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医生别拔我网线第10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顾辞透过门边上的小窗户看着病房里聊得热火朝天的祥和气氛,想起于医生刚刚那句能不能活到做手术都还不一定,这扇门的门把瞬间变得有些沉重。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笑着推门进去:这么热闹,聊什么呢?

呀,我们的小冠军回来了。李阿姨看着顾辞活蹦乱跳进来的顾辞打趣道。

今年春季赛亚军选手Earth十分惭愧的撅起了小嘴,整个人跟卸了气一样:李阿姨,这次输了没拿冠军。

顾辞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这么坦然承认自己的失败。

李阿姨丝毫不以为然,一边鼓励一边帮他展望前景:这怕什么,我们小冠军下次一定还是,阿姨看人可准了。

一旁的江老师听完轻笑了一声:小李你可别老夸他,他们那边好些个小队员都打的挺好,说不定哪天他一飘人家直接就把他给替了。

顾辞忍着吐老血的冲动,一脸悲愤的看向江老师:您还是我亲妈吗?

一旁的李阿姨见这母子俩笑的合不拢嘴,出来打圆场:你妈妈这是让你别骄傲呢。

屋里的欢声笑语不断也让这消毒味的病房多了点人情味。因为已经大年二十七,窗外的烟花也时不时的划过空中,绽放最绚烂的色彩后消失的无影无踪。隔壁床的李阿姨眼中尽是遗憾,像是说给自己听:不知道能不能过的了这个年啊。

还没等其他人说什么,顾辞出声坚定地打断:肯定能!

阿姨您肯定能长命百岁,岁岁平安,安闲自在。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床上因为病脸色苍白的中年妇女真诚的送上最美好的祝福,听完他这几句话李阿姨笑的格外开心。

一旁的江老师也没吝啬的表扬了一下:行啊,还会好好用词了,语文没白学。

江老师都出口表扬顾辞肯定顺着杆向上爬,笑嘻嘻地商业互吹:这肯定是因为江老师教得好。

看着窗外逐渐丰盛的年味,江老师想了想猛地一拍手:对了,今年家里的灯笼和福字还没买!你明天去买点。

听到江老师开始下达任务,顾辞一下卸了气把头埋在了沙发上:哎呦,门上不是都贴了别换了。

那是去年的,新年就得换新的。江老师皱着眉瞪着懒成虫的顾辞,继续交代着:还有年货什么的都要买,家里面粉也快用完了也得买一袋放着……

叮铃铃…

突然地来电打住了江老师的唠叨,顾辞松了口气掏出手机,但看到来电显示却不经意地皱了下眉,思量半响还是在江老师的催促下接起了电话。

鹅神~最近干吗呢,怎么都不找我喝点,我请啊!电话那头略带少年感的男声见他终于接电话,忍不住埋怨起来。

顾辞微微抬眼看向窗外,半响,直到对面以为他又要挂了的时候,他才悠悠地吐出两个字。

叛徒。

听到顾辞终于肯搭话,牧晨州兴奋地赶紧认错:错了错了,主要是GM这边机会难得,而且你们一队有你这个狙击手,我去了肯定在二队看饮水机到你退役。

就你话多。毕竟是多年好友,顾辞本来也没怪罪他的意思,只是生气一直在身边的好兄弟竟然一声不吭的去了对家战队,这个消息竟然是两人在赛场上碰面时才知道。

真错了,我请你喝酒。牧晨州见顾辞搭理他赶忙主动表明诚意,以正自己的真心。

喝不了,头孢陪酒,说走就走。话音刚落,一旁的江老师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大腿上,瞬间疼的龇牙咧嘴,江老师严肃道:快呸呸呸,摸木头。

顾辞皱着眉揉腿,由着她拽着手摸病床下的木板:迷信,我这不是没喝。

听他这意思江老师不由得攥紧了他的手:你倒是敢?

顾辞赶紧表明立场防止江老师扑面而来的唠叨,头摇地像个拨浪鼓:岂敢岂敢。

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有些不对劲,牧晨州收齐嬉皮笑脸严肃地问道:辞哥,你怎么了?

最近发烧打针,我妈正好住院了。看到江老师狐疑的眼神,他用口型和她比划:牧晨州。

啊!那个医院我去看看阿姨。

听他这样说顾辞灵机一动:阿姨不用你看,明天帮你阿姨买点年货,福字吧。

江老师手中的杂志瞬间卷起来毫不留情朝着他的脑袋一敲:我让你买!你还推给人家小牧!

