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先生你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周先生你不对劲(裴屿周泽锐)

主角是裴屿周泽锐的小说周先生你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周泽锐对一个离过婚的大龄omega一撞钟情了,心中的小狗崽那叫一个砰砰乱撞。无奈人家把他当小孩,看不上他,但这完全不妨碍小狼狗在心里越YY越深情。

小说简介

周泽锐对一个离过婚的大龄omega一撞钟情了,心中的小狗崽那叫一个砰砰乱撞。
无奈人家把他当小孩,看不上他,但这完全不妨碍小狼狗在心里越YY越深情。
裴屿语重心长: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
周泽锐:你觉得不合适没关系,我觉得我们合适就行。
裴屿:我还结过婚。
周泽锐:我就喜欢结过婚的,就好这口。
裴屿:???
裴屿:我还有孩子。
周泽锐超兴奋:那更好了!我白捡俩乖儿子!天上掉馅饼也不过如此!
裴屿:你的思想很不对劲。
周泽锐:那不废话么,对劲谁喜欢你啊。
裴屿捏紧拳头:你家里不会同意的。
周泽锐:我知道啊,所以咱们才要快点儿生米煮成熟饭,来,先给老公摸摸
攻受视角都有,前期攻视角偏多,后期受视角为主。
现实又甜蜜的婚姻生活,酸酸甜甜的感情纠葛。讲的是爱与拯救,全文三观正。
一个不敢爱,一个太敢爱。
攻特别直球特别坚持特别不要脸,只要能追到老婆丢多少次人都不怕der!

