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强惨大佬总想独占我第3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新闻曝出后,原本即将抵达裴凛私宅的豪车,不得不调转方向开往顾氏总部。

景泠的脸色愈发苍白,缩在裴凛的怀中尽享温柔乡。

顾家的几位股东受裴衡远的劝诱,模仿国人皆知的三聚氰胺事件,就是为了再度掀起全国哗然,把顾景泠推到风口浪尖任人唾骂。

而同时他们投鼠忌器,既想搞死景泠又舍不得将天河乳业这块金字招牌折损进去,最后只在销路最窄的特医奶粉中动了手脚。

也是瞄准了这部分消费者的孩子比较容易过敏,对入口的食物更加警觉能更早发现问题。

不是他们心慈手软给孩子们留条活路,而是为了把景泠赶下去后继续发大财。

顾氏高层的一场权力较量,让那些喝了天河特医奶粉的孩子们,因营养不良影响了发育,轻则身高智力行动力受到影响,重则大脑脏器损伤永不可逆。

想到每一个受害患儿,背后都是因飞来横祸蒙上阴影的苦难家庭,景泠这个自认没什么同理心的都看不下去了。

景泠:[缺德的挨千刀的四十里地没人家,搞出这些个狼掏的人渣们!]

系统唉了一声,刚想说景泠骚归骚,但工作态度还是可以的。

就听景泠继续说道:[耽误我陪老婆,岂可修!]

系统:[滚啊。]

原身虽然对顾氏接触不多,但顾母有意无意间总是会提点些,景泠起码是知道顾氏他还有几个能用的人的。

因而在苏醒后立即找人去查,但为时晚矣,事情早就发生还被压在下面的县里,就等着被人翻出大闹一场。

*

车子停稳,景泠被裴凛抱进轮椅中,秘书久候在一旁准备接过轮椅,景泠在临走前还捏了捏裴凛的小臂,眸子中流露出的惶惶不安有些可怜。

裴凛唇侧微弯,伸手按在景泠柔软的发顶,柔声安抚道:会议结束,我们一起回家。

景泠对上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抿唇重重地点了点头,才恋恋不舍地被秘书推走。

等他进入会议室的时候,投影屏幕上已经再播放第三个公关方案了。很显然,压根没人等他这个新上任的小顾总。

一眼扫过去,顾家那些常年尸位素餐的叔叔伯伯们齐聚一堂,一张张被烟酒美色虚耗的脸上,都是些遮掩不住的贪婪,听到开门的声响,立即虎视眈眈地盯了过来。

为首的男人手里还夹着雪茄,厚唇一咧露出参差发黄的牙齿:小泠能出院了?你这脸色看着可是还需要好好调养啊。

景泠非常配合地咳了咳,等助理把自己的位置安排好,才虚弱地说道:会议继续吧。

顾家四口三个傻白甜,只有顾母这个铁娘子是干大事的,如果没有那场意外,顾母会慢慢教导儿子逐渐接手公司,但顾母意外离世,现在自然没有人把他们兄妹当回事。

景泠不难想到,前世在顾氏高层的逼迫、网上舆论的攻击、裴衡远的游说以及对患儿们的愧疚之下,顾景瑶是多么理所应当地,听从了董事会安排引咎辞职的。

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顾氏最后也没便宜这些老王八,而是成了裴衡远的一项功勋,进入了裴氏父子的口袋。

等汇报完毕,又听着一群与虎谋皮的叔伯长辈和公司高层各执一词。

半晌后,二叔抽着雪茄一脸悠哉地对景泠说道:要我说,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最新的抽检报告完全没有问题,监管局也拿不出错,何必把脏水往咱们身上揽呢?小泠你说呢?

