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全文免费阅读-老婆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简宁傅谨衍)

《老婆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是作者柒岁半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著作;主人公是简宁傅谨衍;再次见面,傅瑾衍视线落在简宁大腿根的旗袍分叉,声音肃冷:这件旗袍只准在家穿。简宁看了看傅瑾衍的女伴,红唇扬起,声音又娇又媚,好的,哥哥。傅瑾衍:哥哥?草!

小说简介

宁追傅瑾衍,想方设法,世人皆知,
傅瑾衍躲简宁,绞尽脑汁,挖坑设计。
傅瑾衍:从小到大,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
简宁:
******
再次见面,傅瑾衍视线落在简宁大腿根的旗袍分叉,声音肃冷:这件旗袍只准在家穿。
简宁看了看傅瑾衍的女伴,红唇扬起,声音又娇又媚,好的,哥哥。
傅瑾衍:哥哥?
草!

老婆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全文阅读

蓉城,半晚时分。
郊区第三精神病院突发火灾,火势连天,在秋风的运作下,火势越燃越烈。
跑了!真的跑了!
槽,怎么就跑了呢?这要怎么跟杜总交待?
还交待个P!要不就说死了吧!
一处阴暗的地下室里,满地的狼藉,只有一张巴掌大的窗户,还有一张看起来摇摇欲坠随时可能会坍塌的木床。
地下室门外,站着五六个看起来护工模样的人七嘴八舌,一个个面露焦急,脸色难堪的很。
最后,一个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捂着口鼻往里面瞧了一眼,一脸嫌弃的说:跑了就跑了吧!杜总都两年没来瞧过了,显然已经是把这位忘了。
其他人闻言不作声,皆是默认下这个决定。
彼时,距离精神病院不远处的街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一个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车门外,嘴角叼着烟,时不时恣意懒散的看一眼手腕间的手表。
跑出来了吗?
傅总,里面接应的人说跑出来了。
助理话音刚落,马路尽头出现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傅总,是简小姐。助理情急喊出声。
接人!男人蹙眉看了眼向前奔跑的身影,将嘴角的烟一口吐在地上。
人影越来越近,男人眉峰越蹙越深,一旁的助理忍不住小声嘀咕,傅总,简小姐怎么被折磨成了这副样子。
闭嘴!男人厉声,咬牙。
傅瑾衍!
声音轻柔,像是小猫挠在人心尖上。
傅瑾衍箭步上前,大手一伸,撑住简宁的手臂。
手臂细到不足盈盈一握,似乎稍微握的用力些,就会把她的手臂捏断。
谢谢。简宁道谢,双眼泛红,不着痕迹的将手臂从傅瑾衍手里抽出。
简宁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从这个鬼地方逃出来,直到刚才看到傅瑾衍之前,她都一直以为这是个圈套。
但虽然心里想着或许会是个圈套,她也依然想奋力一搏。
上车。傅瑾衍打量了下简宁身上的穿着,脱下外套搭在她身上。
简宁一直都在逃出来的心有余悸中神游,忽然身上落下一件外套,下意识的抖了下身子。
见状,傅瑾衍没作声,皱着的眉又加深几许,无声的打开了车后排的门,走吧,我妈这个点该等急了。
好。简宁低声回应,转身上车。
从上车开始,简宁就再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整个人缩在靠近车窗的位置,像是在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窗外高楼耸立,跟她进精神病院前相差不算太远,那刺眼的阳光灼的她想流泪。
约莫在半个小时后,迈巴赫在一座别墅外停下,助理小跑下车,为简宁打开车门。
谢谢。简宁小声道谢,嘴角扬了数下,像是想极力扯出一抹笑,但最终没能成功。
简小姐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的。助理应声,上前为简宁按响门铃。
两人之间的互动被车内的傅瑾衍看在眼里,眸色深深。
门铃按响后数秒,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奢华的中年女人,一身素色旗袍袭身,在看到简宁的霎那,女人红了眼眶,颤抖着声音开口,宁宁。
简宁闻声,身子僵了下,泪目。

