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喃喃第4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过时的数据、前后用过三次的标题,还有凑时长的话术构成了一场无聊的会议。合作方侃侃而谈了二十分钟,萧泽裕没能从中得到一个关键信息。

他不懂这种把已经报批过的内容整合一遍做成PPT,再照着读一遍的会议有什么意义。

和学生时代的散学典礼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有形式无内容。

这是萧泽裕第二次到十一层。他在公司几乎都待在顶层,顶层有会议室单独为他空着,座位间隔的空间也大,不像现在这样很容易一不小心和别人对视。

萧总对汇报还有什么建议吗?

萧泽裕客套地说道:没有。

对方满意地回了座位。趁着另一位还在准备资料,会议进入短暂的休息时间。

助理小声地问,萧总,需要咖啡吗?

萧泽裕的失眠持续了两年,早就戒了□□。虽然只是一眼,但助理从里读出了几个字你怕我睡着?

我怕您口渴。助理笑着打圆场。

助理在平常是不会问这种问题的,但他怀疑十一层的会议室可能风水不好,不然萧总也不会一坐在这里就开始走神。

对方的U盘出了问题,休息时间持续加长,陆续有人约着去吸烟室离开。有人邀请萧泽裕,他婉拒表示自己最近有些感冒。

为了真实性,他准备去茶水间喝杯热水。

经过办公区时萧泽裕随意看了一眼,发现好几个位置上都有茶包。他没看见黎闻,推测她的工位应该不在外侧。

我让你准备的茶叶买了吗?

已经让秘书去买了。国金有一家新开茶室,铁观音和普洱最有名。另外他们家还做中式茶点,桂花糕也不错。助理试探地问,要买吗?

送茶算是自己从黎闻那儿来的灵感,理所当然是要感谢一下。

萧泽裕点头,给宣传组的人也各送一盒。

///

庭视大厦九层的造型室里,黎闻感觉自己的耳朵突然热了起来。

难道是暖气太足了?不对啊,自己刚才来的时候还觉得这里没有庭视暖和。

理发师Tony神秘兮兮地走到她身旁。

耳朵这么红,有人在想你哦。这好苗子你从哪儿发掘的?刚刚助手给他洗头我去看了,虽然是倒着的,但一定是个帅哥。

公司星探的功劳,和我没关系。黎闻不自在地摸了摸耳垂。

照他这么说,萧泽裕的耳朵该多红?

Tony以为她在害羞,人现在归你带,红了就和你有关系了。你想给他剪个什么发型?新人不用预约,我一会儿亲自给他剪。

刘海剪到眼睛以上眉骨以下,耳侧也剪短但别侧剃。

清爽些是吧?

黎闻点头。

刚刚公司安排的两个助理已经主动联系上黎闻。小A负责打杂,小B负责造型,她惊讶之余又有了底气。还是素人就有这种配置,未来应该是公司的主捧对象。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把人交给她负责。

这次霍修要参加的《明星运动会》,是动物视频去年举办的大型国□□动综艺《全□□动会》的衍生,区别在于将参赛选手的范围限定在了明星和艺术院校在读大学生。

今年是第二届冬季运动会,破格以直播形式在本周六播出。

算是近期最有话题度的综艺。

时间仓促,黎闻只能向宣传专员要了两档综艺往年的宣发案例,找个安静的角落认真研究。

霍修走到黎闻面前时还围着理发布。他站了一会儿,发现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面前的手机上,开口道。

Tony让我问问你觉得怎么样。

黎闻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小狗。她又绕到侧面看了一眼,剪了之后好多了,就这个长度吧。

离开前Tony把黎闻拉到一旁小声地建议。

圈里少年感的多,但气质像他这么好的少,唯一的缺点就是素。他现在没粉丝你得多夸多鼓励,红气才养人。

我不太会。

对黎闻来说,像鼓励小孩儿似的去夸一个成年男性实在有些勉强。她转头看见霍修在门口乖乖站着等自己,憋了半天只说了几个字。

新发型挺不错的

我能火吗?霍修突然开口。

黎闻有些意外地他会这么问,原来还是个有事业心的。他长得好看是优势,但圈里从来不缺长得好看的人。

小火靠捧大火靠命,我不开空头支票。《明星运动会》的项目你报名了吗?

他顿了顿,还没。

原来是个空降兵。

这次项目新加了台球。其他的是田径、跳高、射箭还有王者荣耀。每个选手可以报名两项,我的建议是可以考虑参加射箭。

那就射箭。霍修看见她眼神中的怀疑,笑着回答,我真的还不错。

你这几天可以找场地多练练,其他的我再微信通知你。

黎闻把人送走后重新刷卡进了电梯。只是做个造型和几句问话就她觉得快少了半条命,想起包里的问卷更是痛苦。

她决定在被工作折磨前,先去茶水间享受一下新安装的胶囊咖啡机。

庭视大厦的电梯零点五秒一层。

在黎闻意识到这趟电梯是否有点太久,抬头往数字键看去才发现自己忘记选择楼层。

可是电梯明明在上行。

她再皱着眉往显示器看去,数字从二十五变到二十六。

电梯门随着滴声打开。

正准备乘电梯的合作方一行人发现电梯里站着一个女生。五官清纯,打扮休闲,看见他们后表情由生气转为惊讶。

好像还有点害羞?

