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荒唐半世疯癫第7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事发当天,盛景廷就让秘书给盛果请了假,怕媒体会丧心病狂到去幼儿园骚扰。

没有保姆照顾,姜幼夏又是匆匆出门,担心女儿一个人在家会出事,饿肚子,即便不想看到盛景廷,姜幼夏也没再外面多待,早早回了君庭。

但到了家看到空空的客厅,她连续喊了几声,找遍了房子都没有看到盛果,姜幼夏急疯了。

果果?你跑哪里去了,你快出来,别吓唬妈咪。

偌大的房子没有任何动静,姜幼夏心里发沉,夺门而出要去找人,却被挡在门口里的男人挡住。

神色慌张做什么?

盛景廷着着衬衣长裤,单手抄在西裤口袋里,睥睨着姜幼夏的凤眸轻眯起,阴恻恻开口:沉不住气了,想要去找你的奸夫?

盛景廷,究竟要我跟你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盛果是你的女儿,我没有奸夫!姜幼夏气吼出声:我没空跟你扯,果果不见了,我要去找她,你给我让开!

用力的将要将挡在门口里的盛景廷推开,素手却被他一把握住,扣进了怀里,磁性的声线低哑:不用找了,她没有不见。

姜幼夏瞳孔一紧,还没来得及高兴,又被盛景廷凉飕飕的一句话击垮:妈思念孙女,把果果接回去了,省的你教坏她。

盛景廷!

盛景廷随手将门关上,将她扔在了床里:不过妈还真是多虑了,基因这种东西,可是会遗传的。你爸不要脸搞外遇,生的两个女儿,皆是荡妇。你生的女儿,又能是什么好东西!

她是荡妇?她生的女儿又能是什么好东西?

姜幼夏如遭五雷轰顶,竭尽全力给他一个耳光:盛景廷,你这个畜生!你羞辱我就算了,果果是你的女儿,她才五岁,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她满脸泪光,难以置信有朝一日会在他口中听到这种极具羞辱的话。

更想不明白,盛景廷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盛景廷目光阴沉,杀意从俊美无俦的脸庞闪过,他舌尖抵着腮帮,一阵生疼。左脸的五指鲜明,可见姜幼夏下手有多狠!

男人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戾气犹如千年寒冰般骇人,姜幼夏不禁感到一丝发怵,却不愿意在他跟前露怯,倔强的小脸满是恨意。

我是荡妇,那你怎么不跟我离婚?你已经让我身败名裂了,还不够吗?!盛景廷,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你对我就没有一点信任吗?

姜幼夏知道他不爱自己,却从没有想过,他会这么对她!

信任?够?

她的质问,让盛景廷感到讽刺!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会被你骗了整整五年。

成熟男人的气场不怒自威,眼底掠过自嘲,他唇边勾出冷冽的弧度:不过才刚开始,你这么快就受不住了?我告诉你,还远着!

盛景廷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今晚晚宴好好表现,否则,我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盛果!

冷漠的威胁,于姜幼夏而言,犹如晴天霹雳。

你想干什么?姜幼夏下巴被他捏的生疼,怔怔的看着他,哽咽的声音沙哑,夹带着一丝颤抖:你还想干什么?

你说呢?盛景廷敛了戾气的俊脸温柔,略微拉下脖子凑在她的跟前。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脸颊里,姜幼夏双手下意识死死抵住他的胸膛:滚开,你别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