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别离婚全文免费阅读-求你别离婚(杨菱琴邹凯捷)

杨菱琴邹凯捷小说《求你别离婚》特别推荐,求你别离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杨菱琴这辈子最绝望最后悔的事就是早早地结婚生子,美好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被套上了沉重的枷锁。因此,她拿起了‘冷血无情’的大刀,砍掉了自己所有的懦弱,踌躇,彷徨,迷茫,将自己变得无坚不摧,无所不能!!

小说简介

杨菱琴26岁成了两个女娃的妈妈,天天手撕婆婆,鞭挞老公,腌炒绿茶小三。
年轻帅气的丈夫有个缠人的绿茶邻家青梅,这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来约邹凯捷出去参加同学聚会。
杨菱琴面无表情对邹凯捷说,你今天要带孩子打预防针,去不了。
绿茶青梅阴阳怪气笑道,预防针明天都可以打的啦,凯捷和我们好久没聚会了。
杨菱琴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说今天打就今天打,你就这么喜欢约别人的老公出去玩吗?
绿茶梅气得脸都绿了,可怜委屈道,捷,你看看她是怎么讽刺的我!
邹凯捷笑呵呵道,你这算好了,我等下还要被她又打又骂呢。
你就这么忍让她!
不忍她难道忍你?
####
挑剔的婆婆骂她生不出儿子,杨菱琴回骂她命里克孙。
杨菱琴想出去见个朋友,婆婆喊她得做完饭才能出去。
杨菱琴当她面给朋友回电话说,你先等等,我做饭喂完‘猪’就来。
婆婆气得当天皱纹就多了两三条。
在邹凯捷心目中,他的妻子温柔,体贴,百依百顺,可在结婚生娃后,变得暴躁,多疑,呼来喝去,几乎每天都跟他妈爆发一场激烈的争吵。
他曾一段时间怀疑杨菱琴得了精神病,于是对她不理不睬,不闻不问,只顾自己玩乐自在。
等终于有一天杨菱琴从歇斯底里变得冷漠疏远地对他甩出‘离婚’二字时,他莫名慌神了片刻,感觉有点掉面子,随即佯作镇定地想她肯定是一时气言,离了他这个高富帅,她娘俩吃窝窝头去?
他让她再四考虑五思而后行,结果她坚决毅然带二宝离去。
第一周,他笃定她再过几天必回;第二周,他心烦意乱寝食难安暗骂女人就是狠心;第三周,他对他妈说:我带大宝找媳妇去了,你和爸相依为命吧!
当邹凯捷带着三岁女儿一波三折地再次见到妻子时,他如怨夫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扬言不跟他回家,他就一头撞死在她面前!
杨菱琴拉过女儿,淡淡道,要碰瓷请直走右拐,那边车流多。

求你别离婚全文阅读

哇哇—-婴儿清亮的哭啼声音响彻整个房间,还没睡够两个小时混混沌沌的杨菱琴猛地惊醒了过来,她连忙起身哄孩子,换尿不湿,喂奶,拍嗝,等重新把睡着的婴儿放下床盖好被子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她打了个哈欠,看向床另一边丝毫没有被小女儿哭声影响到依旧呼噜声震天的年轻老公,再看看睡得七仰八叉滚落到床尾的两岁半大女儿,杨菱琴忍不住踹了邹凯捷一脚,起身把大女儿拉过来躺在自己身边,掖好被子。
被踢了一脚的邹凯捷呼噜声顿了顿,没啥反应依旧继续熟睡。
两个月大的婴儿通常睡两三个小时又会醒来,杨菱琴想抓紧时间睡觉但邹凯捷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跟敲鼓似的,使得她根本睡不沉,头疼欲裂,耳朵轰轰作响,烦躁不已的情绪一涌上来,她刷地坐了起来,又重重地踹了他好几脚!
嘶….邹凯捷吃痛地皱了皱眉,迷茫睁开眼睛瞪向杨菱琴,恼道,做什么?!
你打呼噜吵死了!杨菱琴把枕头砸过去。
吵你不会堵住耳朵!?邹凯捷还理直气壮。
你就不能侧着睡吗!?
