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成了一只霸道小丧尸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明轻轻就这样暂时性地养起了蛋蛋。

由于蛋蛋叼来的那枚金桔,她对这只初次见面对她凶巴巴、警惕万分的小丑狗印象好了不少。

临睡前甚至特意取了两块牛排出来解冻,打算明天喂狗。还从京东下单了狗衣服和狗咬具,以及狗会喜欢的橄榄球,打算等蛋蛋被接走的时候,让它带上一起去救济中心。

小傅知道自己冒充一条狗,实在是非常卑鄙的做法。

但明轻轻准备的黑盒子散发出来的热量那么暖和,像是一条温暖的毛毯从四面八方包裹住了他。他贪婪地烤烤手脚,又烤烤脑袋,幸福得冒咕噜泡儿。虽然羞愧,可根本无法抗拒这样的诱惑。

自从跌落到地球上变成了个蛋、昏睡很久才从深山老林中出来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拥有过这么温暖、饱腹、餍足的夜晚了。

窝被明轻轻的工作人员丢了,也没那么伤心了,反正他还趁乱捡回了几样。

小外星人就是很容易满足。

小傅趴在地上,在暖灯下又读了几页《识字大全》,在读到一则童话故事,两个主角手牵手happy ending时,他灰蓝色的眼眸亮晶晶,自己牵住了自己的。

随即,在暖洋洋中睡着了。

*

正如地球人赖以生存的是氧,克拉弗林星人同样有一种不可或缺的第335号元素,然而这种元素在地球上十分稀薄。

这是造成小傅身体不协调、一部分超能力缺失的主要原因。

清晨是这种元素含量最低的时刻。

小傅昨晚睡前已经将身体机能调整到最好,然而一觉醒来,身体机能还是流失了一半。和人类起床时的不清醒、起床气差不多,但弗拉克林星人的表现形式是四肢不协调。

小傅醒过来,顶着炸毛的头发,又摔了一跤。

他不甚清醒地睁开眼,眼里还残余着香甜的美梦,像个小机器人一样先把一只手撑在地上,把上半身撑起来,再机械地把一条腿屈膝,下半身给弄起来。

就在这时,踩着棉拖鞋的脚步声从三楼下来。

小傅:!

小傅刹那间清醒,跳到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识字大全》和勺子旁边,叼起书页和勺子,原地消失。

明轻轻端着早餐狗盘推开门,心底诧异。刚才还听见动静,怎么自己一过来,狗又不见了。

蛋蛋?

没有狗应。

难道昨晚叼来一枚金桔放下,就走了?

明轻轻心底不确定,放下盘子,在附近几个房间找了一圈。

小傅蹲在寒风中的屋顶上,苍白的脖颈一抖,冻得一个激灵。

人类所说的由奢入俭难,外星人竟然也不例外。仅仅只是在火炉旁边睡了一晚,竟然就开始不适应外面凛冽的寒冬了。

他注意到明轻轻仿佛在找狗。

小傅干巴巴地抿了抿唇角,心里闪过一抹心虚明轻轻要是找不到狗,会不会怀疑?

小傅登时提心吊胆起来。

人类所说的一个谎言需要由一百个谎言来圆也没有错。

小傅听见明轻轻喊蛋蛋,心头很不安。

他在屋顶顿了顿,趁着明轻轻还在别墅里头,咔咔咔地转动颈骨,用视线扫了下附近。天刚刚亮,四下无人,于是他飞快地瞬移到别墅外面的草坪上,用勺子在草坪里铲了几个小坑。以此来作为狗的踪迹。

