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喃喃第3章在线阅读全文

庭视在金融园靠西有一幢大厦。自从收购趣意传媒,除了中间的食堂和三层娱乐区,庭视科技和庭视传媒一上一下各占一半的楼层。

黎闻掐着点进大厦,打卡时正好一点十五分。

宣传组在十一层,女多男少,正好和楼上的执行组反着来。

黎闻和宣传组的人关系处得都不错,除了组长文葳蕤,大家都爱用外号称呼。见她回了公司心情还不错,自然就聊了起来。

你这次跟组好不好玩?有没有见到我男神?

诶诶诶,别插队,我还没问呢。你见到张导了吗?他是不是特严?

怎么带的茶叶回来,好歹也买个国宝的玩偶吧?

黎闻被吵得不行,一边把吃的一件件地按着口味分给每一个人,一边回答他们的问题。

她把白桃乌龙茶递给小六,你男神在隔壁组,和我们不是一个棚,我去盯了没看见。

又把芋泥软欧包拿给甜甜,张导严不严没注意,我每天光顾着照顾艺人去了。

最后把花茶从大喜手里抢走,换了水果茶给她,有的吃就不错了,不喜欢就还给我。

几个人嘻嘻哈哈地闹作一团。

一通闲聊下来正好十五分钟,到点午休时间结束该工作,大家也就回了各自的工位。

黎闻刚坐下,座机便响起。

这台电话接的是公司内线,她现在暂时没有负责的艺人,会找她的只有文葳蕤。

到会议室来一趟。

黎闻还没来得及回答,对面就挂了电话,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提礼袋。

他们刚刚谈笑的动静挺大,刚消停文葳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约在会议室,估计是有正事找她,这时候送小礼物不太合适。

甜甜提醒她,文组今天心情挺不好的,刚刚好像还和人吵了一架。

黎闻说声谢了便往会议室走。文葳蕤爱生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和人吵架不稀奇。

她敲门。里面安静得很,没有甜甜说的争吵声。

进来。

她推门进去。文葳蕤在U型会议桌左侧,还是以往那副教导主任的严厉神情。

坐在她对面的男生一直低着头。

文组。

文葳蕤手心向上做了个介绍的手势,这是霍修。公司决定送他去参加这次的《明星运动会》。

男生的侧脸棱角分明,低头后刘海遮住了小半张脸。听到文葳蕤的话后也没抬头,黎闻只好硬生生把问好的话憋了回去。

黎闻的记忆力很好。只要是合作过的艺人都记得牢,遇到没名气的明星扎堆出现也能把姓名和脸对上号。

可她现在努力回想,除了霍修穿的灰色连帽卫衣有点眼熟以往,她甚至对这个名字也毫无印象。

文葳蕤又开口,到时候你去跟一下。

跟拍摄现场?

如果不是黎闻自己听错,就是庭视要倒闭了。她一个宣传经纪,什么时候开始和执行经纪抢活了?

对。霍修现在没有执行经纪,你手头也没有在跟的项目,正好带一带他。商务之后也会有人和你联系。

文葳蕤这话说得没留商量的余地,和直接下命令没区别。

黎闻沉默了一会儿,好的,文组。不过之后其他艺人的宣传工作

你暂时不用跟,只负责霍修一个人就行。公司定好助理之后会让助理直接联系你,时间不会太久。

这是把人全权交给她了?

文葳蕤说完起身离开,带着椅子也发出刺耳的兹啦一声。

黎闻感受到背后一阵风,知道人已经出了会议室。霍修还是坐在原位,姿势也没变过。

她犹豫地走到刚才文葳蕤坐的位置。

你好,我叫黎闻。这是我的名片,我们先加好友,存一下联系方式?

霍修。他抬头接过名片。

黎闻发现他的刘海确实是过长,连眼睛都挡得看不见。正面看他的下半张脸也不错,鼻梁虽挺却没有填充的异物感。

应该是个纯天然。

按文组刚刚的话来看,现在是暂时只有我一个人负责你,那我们先敲定一下之后的宣传方向。她看着他的动漫头像顿了顿,你这不是情侣头像吧?

不是。

黎闻挑眉,怎么回答还是只有两个字。

一般情况来说,敲定方案前宣传组会首先考虑明星以往的印象标签,再从近期的活动中提取创新点。最后再参考明星本人和团队的意见来拟定计划。

但霍修现在显然不属于一般情况。

我会先给你填一份,填完之后我黎闻临时改了注意。

什么?霍修注意到她的停顿,把头仰起来问,什么?

