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宫令第2章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杨盛霖落水受寒,很快全身发热,回到浦江后仍不见好。杨峪夫妇又急又怒,杨峪指着郑氏斥道:看看你选的好亲事!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竟连儿子的命都差点断送!

郑氏抹着眼泪道:我哪知道那吴蒖蒖竟是这等悍妇!男人三妻四妾都无妨,偶尔逛逛青楼又怎样!本来我看盛霖喜欢她,一时心软想成全他们,没想到她不识好歹又心肠狠毒,果真是酱菜婆子养出的贱种!

吴秋娘起初开店主营酱菜、瓜齑、腌鱼虾,至今适珍楼的小菜仍远近闻名,故郑氏蔑称其酱菜婆子。

杨峪拍案道:这亲不能结了。还未过门就如此蛮横,若真成了我家媳妇,轻则全家鸡犬不宁,重则盛霖性命不保。快去吴家,告诉她们退婚之事。

那日蒖蒖正与母亲大弟子凤仙闲话家常。凤仙除了精研厨艺,还爱女红与读书,虽未正式上过学,但平日里跟着蒲伯学习笔墨书算,十分用心,还常借蒖蒖的诗书来看。蒖蒖打趣道:姐姐如此好学,莫非将来想嫁个进士,做诰命夫人?

凤仙双颊绯红,低声否认:别胡说。不过是不想做个睁眼的瞎子罢了,我哪里会想这些有的没的。

两人还在言笑,却闻郑氏前来拜访。凤仙知她来意不善,拦住蒖蒖,自己出面接待。

郑氏径直表明退婚之意,凤仙婉言称主母前往明州采购食材,因近日海上风浪大,外国商船行程耽搁,未抵达明州,故主母尚未归来。退婚事关重大,如今家中无人敢做主,还望稍加等待,主母返家再就此商量。

郑氏冷笑:我来不是要与你们商量的。我儿被吴蒖蒖折辱至此,是决计不会再让她进我杨家门了,这婚现在就得退。你推三阻四,莫不是还盼着硬把吴蒖蒖塞给我家,好沾我家光多卖几斤酱菜?

凤仙虽不悦,但仍好言相劝,说家中无人做主,必须等主母回来。郑氏又再逼迫,要蒖蒖应允退婚,言语间声声讥讽吴家来历不明,靠卖廉价的酱菜赚贫民钱起家,而自己杨家富足三代,是浦江大户,又有亲姑妈家的亲舅爷在临安开了家好大的正店,多少官宦富室都以品其佳肴为荣最后不忘表明,杨盛霖将来是要赴京应试考进士的,不会娶剽悍的酱菜婆子之女为妻。

这时凤仙身后的帘幕被蓦然掀起,蒖蒖出现在二人目光中。她直视郑氏,决绝地道:婚可以退。不必等我娘亲回来,现在就可以写文书了结此事。

郑氏道:那么聘礼

尽数退还给你家。

郑氏呵呵一笑:如此,便请姑娘尽快理理,我两日后带人来收。看姑娘这么爽快,我也不多计较。你只须退回收到的聘礼,当初订亲我家大摆筵席的钱我就不问你要了。

蒖蒖闻言一勾唇角:既然退婚,涉及的钱财还是一笔笔算清楚了好。当初订亲宴是你家办的,那两日后我也摆个退婚宴,依旧请当日作见证的亲友乡绅出席,也让大家知道,我与盛霖好聚好散,一别两宽。

郑氏见她态度坚决,也就顺势答应,与其约好宴席及取回聘礼的时辰,便归家将经过告知杨峪父子。

杨峪本不想出席什么退婚宴,岂料杨盛霖一听蒖蒖同意退婚便哭闹不已,表示自己心仪蒖蒖,决不取消婚事,杨峪益怒,索性道:那这退婚酒我定要去喝了,顺便跟大家说说,这个儿媳妇我决计不要!

郑氏一走,蒖蒖便召集适珍楼所有女弟子及使女、仆妇、小厮,给众人分工,精心准备明日宴席。私下对六位女弟子道:我有一些菜谱,做法倒也不难,只是准备食材会麻烦些,还望众姐姐多费心,帮我做出来。后日一役,非同小可,我们必须做好,不可令适珍楼和妈妈声誉受损。

众女弟子纷纷答应,只有凤仙颇显忧虑,问蒖蒖是否等秋娘回来再作打算。

话已放出去了,岂可收回。蒖蒖道,又拉着凤仙避至无人处,私下嘱咐,有一道菜,非得姐姐这样烹饪女红双绝的人来做才行。拜托姐姐找些会女红的帮手,多花些心思,连夜做好。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

凤仙亦有些好奇,询问是何菜式,蒖蒖附耳告之,凤仙但觉闻所未闻,不由睁大双目,讶异不已。

两日后两家受到邀请的亲友乡绅相继来到适珍楼,杨氏夫妇也冷面现身。双方拟好退婚文书,各自确认署名。蒖蒖命人取出整理好的聘礼,杨家让人清点后收回。逐一事毕,蒖蒖请所有人落座,旋即开宴。

