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错第12章 萧峥全文阅读

后宫中都在议论,陛下似乎变了许多,云侍君薛侍卿侍寝的日子,陛下却都歇在自己寝殿,可即便再怎么议论,那些人却也不敢问到紫宸殿前。

可后来却见云侍君并无失落之色,颇有宠辱不惊之意,而薛晗,无人在意他怎么想。贤君倒是坐不住,去立政殿说了一些,道:陛下莫不是身子不适,不若请太医过去看看。

萧璟坐在几案后,手中执着黑色棋子,落在棋盘空处,贤君见他不答,心中哪里静得下来,只随意将白子按下,萧璟将手中剩下的黑子丢到棋盒之中,你若无心,便不必来陪本宫下棋。

贤君忙道:殿下稍待片刻,臣侍

萧璟却没了下棋的兴致,你回去吧。

贤君愧然道:是臣侍的错。

萧璟点拨他几句,陛下的心思,你何必非要琢磨得那么明白,本宫不过是被你败了下棋的兴致,你便诚惶诚恐,陛下若是动了怒,你又当如何?

贤君垂下头去,臣侍也是关心则乱

萧璟淡淡道:本宫知道,可旁人未必这么想。

贤君被萧璟一番训诫,不再作声。

次日下了早朝,萧璟便起身前往紫宸殿,长宁听到宫人通传之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并不常往这里来,上一次大约还是三年前。

长宁依旧做着手边的事,听着他脚步声慢慢靠近,听着那熟悉的低沉嗓音轻唤了一声,阿若

萧璟在殿中待了近两个时辰才回了立政殿,他眼角眉梢还有未消散的春情,可待见到殿内之人时,脸上的笑意慢慢僵住,萧胤坐在主位,不紧不慢地品着手中香茗,而侍立在他身旁的男子容色清秀,眉眼中透着乖顺,正是这些时日以来,萧胤一直提起的人,萧峥。

他竟一刻也等不得,先斩后奏地将人接进宫里来,萧璟的手指渐渐收紧,缓步走上前去,舅父怎么过来了?

萧峥忙同萧璟行礼,峥拜见殿下。

萧胤看向他,璟儿回来了就好,我本以为做了太后,便能耳根清净,不问闲事,可这一桩桩的事却总需我出面,如今将人送到你的眼前,也算是省了你不少事。

他竟把逼迫之事说得仿佛施予恩德一般,萧璟心头冷笑一声,面上却有些担忧,我今日请了陛下过来,本想着将峥弟的事同陛下提一句,即便只是媵侍,也需陛下知晓,可如今峥弟不召自来,只怕会惹得陛下烦心,对我生出怨怼。

他从座上起身,萧峥虚扶了他一把,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若是你不愿说,那舅父就替你去紫宸殿一趟。

萧璟看了萧峥一眼,淡淡道:即便是要被陛下责罚,也都由我受了便是,自不敢劳烦舅父。

萧胤目的达到,不再多说什么,只训诫了萧峥几句,你兄长既为君后,便要以君后之礼事之,循规守矩,你可记得了?

萧峥垂眸应道:峥儿记下了,绝不敢违背一丝一毫。

殿中只剩了他们兄弟二人,萧璟连多余的脸色都没给他,将他晾在那里,自己回了内室。

过了没一会儿,玉林走了过来,同他道:二公子便随我来吧。

萧峥走在他身后,轻声道,我知道殿下不愿我入宫,我亦如此,可我只是一庶子,自己的命运根本无法掌握,全由得旁人。

玉林停下步子,二公子这是哪里的话?殿下是六宫之主,容得下后宫君卿,又怎会容不得一个小小媵侍。玉林愚笨,不知晓其中道理,但玉林知道,若是主子容不得你,必定是你没有做好。

萧峥沉默了一会儿,看着玉林将他带到离立政殿最远的一个侧殿,这其中的心思不言而喻,玉林又派了两个宫侍照顾他起居,二公子若有什么事,只管让侍人通传便是。

这两个宫侍,是玉林仔细挑选的,沉默寡言,但却十分忠心,绝不会背叛主子。

萧峥入了宫,可这待遇与软禁没什么区别,他甚至连长宁的面都见不上。

萧璟自紫宸殿回来,便浸在这汤池之中,心头想着究竟如何将萧峥入宫之事说与长宁,他肩头还有她今日留下的齿痕,他们两人那般亲密,而萧峥,只是一个不重要的人,她应该不会怪他吧。

玉林回了来,隔着一层纱幔,轻声道:已经将他安置好了,殿下放心便是。

萧璟叹了口气,我又如何能放心得下!

