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离婚了第3章 柔柔弱弱全篇章免费阅读

我听说那个土豪又给你刷礼物了,该不会是姜梨的目光移到了他无名指戴着的戒指上,然后抬头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弯月。

姜梨是个可爱甜美的姑娘,凡事乐观,很爱笑。

她知道宋轻舟结婚了,但是很少提及他先生,去他家的录音棚里录歌的时候,也没见到过他先生。

宋轻舟的指尖摸着咖啡杯,有些滚烫,他抬起长长的睫毛盖着的眼,笑着否认,说:是家里的长辈,她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给我零花钱。

那你肯定不要吧,平台还扣了不少呢,心痛。

宋轻舟要是这么乐意接受长辈给的零花钱就不需要出来赚钱了。

姜梨喝了一口咖啡,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道:对了,上次跟你提的那个节目你要报名吗?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在舞台上发光。

姜梨说的是一档原唱偶像选秀节目,是面向大众的,近期在海选,要先在地区报名参加比赛,经过层层选拔才能参加全国比赛。

宋轻舟摇了摇头,说:不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真的觉得你可以的,又会谱曲,又会写歌,唱得也好,不应该只在家里的录音棚待着。

姜梨对他的才华感到惊叹,同时也很惋惜,因为宋轻舟似乎并不热衷于吸引别人的视线。

家里有些事情,所以暂时不行。

好吧。姜梨神色微微一垮,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走吧,我请你吃饭。

她的眼眸一亮,忙道:好啊好啊,我们先去吃饭,还是我请你吧,我说了回来要请你吃饭的。

宋轻舟拿起手机给谢寻发了一条信息。

[宋轻舟:今天和朋友出去了,中午不做饭了,在公司记得按时吃饭,我下午会回来,忙完回家吃饭吧。]

他又发消息给了助理。

[宋轻舟:今天不送饭,不用下楼来拿,麻烦了。]

与谢寻相反,助理很快就回复他了,表示收到。

谢寻的手机响了一下,但他没有理会。直到过了饭点,他有了些饿意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原来宋轻舟早早的就给他发消息了。

他站起身要去员工食堂,助理刚好敲门要进来,见谢寻这个点了还要往外走,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您还没吃饭吗?

问完他就后悔了。

也许总裁正等着夫人来送饭,但是因为没看手机所以不知道,恰好他又没提醒。

嗯。他惜字如金地回答。

那我陪您一块儿去吧。

谢氏拥有着舒适的办公环境,有四个食堂,食堂的饭菜几乎涵盖了全国各地的口味。所以,宋轻舟每天送饭让谢寻觉得很多余。

不过他很久没走进员工食堂了,随意地点了一两个菜,吃第一口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合口味,顿了一下。

对面的助理问道:怎么了?

谢寻摇了摇头。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他的胃开始有些不舒服了,也许是午饭吃晚了,他痛了一阵,但很快又恢复了。

宋轻舟和姜梨录完视频的时候已经四点钟了,虽然工作还没完成,但是宋轻舟不得不停下,因为他还要回去做饭。

你先生每天都能吃到你做的饭一定很幸福。

宋轻舟之前也在视频上发表过vlog,其中就有做饭的部分,能看出来他其实厨艺精进。

可惜谢寻并不这么想,他只会觉得他做这些很多余。

宋轻舟送走了姜梨然后就回到了家里做饭,他做了个养胃驱寒的羊肚汤,然后又简单地做了两三个清淡的菜,把它们都端上餐桌后,宋轻舟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就听到了外面的喇叭声。

谢寻回来了。

男人进屋时带了一阵冷风进来,门也没关严实,宋轻舟起身走到玄关处把门关好了。

谢寻的目光难道落在了他身上,神色一如既往地冷峻,他盯着宋轻舟看了一会儿,说:别在我面前穿围裙。

宋轻舟低头看了一下,问:怎么了?