宾客桌上早摆有一行干果:莲子、榛子、榧子、银杏、圆眼、大蒸枣;一行雕花蜜饯:雕花梅球儿、雕花笋、蜜冬瓜鱼儿、雕花橙子、雕花金橘青梅荷叶儿。使女又源源不断地上砌香咸酸一行:香药木瓜、椒梅、砌香樱桃、砌香萱草拂儿、姜丝梅、甘草花儿、杂丝梅饼儿;脯腊一行:线肉条子、虾腊、酒醋肉、旋鲊、奶房、云梦把儿;切果一行:春藕、鹅梨饼子、甘蔗、绿橘、乳梨月儿。另有珑缠果子一行:荔枝甘露饼、荔枝蓼花、荔枝好郎君、珑缠桃条、酥胡桃、缠枣圈、缠梨肉、糖霜玉蜂儿等。

众宾客看得目不暇接,正在品尝,忽闻侍者来报:县令崔彦之与友人途径此地,见适珍楼退婚宴盛况,有意入内一观。蒖蒖亲自出外相迎,将崔县令与一位自称姓纪的县令友人迎入楼中上座。

待县令与纪先生落座,蒖蒖一扬手,楼中笙歌起,侍女奉上美酒,宴席这才进入主题。主菜随酒一盏盏地上。第一盏是花炊鹌子、鯚鱼假蛤蜊,第二盏为三脆羹、萌芽肚胘。郑氏与杨峪对望一眼,不由腹诽:看着倒像是临安的菜式这丫头,去了几天临安,想必在大酒楼吃了几顿饭,就学了些皮毛回来,怎奈我姑妈的舅爷家厨子的功力她肯定是没有的,终究不过是东施效颦。

酒行至第三盏,上的菜是羊头签和一碟葱齑。羊肉签是以羊腹部那层薄薄的网状羊网油裹切成丝的羊头肉炸成的肉卷,肉丝先以葱丝、姜丝、酱油、酒、椒盐、蛋清、高汤等腌过,众人品尝之下但觉外壳酥脆,羊油脂香四溢,而其中羊肉则鲜嫩入味,全无膻气,不禁纷纷赞叹。

纪先生含笑对蒖蒖道:我在临安也常食羊头签,但无一家所用之肉有如此精妙。这羊头肉肌理细致,口感嫩滑,却不知如何做成?

蒖蒖道:此菜重在选材。羊双颊分别有一块最嫩的肉,我这羊头签只选用那块嫩肉,所以有此口感。

纪先生惊讶道:整个羊头仅用双颊嫩肉?那做出今日这些羊肉签,需要几头羊?

蒖蒖笑道:也就二三十头吧。

纪先生轻叹一声,又指着面前葱齑,道:这葱齑亦与众不同,芳甘醉美,济楚细腻,色泽黄而不绿,若非侍者说明,我必不能看出是葱做成,却不知又如何取材?

蒖蒖从容介绍:葱先用沸水轻轻焯过,将外部须叶尽数去除,视碟大小截成相应的分寸,再剥去外层数重,取中心那一根看上去似韭黄者的葱心,以淡酒醯浸渍,便好了。

纪先生一顾摆在各位宾客面前的葱齑,再问:那今日这些葱齑,又用了多少葱?

蒖蒖摆首道:不是我做的,具体多少我也说不准,估计总有七八十斤。

纪先生无语,默默饮下一盏酒。

第四盏酒菜继续上,却是春笋步鱼和蝤蛑馄饨。步鱼是土步鱼,肉白如银,肥嫩有如豆腐,而最好的肉在其两腮,此处肉状若豆瓣,因鱼呼吸,活动频繁,故此最为鲜美。而此刻宴席上所用鱼肉,正是这小小的豆瓣肉。

满座宾客盯着自己眼前那满盘的豆瓣鱼肉感叹不已,大多笑赞适珍楼出手不凡,蒖蒖所选菜式有大家风范,在浦江首屈一指。蒖蒖拱手笑吟吟地致谢,特意招呼面如土色的杨峪夫妇,请他们品尝蝤蛑馄饨。

蝤蛑即青蟹。杨峪也是自小遍尝美食之人,尝了一口便知道这馄饨所用之肉全是蝤蛑两只大螯中的肉,肉质纤维较短,比蟹身之肉细密,口感更为鲜爽。

杨峪脸色愈发沉了下去,本来准备了满腔奚落适珍楼的话,却已不知如何开口。

酒行至第九盏,上的是一笼包子。众人品出馅料是葱拌猪肉,郑氏冷哼一声,与身边人低语:这道主食倒也稀松平常,在我们店里,不过两文钱一个。

此言落入蒖蒖耳中,她朗然一笑,面对郑氏道:我这包子若拿出去售卖,只怕得卖一百钱。

郑氏骇笑:难不成这包子是金子做的,竟要一百钱?

蒖蒖暂未答话,但用箸剖开一个包子,剔出一根葱丝,拈了枚银针将卷曲的葱丝轻轻展开,搛起来迎着日光,示意众人细看。

顿时便有几位好奇者围聚过去,凝神察看,只见那纤细葱丝上布满镂空的花纹,细细辨来,有人惊叹:是如意云纹!

蒖蒖一顾目瞪口呆的郑氏,怡然笑道:贵在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