玉林将方才萧峥的话说给萧璟听,又道:他这是有意对奴才说这些,知道奴才是您近侍,他说的话奴才定会说给您听。明里想得了您的宽宥,暗里却还是想着踩着您上位,真是好心机。

汤池之中水雾迷蒙,萧璟单手扶额,对他道:本宫这般‘软禁’着他,他必定不会死心,还要以防后手才是。

玉林将寝衣放在纱幔外的矮桌上,道:奴才定不会让他得逞。而后退了出去。

萧璟从汤池中起身,淋漓的水珠自腿上滴下,他拈起寝衣披在身上,外面似乎下雪了,可殿内还是温暖如春,他自嘲一笑,今日一晌贪欢,竟忘了自己如今处处危机。

回了寝殿,他只觉有些头痛,晚膳都没用便歇下了。再次醒来时,长宁坐在他榻边,冰凉的手指抚着他的脸。

他将她的手指捉住,放进被衾里暖着,你怎么过来了?

长宁低头看着他,怎么,只许中宫殿下到朕殿中宽衣解带,还不许朕来看你吗?

萧璟眉眼含笑,将她拉到床榻之中,那陛下现在可还要臣侍侍奉?

他伸手将她身上的外袍褪去,只剩亵衣,她不仅手凉,身子也冷的很,他抱紧了长宁,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

可衣衫摩擦间,萧璟又有些情动,低头含住她的上唇,轻轻吮吻,长宁将他压在榻上,一手撑在枕边,璟郎

萧璟抚摸着她的脖颈,那上面还有今日他留下的痕迹,轻浅却难以掩藏。

他今日本是去送了些补身的羹汤,谁知后来竟会意乱情迷,在龙椅上便行了事。他仰靠着,扶着她的腰身,喘‖息不定,道:陛下近日未去云侍君和薛侍卿宫中,已是让不少人怀疑陛下有疾。

长宁垂首吻住他,唇齿之间痴缠不休,动作却未缓,所以,你是专门为侍疾而来?

殿中宫人早已退下,若是从外面看过去,两人身上衣衫完好,只有无人察觉之处,如同潮水一般涨落回旋,惊涛拍岸。

长宁细白的手扶在龙椅椅背上,这等放荡形骸之事,她还是第一次做,可却能生出解脱的快意,桌上的奏章早已在方才纵情之时挥落到地上,凌乱不堪。

她口中声音细碎,又被萧璟以唇封住,她额上的汗滴落在萧璟鼻尖,他仰着头看她,承受她给予的一切,雷霆雨露,他都甘愿受之。

立政殿,长宁枕在萧璟的手臂上,他轻声道:若你不是帝女,我也不是萧家嫡子,我们还会相遇吗?

长宁靠近他,你不是说,我若是成婚,还需有个厉害的男子替我撑着后宅,我思来想去,却也没想到有哪个人适合。

萧璟闷声道:所以你便选了那侍郎公子?

长宁轻笑,他也不是,他的性子也软了一些。

都过了多少时日了,你还记得那人。

长宁看他这般不讲理的模样,心里极为受用,不是你主动提的吗?

萧璟胳膊一收,她的身体便被他带到上面,她低头看着他,认真道:谁让璟郎不想着毛遂自荐?你知道,我向来是随遇而安之人,懒得争什么。

萧璟被她这话触动,心头道:若非我主动,我们之间又怎会有今日?

即便是此刻,他仍旧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情意,究竟是不是爱?她永远都是这般温情脉脉,对自己是,对其他男子仿佛也是,她就像水一般,能包容许多事,许多人,可她也像水一样,谁也握不住她,气愤,懊恼,痛心,失望,这些情绪极难在她脸上看到,即便是少年之时。

长宁抚着他的脸,温声道:你在想什么?

萧璟握住她的手指,在阿若心里,我和卫渊清,和其他男子,孰轻孰重?

长宁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吻落在他眉心上,而后躺了下来,她的声音在他耳边,渊清和你不一样。

似是而非的答案,折磨了他半夜,更让他难以释怀的是那声渊清,以往他们两人相敬如宾之时,她只肯唤他璟卿,可她却唤着卫渊清的名字,那般亲近。

但这烦乱的心绪,在晨起时烟消云散。外面雪下得厉害,今日更是免了早朝,两人用过早膳之后,又倒在了榻间,长宁觉得自己亦有做昏君的潜质,一手撑在他□□的胸膛上,一手抚着他精致的眉眼,萧璟的容貌生得极好,剑眉星目,更难得的是无冷硬之气,而又带了些温雅。

他从长宁的眼神里,看出了柔情与眷恋,或许是他的错觉,可他当了真,将萧峥的事轻描淡写地说给她,他想告诉她,已经将萧峥安排地远了,不会让萧峥靠近她。

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见长宁的眼神变了一瞬,方才的温柔还在,可他却怎么都捕捉不到其中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