很丑。

他差点没怼回去。

很丑?

就他穿着好看。

就穿。

宋轻舟其实长得很好看,眼角下有一颗妖冶的泪痣,微微垂眸时鸦青色的睫羽扫下一片阴影,跟个小扇子似的,皮肤很白,唇瓣很红,精致的五官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他的头发比一般的男生长,美得模糊了性别,穿围裙没有任何违和感。

谢寻口味清淡又有胃病,宋轻舟做的饭菜都是合着他的胃口来的。

但是他其实不怎么爱吃清淡味的。这么一想,他又开始算还有多少天可以离开谢寻,恢复自由了。

明天我出差一个星期。

宋轻舟正咬着筷子发呆,听到这句话,他回过神,一句‘真是太好了’差点脱口而出。

真真的吗?要去那么久?

谢寻淡淡地回应了一声。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宋轻舟说这些,他以往从来不跟宋轻舟说自己的行程安排,但是宋轻舟总能知道。

宋轻舟关切地叮嘱了谢寻几句,然后就看见对方皱起了眉,他立马安静地低头吃饭了。

等谢寻回来,大概只有四十多天了。

挺好。

晚上,宋轻舟去了负一楼剪视频,收尾的工作做了很久。结束完之后宋轻舟又把先前偶然间写下来的一段歌词填写了一遍,一边念一边修改,这么一投入,他完全忘记了时间。

最后他竟然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似乎做了一个格外长的梦,梦到了以前的朋友、同学以及家人。然而他二十二岁之前的所做的事情却有些模糊,像老旧的书籍,飞快地翻页,一瞬间,画面定格在谢寻那张冷峻的脸上,他那双眼眸毫无温度,冰凉至极。

宋轻舟从梦中惊醒,垂下去的手还捏着歌词的手稿,他揉了揉眉心,把手稿放在了茶几上。

由于负一楼没有空调,他现在浑身冰冷,一觉醒来有些不舒服。

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机器人清脆甜美的声音传来:十分钟前您有一个未接来电,备注,谢寻妈妈。

打电话给谢寻妈妈。

好的。

舟舟?刚刚怎么没接电话?谢母关切地问。

对不起妈妈,刚刚不小心睡着了,您有什么事吗?

谢母笑了笑,说:没关系的。你知道小寻明天要出差一个礼拜吗?

宋轻舟轻轻地回应了一声。

那你能陪小寻一起去吗?

宋轻舟顿了片刻,道:可是谢寻是出差,我跟着不好,而且他也会反对的。

舟舟,你跟着去吧,小寻那边我已经跟他说好了,刚好让他陪你在国外多玩几天。妈妈就先挂了。

谢母总在撮合他和谢寻,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谢寻也很反感他。

他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发现竟然已经十点多了,这个点谢寻已经从公司回来了。

噔噔噔地跑上楼,宋轻舟发现大厅的灯是亮着的,还有谢寻的书房,也开了灯。他送了热水和药上去,那时谢寻正在和人打电话,宋轻舟敲门的时候他已经把电话挂了。

该吃药了。他把热水移在了谢寻面前,药也放在了桌上,动作很轻,声音也是。

谢寻没理会他,摁灭了手机屏幕。

明天你出差我就不跟着去了,要是妈妈问起来的话

谢寻打断了他的话,你觉得可能瞒得过?

他面对谢寻时似乎总是带着几分柔弱,谢寻只要稍微皱一下眉,宋轻舟便不会再应声了。

谢寻看着眼前的人,睫毛总是微微垂着,一副漂亮乖巧、善解人意的模样,他除了这一点,仿佛一无是处。被他训斥时,唇角会稍稍下压,却从来没有反驳过他。

他为什么要为难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人。

实在没意思。

你回去睡觉吧,别在我面前晃悠。

宋轻舟点了点头说好。

走之前,谢寻说了一句:机票是明天早上十点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