老子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那你滚出去睡!杨菱琴气急地指着门口。
要脸吗?你的房子?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出去睡!邹凯捷白了她一眼,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杨菱琴更加生气了,与此同时心里涌起浓浓的委屈,我不要脸?我日夜辛苦地带两个孩子没人帮忙没一觉好睡也就算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不要脸?!
邹凯捷索性背对着她,打了个哈欠道,别吵吵了,睡觉!
杨菱琴恼恨,我就吵!我没得睡你也别想睡!
邹凯捷回头瞪了她一眼,我这不是侧睡了吗?!警告你别得寸进尺!
被吼的杨菱琴噤了声,眼眶却红了,她看着老公漠然的背影,听着他很快又熟睡均匀的呼吸,又看看两个睡脸天真的孩子,心里难受得要命,她摸了一把眼角的湿润,重新躺了下来。
她不能生气,心情不好容易回奶堵奶,她必须抓紧时间睡觉,睡不好头晕头痛更没精神带孩子。她得调整好自己,因为没有人会疼惜她,更不会帮她。
可越是强迫自己睡就越睡不着,明明整个人又困又累,可一想到刚才丈夫那样对她的态度和语气她就禁不住阵阵委屈和伤心。
别人的老公就算不能起夜帮忙带孩子但还是会疼惜老婆的,根本不会大声吼一句,而她的呢?白天吃喝玩乐不管不顾,晚上睡成猪还不准她说一句,她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男人?
每每回想起来杨菱琴都觉得后悔。
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就听从家人的安排下跟新坛镇首富邹家儿子相亲,邹凯捷与她同岁,甚至比她还小一个月,当时看他高高帅帅的,虽然有点玩世不恭,但家境确实很不错,老家这边不仅经营着一家百年品牌家私店,有房有地有车,就连深圳东莞那边也建有房出租。
父母当时夸得天花乱坠,满意得一塌糊涂,杨菱琴对他身高相貌也颇为心动就此坠入爱河,完全没想到过婚后的日子会是这么的累死累活,而邹凯捷就是个彻头彻尾毫无责任心的未成熟大男孩!
相亲本就是从没感情开始的,她当时傻白单蠢得很,邹凯捷拽得跟二世祖似的她还觉得他酷,跟他处了一个多月后就住在他家里了,第二个月就怀了孕,第三月给了订金定了日子,第五个月就正式摆酒结婚,她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嫁出去花了不到半年时间,大好的青春年华还没绽放就被婚姻和孩子给束缚了。
她数不清多少次带着孩子哭唧唧地回娘家,过不了几天又灰溜溜地回来继续过着日复一日枯燥无味的生活了。
都说路是自己选的,哭着也要走完,心灰意冷时杨菱琴只能心里默念自己老公还年轻,再过几年成熟了就懂得什么叫责任了,或者再过几年孩子大了好带了就轻松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晚上频繁起夜再加上心情抑郁,杨菱琴折腾到凌晨四点多才睡着,然而还没睡够两三个小时,七点两岁大女儿瑶妹醒了,在床上滚来滚去地玩,一会揪她头发,一会挠她脚底,稚声稚气地叫她起床,要她陪她玩。
杨菱琴困得不行,最终还是被她弄醒了,只得坐起来给她穿好衣服鞋子,一边给她冲奶粉一边没好气地骂着,喝完奶叫你爸爸跟你玩!
爸爸….猪猪….瑶妹坐在床上指着邹凯捷嘟囔道。
杨菱琴捏了捏她脸蛋,爸爸是猪,那你是什么?