周先生你不对劲全文阅读

周一,市中心医院。
妈,妈!我的亲妈,黄秋兰!你人在哪儿啊?三号楼骨科住院部三楼,周泽锐耳朵肩膀夹着手机在人群之中穿梭,大秋天的,背后的汗湿成了一股。
他人老心不老的妈就在刚才来医院复诊的时候,顺利又走丢了。
没哪个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五十岁中老年妇女有您能溜达的!
有鸟飞的花坛?你知道这破医院多大么?你怎么从三楼走花坛去的啊,这都快排到你黄医生在下边儿那黄医生也要上来才能给你复诊,你说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不省心的妈呢!
又到诊室了?我这刚下楼,你说你,好你等着啊,我就快哎哟!
啊!
周泽锐没长眼睛,慌乱之中狠狠撞上一个停在走廊中间的男人,力道还不轻,他因为反作用力往后退了两步,而对方因为体重悬殊,一个踉跄几乎往前栽倒,那叫声慌乱中带着恐惧。
他站稳了,刚想道歉,对方以飞快的速度绕到婴儿车前,从里边儿一个男孩儿手里又抱起一个抿着嘴正准备大哭一场的小婴儿。
小橙子乖啊,乖啊,没事儿,爸爸在这儿呢。男人吓得脸色惨白,明显刚才他怀里的孩子没有抱紧,被周泽锐一下给撞了出去。
万幸的是正好落在了婴儿车里,被另一个孩子给伸手抱住了。
那个,你没事儿吧周泽锐探过脑袋一看,也吓了一跳,这孩子还没两个巴掌大,看着才个把月,要是掉到了地上
他自己都不敢想,后脑勺都一凉。
对方忙坐在等候椅上检查孩子,根本也没工夫管他。周泽锐站在他身边,不能走也无事可做,只能盯着对方漆黑浓密的头发看。
对方看孩子好像没伤着,就是吓到了,松了口气,又开始抱着耐心哄。
周泽锐就只能继续看他头发下边白的吓人的小半边侧脸,他的下颌线,跟漫画特写里一笔勾勒出来的一样,爽利得令人舒服,下一笔的侧颈线条,也流畅到让人想用指腹自上而下缓缓抚摸下来。
他本人穿着简单方便的休闲针织开衫,婴儿车里坐着的那个小男孩儿,左脚还绑着绷带,一直看着他的爸爸不说话。
对方在感觉上比他大点儿,身材也不像是Omega那么柔软,一个人带两个孩子。
是个beta爸爸?
就是不知道脸长得怎么样。
要不带去医院看看吧。周泽锐完全忘了这里就是医院,就想弥补一下,在对方身边坐下。小婴儿还在大张着嘴哭天嚎地,魔音入耳,周边的家属都忍不住走远了点,周泽锐也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
是真的吵。
喂,那个
你闭嘴。对方抱紧了孩子,缓缓偏过脑袋,狠狠给了他一个通红的白眼。
周泽锐微微一愣。
那眼里满是血丝,不知道是昨晚上没休息好,还是刚才吓哭了。
他长得并不女气,可也不能说是特别帅,在他的审美和感觉里,这种清秀中带着点生人勿进,乍看柔和,又能表现出这种楚楚动人的凶恶的长相,就叫做‘我老婆’。
漂亮的五官,组合在这张脸上,特别赏心悦目。
就在刚才,他的心脏在某个瞬间停止了跳动,半秒之后又飞快跃动起来,一次次重重砸下去,难受得他喘不过气。
真、真的对不起,要是你孩子有什么问题就打我电话吧,我来负责周泽锐半张着嘴,好不容易才想起来要呼吸,身边的座位却已经空了。
他垂下肩膀,也放松下来。
