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半夜来第4章 我叫苏白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苏白!苏白你醒醒!要迟到了

还在梦中的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我叫苏白,秉着我爸姓苏,我妈姓白的原理。给我取了个苏白我家除我之外还有个弟弟,弟弟叫苏林,比我小两岁。

而此时被人叫醒以后,我却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凉。

那种冷如冰窖的不适让我忍不住往被子里缩了缩。

起来啊!快点!要迟到了!

而那个让我头疼的声音却仍旧如泉水般不断的涌入我的耳朵。

随后只觉得有风吹了过来,我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正放在我的额头上。

怎么会这么烧!

王清是我们寝室长,平时就顾着叫人起床上课这活,不过她人性格大大咧咧的,和男生一样,所以我们和她关系一直都很好。

苏白,你是感冒了吗?

见我没什么反应,她的神色微微有些担心起来。

没事起床

我哆嗦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的准备爬起来。说实话,现在我整个人还不是特别清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睡饱,还是真的感冒了。反正就是有一股很冷很难受的感觉。

要不要去医务室看一下啊?

看着我从床上撑着坐起来拿被子的模样,王清仍旧有些担心。

没事

我扶着额头准备下床。

王清,该走了

一旁一个女生看了眼我,然后将王清扯了过去。

你去看下医生吧,我待会帮你请个假

好吧

我拖着沉重的头点了点,然后她便和其他同学一起离开了。

短短几分钟内,寝室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另外一个妹子。那个妹子叫彭月。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她每次都是班上最后一个到教室的。几乎每次都迟到,所以就拥有了迟到大王的美称。

她坐在自己的床上背对着我好像在捣鼓着什么。我拍了拍头,努了两下眼睛,本来还想问她怎么还不去上课,结果她忽的一回头却把我整个瞌睡都吓醒了。

这哪里是我的同学?这分明是昨天晚上那个镜子里的鬼!

我吓得浑身一颤,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但是随即,那个鬼却朝着我缓缓走来,脸上甚至还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只是和昨日不同的是,她看起来并无神采,眼珠子也正常了,脸上却仍旧不断的淌着血,那一抹狰狞实在是让我不敢直视。

她抬起头看了眼我,然后似笑非笑的抿了抿唇,朝着我走了过来,我全身无力,便只能缩在被子里,不敢伸出头来,身体却害怕得不能再抖了。

你别过来!

感觉到她逐渐逼近的气息,我敞开嗓子大吼了一句。

似乎是把她给吼住了,她并没有再上前来,而是刚好停在了离我的床还有一点点距离的地方。

苏白,你怎么了?

她疑惑的伸出了手,想要把被子掀开。

我一听,发现这声音是自己同学的,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便拿开了被子。但是那一瞬间,那张放大的血脸怔怔的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离我的眼睛只有毫米之差。

我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骤停的瞬间。连呼吸都戛然而止了。

怎么了?苏白你怎么这么烧啊?你别吓我啊!

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呼喊声,我隐约听到那声音里还藏着一丝丝的紧张,但是我的脑袋实在是好沉下一秒,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医务室里药味很浓,让我忍不住皱了皱眉。

苏白,你醒了啊!

看到我睁开眼睛,一旁的彭月终于长吁了口气。

我这是,怎么了?

我从床上撑着坐起来,看到正啃着苹果的彭月。

她看着我一脸的嫌弃。

你啊,是不是晚上睡觉踢被子了,怎么会发烧啊

听到她的话,我不经意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脸,确实是烫得厉害。但是紧接着,我又想到了刚刚发生的事,心里一沉,赶紧向彭月看去。

彭月却没有发现我的异常,一直若无其事啃着她的苹果。

我这才发现,医务室只有我和她两个人,这才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的问她。

你,你怎么没去上课啊

噢,不喜欢那个老师,不想看到她

她的理由很正当,也很能让我信服。所以在没看到她眼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皱纹时,我还真就差点相信了。

你到底是谁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大吼了一句,然后赶紧下了床,跑到窗户的一边。

虽然我们住的宿舍楼是老旧的,但是我们的医务室却是装修得极好的,窗户旁有一块极大的窗帘,我便扯着窗帘,狠狠的看着她。

苏白你说什么?

彭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我看到她咬苹果的动作一顿,随后不解的抬起头来看着我。我却没有理会她,而是借机将窗帘拉开了一角。

都说鬼怕光,如果我把窗帘扯开,她肯定就显出原型了。

这么想着,我就更加的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却听得外面一句。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她这个感冒不像是一天两天的了,如果再晚一点,人烧得糊涂了,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幻想

知道了,谢谢医生

是寝室长的声音!

我一愣,随即看到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色大褂带着黑丝眼镜框的中年男人,他的身后正跟着寝室长王清!

这是病好了,都要跳窗了?

那医生瞥了眼床边,然后又看了眼我,随即站在了彭月的身边。

彭月看到医生进来了,这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苹果咬了一半,还没吃完就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我看到她这一举动,怎么都觉得不正常,这个彭月肯定有古怪!

苏白!你怎么跑下去了啊!

一看我在窗边,王清便急得大叫起来。

如果我说彭月是鬼的话,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我,如果说彭月被鬼上身了,他们也肯定会把我当成神经病我该怎么办呢?

然而我发愣之际,那医生已经走了过来,从左上角的口袋里掏出来一支笔,然后翻开手中的记录本,开始一边写一边念着。

41度高烧会出现神情呆滞,反应迟钝,分不清方向,会偶尔忘记

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