不等景泠说什么,一旁立即有人帮腔:可不是,热点新闻天天有,明天谁还能记得这种乱七八糟的假消息?我觉得二哥说的对。

那十个写联名信的家长也都是些乡巴佬,找人吓唬一下屁都不敢放一个。

不就是想要钱吗?大不了给他们点

这话说得让景泠都忍不住皱眉,好家伙,贿赂、恐吓、收买一条龙,他要真听之任之,让这些人将事情闹大,最后的罪过还要记到他这个黑心顾总头上。

后续展开不用多想,一定是公司处理不到位,天河乳业形象受到重创,股票大跌资金链问题接踵而至,他不主动请辞根本难平民愤,顾氏高层顺便大换血,将顾母留下的那些心腹清扫一空。

景泠余光瞥见高层里不少有话想说,却面露犹豫继而保持沉默的。顾氏说白了还是家族企业,所谓高层也不过是高级打工仔,这种时候争个脸红脖子粗,转天顾小少爷顶不住下台了,今天针锋相对明天就得芒刺在背。

看着闹剧不断上演,景泠心中有了章程,苍白的唇瓣抿出一丝血色,微颤的睫毛泄露出心底的不安,还没开口便猛烈地咳嗽了一阵,哑声对顾家二叔点头应和:这一年多亏有二叔坐镇。

听到景泠站在他这一头,酒囊饭袋们面上更多了一分得意,景泠内心冷笑。

所谓,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景泠进入顾氏急需立威,送上门的人头他不好好痛击一番,怎么对得起这些一肚子坏水的人渣?

景泠一连咳嗽数次,胸膛起伏脸色苍白,眉间紧紧拧着眼眶有些发红,看得出咳嗽带起的胸腔震颤让他尚未恢复的病体十分痛苦,配合演完不中用的小少爷便借口打针吃药提前离开。

等他重新抵达裴凛的私宅后,又陪对方吃了一顿复健方案上要求的营养餐,景泠的秘书和顾母曾经的心腹们才结束会议接连赶来。

裴凛将轮椅推到书房,让保姆送来了一杯热牛奶,便主动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这场私人会议一开就是三个小时,会议结束时一份包含清查声明、对外承诺、高价赔偿、内部清洗、开放工厂等一系列应对举措的完美方案成型。

顾母是留下不少可用之人的,但想要一些老功臣完全为他所用还需要多花些心思。

因而这一次景泠先挑了其中最年轻、劲儿最冲的穆航单独留下,准备任命执行总裁,并将后续事件交给对方全权处理。

对着那双充斥着野心的双眼,景泠浅笑叮嘱:涉案的四个人,我一个都不想再见到。

穆航微笑着应声离开,景泠突然注意到什么,战术后仰靠在宽大的老板椅上,发现穆航与他上次见时肉眼可见的变帅了。

一身笔挺的黑西装,再回忆青年曾经的模样,却仿佛笼了层灰纱。景泠记人的脑容量,一向只对美色开放,印象不深肯定不帅。

景泠:[这世界帅哥也太多了,小穆也好帅啊我天。]

系统:[]这骚东西,特么还真是奔着乐可去的!

系统不理他,景泠望着穆航离开的方向,喝了一大口牛奶继续自说自话:[而且小穆才一米七八,我努努力也许压得住。]

系统服了:[滚啊。]

看他美滋滋色迷迷的样子实在来气,憋了半晌还是问了出来:[你不是喜欢裴凛吗?]

景泠一边吸溜着牛奶,一边美滋滋道:[对啊,裴叔叔是我心尖上的小宝贝!]

系统:[穆航呢?]

景泠:[也是啊~]

系统:[???]

景泠:[榴莲心了解一下,心尖充裕着呢嘻嘻~]

系统:心累,毁灭吧。

提及裴凛,景泠安排完顾氏的事情便瘫在老板椅里想美事。

他到裴家前,裴凛已经让人将其中一个宽敞的客房,改造成复健室,并聘请了最好的私人复健师,就连家中饮食也是严格按照复健方案进行的。

一向闭塞、不通世事的裴凛,什么时候对人这么用心过?

景泠越想越美,以前在医院复健不方便每天缠着对方,现在住进家里了,总有办法骗裴凛陪他做复健,到时候再一不小心没站稳,一天投怀送抱个几十次,芜湖~

脑袋里新载入的小穆,瞬间便忘个干净。

*

与此同时,画室里的裴凛正看着书房的监控屏幕,琥珀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落向画面中俊美的青年。

在看到瘦弱青年端坐在皮椅上,面对围在身侧几位的连番试探也毫不怯场,说到决策时眼尾微微上挑,展露出他从未见过的锐气锋芒时,裴凛低笑起来,不由暗叹:真是一个有趣至极的小色鬼。

景泠远想不到,这栋他来了就不想走的别墅内布满了针孔摄像头,一双极具侵略性的眸子,更是早就盯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