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又在宫斗直播间窥屏了全文免费阅读-陛下又在宫斗直播间窥屏了(萧瑾苏合)

主角是萧瑾苏合的小说陛下又在宫斗直播间窥屏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新帝萧瑾眼中的苏合不过是为了保护心爱的白月光,在人前竖立的一块挡箭牌,待得工具失去作用,他自会除去。然而苏合根本不在乎。来来来各位老铁刷个火箭666,今天我给大家表演个铁锅炖‘猪蹄’,皇家御制,天上地下,仅此一只!

小说简介

后宫众妃眼中的苏合是出身尊贵,宠冠六宫的苏妃,新帝萧瑾捧在掌中的心头肉。
新帝萧瑾眼中的苏合却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为了保护心爱的白月光,在人前竖立的一块挡箭牌!。
待得工具失去作用,他自会除去!
然而苏合根本不在乎。
来来来各位老铁刷个火箭666,今天我给大家表演个铁锅炖‘猪蹄’,皇家御制,天上地下,仅此一只!

陛下又在宫斗直播间窥屏了全文阅读

时维盛夏,七月初五。
离宫中下一次采选的日子,还有半月。
琳琅亭落于海棠园,既宽敞,好容人,又能赏景,檐上垂下许多风信子,微风拂过,铃铛声成一片,向来颇受欢迎。此时,许多或美或娇或媚的妃嫔携着侍女逶迤入内。
她们视线扫过亭外默默垂泪的女人,不由交换一个眼神,主动转向亭内放置的美人榻,双手手指相扣,放至左腰侧,弯腿屈身:娘娘万福。
宫女们也忙跟着把头叩了下去,似是害怕慢了半分便引得美人榻上的人不满。
苏合衣衫凌乱地横卧在美人榻上,一条玉臂随意搭着扶手,支着下颔望向亭外,她双眼涣散,细柳般的眉一会儿蹙起,一会儿舒展,乍一瞧上去有些怪异,起初丫鬟们还当她撞邪了,后来就渐渐习惯她独特的出神方法。
但事实上,苏合只是觉得百无聊赖,在直播间与观众们互动。
凭借系统,就算嘴巴不动,她的心里话也会被编辑成文字发送出来,便捷得很。
苏合原本是一名二十一世纪质朴勤奋的新人主播,后来被直播系统挑中绑定,倒也不算改行。只不过直播的方式变成穿越到各个空间,为观众们演示各种错误的行为,她自认算是科谱类直播。
这一回,系统挑选的是宫斗上位的错误示范。
和直播间的小可爱们唠了会儿磕后,琳琅亭人不知什么时候渐渐多了,听见身边请安声此起彼伏,苏合涣散的视线重新汇聚,环顾四周,视线落在身旁,盘着发髻的小丫鬟不吵不闹,细胳膊细腿挤出来的一点点力气给她扇着风。
苏合从亭内探头张望了眼绀碧透红的天色,呼吸了一口又潮又热的空气,估摸着这一丝扇出来的凉风也抵不了什么用,索性摆手道:袅烟,不用打扇了。
喏。穿一等宫女服的小丫鬟低应一声,收起金翎扇,退至一旁,脸却涨得通红。
苏合人美声娇,媚上惑主的宠妃有的硬件她都有,没有点亮的技能她也点亮了,纵然身为女人,袅烟也经常不由自主为之牵动。
周围矮着身子见礼的妃嫔们听在耳中,亦是尾椎一酥,心里又是羡又是妒,若是她们也有这么一副好身段好嗓子,又怎会让苏妃专宠六宫?