好像是被讨厌了
也是,人家有孩子说明已经结婚了,再好看也跟自己没缘分。
周泽锐遗憾地搓了把头发,坐起来,拎着他妈的包跟名牌拐棍儿,接起电话:喂,我马上就到我没死真没死,也没掉坑里您这嘴都是跟我学的吧!诶
周泽锐说着,忽然脚底一滑,鞋底踩到个东西。他把拐棍儿搁一边儿,捡起来一看,是一张身份证。
裴屿。
名字挺好听的。
算算今年应该32了。
居然都三十多岁了,真看不出来
他妈又在电话里一阵叫嚷,周泽锐赶紧拎上包朝诊室跑,到了被他妈揪着耳朵一顿批,骂他没良心的把妈一个人扔在医院里自己跑出去泡男人。
那你还不是看见黄医生就往上凑,不然回去我告诉我爸去。
黄秋兰扬起手作势要打他。
黄医生正好进来,黄秋兰立马收了手:让医生看笑话了啊。
周泽锐干笑:哈哈。
真好笑。
谁来给他妈治治脑子,一把年纪还对着三十岁的医生花痴。
检查完了,黄秋兰还非要跟黄医生聊几句,说人家跟她弟弟真是一模一样,一表人才,还要给人看手相。
周泽锐受不了了:妈,我下午还有课呢,咱快点呗。
你上什么课都白上,不重要。黄秋兰背对着朝他伸手,我包呢。
周泽锐朝天翻了个白眼,把左手里拎着的东西搁在他妈手里。
黄秋兰看着手里的拐棍儿:
周泽锐:
周泽锐认命地离开门诊:我给您找去,你多聊会儿吧。
人黄医生还有别的病人,聊什么聊,跑着去!
他们家的皇太后真是被家里人宠上天了,连他姐都没被宠成这德行。
周泽锐到刚才撞了人的地方找,果然包还在那儿。他又想起口袋里那个身份证,心里莫名有点儿痒痒,就掏出来再看了眼。
裴屿。
裴屿。
怎么连名字都这么赏心悦目呢。
可是结婚了。
肯定是个知识分子,身份证照都这么顺眼的,真少见。
可是结婚了。
他本人的气质一定更对我胃口,因为磁场是对的,感觉是对的。
可是结婚了。
周泽锐深深叹气。他倒不是颜性恋,但谁不喜欢好看的人呢?他可惜的是自己撞的不只是个好看路人,还是个一见钟情的对象。
对方通红的,愤怒的眼神仿佛还在面前瞪着他,带着水光,他抱着婴儿在怀里哄的样子简直充满了O性的光辉,那个眼神太让他难忘,心动了,就算得不到,认识一下,没事儿让他瞪自己几下也好啊。
对方泫然欲泣,半哭的神情几度让他蠢蠢欲动。
他第一次来这间医院的洗手间,感觉环境还不错,光线明亮,他视线自然而然落到了空间比较大的那个隔间。
绿的,很好,没人,眯着眼吹着口哨,推门,进门,转身,关门,再转身,悠悠然拉开裤链,手握上去,然后享受地呼出一口气
你干什么!
周泽锐猛地睁大眼睛:卧草!
像一道闪电劈上脑门,周泽锐用最快的速度拉上裤子,满脸被强了之后的不敢置信。
你?!你怎么、你在这儿
周泽锐的视线落在他解开了四颗小塑料扣,大大敞开的宽松白衬衫上,领口失去支撑地弯曲下来。一个小婴儿的脑袋埋在半露出的雪白皮肤里,还有咂咂的响声。
这里边儿站着两个大男人,放了一辆婴儿车,所有人几乎动弹不得。
周泽锐脑子轰的一声。
他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么直白的场面,脑袋一片空白,连眼珠都定住了,凭借坚强的意志念完了整句话:喂奶啊?
如果说之前裴屿看他还只是生气,那么现在,他的眼神绝对可以称之为怨毒,他咬着牙说:你还不出去!想看到什么时候!