窝系佩奇!瑶妹笑嘻嘻地露出一口乳牙。
大清早看着女儿天真可爱的笑容,她心情才好了许多。
早饭是家婆白盛芳随手煲的粥,她晚上睡得早起得早,当她慢条斯理地和邹隆华吃完后,杨菱琴就带着瑶妹下楼来了。
白盛芳逗了逗瑶妹后,神情缄淡对杨菱琴说道,等下你喂她吧,我要过去开店了。
邹家的家私店开在闹市,规模很大,还请了好几个帮工伙计,因为有资历有名气,生意无论淡季旺季都很不错,还有几处收租的铺位,光是一个月收到的租金相当于一个人出去打工一年的收入。
所以家境普通的杨菱琴能嫁过来算是高攀了,所以门不当户不对的后果就是—–人在屋檐下常常被瞧不起,受了委屈没资格撒,也没底气撒。
杨菱琴困得一直打哈欠,正想随便喝点粥回房间补觉,听到白盛芳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大清早的谁会来买家私用得着赶着去开店么?明摆着出去跟朋友打麻将也不肯帮忙带下瑶妹,再怎么说瑶妹也是长孙,可她带过她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家公家婆出门后,杨菱琴喝完半碗粥后就给瑶妹喂,可两岁的小孩正是顽皮捣蛋的时候,一会跑来跑去的,一会拿勺子乱搅或者含着一口粥迟迟都不肯吞,杨菱琴骂她几句就扁嘴,打她手就哭嚎十多分钟,喂她一碗粥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
而这会房间里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哭声,小女儿晴晴又醒了,她想补觉是不可能的了。
杨菱琴叹了口气,心中一股烦闷烦躁的情绪到了极点,见还有碗底一点粥瑶瑶不肯吃了就重重把碗搁在桌子上,坐着不动身。
她打算让小女儿的哭声吵醒那个死男人最好,凭什么他能睡得那么舒服而她熬得眼圈都黑了!
小女儿的哭声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委屈,杨菱琴听着心里煎熬得不行,恨不得立刻飞上去,可心里赌着一口气让她不甘心就这样屈服。
然而,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听着晴晴快要声嘶力竭却依旧没得安抚停不下的哭声,杨菱琴深深叹了口气,给瑶瑶放了动画片看让她自己玩后,匆匆上楼。
进房门后,出乎意料的邹凯捷醒了,只见他顶着鸡窝头坐在床上睡眼惺忪地抱着晴晴烦躁地哄着,见杨菱琴终于上来了松了一口气之余他又开始责骂道,死哪去了那么久!?你女儿都要哭晕过去了!
杨菱琴没想到他会起来哄孩子只是哄不停罢了,心中的气恼和不甘稍微降了些,没好气道,她不也是你女儿吗?哄个孩子都哄不了!
邹凯捷像是丢个烫山芋似的把孩子地给她,然后抓了抓一头乱毛重新跌回床去。
吵死了一天天的….他嘀咕,几乎眨眼又睡熟了去。
杨菱琴挽起衣服喂奶还不到两分钟就听到了他的呼噜声,她偏头看着身边这个年轻的男人。
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相貌还算英俊耐看,但那脾气性格太过狂躁,一点成熟稳重的样子都没有,她当初怎么就偏偏选择了他呢?真是应了那句话,知人口面不知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邹凯捷睡到十点多才起床,起来后磨磨蹭蹭地刷牙洗脸换衣服照镜子撸发型折腾个半天才出来。
不得不说,本就长了一副不错的相貌和身材的人一旦注意形象和收拾,自然是璀璨夺目,光彩照人。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杨菱琴每次看到他神采奕奕,一表人才的样子,糟糕的情绪都会不知不觉地消散,然后回顾自己蒙头垢脸,睡衣拖鞋,撩起半边衣服喂奶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油然而生的自卑和惭愧。
邹凯捷从不留意她的情绪变化,去厨房瞄了一眼已经凉了的粥,他皱了皱眉,也没打算煮热,一边拿起手机车钥匙,一边对杨菱琴问道,晚上要买什么回?