碧空清远,云开雾霰,斜光散落在琳琅亭周围。
苏合撑着下颔,发了会呆,余光瞥见她们姿势逐渐僵硬,几人膝盖骨开始打圈,终于悠悠抬头,像是刚看见杵在那的妃嫔们,开口道:还愣着干什么,都坐下吧。
一众千娇百媚的嫔妃这才汗涔涔地谢了恩,揉着发酸的膝盖起身,迫不及待寻个空位置坐坐。
琳琅亭建得再宽敞,人一多也显得拥挤,石椅有限,自然容不下所有人,位分高的妃嫔们,关系好的坐在一处,身份次了些的只能落在末座,甚至站在旁侧,听她们聊得火热,偶尔附和一两声,气氛逐渐回暖,倒也热骆。
不知丽婕妤怎的惹娘娘不快了?
主动和苏合搭话的是桃嫔,生得容长脸,细颈肤白,是个机灵的主儿,见苏合专宠于前,便一直致力于和她打好关系,也是唯一愿意坐在苏合边儿上的。
听见桃嫔的问话,或坐或立的妃嫔们也想起了亭外垂泪的女人,暗暗投去一眼,心中却在暗暗嗤笑。苏妃一向跋扈专横,惯爱无事生非,鸡蛋里挑骨头那都是常有的事儿,这有什么可问的?
苏合倚在美人榻上,支着腮道:你先回答本宫,陛下是否重于泰山?
桃嫔不知话题怎么忽然绕到陛下、身上了,但她不能不回答,轻轻颔首:那是自然。
本宫是陛下心尖肉,是否有泰山一半份量?苏合又问。
桃嫔算是听出来了,苏妃又在变着法自夸,她强自忍住嘴角的抽搐,道:娘娘金枝玉叶,举世无双,自然尊贵。
既然举世无双,那丽婕妤一径效仿本宫,该不该骂?
经苏合一点,妃嫔们将视线投向亭外,这才发现丽婕妤从服饰到妆容,竟都像极了苏妃,不过仅得皮毛,不得神韵。
就如同此时,苏合似是微怒,美人噙怒亦是美人,桃腮染上一层薄红,倒愈发生动。
然,这效仿之风,在这深宫里一向盛行,低位份的仿效高位份的,不得宠的仿效得宠的,被仿的人多半心中自得,也从未有过发落旁人的举动,苏合倒是头一个。
苏妃果真霸道,眼里容不得一丝沙子。
膝盖还没缓过来的妃嫔们心中感慨,只是感慨归感慨,没有人敢把情绪写在脸上。
桃嫔笑得很自然,附和着:自然该骂,娘娘圣明。
瞧了瞧日头,苏合掩口打了个呵欠:行了,把人拉进来,一径在外头哭哭啼啼像个什么样子!
喏。袅烟使了个眼见,一旁伶俐的丫头见了忙匆匆走出去,少顷,返回亭中,身后跟着位捏着裙角的女人。
她向苏合规规矩矩行礼后,又直直的跪着,看似恭顺,只不过攥紧了拳头又松开,反复了几下,可见内心并不如表面一般平静。
总算懂点规矩了,苏合摸摸下颔,唇角上扬,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不过规矩学完了,该罚还是得罚。
苏妃的嘴毒和手段,与她冠世的容貌同样出名。
丽婕妤呼吸一滞,心头也不由突突跳了两下。
这时,年龄稍长的刘充容蹙起眉梢,摸着腕间玉镯,问身边穿粉裳的女子,音量不高不低:安容华,林嫔的风寒还没有好透彻么?
安容华年岁不大,嗓音清润,嗯,林姐姐晨起时头还有些痛,总是咳嗽,嗓子沙哑,似是中气不足,太医说最好不能见风。
刘充容颔首:原来如此。
这六宫中,最得圣宠的统共就苏合和林嫔二人。苏合行事张扬不为人所喜,反而深居简出身体不佳的林嫔口碑一向不错。