老婆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免费阅读

三年前。
简家大小姐大婚,被蓉城众人津津乐道。
传言,简家大小姐简宁原本喜欢的是傅家少爷傅瑾衍,从青春稚嫩追到能穿嫁衣,就在大家都以为傅瑾衍会动心时,傅瑾衍却把简宁推给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杜衡。
虽说这一举动没成全了简宁多年的情谊,但是在那个时候也被盛传为一段佳话。
令谁都没想到的是,在简宁进门的第二个月,简家被杜家吞并,简宁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一进去,就是三年。
待搬迁京都的傅家发现,为时已晚。
简宁被姜韵拉着手进门,两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抹眼泪。
姜韵当年跟简宁的母亲是闺蜜姐妹,两人从念高中开始就在一个宿舍,再到大学,最后到步入社会双双嫁入豪门,情分颇深,在姜韵的眼里,简宁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半个女儿。
宁宁,你放心,姜姨一定不会让你白遭了这份罪。姜韵边说,边轻拍简宁的手背,看着她昔日里如丝绸般的皮肤被折磨的不复往日光泽,心头再次涌上一抹难过。
姜韵话落,转身看向守在一旁的佣人,去帮小姐放洗澡水,多放点柚子叶!
佣人点头应声退下,简宁随之站起身,乖巧懂事的开口,姜姨,我先去洗澡。
待简宁离开后,姜韵起身,冷眼看向傅瑾衍,杜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
傅瑾衍倚靠着楼梯站着,衬衣袖微微向上挽了几分,手臂上搭着简宁穿过的衣服外套,满是霉味,他却像是没闻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唇边点燃,抽了几口,眸色讳莫如深,人都回来了,不急。
姜韵闻言,继续喋喋不休的说,傅瑾衍嘴角边的烟明明灭灭,好半晌,他淡着声音说了句,妈,我上去瞧瞧那丫头还缺什么。
洗澡能缺什么?就算是缺什么也轮不到你帮忙,你以为你们两这会儿还是小时候?你难道还要上去给她搓背不成?姜韵面色难堪,话落,傅瑾衍咬着的香烟在嘴角颤了颤。
相比于客厅里的嘈杂声,简宁整个人没在浴缸里,安静如斯,如果不是水面偶尔吹出的水泡,这一幕如果被旁人看到,还以为她溺死在了浴缸里。
能够重生的感觉,真好!
只是可惜,物是人非,家破人亡!
简宁无声的哭,眼泪跟浴缸里的水混搅在一起。
约莫在一个小时后,简宁从浴缸里起身,走到淋浴下,把自己冲洗干净,在擦拭身体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黄肌瘦的自己,说不出是该哭还是该嘲讽。
对于当年的事,没几个人知道实情,所有人都以为简宁是兴高采烈的嫁给了杜衡,鲜有人知,她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那点卑微可怜的自尊心。
在得知傅瑾衍准备迎娶那位当红小明星时,简宁的第一想法就是结婚,任何人都可以,只要能让她快速跟傅瑾衍划清关系。
她不想待傅瑾衍结婚的时候,整个蓉城的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盯着她。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会被杜衡利用,说起来,全都是活该!
简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当年的一幕幕开始轮番上演,她的深夜买醉,傅瑾衍的凉薄戏谑,杜衡的伪装深情不移
忽地,门外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简宁闻声穿戴整齐开门,傅瑾衍倚站在门外,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恰好在这个时候傅瑾衍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眼,按在耳边,温凉着的说:我说了几次,我回家后不准给我打电话,嗯?
傅瑾衍说话的声音肃冷,但因为后缀加了那个‘嗯’字,听起来磁性低沉又蛊惑,就像是在调教某些小猫小狗。
简宁知晓,他是在跟女人打电话,而且还是一个深爱他的女人,因为当年,这样的戏码,也在他们俩身上上演过无数次。
眼看着面前的一幕,简宁内心嘲讽,表面却表现得平静。
待傅瑾衍挂断电话,简宁弯唇率先开口,今天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谢谢。
举手之劳,你放心,杜衡那小子,我绝不会让他好过。傅瑾衍薄唇挑开,伸手入兜去摸烟盒。
谢谢,我有些累,想休息。简宁声音温柔,说出的话却是在下逐客令。
闻声,傅瑾衍摸烟盒的手稍顿了下,道了句‘好’,转身跨步离开。
楼道里,姜韵手里端着一碗燕窝,像看热闹似的看向从简宁房间里走出来的傅瑾衍,被赶出来了?意料之中,刚才宁宁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人家那是在跟你划清关系,你要是识相,以后就离人家远点。
妈,我还是你亲儿子吗?傅瑾衍一手撑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捻着手里的烟。
姜韵推他一把,迈步往简宁房间里走,边走边碎念着说:我倒是希望你不是!
傅瑾衍收手入兜,没接话。
卧室里,简宁红着一双眼久久没动,直到姜韵进门,才扯动唇角喊了声,姜姨。
瞧瞧你现在瘦的,待会儿我喊家庭医生来帮你做个全身检查,这段时间你必须全听我的话,帮你好好调养调养。姜韵心疼的看着简宁,叹着气说。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老婆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