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世萌宠种种田生生崽第15章 兰,你是巫吗全文免费阅读

她本是一片好心,却没想到这个世界只有善心是行不通的,文明才是唯一的出路!

可是在这里传播文明,她压力山大啊!

墨兰烦恼的敲了敲额头,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难题之中。

是入乡随俗混吃等死,还是大刀阔斧改造兽世,这真是个烦人的选择题!

墨兰,好些了吗?

正想着,苏伊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虽没有寒澈那样俊美,却也相貌不凡。

好多了,谢谢你来探望我!苏伊,这位是?

墨兰对苏伊微笑示意,随后目光望向那高大年轻人。

他是我的侄儿由贺,也是我们寒狼族最年轻的巫医。苏伊笑着对墨兰介绍。

原来是由贺巫医,你好!墨兰对由贺点头示意。

不用客气!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我来替你看看吧!

由贺走过来,很自然的拉起墨兰,手指按在她的脉门上。

可是当他触及墨兰手腕时,脸色却在瞬间变换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苏伊立刻发觉了由贺的表情变化。忍不住关心的询问道。

没有,很好,一切正常!再修养几天就可以痊愈了!

由贺表情很快恢复正常,笑着回答姑姑的问话。

苏伊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对墨兰道:兰,听到了吧?你很快就会没事了!有贺在,天邪也威胁不到你!

墨兰闻言一愣道:天邪?什么天邪?

苏伊道:之前你不是有恶心头晕的症状吗?那是因为你身犯天邪。由贺曾经治愈过多名犯天邪的族人,经验丰富,所以才能这么快让你痊愈。

墨兰听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把高原反应叫天邪!

苏伊说由贺治愈过多名犯天邪的族人,也就是说,寒狼族也有许多人有高原反应?

可是不对呀!常年居住雪原的兽人,个个还身体倍棒,怎么会有高原反应呢?

墨兰思来想去,最后得出一个让她惊讶无比的结论!

库漠雪原不是寒狼族的原籍?

由于太过惊讶,以至于墨兰直接脱口问了出来。

苏伊脸色一变,不无惊讶的问道:兰,你怎么知道?

寒狼族被驱赶至库漠雪原已经是百年前的事了,这种部族秘辛,她也是在接受祭司一职时才被上一位祭司告知,部族中除了她,族长和巫医,也只有少数几个辈分高的老人才知道实情。可是墨兰为什么会知道?

苏伊看向由贺,见他也是一脸惊讶,可见他对墨兰知情一事也毫无所知,那么到底是谁告诉墨兰的呢?

澈吗?

不,澈是族长,分得清轻重,这种部族秘事,他是不会随便乱说的!

苏伊想不通此中道理,再次将目光落在墨兰脸上,带着浓浓的疑问。

苏伊表现的太过明显,墨兰想当看不懂都不行。

不过,她并不觉得这有多严重,于是如实回答道:苏伊,你们忘了?我也是一名医者,对医理也略知一二。高原反应我是说,天邪这种由环境改变引起的疾病,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威胁。可是体弱的老人孩子女人我是说雌性,却极易感染!

尤其是体虚受惊之时,感染几率更大!但是,这种疾病对于常年居住高山雪原的人来说,并不是问题!因为人体会因为外界的环境改变调节自身,常年居住雪原的人,身体自然而然会生出抵抗力。但如果是常年居住低海拔地区的人,猛然迁居到高海拔地区,身体便无法适应,也就是你们说的,犯天邪!

但在我们炎族,这种疾病不叫天邪,而叫高原反应!是人的身体与大自然对抗的一种表现!我之所以会得出这个结论,也就是以此作为依据,而不是任何人告知!

听了墨兰的话,苏伊由贺全都一脸不敢置信。

墨兰所说出的信息太过震惊,可是条条款款却又那么符合实际,如果不是有先知的能力,她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墨兰,你是巫吗?

由贺望着墨兰,忍不住问道。

巫?什么是巫?墨兰不解。

巫,是一种神秘的职业,或者说,神秘的人种。部族中,若有巫的存在,那么部族就会强大无比。因为巫有与圣灵先知沟通的能力,可以为部族指引光明之路。

苏伊望着墨兰,眼神极其柔和。

在她看来,不管墨兰是不是巫,她所表现出的能力都已经达到了巫的水平,她相信,只要墨兰在寒狼族,就一定会给寒狼族带来更多的福利。

哦。墨兰点点头,好像有点明白了。

巫,应该是智慧的象征,文明的使者。而自己所透露出的这些知识,恰恰符合了巫的能力,所以苏伊才一脸看救世主的眼神望着她。

得,这回就算她想逃都逃不了了!看来今后还真的要走上改造兽人的道路。

墨兰暗叹,也罢!这挑战,她接了!

长舒了口气,她突然觉得之前的烦恼一扫而光,此刻满心都是激情。尤其,奋斗的路上还能顺便撩撩帅哥,也算一种爽心的乐趣吧!

苏伊,我不是巫。不过,既然寒狼族帮了我,我也不会吝啬。以后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会全力以赴!

墨兰大手一挥下了承诺,忽然想起一事,连忙又补了一句:那个交配除外啊!

她已经有了寒澈,可不想再跟别人!

苏伊一听,立刻有些发急。她还想撮合她和澈呢,没想到墨兰居然也不乐意亲近雄性,这两人怎么连脾气性格都这么像呢!

兰,这事

苏伊刚想再说什么,由贺突然拉住了她,上前道:放心吧,你既有巫的能力,族中便没人敢对你不敬!你不乐意的事,绝不会有人强迫你!

这还差不多!墨兰闻言总算安下心来。

上次的经历太糟糕,她可不想再来一次!

她再有智慧,也还是个弱女子。若真对上那些五大三粗的雄性兽人,她还是只有待宰的份!能在身份上压制一下,也省的她再费力气去防备。

兰,交配一事,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族中难道没有一个你能看上的人?

苏伊不死心的追问。澈那么优秀,墨兰难道看不见吗?

可墨兰此刻满脑袋想的都是上次差点被强的场景,直接摆手拒绝道:其他我都ok,这事免谈!

可是

姑姑,还是让墨兰好好休息吧!

苏伊还想说什么,却被由贺拉住,轻捏了下手掌。

苏伊望向由贺,

却见由贺脸色带着一丝凝重,她不禁一凛。

贺向来温和爱笑,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这是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