周先生你不对劲免费阅读

裴屿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窘境。他就是着急给孩子喂奶,门没有锁牢,让锁扣掉了下来,现在左肩后边儿又顶着一根扶手,根本转不过去,否则怎么都不会这么让人看。
要不是这人撞了他一下,小橙子也不至于吓成这样,一直都哄不好,只能喂奶。
滚出去!
不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周泽锐视线扫过对方气得发白的脸蛋,却马上又落回胸口上,心口一片燥热。
裴屿越发火冒三丈:再不出去我报警了。
周泽锐是真的冤枉,一边巴不得多看两眼一边又一筹莫展,表情精彩纷呈,委屈地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腿不听使唤,扒都扒不动我、我没见过人喂奶
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处A。
外面又传来人大声说话的声音。这下好了,想出去也不能出去了,门一开,还不知道裴屿会被几个人看到。
裴屿凶恶地瞪着他。
周泽锐果真一动不动,他真的没骗人,他是真的走不动道
隔间里充斥着婴儿嘬奶的声音,裴屿的脸色逐渐由白转红,旁边儿一个大活人竟然在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喂奶这种事儿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发火。
那里有那么好吃么
周泽锐不自觉干咽了一下。这个动作虽然轻微,却还是被一直用眼神挖他的裴屿捕捉到了。周泽锐现在的行为,跟性骚扰没有两样。
你别这么看我你赶紧喂完了出去吧,出去可能我就好了。他浑身就跟灌了铅似的,没出息透了。
眼看着怀里的小东西眯了眼睛,裴屿才让婴儿车里的男孩儿抱住了孩子,自己把衣服整理好,握着婴儿车把,狠狠推了他一把。
周泽锐全程一眼都没落下,他看见了被嘬红嘬肿的那个地方。
就算人离开了,那个殷红的残影似乎还留在半空中,柔软的,湿润的这个空旷下来的父婴室里飘散着淡淡的奶味,还有某种几不可闻的花香。
他憋气太久,猛吸了一口,气味钻入身体,下半身感觉更不对劲了。
他居然是个Omega。
裴屿在洗手台狠狠洗了两把脸,看了眼依旧一言不发的大儿子,还有刚满月的小儿子,想到刚才一上午发生的事,撑着洗手台,疲惫得说不出一句话。
镜子里的人,发梢滴答往下滴着水,黑眼圈很明显。
待会儿就要去换药了,怕不怕?裴屿蹲下来,捏了下宋昀的小脸蛋儿。
男孩儿默默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里面。
裴屿知道他想说什么:爸爸不认识他。
男孩儿盯着他看。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好么?裴屿笑着说,他不走是因为他的腿有残疾,有时候会忽然不能动,小昀只是扭到脚,不能哭,知不知道?
男孩点点头,然后指了指走廊,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裴屿笑着揉了把他的脑袋,单手抱着小橙子,一手推着车,准备离开洗手间。
等等。周泽锐冲出来叫住了他。
从他们出来到现在,过去了五分钟以上,他在里边儿干什么,裴屿用脚都猜得到。
流氓,猥琐。
裴屿懒得理他,径直推着车走。
你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不方便吧,你去哪儿,我帮你拿东西。周泽锐迅速洗了把手,紧跟着他后边儿,就当我赔罪了,撞了你一下,真的我肯定不干别的。
裴屿站定了,周泽锐也就跟着站定,裴屿上下打量他,视线最后落在他半鼓的裤裆,冷笑了一声。
变态。
诶,诶你别走啊!周泽锐不知道对方这么看他干嘛,跑着跟上去,强行去拿挂在裴屿臂弯里的包,裴屿皱着眉一躲,他干脆就抢过婴儿车推了起来。还嘿嘿一笑,探过脑袋跟里边儿的宋昀说,宝贝儿别怕啊,哥哥推你,保证又稳又快。
裴屿:
不用了。
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嘛,你别怕我啊,我就想道个歉。
道歉?撞飞了人家孩子,差点出事,正大光明地看人家喂奶,看完了在喂奶室里自给自足,真是诚意十足。
我接受了,你可以走了。裴屿冷道。
啊?
别跟着我,我还有事。
那周泽锐看了眼他怀里抱着的小婴儿,那他没事儿吧。
没事。
周泽锐死活就不走,又跟紧了几步,厚着脸皮说:我XX大学的,今年毕业,学经济的,你在哪儿工作的啊?
裴屿:再见。
周泽锐:真冷淡。
但脸皮厚者事竟成,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他就想跟人家认识认识,打听一下。他一个omega带两个孩子来医院,连个家里人陪都没有,说不定离婚了呢。那他的机会不就来了。
我猜你肯定是文字工作者吧?
裴屿微顿,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周泽锐没想到猜对了,挺高兴地说:因为我喜欢你从事文字工作啊,文质彬彬的还有读书气,多好,我妈就想我会读书,我从小就不会读,但那不是我不聪明啊,我是不爱看。
又扭过头来问他:你是编辑?还是作家?还是搞学术的啊?
周泽锐趁他愣神儿就把他臂弯里挽着的包也给夺了过来,我认识挺多人的,你要是想出书,我给你找个好的出版社怎么样?
裴屿: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奇怪了?他看着是很缺男人的样子么,连这样的小屁孩都要凑上来撩拨他。
裴屿说:不用。
哎,你别跟我客气,好歹我也是冒犯了你吧。
真的不用。裴屿让小昀抱住了弟弟,要从他手里拿回布包。
周泽锐扯着就不松手。
放开。
我不。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我知道,我也不认识你啊,那又怎么样。
裴屿觉得跟他根本就没法沟通,闭了闭眼睛:我儿子现在要去看医生,你可以去干扰别人么?
我送你们去。
眼神非常之坚定,看来是非要撩拨他不可了。
裴屿深呼吸,让怒气值恢复正常,他已经很累了,不想在一个小屁孩身上浪费更多的精力。
我结婚了,可以放开了么。
周泽锐盯着他手:那你戒指呢。
裴屿脸色更黑了:我就说这么多,我不喜欢你,也看不上你这种小孩儿,你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就是结婚了。大学都还没毕业,少在外面找刺l激。
这回因为是明白的拒绝,对方没有再紧跟着,而是在五六步之外的地方。
裴屿直走,他也直走,裴屿拐弯,他也拐弯,裴屿进了诊室,周泽锐三秒后也进了诊室,满脸高兴。
裴屿憋着一股火,刚要叫他,里边儿一位中年妇女风一般掠过他身边,伸手拧住了周泽锐的耳朵:你又死哪去了!要把你妈饿死是不是!手机也不带!
诶诶诶妈妈妈,这外头你照顾我点儿形象成不成!你不怕让黄医生看笑话啊!医院禁止喧哗你不知道啊?
照顾你形象?我照顾你妈呢!
周泽锐:那敢情好啊哎哟!
黄医生真的笑出来,说:我这么说不吉利,但我还是挺喜欢你们娘俩来看病的啊。一边的护士们也偷笑起来。
裴屿面无表情,倒是小宋昀看着他们,眼睛一眨不眨地,目送刚才那个盯着他爸爸不放的哥哥被拧走。
换完药,宋昀拆了绷带,慢慢走着,不肯坐婴儿车。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走廊的方向。
爸爸真的不认识他。裴屿把小橙子放回车里,有点无语,他人都不在了,为什么小昀还老想着那件事。
小男孩儿看着他们母子离开的方向,露出落寞的表情。

小编推荐

小说《周先生你不对劲》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周先生你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