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妻有罪第4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赵思行走后不久,林妈妈带着嫁妆和几个丫头来了,脚刚迈进了侍卫府心就不禁心疼起来,这院子还不如丫头们住的好呢,里头光秃秃的除了几间房子连处景儿都没有,说是侍卫府可进门就见着个半大孩子,连个丫鬟都没有。

小尕儿好奇的看着几人,不等他开口问,林妈妈便道,我们是永怀侯府的人,特来给侍卫府送上嫁妆,你们夫人在哪儿呀?

永怀侯府?他们夫人?小尕儿平时迷迷糊糊的,这会儿倒来了聪明劲儿,那屋里的姑娘不就是皇上许给大人的那位了大人竟还瞒着自己,走到时候说叫自己给她送饭不许打扰。

伸手指给几人看,库房在北边,姑娘夫人她在东厢房呢。

林妈妈吩咐下人把箱子抬了进去,

一行人跟着小尕儿往里走,看到南边的宽敞规矩的马厩不禁皱起了眉,这马府倒不错。

到了门前,小尕儿对着几人打拱道,夫人就在里面,太太小姐们请吧。

秋宋她们几个听了直捂嘴笑,林妈妈看了小尕儿一眼,这孩子看着不傻,就是一点规矩也不懂,哪能儿张嘴随便乱叫人,传出去还不闹笑话。

小尕儿没在大户人家呆过,侍卫府又没有女眷,也就没留心过这方面,见林妈妈她们穿的比自己好多了,还都很有气势,这才叫错了。

林妈妈道,小哥儿可错了老婆子我和这几个丫头都是伺候你们夫人的下人,小哥儿如何能称我们为主子。

下人?小尕儿闹了个大红脸忙改口道,妈妈,姑娘们,里边请吧。这什么侯府可真厉害,连下人们都穿的这么好。

宋妆如这边眼泪还没收,小声的抽嗒着,听到外面有女子在咯咯笑着,一下从榻上坐了起来,是谁在外头?竖着耳朵再一听,是林妈妈!

忙下地打开门,林妈妈和秋送几个丫头站在门外,见到她出来眼圈一下都红了,宋妆如不想叫她们担心,笑着道,林妈妈你们快进来。

入眼除了一张榻,一套桌凳什么也没有,整齐却显得冷清,还未见过赵思行,林妈妈已经约觉他是个话不多的。

太太她知道老爷就这么把小姐送出来,气的够呛,心里惦记小姐却来不了,就让老奴过来了,瞧着小姐没事太太也就放心些了。

宋妆如鼻子一酸,还是强压下去笑盈盈道,妈妈我好着呢,叫娘她不要担心,妆儿不能尽孝,就指着妈妈多费心吧

小姐说的这是哪的话?林妈妈擦擦眼泪,从袖子里拿出张银票放在桌上,这是太太给小姐准备的嫁妆,五百两银票和一箱子珠宝首饰,箱子已经叫人抬进库房了,小姐有这些银子傍身,一则太太放心,小姐也不至于苦了自己

轰隆外面打起了雷,宋妆如见林妈妈站起身,急忙道,妈妈不再多坐一会儿了吗?

林妈妈摇了摇头,道远雨天难行,就不多留了,看向身后几个丫头,小姐看看想留下谁在身边伺候。

宋妆如看了一眼她们几个,都是伶俐的,刚想开口忽然想到,若是把人留下,不就发现了自己和赵思行分房睡的事儿,到时候娘知道了更担心

干脆一个也不留,到时候自己再从外头寻个机灵的丫头,妈妈,赵夫君他已经从外头物色了丫头,说回来带给我看呢,我若再留下她们,显得信不过他似的。

秋送急的快哭了,小姐,奴婢从小伺候小姐,小姐就留下奴婢吧。

宋妆如坚定的摇了摇头,自己可不能心软,再有侍卫府的日子不比在侯府,不能留着她陪自己吃苦。不行,谁也不能留下,妈妈你快带着她们几个走吧。

林妈妈见她这样坚决,便不再执意了,临走前突然凑在宋妆如耳边小声道,小姐身子可还疼?

宋妆如一头雾水的看着她,哪儿疼?想了想道,肚子疼。肚子上青了一块,也不知道在哪儿硌的。

肚子疼?