杨菱琴把喂饱的小女儿放到婴儿车玩耍,闻言顿了顿,说道,晴妹纸尿裤没了,瑶妹昨天吵着要吃松糕。
邹凯捷‘嗯’了一声点头,走到瑶妹那边摸了摸她的脑袋就要出门,瑶妹也不缠他,正在认真地看动画片,杨菱琴忍不住说道,你不吃早餐?锅里还有两个鸡蛋。
外面吃。邹凯捷头也不回。
杨菱琴暗骂自己滥发关心,明知道他那么聪明的人出街大把新鲜滚热的美味早餐吃,哪里还吃你的凉粥。
白盛芳和邹隆华负责打理家私店和其他店铺铺租,而邹凯捷则是浑水摸鱼,在店里时会帮忙接待下客户或者开车送送货,不想去店里就跟那些狐朋狗友去吃喝玩乐打游戏,工作轻松休闲,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杨菱琴觉得邹凯捷真的活得没有一点压力,大学毕业后不用经历社会的摧残,直接在家鬼混,父母给他盖了别墅楼,买跑车,还赚钱给他花,娶老婆不费吹灰之力,要什么有什么,不用为生活所迫不用带孩子不为一日三餐所愁,日子过得不知有多潇洒自在。
相比自己,她只觉得悲催,旁人都说她嫁了个富贵好人家,却不知她踏入了多深的淤泥坑。
杨菱琴刚嫁过来那会,许是觉得高攀了邹家,所以她家人三番四次叮嘱她要在婆家乖巧勤快,懂事贤良,所以当白盛芳做饭时,她是抢着过来帮忙炒菜洗碗打扫卫生,本来他们家请了一个亲戚过来帮忙煮饭的,但后来因为她做得一手好菜很合他们口味,所以那个亲戚辞掉了,久而久之,所有的家务事就全都落在了她头上。
再后来,因为她不是赚钱的那一个,带娃做饭,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
下午三点杨菱琴终于哄睡了大的小的,自己也小憩了大半个小时还没睡够,白盛芳回来了,径直进来她的房间,把两条新款的背带和几套婴儿衣服丢到床尾。
她语气有点盛气凌人,你娘家买来的背带太旧了,扔了用我买的这两条吧。
杨菱琴睡得迷迷糊糊的,闻言坐了起来,看着床上的东西反应了一会后才嘟囔道,我妈买来的背带好用啊….
之前背瑶瑶的背带是她妈妈亲手做的,上面绣了花,现在都还经常用来背瑶妹,她以后还打算用来背晴妹。
哪里好用?绑带又长款色又老土,背出去笑掉大牙。白盛芳没好气道,她拆了包装,把新款背带拿出来展示给她看,呐,我买的这条简便又好看,背前面后面都可以。
杨菱琴看着那条比较新款流行的背带没说话,她不喜欢用这种,看着简便时尚实则不够实用,背着大人小孩都很不舒服,但碍于家婆的脸色她没敢说不要。
晴妹快三个月了白天可以背着她煮饭做家务什么的了,省得整天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白盛芳说话声音向来直白伤人,懒得转弯抹角。
杨菱琴被她说得很是委屈和不忿,她哪有整天躺床上无所事事,一天下来洗衣做饭还要带两个孩子都要折腾得筋疲力尽了!
她张了张口想反驳,但心中一阵无力感 ,她深深知道一旦反驳白盛芳肯定会说谁谁家的媳妇带三个娃去种田锄地都不喊累你喊什么累?嫁过来这边不用你耕田种地不用你打工赚钱都算你福气了!
可是,比起带孩子,她真的宁愿去打工!
白盛芳见两熟睡的孩子似乎要被她吵醒了,便赶紧事不关己地转身出去,边走边念叨着,客厅里玩具什么的丢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收拾一下….
呜哇—–杨菱琴还没转身,身后传来婴儿心躁的哭啼声,明显是没睡够眼被吵醒的样子,这样是最难哄的,她连忙抱起晴妹撩起衣服要奶睡她,可晴妹哭着就是不肯吸,放声大哭得怎么都哄不了,小丫头的哭声把大丫头给吵醒了,瑶妹揉着眼睛也开始嘟囔着要妈妈。
杨菱琴分身乏术,被吵得头痛极了,一股浓浓的烦躁怨气油然而生,眼角余光看到床尾白盛芳买来的新背带就觉得闹心得很,她一气之下就忍不住抓起它扔出了门口!
好巧不巧,白盛芳刚从自己房间换了家居服出来,而那背带正好就被扔到了她脚下!
白盛芳的脸色瞬间难看不已。

求你别离婚免费阅读

杨菱琴没想到白盛芳还没下楼去,一气之下把她买的背带给扔到了她脚下,在对上她那面无表情冰冷眼神时,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想完了,得罪这个老佛爷,以后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
傍晚邹凯捷回来时果然买了瑶妹喜欢吃的松糕,晴妹的纸尿裤,还有一大袋各种各样的水果。
杨菱琴每天都要吃水果,尤其是酸酸甜甜的那种,邹凯捷懒得挑,就去水果店每样都买了些回来。
要是平时白盛芳不会说什么,水果多少无所谓,反正他们也要吃的,可今晚不一样了,看着桌面那一大袋水果,她阴阳怪气道,买那么多吃得完吗?正事不见做,嘴巴倒很会吃。
杨菱琴正在厨房里切菜做饭,闻言顿了顿,什么也没说。
邹凯捷往沙发上一躺,翘起腿拿出手机玩游戏,满不在乎道,吃不完就扔,水果能值几个钱?