大家面面相觑,不懂这是什么情况,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萧泽裕在一旁最先反应过来。

他在黎闻的脸变得更红前走进电梯把人牵了出来,又对助理说,你送一下李台长他们。

他用的正常音量。一行人听见后向黎闻投去了然的笑容,但她没空去研究笑容里更深层的含义。

黎闻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和萧泽裕虚握的手。

萧泽裕带着她往前走,她就往前。带着她往左,她就往左。转来转去进了办公室,黎闻被关门声唤回出走的七魂六魄,小心地抽回手。

对不起,萧总。她道歉,我刚刚忘记按电梯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门就开了

黎闻觉得萧泽裕就算马上把她炒掉也是情理之中,她在他面前总是出错。

没事。

啊?

萧泽裕重复了一遍,语气中带了点无奈道:没事。

谢谢谢萧总,但是合作方那边

已经谈好了。 因为十一层的会议室投影仪出了点问题,他们才换到顶层。重新又听了一遍报告,他早就没了耐心,我本来也没打算送他们。

萧泽裕瞥见她包里像是装着A4纸,转移话题问,你是要去交文件?

不是。这个是我让负责的艺人填的问卷,还没来得及看。刚刚带他去造型室剪了头发。

萧泽裕点头,怪不得没在工位上看见她。

文组这次让我负责的是新签约的艺人,因为没有别的资料做参考,我就用了自己根据以前的宣传经验出的问卷

黎闻想起上次自己作汇报时的数调。

萧总,需要过目一下吗?是第一次用这个问卷,问题的设置方面可能还有些不足

萧泽裕看她很紧张,以为她是真的想要收到别人的建议才鼓起勇气提问。

你给我吧。

黎闻感到心如死灰。

她把空白的那份递给萧泽裕,正迟疑要不要开口说自己回十一层办公,就听见他开口。

你需要电脑吗?我可以让助理拿一台笔记本进来。

谢谢萧总

氛围突然转变为办公。

萧泽裕大概浏览了一遍题目。从姓名到血型再到家庭住址,甚至还有座右铭,像是详细版同学录。

黎闻在一旁坐立难安。如果她有罪,法律会惩罚她,而不是让萧泽裕在这里仔细翻看她出的问卷。

黎经纪。

嗯?

我填一下这套问卷?

可可以的,萧总。

萧泽裕拿出钢笔边写边问,宣传组都有自己出问卷的习惯?

我不知道别人出没出过,我怕遇到完全不了解的艺人就把题目设置得很细。

她一开始做问卷只是为了好玩。没想到题越出越多,到最后打印出来有足足十页。

因为宣传方向需要贴合人物特质,所以我想要是有越多的答案,就有越多的参考文字来发现艺人的特质。好的特质放大能成为闪光点,坏的也可以尽量避免。

萧泽裕认真考虑片刻,所以主观部分我写得越详细越好是吗?

黎闻怕他觉得麻烦,本来想说不用那么详细,又怕他觉得自己这个员工的工作态度太随意。

一番纠结后只好含糊地小声回答道:嗯,可以这样说。

萧泽裕写字的速度快。

黎闻坐在他的不远处听着翻页的声音心猿意马,面前纸张上的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索性放弃考虑之后的事,开始偷偷观察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总的呈半圆形,面积很大,摆了不少家具后还留了空白。

两边的白墙上挂着好几幅画,书架旁还有一盏拱形落地灯,是百褶样式的玻璃灯罩。萧泽裕身后的落地窗连成弧线,不仅采光好视野也辽阔。

她猜肯定能望到电视塔。

黎经纪?

黎闻走到萧泽裕面前接过他递来的问卷。填空的是他,她却像考试后等待发卷的小孩一样忐忑。

你的问卷设置的很好。

语文满分。

虽然题目多,但问题之间的连贯性很强。

数学也满分。

上次汇报结束后我忘了说,你给的数调虽然有缺陷但也有足够的参考性,案例新且贴合主题。

黎闻终于懂了为什么读小学的时候,有同学会因为老师的表扬偷偷抹眼泪。

她现在也想。

黎闻还想说自己为了上次的汇报练习了三个小时,半夜因为睡不着只好翻出自己以前录制的助眠视频却发现免疫,翻来覆去只为等闹铃声一响就起床化妆。

她因为他紧张了一整夜没睡,他怎么可以睡。

但这些都是她自己的事,和萧泽裕没关系。

谢谢萧总。这次是真心实意的。

萧泽裕听出她情绪有些不对,联系眼前的状况猜想应该是因为之前的事还感到有些委屈。

他上次会议睡着虽然是因为国内外连轴转体力不支,但是怎么想也实在有些荒唐,更何况他还在对她道歉后带着私心问了毫不相干的问题。

眼下萧泽裕想安慰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过了一会儿才道。

你这两次都做得很好。上次汇报的事,对不起,等有空的时候我请你吃顿饭?

黎闻蓦地抬头,眼泪顺着滴落到纸张上。她觉得丢脸又控制不住情绪,擦掉眼泪,瓮声瓮气地开口。

我今天就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