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离婚了宋轻舟谢寻全文免费阅读-我终于离婚了(宋轻舟谢寻)

宋轻舟谢寻小说《我终于离婚了》特别推荐,作者是橘子HW,我终于离婚了全文讲述了:两年前宋轻舟发生了车祸,本来是救不回来的,但是有个叫系统的东西跟他做了个交易,让他和谢寻结婚,无微不至地关照着他,扮演他的妻子,直到他心中的白月光回国。

小说简介

谢寻的生活太规律了,跟他截然相反,可他却不得不跟着他过规律的生活。
外面的雨还在下,空气中带着潮意和冷意,宋轻舟穿得单薄,觉得有些冷,飞快地打着伞跑到了谢寻身边。
开车的助理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感叹,夫人真是太爱总裁了,同时他又忍不住惋惜,可惜他家老板不解风情。

我终于离婚了全文阅读

宋轻舟醒来的时候屋外好像在下雨,噼啦啪啦的声响打在窗台上,有些吵。他缓缓地眨了两下眼睛,如同鸦羽般黑的睫毛颤了颤,淡扫出的阴影忽隐忽现的。
小爱同学。他抬起修长略显苍白的手指捏了捏眉心,声音有些沙哑。
在呢。
现在几点了。
二十点三十分。
宋轻舟坐起身,发现自己置身于黑暗中,窗户外外面也黑茫茫的,什么都看不清。
天黑了,还下着雨。
他尽职尽责地给丈夫打了个电话,那边却一直都没接通,过了好一会儿,他又打了助理的电话。
夫人,您好,总裁现在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
宋轻舟表示理解地嗯了一声。
那他今晚回来吗?
会的。
宋轻舟挂了电话,躺回了躺椅上,裹着毛绒绒的毯子,戴着耳机放歌。
[姜梨:舟舟,今晚能直播吗?]
宋轻舟缓缓地打了两个字:不能。
[姜梨:太遗憾了!!]
宋轻舟打开了手机日历,默数了一下还有多少天他才能恢复自由。
58天。
两年前宋轻舟发生了车祸,本来是救不回来的,但是有个叫系统的东西跟他做了个交易,让他和谢寻结婚,无微不至地关照着他,扮演他的妻子,直到他心中的白月光回国。
宋轻舟问系统为什么,它支支吾吾地说原来走这个剧情的炮灰角色意外死亡了,因此要找个人来替补。
他不得不放弃二十二岁时的生活,和谢寻结了婚,过着不属于自己的生活,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
宋轻舟正脑海放空发着呆,手机缓缓地滑了下去,然后啪的一下砸在了脸上。
有点疼。
他把手机捡了回来,然后又收到了一条消息。
[姜梨:完蛋了完蛋了,我这周末都有事要出去,可是上次还答应粉丝这周要直播来着,嘴太快了,怎么办?]
姜梨和他是搭档,两个人合作了快一年,在音乐平台上收获了不少粉丝,只不过唱歌的时候露脸的一直是姜梨,直播的时候也是。
宋轻舟发了一段语音过去:没关系,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我会安排好时间的。
[姜梨:拜托了!回头请你吃饭,我会先跟粉丝解释的。]
[姜梨:嘿嘿,其实大家也主要是想看你。]
宋轻舟接着又打开了记事本,里面列的笔记大多都跟谢寻有关,每天的行程、饮食上的忌口、日常的着装等,就连哪本书放在书房的哪个位置他都得记清楚,不得不说谢寻这个人真的极其挑剔、难伺候。
这样的人应该注孤生才对。
他看着谢寻的行程给自己安排时间,就好像上大学的时候看着几乎满课的课程表安排自己的课余时间一样。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宋轻舟撑了一把伞出门,紧接着就看见了缓缓使入宅院的车。
不出意外,他九点十分就到家了,非常准时,而宋轻舟要做的就是在家门口等他。
谢寻的生活太规律了,跟他截然相反,可他却不得不跟着他过规律的生活。
外面的雨还在下,空气中带着潮意和冷意,宋轻舟穿得单薄,觉得有些冷,飞快地打着伞跑到了谢寻身边。
开车的助理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感叹,夫人真是太爱总裁了,同时他又忍不住惋惜,可惜他家老板不解风情。
谢寻很高,宋轻舟给他撑伞的时候手举得高高的,但是他没有半点要把伞接过来的意思,那双薄凉的双眸也不带任何情感,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
我不是说过了,别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
宋轻舟:那你倒是自己撑伞啊。
宋轻舟没有说话,低眉顺眼的,像只温顺的小绵羊,进了屋子后他把伞撑到了阳台,然后又跟在谢寻身边说:听助理说你今天下午没吃我送的饭,要不要吃点东西,不然会胃痛
谢寻一边解开领带一边上楼,只说冷冷地说了两个字:不用。他自始至终没看宋轻舟一眼,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他。
他平时不太关注任何人,包括这位跟他生活了近两年的妻子。
宋轻舟在楼下看着他上楼,然后进书房。
他松了一口气,心想着每次和谢寻在一起都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五十八天。
忍住。
然而他并不能很早地回到房间休息,担心他胃痛,他送了药和热水上去,并且叮嘱他早些休息,这几乎是每晚必做的事情。
谢寻觉得他做这些事情有些多余,包括宋轻舟整个人都是多余的,他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晚安。宋轻舟轻声道。
回到房间后他将自己埋在了柔软的被子里,滚了两下,一天之中最放松的大概就是晚上。
平台给他转了一笔钱他到现在还没看有多少,宋轻舟闲下来看了一眼,然后大部分存在了银行卡里,剩下的用作日常花销。
离开谢寻之后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房。
他算了一下,还是租间隔音好的公寓吧,买不起房。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他觉得自己可以着手找公寓。
他在暖黄的小夜灯下逛起了购物软件,其实已经差不多把未来搬出去要买的生活用品加入了购物车,只不过总是有忘记的,他现在想起来一件就加一件进去。
最后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闹钟闹醒他的时间手机的屏幕还亮着,手机有些发烫,电量也只剩下百分之十了。
早上的芝士培根煎蛋吐司金灿灿的,看起来极为诱人,做早餐的人还在餐盘上用酱汁画了个笑脸。
谢寻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觉得这种行为有些幼稚。
他慢条斯理地拿起了刀叉,旁边又放了一杯热鲜奶。
两个人在餐桌前吃早餐,没有过多的声音,除了宋轻舟因为不熟练用刀叉发出的声响外。
他一点也不喜欢西式早餐。
宋轻舟切下一小段煎蛋吐司,然后放下刀叉,抹了一下餐盘上的笑脸,把它给抹掉了。
他收了一下手,旁边放着的刀叉忽然掉了下去,发出一声清脆、突兀的声音。
宋轻舟连忙捡起来。
对面的谢寻抬头看了他一眼,早早地结束了进食,淡淡地道:我吃好了,中午不用送饭,我很忙。
他抽出纸巾擦了擦,然后站起身离开了。
牛奶还冒着热腾腾的白气,早餐也还没吃完。
浪费粮食。
宋轻舟默默地吃掉了一份早餐,喝了两杯牛奶。
谁要给他送饭。
自作多情。