呵,不值钱就能使劲浪费钱么?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赚钱!白盛芳看了一眼厨房冷哼。
邹凯捷不知道白盛芳在指桑骂魁,以为母亲在数落他,顿时眼一瞪,我怎么不赚钱了?下午有去送货了好吧?!
虽然只是送到三四公里外的买主那,到了之后就坐车里打游戏,有伙计卸货搬货。
白盛芳气打不一处来,我说你了吗你应什么声?!
客厅就你和我俩大人,你不是说我难道在说瑶妹?她不把水果全捣鼓坏都算给你省钱了!邹凯捷抬了抬下巴。
坐在地毯上看动画片的瑶妹手里正抓着一把香蕉,听到爸爸似乎在喊她,她古灵精怪地回头瞅了一眼又立刻转了过去,两只小胖手正在把香蕉一根根地捏扁…..
白盛芳见此暗骂一声,连忙起身去把瑶妹手里剩余的几条完整的香蕉抢了过来,板着脸道,你这孩子怎么玩这个呢!
瑶妹恶作剧似的‘咔咔’地笑了起来,还把手里捏成糊糊状的香蕉到处乱丢,差点甩到了白盛芳脸上!
哎呀!你你你….奶奶要打你屁股!
哒哒哒….
瑶妹是那种你越训她越兴奋,见白盛芳作势要举手打她,她一边咔咔大笑一边尖叫地跑来跑去,折腾得白盛芳没脾气了。
晚饭时气氛有些微妙,杨菱琴没敢看白盛芳的脸色,三两下吃完饭就回房间了,□□点时瑶妹还在客厅跟邹父玩,她哄睡完晴妹,打了个哈欠正想洗漱休息,邹凯捷就推门进来了。
一开口就是质问,你把我妈买的背带给扔了?
果然,白盛芳还是跟她儿子告状了。
杨菱琴沉默了一会,便说道,我不是故意丢的,她一进来就吵醒了孩子,还说我妈送的背带老土…..
你娘家那条大红花背带?邹凯捷翻了个白眼,直白道,确实老土。
杨菱琴气结,怎么老土了?可比你妈买的那条实用了!
实用个屁!你凭什么扔我妈的东西?
我当时心情不好!
你怎么一天到晚都心情不好?我一家人得罪你了?
邹凯捷不耐烦地蹙起了眉头,昨晚睡觉无缘无故地踢他也就算了,今天还敢丢他妈买的东西,这女人是要上天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杨菱琴面无表情,没错,跟你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我每天都心情不好!
邹凯捷火气一下子上来了,看着她冷声道,我告诉你杨菱琴,你最好摆正自己的态度!
你要总觉得我们对你不好,你娘家什么都好就回你娘家去,这里可没人惯着你!
这话一落,杨菱琴‘唰’地站了起来,胸口起伏,说得好像你们有人惯过了我似的!我的态度怎么了?你们整天就会讥讽人使唤人,也不见你们摆正态度?!
邹凯捷嗤笑,你几斤几两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摆态度?
杨菱琴气得耍横了,我九十五斤八两!嫁给你之前还有一百零几斤,现在瘦成这样走出去都说你们邹家虐待我!
邹凯捷怒极反笑,他还虐待她了?他一没家暴二没出轨,她要什么买什么,从来没有短她吃喝用,她现在竟然说他们虐待她!?
行,我们天天虐待你,你要是觉得过不下去就滚回你娘家去吧!
滚就滚!你到时候可别去求我回来!杨菱琴到底是年轻,立刻赌气起身去收拾行李。
求个鸟屁!你老在娘家都没人管你。邹凯捷抱手冷哼。
呵,我那么蠢不会改嫁?!
也不照照镜子谁还要你这生过孩子的二手货!?