错了错了,我们一起去买,我让他陪我去。顾辞一遍向后躲一边赶紧投降。

听着那边的热闹牧晨州也放下了心,想了想说道:行,明天我去医院接你,我得看看阿姨才放心。

行,一会把地址发你。

见他把电话收起来,江老师好奇的问了句:小牧听说没上大学就去打比赛了,他打的怎么样啊?

顾辞微微抿唇:他这次赢了我们,拿了冠军。

*

第二天一早,牧晨州抱着一个超大果篮比查房的医生还早早地前来报到,毕竟也是看着长大的孩子,江老师十分热情的招呼,整个病房里简直像个小型茶话会。

你们病房挺好生热闹啊。看清查房的来人是谁后,牧晨州瞪大眼睛确认了几遍,用肩膀蹭了蹭旁边一脸淡定的顾辞:我靠,于尔思?

顾辞看了一眼,故意拉长音调:人家是于医生~

没理会他的调戏于尔思凑上前几步,直接了断的问道:你要去哪?

顾辞抿了下唇不知在呕什么气,没答。

于尔思毕竟在上班时间也没多纠缠只是忍不住嘱咐:你还没好利索,别在外面逛太久,回去睡会。于医生看着旁边贪玩的另外一位,忍不住多加了句:别碰酒。

顾辞侧过头没说话,牧晨州连忙出来打圆场:得嘞,我肯定好好监督。说罢还特地举起三根手指发誓以表诚意,笑嘻嘻的和江老师道了声招呼推着顾辞向外走去。

刚关上病房的门,牧晨州八卦大脸差点贴到他身上:辞哥,你们俩这是破镜重圆?言归于好?破罐破摔?

没文化就别用成语,不该问的少问。顾辞一脸嫌弃的躲开加快了脚步。

哼,那你可别下次一边喝酒在哭着给我讲。想起上次大半夜海底捞拽都拽不走哭哭啼啼的某人,他忍不住嗤的笑出了声,引来了顾辞的一记眼刀。

好走走走,买年货!

都说这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可是每年当你到了市场上看着到处张灯结彩卖的大福字和红灯笼时,年味也就慢慢到了。

福字灯笼买完牧晨州做起了顾少爷的苦力,勤勤恳恳抱着一大袋跟在优哉游哉的顾大少身后,路过一个饰品摊位时,一个小巧的青花瓷盒吸引了顾辞的注意,小贩见他拿了起来十分热情地介绍:小哥好眼光,这个是放车里的车载香薰,款式特别精致就剩这一个了。

嗯,包起来吧。

后面的劳力兼车夫一听瞬间差点留下眼泪:辞哥,原来你还想着我!

察觉到后面的人,顾辞仔细看了一圈:哦,那就把那个猪的挂件一起买了吧。

从小贩手里接过后,顾辞小心翼翼地把瓷盒香薰放在了大衣口袋里,然后把小猪挂件随手一抛准确无误地砸近了牧晨州怀里:猪你快乐,鼠年大吉。

牧晨州咬了咬牙,算了算了,辞哥也算不生气了,送个猪也比什么都没有强吧。

干啥啥不行,自我安慰第一名。

逛了一圈下来年货也买了个七七八八,牧晨州任劳任怨地给这位爷运上了车,气喘吁吁的上车就看着副驾的顾辞微微闭眼,黑眼圈无情的控诉着主人的疲倦,见他进来才慵懒的睁开。

牧晨州有些惊讶:你在医院陪了一夜?

嗯,第一天做完手术肯定得陪夜。见这位爷开始调整桌椅要补觉的趋势,牧晨州看了看时间还早,侧着头商量到:这离我们俱乐部挺近,要不去我那屋休息休息?

顾辞皱了皱眉一口拒绝:去你们俱乐部?我吃拧了吧。

我们俱乐部近啊,而且快过年了没什么人的。

熬了一整夜顾辞有些顶不住,现在回家下午去医院绕路,去他们俱乐部牧晨州还能开车送,用仅剩的理智衡量以后他点了点头:行吧。

没几分钟,车缓缓地停下,顾辞缓缓睁开眼就看到了大门牌上亮堂堂的GM电子竞技俱乐部。

上次见这个牌子还是春季赛吧,只不过之前见都是在台上,这次却是在台下,他们在台上。

他下车漫不经心地向前走去,察觉后面的人没跟上来,顾辞停下脚步疑惑地看向他,牧晨州在原地没动,低犹豫半响说道:辞哥,我得和你说个事。

顾辞心里莫名有些慌,因为上次他这么严肃说的是他喜欢上了那个十恶不作的程星。

我们队新来了一个人,这人…你也认识。

是程星。

得,看着一头栽进去的兄弟这么多年还死性不改,顾辞瞬间想骂人。

还睡个屁啊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