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颜料第3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晚上没睡好,翌日姜一绿醒来时已经过了10点。

姜无苦早就去了学校,整座屋子安安静静的,姜一绿躺在床上玩了一个小时的手机才慢慢吞吞起床洗漱。

安秀和姜敏学都是树德高中的老师,两人常年带高三,树德离家远,教学压力也大,所以好多年前夫妻俩就长期住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里了。姜一绿和姜无苦从小就是由外婆带大,几年前老人家回了乡下,俩人就吃食堂晚上回家住,除了寒暑假吃饭问题有点难解决,其他时间早就习惯了。

姜一绿边刷牙边看朱贝昨晚的消息。

朱贝:【所以加了好友以后呢?】

退出界面,姜一绿看了眼林修白的对话框

消息还停在昨天她发的那句

【早点休息^3^】

没有回复。

姜一绿也不奇怪,又回到和朱贝的聊天框内,打字道:【还了钱,就没了呗。】

朱贝:【无聊。】

姜一绿咬着牙刷回复 :【你期末什么时候考完,我一个人在家才是真的无聊。】

两人是高中同学,但大学在一座城市却是不同的学校。

朱贝:【十几号,不过我可能还得等两天才回来,我要去烫个头发做个美甲,美美的回来。】

姜一绿:【家里不也能做?】

朱贝:【算了,那技术我可不敢恭维。对了,小说记得看啊!!】

姜一绿刷牙的手一顿,脑子里突然就闪现出梦里的画面,猝不及防得被口腔里的泡沫呛到。她急忙弯腰吐掉泡沫,再也不想回复了。

昨晚吃的稍多,直到现在姜一绿都没有饿的感觉。洗漱完她换了身衣服就下了楼。

有别于星城的繁华,老街区的房子浸润在十几年的风霜里,墙体斑驳,烟火气浓重的散都散不开。

这个时间段恰好一中下课,校门口人潮交织,涌动着白蓝色的校服浪潮,青春洋溢的活泼笑脸,叽叽喳喳的声音填满街区,让人莫名的安稳惬意。

姜一绿和人流走着相反的方向,懒洋洋地往一中里面走。

一中大门是开放的,允许外人进去,中午时分大门更是敞着。姜一绿母校也是一中,所以每次回来都会来这里走走。

已经下课了十几分钟,学校里的人几乎都走的差不多,唯有食堂那边人声鼎沸格外热闹。

陵县一中八十年的历史,校风淳朴,绿化极好,灰黑的柏油长道上立着四季常青的香樟树。近些年开辟了个新校门,学校面积也拓宽了一倍,姜一绿还没见过这别人嘴里气势磅礴的北门,所以进来后就目标明确的往北面走。

经过食堂门口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姐?一道不确定的男声。

见姜一绿回过头,就见姜无苦走了过去,你怎么跑学校来了?

一个人太无聊了,来散步的。说完后,她随意抬眼就看到了他后面的男生

林修白。

乌发朗眉,唇色很淡,眼神带着棱角,站在那里沉寂无声,像一根高瘦的春竹。

他总是给人种孤独又虚空的感觉,游离于众人之外。

即使是在闹声四起的环境里。

姜一绿眨了眨眼,才慢半拍地转回视线,问:那是,你同学?

他?姜无苦回头看了眼,哦,是我同桌。

真巧啊姜一绿低低说了句。

什么?姜无苦没听清。

没事。姜一绿挽了下耳边的碎发,你们是去吃饭吗?

对,老师拖了会儿堂,刚才人多久等了会才来。话末,他又问,姐你吃饭了吗?

没呢。

那一起吃吧。说着就推着姜一绿往前走。

我又不饿。姜一绿扭头看他。

姜无苦倒是很不要脸地回答:饿不饿不重要,主要想要你给我们先占座。

姜一绿提腿就往后踹了他一脚。

走到林修白面前,姜无苦给他介绍了下,这是我姐。

姜一绿看着他,唇角扬起一个清浅的弧度,你好呀。

林修白低眸看她,开口,你好。

这个时间段,食堂的人相比下课少了一大半,但认识多,还有不少女生吃完了坐在位置上聊天。

学校里一周除了周末,学生们大都穿着校服,朴素至极。

姜一绿长相明艳张扬,细眉红唇,瞳仁漂亮的像沾水的玻璃珠,她穿着一身浅色的长裙走进来时,吸引了不少学生看了过来。

这种被所有人打量的感觉有点奇怪,姜一绿尴尬的捏了下指,催促着姜无苦快去打饭。

那姐你吃什么?

姜一绿:什么都行。

姜无苦张望了下打菜窗口,行,那我给你打一样的了啊?姜一绿没什么意见,四处看了下找座位去了。

旁边的林修白沉默的和空气似的,姜无苦搡了下他的肩膀,想什么呢?