二手货也比你那二十九岁都嫁不出去的姐姐强!
邹凯捷有个姐姐邹凯蓉,这些年挑挑拣拣硬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而在他们这边的风俗习惯,女的二十六岁还没嫁出去就会被人说闲话,杨菱琴也是被他激怒了才口不择言。
果然这话一落,邹凯捷就眯了眯眼,你再说一遍?!
感受到男人散发出来的丝丝冷厉和寒意,杨菱琴瑟缩了一下,她性格本温良恭顺,可这几年的婚姻生活硬是把她打磨得像个泼妇,遇事过激,据理力争。
杨菱琴忍着眼泪和满心委屈,默默收拾好行李,抱起熟睡的晴妹走到客厅时,白盛芳冷眼旁观,邹父隐约听到他们争吵声则开口叫住了她,大晚上回什么娘家?
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回房去吧,一点小事没必要吵吵闹闹。
杨菱琴还是比较尊重这个家公的,他为人平易近人,平时有什么争执他也会站在她这边替她说话,毕竟他们的婚姻也算是邹父一手撮成的。
是邹凯捷让我滚的…..杨菱琴哽咽,她低头看着怀里孩子熟睡的小脸,有那么一瞬间一股可悲的苦涩感灌满了四肢百骸。
她就像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看别人脸色,受别人使唤,别人还随时可以让她滚蛋,以前她还有家可回,可如今,她每回一趟家都会变成一场笑话…..
他算什么玩意?这家还是我说了算。
邹父瞪了一眼站在楼上抱手俯视的儿子,对她缓和了语气道,回房去吧,孩子都睡着了没必要再折腾。
等会我就让那混账东西给你道歉。
杨菱琴到底还是没有回娘家,那混账也没有跟她道歉。这一架吵得两夫妻基本一个星期都没有交流。
杨菱琴心里有气,即便平日带俩娃再辛苦她也没有再开口叫邹凯捷帮一下,而邹凯捷一有空闲就一个劲地打王者玩吃鸡,全然不理会身边大大小小的事,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和义务。
婚后带娃的日子千篇一律的枯燥无味,经常昏天黑地不知时间日期,杨菱琴早已没留意周末和什么节假日了,这天出门去到大街上看到街道上装饰了很多圣诞用品才知道,不知不觉就12月底了。
晚上,杨菱琴正给瑶妹洗澡,瑶妹很活泼好动,甚至比一些男孩子还要调皮,她最爱玩水,夏天的话几乎一天能换五六套衣服,每次杨菱琴给她洗澡就像是跟人打了一场水仗似的。
这次也不例外,瑶妹一双胖手把澡盆里的水拍得四处飞溅,杨菱琴头发和衣服都打湿了不少。
再拍水我打你信不信?!杨菱琴生气了拍了一下她屁股,这丫头不但不觉得痛,反而更兴奋地咯咯笑。
杨菱琴三两下给她洗完就用浴巾裹着抱她出去穿衣服,瑶妹不肯那么快洗完咿呀鬼叫地挣扎,一双小手小脚不停地扑腾,呀呀!啊!澡澡….我要!不不….
两岁多的小屁孩力气不容小觑,瑶妹一个打挺,杨菱琴下意识抱紧她结果带水的拖鞋一个打滑,两母女差点就要摔倒在地上!
刚回来的邹凯捷见此眼疾手快地上前一捞,身手利落地把这两母女给捞了个满怀。
猝不及防撞到男人硬邦邦的怀里,杨菱琴有片刻的愣神,仰头看着那张熟悉的俊脸,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最后这个个死男人敲了她一个爆栗才让她回神。
傻了你!走路不看路的?邹凯捷说话语气很欠扁,想摔死我女儿?
杨菱琴生气地撞开他,没看到我是脚打滑吗?我就是摔倒了也会给你女儿当肉垫!
邹凯捷哼了一声没说话了。
杨菱琴抱着瑶妹到房间里给她擦身穿衣服时,他也跟了进来,坐在一旁逗着摇床上吃手的晴妹。
晴妹很爱笑,谁逗都会笑,笑起来还有两个小梨涡,一头黑亮的小炸毛从出生到一百天了都还没剪过,看起来特别粉嫩可爱。
瑶妹过了小可爱的年纪已然成了熊孩子一枚,所以邹凯捷有时候还是挺稀罕晴妹的。
邹凯捷冲她‘喵’了一声,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她鼻头,晴妹就手舞足蹈地兴奋跟他稚声稚气地说话,呜哇….昂古….咿呀…..