林妈妈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怎么会是肚子疼呢再一想可能小姐脸皮薄不好意思和自己说,便又嘱咐了几句,姑爷是习武的力气人,未必懂得怜惜小姐,若在那事上贪着小姐不放,小姐可不能全都依着

小姐才刚及笈,若是由着姑爷乱来伤了身子,以后就不好生养了,小姐身边又没个过来人提点,她不得不多说几句。

宋妆如这下算是明白林妈妈的意思了,脸上红霞一路烧到了脖子根儿。

妈妈,外面好像要下雨了

送走了林妈妈她们,宋妆如往回走,这才注意到南边马厩里有个小厮在给马刷鬃毛,小尕儿看到宋妆如,忙放下刷子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夫人好!我是伺候大人的小尕儿。

夫人宋妆如有些不自在的点点头,冲他浅浅笑道,嗯,小尕儿你在做什么?

小尕儿看着仙女儿似的宋妆如,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眼前的夫人会不会是狐仙变得,就跟戏文里那样,大人以前救过夫人,然后夫人来给大人做妻子报恩?

要不怎么一下许给他家大人了呢

小尕儿?宋妆如又唤了他一遍。

小尕儿回过神来,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低着头语气里满是敬畏崇拜,小的在给破风和行云刷毛

宋妆如看了看那一黑一白的两匹马,皆是马头雄俊,身架高昂,阳光下身上似有辉光缓缓流动般,她虽不懂马,却也知道破风和行云必定不是凡物,没想到赵思行竟能同时得了两匹。

这两匹马是大人救驾有功,皇上赏赐给大人的,去年秋天皇上狩猎时遇到了黑熊,是大人不要命的挡在皇上身前,生生受了两下自己鬼门关走了一遭,差点儿没熬过来,到现在背上还有两道深深的爪印儿呢。

宋妆如莫名的心疼起来,忠君护主的英雄故事总叫心生敬佩,何况赵思行又是身边实实在在的人,听完只有崇拜佩服的份儿。

赵思行晚上踩着月色回来,身边还多了匹枣红色的小马驹,皇上给他休了半月的假,叫他好好照顾小马驹,顺带在家陪陪刚过门的妻子。

他今天撒谎了,为了蒙混过关说自己已经和宋妆如拜过堂了,脑海里突然闪过她低着头犹犹豫豫拒绝自己的模样,赵思行心下释然,若自己是她也未必心甘情愿,看了看身旁枣红色的小马驹,麒麟大人,请吧。

小尕儿正在马厩喂草,见到自家大人牵着个神气极了的小马驹回来,惊喜道,大人你回来了,这马好生精神大人在哪里得的?

这是皇上的马,叫麒麟。赵思行拴好了缰绳,对着一旁的破风和行云道,你们可不许欺负它。

只见刚才还桀骜不驯的小马驹,这会儿见了破风行和云后,已经乖乖的趴在地上了,眼里湿亮亮的看着赵思行。

小尕儿乐着道,大人您瞧,这小马驹还怪有眼力界的!

赵思行笑着抓了把稻草喂它,小马驹一根儿不剩的全吃了。

她吃过饭了吗?

谁?小尕儿微微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眉眼突然就垂的低低的,一脸受伤道,夫人吃是吃了只不过她不爱吃我做的饭菜,就只把馒头吃了。

他知道自己做饭难吃,只是这回被狐仙娘娘嫌弃了,心里的挫败可大了去,大人说我做的饭菜真有那么难吃吗?

夫人?

赵思行一愣,以后不许话只说了一半。

宋妆如以后要在府里住上三年,与自己做假夫妻,他不叫夫人,还能叫什么。

明儿我去街上寻个做饭的丫头吧。

他做的饭菜,只能说吃不坏人,如今宋妆如来了,找个做饭的丫头也好。

小尕儿对自己的厨艺绝望了,拍着手道,好好好,反正有夫人在,咱们就是雇上一院子人也行了。

赵思行觉着好笑,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我方才光顾着看马,就忘了跟大人说,今儿大人走后夫人家里来人了,侯府的可厉害了,抬进来一大箱子宝贝东西,说是给大人的嫁妆,大人你说咱们雇多少人不行?

赵思行从库房回来,直接到屋里去找宋妆如,房门打开宋妆如已经换了一身黛青色的妆花缎常袍,外头罩着件橘红色的比甲,比起早上只着中衣,此时更多了几分不可直视的美丽。

宋妆如看着面前一身玄色蟒服的赵思行,脑海里想的都是他奋不顾身救下皇帝的场景,潋滟的凤眸里比早上多出些热切来,笑盈盈的看着他道,

大人回来了。

赵思行被她看的心中一愣,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感觉宋妆如好像见到他很高兴,眼下却也被她脸上的笑容感染了,也生硬的笑着回道,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