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凰医女临天下第2章 解毒全文在线阅读

天还没亮赫连姝被冻醒,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她迅速捞起棉衣披在身上立有寒气侵入,她打着哆嗦跳下了床伸展四肢做起晨操。

单薄的木板床上巧儿没了赫连姝这唯一的热源,皱着眉头呢喃着:好冷,好冷然后将身子蜷缩着钻进了被窝里。

起来运动一下就不冷了。赫连姝说。

可我好困,这一晚被冻醒好几次,这种日子真是让人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能让我住在有炭火的屋子,那怕一晚,我死也瞑目了。巧儿冷得上牙打下牙的说着。

赫连姝一套晨操做下来,惨白的脸颊泛上红晕,她走到床边坐下来,拿起巧儿的棉衣包在身上,然后伸进被窝里抓住巧儿冰冷的双脚。

好暖和,谢谢公主姐姐。可以了,我要起来了。巧儿的小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笑着说。

赫连姝将带着她体温的棉衣披在巧儿的身上,巧儿笑弯了眉眼,说:有公主姐姐在巧儿就死不了了。

说什么死啊活啊的,赶紧起来,做晨操,暖下身子我们就开工了。赫连姝笑看乖巧的巧儿说。

天际刚现一丝鱼肚白时,赫连姝与巧儿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推着收夜香的车子出了院子。

二人推着夜香车来到一个院子前,赫连姝拎起干净的夜香桶上前扣门,看门的小厮打开门见她,一脸嫌弃的捂上鼻子指了指院里让她进去。

赫连姝轻车熟路的走向后院,守于寝院外的侍卫站得笔直,当她似透明人一般不予理睬。

她从偏门走进寝室边上的如厕房,立时温暖的气流包裹住她,鼻翼间萦绕着怡人的清香。

好暖和。赫连姝深深呼吸着芳香,仅露在外的一双明眸弯出好看的弧度。

她将干净的夜香桶放好,拎起脏桶便要离开。

呃,啊啊

赫连姝听到痛苦的呻吟声,她看向通向寝室的门,又一声沉闷的低吼声再传来,她放下夜香桶推开那道门,走进寝殿。

寝殿华丽而雅质,一张雕花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零乱的发丝挡在他苍白如纸脸上看不清他的容颜,唯一可见的是无血色的薄唇溢出黑色的血,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赫连姝来到床边看着床上的男子,她拉下头上围着的破布巾,伸出满是冻疮的手探向男人的手腕。

中毒了。

她一把扒开男人的内袍,看到胸前包扎着的绑带,将他轻轻翻过身看到后心处的绑带渗出黑黑的血,而更让她触目惊心的是他满背的狰狞的疤痕,让见惯生死的赫连姝也为之心颤。

她恍神,环顾四周见床边几案有一枚金发簪,她将男子身上的绑带解开,然后拿起金簪在烛火上消了毒,刺向男人后心的穴位,不停的颤动刺入,并用另一手在男人的后背上推揉着,黑黑的血从他的伤口缓缓流出她看到侵染在绑带上黑血渐渐变得鲜红,她才停止动作拔出金钗。

突然一只大手扼住她的喉咙,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她抛出去,重重撞在墙上,赫连姝软倒在地上。

噗微有意识的男子喷出一口黑血,再次昏厥过去。

寝殿大门遽然被打开,云逸冲进来直奔床榻的男子,看到昏厥的男子满嘴的血他急声大叫:王爷,王爷快去叫亚父过来。他冲与他一起冲进来的侍卫大喊。

是。一侍卫应声立跑出去。

浑身巨痛的赫连姝听侍卫唤床上的男子王爷,才知她刚救下的男子是膺王府的主人,膺王拓拔浩霆。

云逸见从床上延伸到地上的浸着大量黑血的绑带,随之也看到了地上蜷缩的赫连姝和她手上染血的金发簪。

云逸向赫连姝怒喝:赫连姝,你这个贱人竟来刺杀王爷,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可知王爷为了你他倏然住口,怒恨之极的瞪着赫连姝,说:我今天非除了你这个祸害,来人,将这贱人拉出去杖毙。

侍卫不由分说便把赫连姝拖出寝卧。

王爷,老夫来了一位披散着白发的老者由一清俊的少年搀扶着急匆匆进得寝卧。

范先生快看看王爷侍卫一脸急色的看着白发老者说。

范先生上前便抚上拓拔浩霆的手腕,他脸上的焦急渐渐变成疑惑,指着少年说:将王爷扶起。

少年坐在床边上,轻轻将拓拔浩霆扶坐起来。

范先生撩起拓拔浩霆的内衣看到后背上几处血点,他惊讶的瞪大双眼,说:这是伏羲九针,这,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打公主姐姐不要打,你们别打公主姐姐

云逸听到外面传来哭喊声,他看了眼脸色惨白的拓拔浩霆,满眸怒火的迈开大步走出房间,便见巧儿趴在被绑于刑凳上的赫连姝身上,哭闹着不让侍卫行刑。

贱婢,竟敢阻止行刑,你好大的胆子

巧儿见云逸急忙跪下,明眸泛着泪光看着云逸说:云逸将军,不知公主姐姐哪里做的不妥得罪了您,巧儿带公主姐姐给您赔罪,您大人有大量,求您就放过公主姐姐吧

云逸眸色冷厉瞪着害怕得浑身颤抖的巧儿,喝道:赫连姝刺杀王爷,罪该万死,今将其杖毙。贱婢速速退去不得搅扰,不然将你一并打死。

刺杀王爷?不可能,公主姐姐绝不可能刺杀王爷的,一定是云逸将军您误会公主姐姐了,求云逸将军明查。胆小懦弱的巧儿真的被吓坏了,但她依然守在赫连姝的身边。

愤怒的云逸不耐烦的皱起眉头,恶狠狠的看巧儿,喝道:将这贱婢给我轰出去,立即行刑。

不要巧儿吓得扑在赫连姝的身上紧紧的抱着她。

赫连姝被惊醒,她睁开眼便见一根粗大的木棒砸向她,她却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