黎闻看着他的厚刘海很无奈,我带你去剪头发。

正好有人敲门通知一会儿有会议,黎闻索性带着他到了工位附近的面谈室。

你在这儿先等我一会儿,我去拿问卷。

复印问卷还要排队。

黎闻想起刚才霍修走在她的前面。个儿高腿长的,虽然打扮得休闲,但确实是个当明星的料。

她拿出手机本来想试试上网搜索一下他的信息,却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到底是哪两个字,只好招手把离得最近的大喜叫了过来。

你认识霍修吗?

这又是哪个糊逼爱豆?

看着不像爱豆。黎闻没想到她也不认识。

刚刚你去会议室就是要负责他?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但黎闻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在哪儿见过他。

大喜见她沉默,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他们的工资和kpi挂钩,宣传效果越好,工资越高。

没事,要是需要脂粉记得找我。大喜最后朝她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后回了座位。

黎闻笑了笑。

她现在去负责带霍修其实算是件好事。

跟剧组的代班不同,这次文葳蕤停了她手里的工作,相当于是让她做霍修的大经纪,分成只会比之前做宣传经纪时更高。

但前提是霍修能火。

黎闻正在头脑风暴思考怎么让自己赚更多,就听见远方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这阵仗,难不成是庭视的一姐或者一哥来了?

黎闻抱着复印好的问卷好奇地回头,却发现来的全是看上去四十左右的陌生人,神态气质不像以往她接触过的圈内人。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萧总,黎闻条件反射似的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正好和萧泽裕对视。

他今天的发型往后梳得一丝不苟,架了副细边眼镜看上去有些文质彬彬,很正式的打扮。助理在一旁低着头,更显得他身姿欣长。

萧泽裕的视线在她身上多停了一秒,微微点头后进了会议室。

身后复印机还在机械地运转,接纸盘落下一张又一张的白纸,黎闻却觉得整个人都在往上飘。

她面不改色地忽视周围打量的目光,理智却早已全面崩盘。

他刚刚是在看自己吧?视线在看哪儿?不会是因为好奇手里抱的什么才看的吧?

黎闻快过呼吸了。

她想起自己好像没和萧泽裕打招呼。

重新回到面谈室,黎闻已经差不多冷静。只要萧泽裕不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都可以很快地进入工作状态。

黎闻把订好的问卷放到霍修面前。

你先写吧,除了加粗的问题,不想回答的可以跳过。可以留空,但是不要撒谎。

霍修点头后迟迟不动笔。面谈室的空间小隔音好,一时只有纸张摩擦的沙沙声。

黎闻觉得他可能是因为自己在场不太好意思,开口道:那我先出去?你填好后给我打电话。

黎闻在纸上又写了公司的内线电话,想了想又在下方补充自己的手机号码。她在两个号码后打了括号标注。

推开门,她看见甜甜朝自己招手。今天的十一层格外安静,黎闻刚迈了一步,就因为鞋跟碰撞在地板的声音太响遭了一个白眼。

怎么了?

黎闻走到工位把电脑打开,按照惯例把已经结束的宣传方案做了云备份,又把已经过时的报价表清了一遍移进回收站里。

听大喜说你要带新人?听名字应该是个男生吧?甜甜好奇地问,长得怎么样?帅吗?

黎闻摆了摆手,刘海太长,我连他眼睛都没看见。

正常,为了方便设计造型,一般我们公司的签约艺人都没有随便剪头发的权利。

黎闻不想提霍修,拐弯抹角地问,萧总今天怎么来了?什么情况?

刚刚进去的人里有一个我记得应该是电视台的吧甜甜也不太确定,更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进会议室就是开会呗。

哦那可能是谈宣传。

庭视传媒沾了庭视科技的光,顺势也有了不少和省台、地方台的合作。宣传组偶尔也会配合市里的宣传处,负责离城旅游项目推广的网络平台宣发。

这样想,萧泽裕到十一层来也不奇怪。

甜甜瞧出点意思,打趣道:怎么,比起小明星更关心萧总啊?不会是怕他像上次那样,在某人作年末汇报时睡着吧?

黎闻被迫想起她和萧泽裕的第三次见面。她在屏幕前讲得口干舌燥,而他在主位撑着手睡得安稳。

虽然会议结束之后萧泽裕把自己单独留下,表示是他的失误并且道歉,但黎闻还是觉得尴尬。

她那次的数调因为几个问题的缺失不太完美,语速也因为见到他太过紧张而放慢,表现得不算很好。

不然萧泽裕也不会问她之前有没有过其他的工作经历。

这是在质疑她的工作水平啊!

黎闻深呼吸,没什么气势地对甜甜说道: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