我终于离婚了免费阅读

宋轻舟收拾了一下餐具,然后又忙活了好一阵。因为昨天的雨下得有些大,阳台上的盆栽掉了不少叶子,他把它们全部搬到避雨的地方,又把地板完完整整地拖了一遍。
阳台收拾完之后他白净的手上多了一道刮痕,冒着已经干了的小血珠,尤为明显。
宋轻舟皱了皱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刮的,也没感觉。
他进浴把手洗干净了,没多在意。没过多久他就接到了谢寻母亲的电话,宋轻舟叫了一声妈妈。
舟舟,你现在还在家里吗?
宋轻舟轻轻地回应了一声。
谢夫人叹了一口气,提起了谢寻,略带责怪,我跟谢寻说让他陪你到处走走,哪怕是去公司也好,看来他是又没听话了。
她想着宋轻舟总是一个人在家,在这边又没什么朋友,难免觉得孤独。
没关系的。
谢夫人其实待他很好,两个人沟通得也很多,可以说,她目前是最了解他的人。
正好我去公司想看看他,你陪我一起,好吗?
宋轻舟不知该如何拒绝,只得回一句:嗯,好的。
你不用做饭了,我待会儿让老李把你接回家。
好的。
*
谢寻刚把会议结束就回了办公室处理文件,助理给他泡了一杯咖啡,默默地观察了一下谢寻,也不知道他现在心情如何。
他正掂量着该怎么开口谢寻忽然抬起头,冷不丁地问:有事?
助理有些尴尬地收回视线,双手握着正着身子点了点头,说:有的,夫人今天中午会过来一趟。
告诉他我没时间。
助理顿了顿,是您的母亲,谢夫人。
谢寻觉得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笔。
她和夫人一起来。
谢寻眉头一皱,没再说什么。
至今为止,他对宋轻舟不太关注,在他印象里,他大概就是那种温顺、乖巧的人。
恰恰这样的人谢母很喜欢。
当初结婚的时候,谢母说宋轻舟很喜欢他,叮嘱他好好照顾宋轻舟。
可谢寻觉得,他们的结婚不过是一场安排,没有多少感情。
两个人结婚后,谢寻的生活依旧和以往一样平常,淡得像水,也激不起任何涟漪。
他不喜欢宋轻舟这样的人,没什么意思,总是很容易让人忽略。
某天应酬回来之后他一如既往地钻回书房,朋友给他打了个电话,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宋轻舟,他说宋轻舟看起来不错,跟他好好处处吧。
谢寻知道朋友是受父母所托,他坐在办公椅上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包办婚姻,如果不是我家里人,我根本不会娶他。
朋友顿了一下,哈哈一笑缓解尴尬,说:是是这么个道理。
谢寻抬起头的时候才看见虚掩的门口站着一个人,他猜是宋轻舟。
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了一阵闷响,原来是宋轻舟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宋轻舟住院了,谢寻只是例行公事一般过来看看他,只是在那一段时间,宋轻舟不太爱搭理他,好像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不过,他没来得及深究,也没有什么心思关注他,他只知道回到家后,宋轻舟又是那副模样,温顺乖巧。
舟舟,你的手怎么回事?
谢母心细,一下子就发现了他虎口上的伤,宋轻舟不在意地揉了一下,笑道:不碍事,不小心刮的。
谢母轻轻地将他的手牵了过来,吩咐人拿了个创可贴,悉心地替他贴上去了。
以前谢寻常受伤。她娓娓道来,他还小的时候,我身上总是备着创可贴。
宋轻舟知道谢寻和谢母之间有些隔阂,因此两人很少见面。
谢寻好像不待见家里的任何一个人。
现在他长大了也不爱和谁说话,每天都在忙着工作,现在多亏你照顾他。
谢母觉得其实谢寻娶了宋轻舟挺好的,但是他儿子不太开窍,还没发现宋轻舟的好。
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宋轻舟回道。
