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的七十年代第11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主人。

清越的男声在密闭空间里响起,激起宋渝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像美人鱼般轻轻的摆动双腿,警惕的寻找声音的来源。

百花深处有一幢精巧别致的竹楼,迤逦行来一个宽袍大袖、峨冠博带的翩翩公子,施施然作揖行礼,行动间颇有魏晋风骨。

此处何地?你是何人?我又怎生来此?宋渝把心提到嗓子眼,这些个世家子弟,表面上风光霁月内地里吃人不吐骨头,她绝对不是对手。

主人不必担心,此处便是宋家秘境,我乃是守护人,名空一。公子谦卑的维持着作揖的姿势,机械的回答。

果然是宋家空间,宋渝不由长舒一口气。她又敏锐的发现此人不妥,恍若谪仙的男人居然不是真人?真的是神乎其神,她不由为先人的智慧技艺叹服。

空一?那是否还有空二、空三?

先人技艺无双,可这取名的水平实在堪忧啊。

空一直到空九。主人怀有身孕,还请离开水域。

说罢,空一广袖长舒,宋渝便腾空而起,身上水迹遇风而干。眨眼的工夫,宋渝浑身干爽站在了竹楼前。

二层的小竹楼近在眼前,翠绿的竹子似乎还蕴藏着无尽的生命力,可上面却镌刻了岁月浸染的痕迹。

宋渝抬头,匾额上是磅礴洒脱的流金岁月四个草书,只观一眼,便让人有一种天下任我行的豪迈。她试探着伸出手,却不得寸进。触手可及是水样的屏障,泛着涟漪阻隔千山万水。

这是何故?宋渝惊叹的回头问道,为何阻止我进入竹楼,我不是空间的主人吗?

主人是千年来第一个进入此秘境的宋家人,至于为何会有禁制,请主人自行摸索。空一不亢不卑,俯首道。

千年来第一个?难怪宋家历来对空间有颇多的抱怨。如此巨大的空间,足可以养活百万雄兵,朝代更迭之际宋家便有一争之力。只可惜,虽有万顷良田却看得见摸不着,最后走漏风声,落得个族破人亡的凄惨下场。

那她,来到这后世,是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那我,为何能够进入空间?宋渝熄了进入竹楼的心,她站在百花丛中,语笑嫣然,一时尽分不清是花更娇还是人更美。

可惜空一不是人,他连睫毛都未颤,恭敬如常的说道,是灵魂相契的缘故。主人,空间里有灵泉一方,可肉白骨活死人。主人机缘巧合进入此处,便可每日取用一滴,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不在话下。

砰砰砰是宋渝一下高过一下的心跳声。灵泉,听上去就是仙家之物!她按捺住内心的兴奋,神色不变,那空间的出产,我都可以随意取用,对吧?

自然,这些不过就是俗物,主人喜欢就好。空一负手而立,毫无起伏的声线里居然能听出几分狂妄的意思。

如此甚好。宋渝窃喜,现在她所属的年代,物资紧缺。能有这整个空间作为倚仗,她怀着宝宝便有了底气。便宜夫君现今看来略好,可谁知道以后如何?

那宋渝吞吞吐吐,那原身后来如何了?

花非花雾非雾,哪来的原身?主人无需为此事烦扰。空一抬头望天,长袖无风翻飞,飘渺出尘。

我如何离开如何进入?

身随意动,来去自如。

转念之间,宋渝的身形便出现在部队家属大院的房间里。仿佛经历过易经伐髓,她觉得浑身上下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清透。

站在穿衣镜前,宋渝抚上明显白皙了许多的脸颊,眼波流转间动人心魄。

这居然和上辈子像了七八层?

哪来的原身?她边走边思索,空一的话可信度应该很高。那是不是说明这所谓的原身,不过是另一时空的自己?如今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合二为一?

掀开被子机械的躺平,宋渝这才惊觉时间似乎并没有流逝。这一天也太跌宕起伏,她解开心中谜题,放松下来,沉入梦乡。

二十公里全副武装跑下来,董长征作训服被汗水浸透,秋风一吹,显出白花花的盐印子。

带领着被虐的死去活来的士兵,在操场上列队接受团长指示。一团一营不出意外的又一次拿下全团第一,而营长董长征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中的第一。

董长征在部队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甚至没有学历,能混到今天这一步,全靠拼命!凭着自己过硬的身体素质和军事素质,他一点一点拼来的营长职务。

按照这老小子的惯例,拿下第一不得在全营面前吹他个几个小时?张泽平张副营长早早带好棉球,准备等下董长征吹牛的时候当耳塞使。

立正,稍息!同志们辛苦了,解散。

这就完了?这就完了!

他娘的我裤子都脱了你居然不放屁?这老小子受什么刺激,居然对吹牛都失去了兴趣?

哎呦喂,你对得起棉球吗?

张泽平恨不得尔康手,看着那老小子百米冲刺般朝家属区跑去,转眼就跑的无影无踪。他董营长不吹牛了,全营指战员铁定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怎么回事?营长受什么刺激了?教导员李茂华用手肘怼了怼张泽平,惊讶一点不少。

怎么回事?家里有天仙似的媳妇在等着,溜号了呗。几个连长也围了过来,显然他们也觉得浑身不得劲。

真有天仙媳妇?这难道不是董营长吹

牛吹出来的吗?李茂华不敢置信的瞅着家属区的方向,那老小子真的有这艳福?

真的真的!全营的官兵都围了上来,里三层外三层挤得水泄不通,亲眼目睹的官兵们激动的嗷嗷叫。

忒漂亮了,比天仙都漂亮!

比电影明星还好看,她一眨眼,花都开了。

我们文工团几个跟她一比差远了。

董营长媳妇长得漂亮人还温柔,娇滴滴的,反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几个干部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暗侧侧的商量什么时候套老小子麻袋,必须要给他一点教训尝尝。

太他娘气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