明轻轻在别墅里没找到狗,套上羽绒服,打开大门出去。

然后就在花房外面的草坪上发现了几个狗爪印。

别墅里反正是没有狗尿和狗便便的。

看来蛋蛋是拉在别墅外面了。

这狗还挺聪明。

明轻轻心里又给蛋蛋加了一分。

遥遥地见到明轻轻赞赏的笑容,小傅一时不知道是该羞愧还是该骄傲。

明轻轻回到别墅里,见到花房墙角,自己特意给蛋蛋留的一道小小出入口,那里也有两个小小的泥印。

随即外面不知哪里传来了汪汪声。

明轻轻放下心来,估计蛋蛋是在外面溜达,也没再多管。

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去蛋蛋房间添了点儿水,随即拢了拢衣服,回了三楼。

认真负责的好主人离开了,小傅提心吊胆的心脏才放下,在清晨的寒气中呼出一口白气。

学狗叫学得他脸颊有点发烫。

跟游击躲避战似的,确定明轻轻不会再出现后,小傅抱着自己的宝贝,钻回了温暖的房间。

他看了眼自己怀里的几样东西,觉得当下有个问题亟待解决。

他需要找一个新的窝。

*

明轻轻吃完早餐,喝了杯咖啡,穿着温暖慵懒的针织衫靠在落地窗旁晒太阳,顺便翻完了几个剧本。

现在的好剧本十分稀少,可遇不可求。

有些剧本人设很有问题,明轻轻根本不会为了钱去接,也懒得和资方沟通,逼人改剧本的讨厌鬼她才不会做。她只会直接简单粗暴地将此剧本从选择里删除。

翻来翻去,竟然只有那部古装剧整体的质量不错。

明轻轻所饰演的女主角戏份并不重,但为人很有意思。

武力高强,面瘫,血海深仇,强大,反差萌,剖开内心,又有柔软的一面。

明轻轻被这个人物吸引了。这种吸引,甚至超过了被欧阳昊缠着所带来的麻烦感。

权衡之后,她还是给金姐发去了短信。

以明轻轻的咖位,资方求之不得。尽管还在接触另外几个小花,但是听说明轻轻这边有意,便立刻发来了合同。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金姐发来一条短信:明天去试戏,走个过场。导演是蒋凯,臭毛病很多。安排了一场冰湖的戏,会很冷,你多穿点,我去接你。

天娱娱乐把明轻轻当摇钱树,从董事会到经纪人,表面功夫都做得很足。

*

鸟想要筑巢很容易,小傅想要找窝却很难。

他不确定三天之后,自己还要不要继续留在明轻轻的家里。毕竟天底下没有不露的馅儿,他装得再好,他也不可能真的变成蛋蛋。

迟早,他会被发现。

人类看到他就会恐惧,他忧伤地想,他不想有一天明轻轻也用那种恐惧和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他先暂时将自己仅剩下的几件家当藏在了空房间的角落里,然后打算等黑夜来临,去外面找找可以栖息的山林。

明轻轻坐在落地窗边晒太阳。

小傅吃完了明轻轻投喂的早餐,也捧着本书,趴在距离她垂直五米的屋顶上晒太阳,偶尔晃荡一下脚。

这是一个安静而惬意的午后。

如果不是肥肥一直在草坪上打转,生气愤怒地仰着脖子,弓起腰,朝屋顶上哈气的话。

肥肥是一只老猫,现在十岁左右。

它对于小傅这种外来生物畏惧无比,想跳上去驱赶,但是明轻轻这个主人不在,它又很怂包地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地表达自己的仇视。

假如说人类在猫狗眼里是一堵墙,那么小傅这种天生具有鹰一般锐利的视觉、听力和嗅觉、甚至具有超能力的家伙,在猫狗眼里便像是滔天的海啸,深黑的蓝下潜藏着不知道多少危险与未知。

所有的动物、包括人类,在他面前,都会本能地从脚底板升腾起一种恐惧。

并非他做了什么而恐惧他。

而是一种发自本能的、对于强大而未知的生物的遍体生寒。就像人类畏惧地震、畏惧不可知的黑夜、畏惧山川海啸那样。

又或者,可以说是本能臣服。

可肥肥是一只猫诶!