陛下又在宫斗直播间窥屏了免费阅读

刘充容此刻并非忽然想起,才提到林嫔,不过是为了委婉提点苏合莫要过分罢了。
但苏合显然没有领会她的用意。
恰在两人闲谈时,一名着二等宫服的宫女走入亭中,将手里稳稳托举的银盘,轻轻放在石桌上。
好奇心重的妃嫔们无不倾身细观,只见那脸盘儿大小的银盘上竟呈着两只工艺精致的玉碗,里头不知盛着什么,一片一片翠绿层叠霎是好看。
桃嫔也觉稀奇,虚心求问:娘娘,这是
这东西叫癞葡萄,苏合信口胡诌,顾名思义,吃了会全身长绿毛得癞子,怎么?有没有人也想尝尝?
她目光一转,周围妃嫔们忙摇首,避开她的视线,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苏合微抬下颔,比了个手势,让袅烟将东西喂给丽婕妤。
听了她的话,丽婕妤早就吓得脸色惨白,轻薄的裙衫后沁出一层汗浆,她抖着唇摇头:娘娘,嫔妾错了,嫔妾只是一时糊涂,嫔妾往后再也不敢了!
现在的她尚且不能搏得陛下欢心,何况浑身长满绿毛?那岂不是一点儿出路都没有了?
然,即便丽婕妤再不情愿,仍是被强行灌下了两碗翠绿。
苏妃果真心肠歹毒!
听着入耳的惨嚎,一众妃嫔们毛骨悚然,遍体生寒,离得近的莫不悄悄往远处挪了一挪。
与此同时,苏合正在直播间进行科谱:苦瓜,俗称‘锦荔枝’、‘癞葡萄’,别称凉瓜,蒲葵,原产于南番,不仅能消暑退热,促进食欲,健脾开胃,降低血糖,苦瓜里的苦瓜素还能使摄取脂肪和多糖减少,所以苦瓜被誉为‘脂肪杀手’,有想瘦身减肥的小可爱不能错过呦。
有弹幕举手问:合合也会吃吗?
当然啦,吃得苦中苦,不会胖得哭。苏合笑吟吟回道。
丽婕妤却笑不出来。
她先是被苏合吓唬一通,入嘴又满是苦涩,自是对长绿毛的话深信不疑,等吃完两碗苦瓜,手绢拭泪,泣不成声,连贴身宫女不断劝慰都不顶用。
往日哪家出了丑,定然会惹来许多窃笑,但现在一众妃嫔们只觉物伤其类,个个安静如鸡,坐如针毡。
倒不是她们不想走,只是往往苏合都能恰好出现在陛下周围,为了在御前露个脸儿,她们只能强自按捺。
这一等,便等到了日头西斜。
妃嫔们相互旁敲侧击交换着消息,还有嘴碎的满嘴跑火车,苏合听着都快不耐烦了,外面才跑进来一个宦官,扯着嗓子,陛下到
浓流的赤光,逐渐染红了浮云,众人纷纷捏紧帕子凝目望去。
男人逾越八尺,面貌冷毅而俊朗,目不斜视,负着双手,大步如风,一身龙纹玄袍迈入亭中。嫔妃们忙同一众宫女仆妇拜倒在地,连丽婕妤都自觉收了哭音,掩面缩在角落。
唯独得了特许不必见礼的苏合娇呼一声,合宛如乳燕投林般向他扑将过去,萧瑾恰然望来,眉眼微松,恰到好处让苏合倚入的怀抱。
众妃嫔艳羡不已,嫉妒得眼都红了。
苏合扯着男人的衣袖,朱唇轻启,轻轻唤了一声,陛下。她的声线甜糯,一开口,似就能让人酥了半边骨。
可曾用晚膳?萧瑾替她拢拢衣襟,扶了扶微斜的发簪。
等陛下回潋滟宫,咱们一起吃。苏合勾住他的小指,轻轻晃了晃,语气娇憨可人,与先前目中无人,专横大胆的模样大相径庭。
好。萧瑾颔首。
臣妾还给陛下煲了老母鸡汤。苏合眼睛澄澈透亮,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萧瑾冷锐的目光柔和下来,抬手摸摸她的发顶,辛苦爱妃了。
为陛下操劳是臣妾心甘情愿的。说着,苏合垂下眼,羞怯得红了脸儿。
正真心实意用四肢感受冰凉地砖的一众妃嫔们,头也不敢抬,心中却恍然,难怪苏妃荣宠不衰,原来不仅生得一副好身段,还有拍不穿的马屁,在陛下跟前连性子都换了一个。
陛下苏合推了推萧瑾,让他别愣着。
萧瑾叫起了跪在地上的妃嫔们,眼见着皇帝不坐,妃嫔们自然也不敢坐。
只是这么一来,丽婕妤便藏不住了,她哭得脸上一片狼藉,恨不能在地砖上劈道缝钻进去。
萧瑾眯了眯眼,淡声问道:丽婕妤,怎么回事?
回陛下,嫔妾丽婕妤话到嘴边又噎住了,她该怎么回答?被苏妃罚了?先不提陛下是否会为她出头,若是陛下追问她为何被罚,难道要说自己效仿苏妃么?
恰此时,心里一片乱麻,拿不定主意,丽婕妤却猝不及防对上苏合背着陛下,凶恶瞪视威胁的目光,她闭了闭眼,忽然有了决断,把心一横:是苏妃娘娘她
苏妃年纪小,性子跳脱,难免行事不端,你多担待一些。萧瑾语气平静,打断她的话。
这字字句句皆透出维护之意,真真心偏到家了。
众妃嫔心中愤愤不平,虽早有预料,丽婕妤亦是心直愣愣凉了下去,她垂下眸子,五指死死攥着绢丝手帕,轻轻应道:是。
一缕淡风卷过枝梢,转眼就只能窥见陛下和苏妃远去的背影。
热心肠的刘充容正想上前安慰两句,却见丽婕妤抬起脸,怒目圆睁,好似绝境中挣扎噬人的猛兽,登时被吓得后退三步。
踮着脚走到柜前,苏合从里面挑了件赤色对襟长裙换上,袅烟主动走过来,为她重新挽了个髻。苏合簪上发簪,抚了抚鬓角,忍不住揽镜自赏。
光磨平滑的镜面,倒映出一张绝丽殊色的脸。
肌肤凝润,眼尾上扬,似含潋滟波光,唇红齿白,笑与不笑,都自成一番妩媚风、流。
直播间哈哈哈笑成一片,苏合自我陶醉已经不是头一次了。
须臾,苏合撑着梳妆台站起身,问道:吃食都备好了么?
袅烟垂着眼,神态恭谨:回娘娘,都备好了。
苏合道了声好,抚抚衣摆,缓步来到外间。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陛下又在宫斗直播间窥屏了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