他神情很淡,唇角放松,转身,走吧。

早就习惯了他这样,姜无苦挑了下眉跟了上去。

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姜一绿手掌撑着下巴在玩手机。

这么多!看着满满当当的一盘子菜,姜一绿皱眉。

这还多?你小鸟胃吧。姜无苦坐下,扫了眼那两口就能吃完的饭。

菜多。姜一绿将盘子移过去,筷子夹了一大把菜放进姜无苦的盘子里,笑得亲切,来,多吃点,长身体。

看着她的举动,姜无苦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对我可真好啊

姜一绿懒得理他,将盘子挪了回来正准备吃饭,余光瞥见林修白手停下,似乎看了她一眼。

姜一绿抬眸,眨眨眼感觉好像应该要说些什么。

憋了半天,你额头怎么样了?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问,林修白停顿了片刻,才答:没事。

姜无苦扬眉朝林修白看过去,觉得稀奇,拖长气息懒懒地笑了下,你今天很开心?

话有点多啊。

林修白喉结微动,

姜一绿:?

这话还多?

吃完了饭,姜无苦和林修白就要回教室,姜一绿闲着跟着两人走了一段,最后停在了教学楼下。

那我先上去了。姜无苦冲她说了句。

嗯。姜一绿摆了摆手,眼光没从楼下的光荣榜上离开。

这是她读书那年就有的东西,每次月考楼下的光荣榜都会展示文理科的前十名。

理科班照旧是男生居多,带着眼睛浓厚的学生气。姜一绿的视线从最后一排往上滑,定格在第一张上。

照片里的男生是林修白。

眉骨硬朗,眼神冰冷。

即使是照片也看得人无处遁形。

其他人的照片都很新,唯独他这张。

一看就是常年的第一,照片都不用换的。

姜一绿微微侧头往前看去,林修白的身影慢慢隐没在楼道里。

冷肃寡淡,打架不要命。

一点也不像好学生的好学生。

午休时间段,留在学校的大都是寄宿生。但已经高二,所以很自觉地有不少学生吃了饭就回到教室在桌上趴半个小时左右就开始学习。

教室里很安静,学生大都在看书。

方雅就是在这个时间过来的。

林修白刚落座她就走了进来,旁边的姜无苦看戏般的呦呵了一声。

你的伤怎么样了。方雅看着挺担心,凑过来声音低低的。

林修白没回应,甚至眼神都懒得给一个。

方雅急了,连忙又说道:我哥他就是个傻逼,你别怪他,我已经骂了他一顿了。

昨晚打人的领头混混是方雅的表哥,娄航。

晚上回家他就打了个电话给方雅,噼里啪啦的骂了一顿她,说她给自己害惨了。方雅也是一脸懵,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娄航前几天桌上放了个纸条是方雅写的,意思大概就是自己表白失败,想让人教训林修白一顿。

两人不在一个年级上下学时间段也不一样,娄航以为自家表妹脸皮薄才放的纸条,叫了两个兄弟就去了,没想到闹了这一出。

他说完方雅更懵了,她这表白又不是一次两次失败了,怎么可能这么脆弱。

我说哥,别不是你对家搞得吧,我可没写这玩意儿。

操!娄航仔细一想骂了句,还真有可能!不说了,我得去调查一下。

方雅自顾自地说了很多,林修白仍然是没看她一眼,垂着长睫疏远冷淡。

她有些下不来台,但没关系。

有些人就是这样,越冷淡,就越吸引人。

万年冰川融化,才能让人有成就感。

方雅将装着纱布药品的袋子放在他桌上,撩了下自己的长发,掐着嗓子柔柔地说:这些你记得用,那我先走了。

等人走后,林修白才终于有了动作,他扫了眼桌上的塑料袋,极其不耐烦地皱眉,用笔勾起,像是丟垃圾一样掷进了垃圾桶里。片刻后他似乎又在抽屉里触到了同样的塑料袋,同样的动作,毫不留情地摔进了垃圾桶。

我说,林修白有这么帅吗?值得这女生前仆后继的。目睹全程的姜无苦,侧着身子问后面的钱志。

学委是帅,不过就是太冷了,和铁似的。钱志又说:我是女生我喜欢你这种长相。

姜无苦皱眉:你在说什么狗屁?

钱志:对了,今天食堂那是你姐吗?

嗯。

你姐也太漂亮了,你和她长得一样一样的。

姜无苦冷眼看他:我长得像女的?

不是。钱志摆手,我的意思是,你和你姐一眼长了一双狐狸眼,多情。

我说呢,平时你怎么看垃圾桶都一副深情的样子。

狐狸眼?姜无苦嗤笑一声,老子没那儿玩意儿。

头顶吊扇呼啦作响,渐渐有同学放下了笔开始午休。

不远处徐依楠坐在角落里看着林修白,落寞地垂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