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错第13章 醉酒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长宁并未在立政殿久留,萧璟知道他还是高估了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和两人之间的信任,她虽未表现出来,可眼神却骗不了人。

长宁离了立政殿,看着茫茫的雪地,却不知该去往何处,她是帝王,这整个皇宫都是她的,可她现在心思烦乱,并不想回紫宸殿独处,但若去清凉殿,定会让渊清为她担忧,其他君卿那里只会让她更为烦心,正犹豫间,突然想到一个去处。

辇车停在福禧堂外,宫侍扶着长宁下来,这处的宫人比别处惫懒,连守门的都没有,长宁披着斗篷,轻轻走了进去。

林顺靠在门内睡着了,长宁推门进来,险些踩到他,而内室之中,有些喧闹,似乎是兄弟两人的辩驳之声。

只听薛晗道:兄长如今已经输了三局,今日要不就到这里吧。

薛迹恼羞成怒,谁说我输了,再来一局!

薛晗笑着道:那若是兄长还输,我要多食一碗桂花酥酪。

他话音刚落,便见长宁走了进来,薛晗呆呆地愣住,似乎不明白长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居处,一时竟忘了行礼。

而薛迹连输三局,心中正烦闷不已,心思也全都在棋盘上,根本没去注意薛晗的脸色。

这一局是他先落子,可薛迹等了薛晗好一会儿,都不见对方动作,薛迹抬起头看向他,等察觉出不对时,他一侧头,长宁已立在他身旁。

薛晗这次总算未再迟钝下去,连忙替长宁将身上的斗篷解下,长宁在薛迹身旁坐了下来,你已经输了三次?

薛迹定定地看着她,而后便要起身同她行礼,长宁将他胳膊按住,今日不必拘束,那些礼节也都放下吧。

薛晗心头一喜,连忙坐了下来,陛下可要下棋?

长宁道:你们方才不是还有一局?

薛晗脸色一红,原来方才的话她都听了进去。

薛迹的棋艺本就不比薛晗,如今长宁就坐在他身边,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只要遇到和她有关的事,心思总会有些乱,那个梦扰了他多个时日,他好不容易按捺住那些漫无边际的思绪,她却又出现在他眼前,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萦绕着,棋盘上他步步走错,根本无法凝神。

他手中的黑子刚要落下,细白的手指忽而覆在他手上,将那棋子落在另一处,而后又将手收了回去,他偏过头去只能看到她的侧脸,淡然自若,只听啪的一声,薛晗的手忽而一抖,白子从手中掉落,他呆呆地看着长宁,长宁掀起眼眸,怎么?薛卿有话要说?

薛晗的嘴唇张了张,见她挑眉看着他,忙道:不敢不敢。他将那白子捡了回去,可现在心乱的变成了他,竟不知该下到哪里。

只这一个小小的插曲,竟让薛迹反败为胜,他眼中顿时亮起,如星辰闪烁,而薛晗面色晦暗,长宁笑了笑,朕也刚好想尝尝桂花酥酪,薛卿以为如何?

内室中暖炉烧得正热,薛晗小口地吃着酥酪,长宁坐在一边饮着酒,她刚要再倒一杯,却被薛迹按住,陛下,酒喝多了可会伤身。

长宁抬眸见他说的真切,她唇角一弯,既然如此,那你替朕喝。

薛晗的头从碗中抬了起来,既有长宁发话,今日这盛酥酪的碗都比平时大了许多。

长宁将自己手中的酒樽满上,递向薛迹,薛迹伸手接了过来,她的唇色潋滟,而这酒杯方才她的唇轻轻触碰过,他手心微湿,仰起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在府中鲜少饮酒,可还好这酒并非绝烈,他能受住。

长宁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既然你酒量尚可,那便陪朕喝几杯。

薛迹看得出她有心事,可那也不是他能问的,如今只好舍命陪君子,但长宁酒量实在太好,几杯下去,薛迹便忍不住呛咳起来,长宁伸手抚在他背上,替他顺了顺,不要逞强。

可薛迹却执拗得厉害,陛下的酒量不也是这样练成的吗?

长宁轻轻一笑,她低头看着手中酒樽,有时候天赋比后天的习练更重要,朕也不常饮酒,有一日想一醉解千愁,可却突然发现,自己竟千杯不醉。

明明是极无奈之事,可她却说得极其简单,薛迹还想听她说些什么,可他眼皮渐渐深重,头倒在桌上前似乎被一只手轻轻托住了。

薛迹第二日酒醒时,已经在自己房中了,他回想着昨日之事,薛晗敲门走了进来,手中端着清粥,兄长醒了就喝些清粥吧,这可是陛下交代的,说是饮酒之人第二日总没什么胃口。

薛迹往外看去,陛下呢?

薛晗不解地看着他,陛下早就走了啊?昨晚我都已经打算好睡在地上了,谁知陛下又走了。

一连几日,他都未再见长宁过来,明明以往也不常见,可他却知道,他很想再看见她。

长宁这几日都在忙于政务,根本不曾踏足后宫半步,这日萧璟却突然邀她去立政殿。

她犹豫了一瞬,却还是去了,只是走到殿中,根本不曾见到萧璟的身影,男子自偏殿中走出,身上的白色锦袍衬得他面如冠玉,一张脸干净清透,他的面容同萧璟有三分相似,长宁自嘲的笑了笑,你就是萧峥?

萧峥似乎不曾想到她会猜到自己的身份,行礼道:萧峥见过陛下。

铜香炉之中轻烟袅袅,透出的香气直往人心头而去,长宁头有些晕,萧峥连忙上前将她扶住。

去往寿安宫的宫道上,萧璟忽而停下了脚步,玉林不解地看向他,殿下难道忘了什么东西?

舅父从不曾这个时辰唤他去寿安宫,以往他都要小憩,不喜人打扰,怎么今日却一反常态。萧璟忽而想起些什么,心头跳得厉害,走,回立政殿。

萧璟抬步便走,玉林连忙跟了上去,他从不知这路这么长,竟过了许久才回立政殿。

可他匆忙推门进去,瞧见眼前之景时,整个人怔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