谢母摇了摇头,眼底满是不尽然,事实上,谢寻被你照顾得很好了,我希望你们一辈子能这样走下去。
宋轻舟沉默了,没接谢母的话。
他们并不能长远地走下去,他很早就在想着和谢寻离婚了。
他规划了未来,但是未来没有谢寻。
谢母隐隐察觉到了什么,笑了笑,道:来尝尝我煲好的汤,给你补补身子。
她又说:待会儿我们一起给谢寻送过去。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外面下了小雨,整座城市都被雾霾笼罩了,阴沉灰暗,没有鲜明的色彩。
宋轻舟看了看手机,连续一个礼拜都是雾霾天气。
谢母叮嘱司机开车慢一点,外面看不太清楚。
宋轻舟给谢寻发了一条微信。
[宋轻舟:我和妈妈在路上了。]
他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消息。
[宋轻舟:最近几天都是雾霾天气,在路上要多注意一点。]
谢寻没回他。
宋轻舟按灭了手机靠在车座上。
这样也挺好,谢寻对他冷淡,到时候离婚也会比较简单。
系统说谢寻见了他的白月光几面后就动了离婚的心思。
谢母带着宋轻舟去谢寻办公室时不少人的目光略带探究,甚至讨论了起来。
是谁是谁?
那个小哥哥戴的戒指和总裁好像是同款。
真的吗你眼睛那么厉害?
谢母把保温桶交给了助理,坐在了沙发上,缓缓地将身上的羊绒披肩拢了拢。
她走来时高跟鞋发出哒哒的声响,谢寻很难不注意到。
宋轻舟来到他身边提醒了一句:吃饭了。
知道了。
助理把丰富的菜肴摆在了桌上,然后又问谢母和宋轻舟要喝什么,谢母只道了一句:你陪我出去外面透透气。
助理立马心领神会,看来谢夫人是在给总裁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
小寻,这是舟舟亲手做的饭,还不小心弄伤了手,多吃点。
宋轻舟下意识地抬眸看了谢母一眼,但是对方只是微微一笑示意他安心,然后就带着助理转身离开了。
宋轻舟解释了一句:饭菜是妈妈做的,不是我。
这不重要。
好吧。
宋轻舟没再说话了。
你难道没有自己的事情么?为什么要守在这里?他的神色一贯很冷漠,眼眸深邃,眉骨锋利,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他宛如一位高高在上的掌权者,发出质疑,像在例行公事,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宋轻舟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喜欢别人。
比如工作,你难道没有工作?
他难得问宋轻舟工作的事情,但只是提醒他不要再围着他打转,仅此而已。
他没想到宋轻舟顺着他的话回了一句:我有工作,在家
嗤。
在家等着他回来么?
这就是他的工作?
谢寻嗤笑了一声,没等他把话说完。
宋轻舟也没继续说了。
不欢而散。
*
晚上七点,宋轻舟开始了工作。
他一上播没几分钟就有人给他刷了最贵的礼物,一次性刷了好几下。
弹幕疯狂刷屏。
[又是这个土豪啊啊啊啊!]
[呜呜呜刚进来受到了暴击。]
[露个脸吧舟舟,不然对不起土豪。]
[超级火箭×8:不露脸。]
[又来了又来了,土豪竟然要求不露脸,是不是认识舟舟?]
宋轻舟戴着口罩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看着那个熟悉的ID他把手机拿了出来,缓缓地找到了谢母的微信头像。
[宋轻舟:妈妈,别再刷礼物了。]
刚发完,哄的一声,弹幕飘过几个亮堂堂的大字:超级火箭×666,壕无人性。
这下直播间彻底炸了,弹幕更新的频率飞快。
[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夸张的一次!]
[壕无人性壕无人性]
[金主爸爸看看我。]
[竟然有人这样刷礼物,直接给钱不香吗,平台它四六分啊冷静点!]

