眼睛扫过矮身行礼的云氏:你好像是周云棠的乳娘?
回殿下,是世子不放心太子妃,特来奴来照顾。云氏不慌不忙道。
秦昭眉头皱了皱,显得神色不大好,带着阴鸷,他想起周云棠在信中所写:臣妹胆小,不善言辞,望殿下垂怜几分。
他身子可可好些了?他还是不放心周云棠的身子,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跑,信里报喜不报忧,尤其是前几日传来的消息,病重难以起榻,竟错过了他的大婚,真是一个病秧子。
托殿下记挂,世子身子好多了。
秦昭没有再问了,大步跨过门槛,走近就见到状台前端走的女子。
从背影去看水蓝色的衣裙给人一种端庄婉约,大方得体,有着太子妃淑静之感,他还是挺满意的。
周云棠听到珠帘响动的声音,忍着颤栗转身行礼:妾见过殿下。
见到那张由云氏装扮过的太子妃,秦昭有一瞬的恍惚,尤其那玉面肌肤在天光下散着一种莹白的光泽,今日与她兄长周云棠的面貌倒是有些不同。
周云棠柔软,太子妃昳丽,尤其是那纤细的腰肢,好像一触即折。
殿内的熏香散着甜甜的味道,他吸了几口,低声开口:这样顺眼多了。
周云棠听到柔柔一笑,也跟着放下心来,不料秦昭一转语锋:你兄长让我多照顾你一二,去见母后的时候自有我,你好好听着就可以,那些无趣的话也别在意。有你兄长在,我不会亏待你的。
今日天气极好,窗外透出的光明亮带着暖意,柔柔地落在秦昭身侧,将他身上的冰冷融化大半,周云棠听到最后那句心口暖暖的,妾谢过殿下。
你真的太软秦昭欲言又止,方才听到‘谢过殿下’这句话的一瞬间恍惚以为对面人是周云棠。及时打住以后,余光扫到发髻金簪。
体幽香,步摇曳,这不是傻伴读周云棠。
想起傻伴读的请求,他走过去牵着太子妃藏在袖口里的那只小手,我会给周家颜面的。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太子妃今天掉马了吗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