猫这种生物,和百兽之王同科,怎么可以怂。

于是肥肥就一直在怂和不怂之间游走。

它屡次拽着明轻轻的裤腿往小傅那边靠近,希望主人能把这家伙赶走。但漂亮的主人不开窍,还以为它在撒娇卖萌。

肥肥快要气鼠了。

下午,肥肥的打转引起了远处的山上的流浪狗的注意。

有些穷凶极恶的流浪狗,是会攻击宠物猫的。

何况这是一个这么寒冷的冬天。

到处都没有吃的,附近的鸟不知道被什么更强大的生物给吃光了,人类又实行了垃圾分类,垃圾桶里也掏不出什么可以吞咽裹腹的东西。

饿久了,饿得干瘦如柴,眼睛发红。

而那只体型肥硕的猫却在草坪上炫耀自己浑身的肉。

两只体型巨大的流浪狗猛然以冲刺的速度扑到眼前的时候,专注于盯着屋顶的老猫肥肥才意识到危险。

它惊恐地转过一张加菲扁脸,只见两只饥饿的巨型流浪犬已经极速逼近,闻起来像发烂的鱼腥味的口臭扑面时,肥肥浑身的毛发一瞬间炸开来。

它弹跳起来,炸毛的粗尾巴差点被一只狗爪子揪住。

恐惧瞬间涌上了它肥圆的脑袋。

喵喵喵呜呜呜!!!

明轻轻听见这么一声尖叫,惊得迅速站起来。

她迅速飞奔下楼。

肥肥万分惊恐,一胖屁股蹲儿摔在地上,雪白肚皮上的肉都手感十足地弹了起来,但是想象中的刺痛和撕咬却并没有落到身上。

它身前多出了一个影子,影子罩在了它身上。

两只巨型流浪狗的腥臭气息就那么戛然而止,又或者说被什么东西扼制住了。

两条凶狗惊恐地盯着头顶那个人,对方的眼眸是灰蓝色的,宛如幽蓝的大海,深不见底。对方仅仅是挡在那只猫面前,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它们,它们便感觉到一种巨大的震慑感它们连人类也敢攻击,但是在对方面前,却忽然瑟瑟发抖,肝胆俱丧。

从头到脚到每个细胞的臣服。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两猫一狗忽然就见到夹在它们中间拦架的高个身影倏地一下消失。

然后倏地一下原地出现一只瘦弱的串串犬。

两只恶犬:???

肥肥:

串串犬正在窝里睡觉,陡然被捞到这里,对上两只恶犬的目光:

它差点又要吓尿。

而明轻轻焦急地狂奔下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蛋蛋虽然两股战战,但还是勇敢地挡在肥肥面前,和那两条巨型犬对抗。

两条恶狗仍然能感觉到那令人恐惧的气息还在周围,忽然便扭头夹着尾巴夺命狂奔。

跑了。

草坪上一空。

明轻轻跑得差点脱力,松了口气,走过去蹲下,一只手抱猫,一只手搂狗。

好蛋蛋。她夸奖道,在蛋蛋的狗头上使劲儿揉了揉。

肥肥:

明轻轻以前没有养过狗,只觉得狗的体味重,吵闹拆家,比猫不讨喜得多。她是坚定的猫党。

但是经过这件事,她对蛋蛋的喜爱程度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九分。如果没有蛋蛋保护肥肥,恐怕年迈又胖的老猫就要受伤。

明轻轻将两只小动物带回家,狠狠做了一顿好吃的奖励两个毛孩子。

串串犬虽然惊恐于又被弄到了这里,但是看见眼前的好吃的,还是汪汪两下,迅速扑了上去。

而肥肥从炸毛中恢复过来后,趴在一边,心情复杂。

那个巨型生物好像也没那么可恶。

它抬起头看向屋顶。

想了想,悄悄叼了块肉,悄无声息地上了四楼天台。

*

小傅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被肥肥接纳了,连忙蹲下来,有点受宠若惊。

肥肥呸地一下把肉丢在他脚下,但还是不给他摸摸头,傲娇地撅着屁股走了。

阳光下,肥猫的影子,肉一颠一颠,好大一坨。

但小傅已经被明轻轻一日三餐喂得很饱。更何况,丢在地上的肉他又不是真的蛋蛋,还是很抗拒的。他手脚不利索地拎起那块肉,慢吞吞撕成两半,随即站起来,远远地搜寻了一下那两条恶犬的身影。

他将肉喂了狗,顺便将狗引诱到了救济中心附近。

夕阳就这样落下来。

小傅完成事情,瞬移回屋顶的时候,明轻轻正在试图和串串犬玩球。

她昨天看串串犬的眼神还有点抗拒,今天却俨然充满了喜欢和不舍了。

她拿下来的书被串串犬撕咬成了满地碎片,她都不介意。

还拿了几本无聊的杂志下来,给串串犬玩耍。

她还拿了只橄榄球,在草坪上将橄榄球抛出去,示意蛋蛋叼回来

这只串串犬显然不耐烦和明轻轻玩这种游戏,直接扭开头,继续撕书。

搞笑,她又不是它主人。

但明轻轻仍然耐心又温柔,揉揉狗头,鼓励道:蛋蛋真厉害!不要怕,试着撒开腿在草坪上奔跑一下?