[谢寻妈妈:哎呀,刚刚那把是你爸爸刷的,他正研究怎么刷礼物呢,手滑了一下。]
[谢寻妈妈:好了,不耽误你工作了,加油。]
谢母先前给过他一张卡,说是零花钱,但是宋轻舟没接。
自从谢母知道他的微博以及工作号后,一有直播就开始给他刷礼物。
宋轻舟把镜头调到只能露出半张脸,然后才开了麦。
这个工作的地方是在负一楼,平时很安静,是宋轻舟最喜欢待的地方。
一开始的设备很简陋,后来能赚钱了他就开始添加新设备,然后翻修了一下,加了隔音材料,林林总总花了不少钱。
和姜梨搭档后她也帮了不少忙,把录音设备全弄齐了。
宋轻舟唱歌一般只露半张脸,包括网上发布的很多弹唱视频也是。
[今天舟舟唱什么歌?是那首新歌吗?]
宋轻舟看着弹幕回了一句:本来戏腔部分是姜姜唱的,但是她今天不在,那就唱一半吧。
[呜呜呜我觉得男版戏腔也可以,一人血书跪求完整版。]
[对!搞快点,让姜姜酱有危机感,让她知道没有她你也可以,这样她就会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
好的,明白了。
宋轻舟唱了两首歌,后面就一直在和粉丝聊天,主要是回答粉丝的问题。
下播之后他又收到了谢母的微信。
[谢寻妈妈:歌唱的好棒!]
[宋轻舟:谢谢妈妈。]
[谢寻妈妈:感觉你唱歌和直播的时候很开心很放松,其实你平时也可以这样和小寻相处。]
不了。
会崩人设。
宋轻舟默默地想。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我终于离婚了宋轻舟谢寻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