也就每次偶尔听到两父女这样咿呀对话,杨菱琴才觉得他是个当爸爸的人。
逗完晴妹后,邹凯捷又开始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样跟杨菱琴说话了。
明天我去市里,有什么要买的吗?
他们住的地方离繁华的市中心还有一定的距离,邹凯捷每个星期都会去一趟市区里办事。
杨菱琴有时候会让他帮忙买某个牌子的奶粉,益生菌什么的,但这次碍于上周的争吵,她还不想跟他说话。
杨菱琴没看他,也不说话,默不作声地给瑶妹擦干头发。
邹凯捷这厮有时候脸皮挺厚的,而且他不怎么把陈皮芝麻旧事记在心上,上次的吵架早就被他抛诸脑后了,只是整天顾着玩游戏什么都不管不顾罢了。
这会见杨菱琴不应声,他依旧主动搭话。
纸尿裤还有吗?
…..
要不要吃嘉华的蛋糕?
……
瑶妹奶粉快没了吧?我去买两三罐回来。
杨菱琴本想当他的话是耳边风的,可听到这个忍不住不咸不淡道,买那么多干什么?一下子吃不完你妈等下又说浪费钱了。
邹凯捷漫不经心,又不是花她的钱,我想买几罐就几罐。
杨菱琴又不说话了,随便他。
邹凯捷听到她回应了便来了兴致,问道,晚上吃什么菜?
红烧鱼?闷猪蹄?可乐鸡翅?要什么材料我去菜市场买!
杨菱琴看穿了他,你想吃就自己做!
我做得来还用巴结你?邹凯捷翻了个白眼,厚着脸皮道,做你的拿手蛋饺怎么样?
我要带孩子没时间!
我帮你带!说罢,邹凯捷一边抱起晴妹逗得她咔咔笑,一边带瑶妹下楼去玩积木。
杨菱琴故意在房间里收拾这整理那迟迟不下楼,就等他按捺不住抱孩子回来,可磨磨蹭蹭了大半个小时也不见人影,而楼下时不时传来瑶妹稚嫩的笑声,反倒是她按捺不住了。
邹凯捷只要不玩手机,当起爸爸来还是有模有样的。
客厅里,只见他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晴妹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乖巧地窝在他怀里吃手,瑶妹跪坐在他旁边认真地叠城堡,邹凯捷勾唇时不时指点她一下,那样子颇有种古代指点江山的王霸气势。
然而等瑶妹好不容易歪歪扭扭地叠好后,他就恶作剧地伸手戳倒,气得原本一脸傲娇的瑶妹抓狂跺脚,直喊他‘坏爸爸!’而他则哈哈大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还有脸上若隐若现的两个梨涡。
不得不说,长得帅的人笑起来更有魅力,杨菱琴一个愣神的功夫就绊了一下楼梯差点没摔下来还好自己及时抓紧了扶手。
这一动静使得客厅的两父女都看了过来,杨菱琴尴尬得脸发烫,她摸了摸鼻子,装作若无其事地绕过他们径直走向厨房。
结果进了厨房她才后悔怎么跑厨房来了,暗骂自己居然看男人发傻了,那男人还是自己老公!
进都进来了,邹凯捷也答应带孩子了,她闲着没事索性开始做饭,反正就算不做给他们吃,她们两母女也是要吃的。
晚饭果然有一碟蛋饺,然后邹凯捷自己一个人三两下干掉了大半碟。
第二天邹凯捷去市里果然买了很多东西回来。杨菱琴见有自己喜欢吃的慕斯蛋糕,榴莲水果,还一双她早就想买却总忘记买的紫色棉拖鞋,心里对邹凯捷的气又开始有点不争气地消了。
她很难形容自己内心的感觉,她对邹凯捷是又爱又恨,因为他总是气她,骂她,可完了之后他又各种哄她,散发魅力来迷惑她…..

小编推荐

小说《求你别离婚》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求你别离婚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