小傅蹲在对面别墅屋顶上,呆呆看着。

心底再一次涌现出羡慕一条狗的情绪。

如果她的手是轻柔地穿过他的头发的话,那种触觉一定温暖而柔软

等等,打住。

他在想什么?

克拉弗林星人和地球人不一样,不是随便谁都可以作为求偶对象。

在某种程度上,克拉弗林星人的情感近乎淡漠,很少会生出对谁的感情。

打个比方,一个克拉弗林成年男人站在那里,他身边即便有一百个绝顶美丽的女子裸着冲过来抱他,他脑子里除了这些人怎么连衣服都穿不起,是联邦今年财政赤字了吗,难不成又要打仗,也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情绪和想法。

但是对于自己的命定之人,克拉弗林星人却又会仿佛献祭一般,献出极致的热爱、浓烈的情感、灵魂、生命、乃至是鲜血。

总的来说就是,克拉弗林星人一生之中只会有一个命定之人,除了那个人之外,别的人都不行。

对于那个人,他们至死守护。

而判别那个人的方法是出现发热。

克拉弗林星的男人女人每个月都会出现一次易感期。

这是自然的生理状态,在这几天内他们的能力和身体状况会比较虚弱。

但是只有在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时,克拉弗林星人在易感期的时候才会发热瞳孔变得深蓝乃至漆黑,浑身上下发烫、无力,全身血液甚至细胞都叫嚣着想要贴近对方。

和人类的画本本上中了春/药的情况差不多。

小傅赶紧抬起不那么灵活的手,摸了摸自己心口。

还好,没有发烫。

不是那么烫。

他松了口气。

同时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心虚,为自己这点小心思。

他眼神不由得不敢再瞟草坪上和狗玩耍、穿着白色宽松针织衫、浑身洒满阳光的明轻轻了。

蛋蛋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和自己玩,明轻轻多少有点失望。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对它的喜欢已经进展到了百分之九十,可是它对自己的接纳却只有百分之零。

小傅心里说不去看,但眼神忍不住又最后瞄了一下。

他看见了明轻轻的眼里的情绪。

明轻轻站起身,最后一次尝试着抛出橄榄球。

但是蛋蛋鸟都不鸟她一下,埋头糟蹋书。

明轻轻不被理睬,挠了挠头,只好让它自个儿玩,抱起旁边打盹儿的肥肥转身回屋。

可她走了几步,快走到门边。

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一阵风。

明轻轻回过头去。

就见串串犬嘴里叼着橄榄球,出现在她身后。

明轻轻惊喜万分:?

难道这就是爱的感化吗?!蛋蛋终于肯和她亲近一点了?

明轻轻感觉养狗实在是乐趣十足。

而嘴里被神出鬼没的少年无情地塞了个球、一脸惊恐的串串犬:%*&%&*

*

和蛋蛋拉近了关系的明轻轻显然很开心,做晚饭时煮了一大锅排骨牛肉。但是她端着盘子送去晚饭的时候,蛋蛋又消失了。

明轻轻已经习惯这条聪明的狗的神出鬼没。

她搬了一堆旧剧本,放进蛋蛋的房间里,心态已经从昨天的排斥过渡成了姥姥的溺爱。既然狗狗爱撕书,那就让它撕,小狗狗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然而等第二天,明轻轻早起,去送早餐,顺便收拾盘子的时候。

发现,盘子里的食物倒是被吃光了,可是地上的书,却只有轻轻的翻动痕迹而没有任何被撕咬的痕迹。

明轻轻看着地上的书。

按理来说,很好解释,可能狗撕书撕累了,就不撕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感觉到有哪里不太对劲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女人的直觉。

就仿佛。

有两只蛋蛋,一只撕书、听不懂人话,而另一只不撕书、聪明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