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成了豪门圈团宠第3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三年后。

沉寂的大海上,一艘游轮朝着铺满月色的海平线驶去。

此时,游轮上正举办一场慈善蒙面晚宴,邀请许多全国各地的上流人士。

组局的人,是这艘游轮的所有者,也是这两年在国际上声名鹊起的珠宝品牌Dusi创始人。

因着本人从未露面,关于她的信息少之又少,神秘感拉满,不少人慕名前来,纯属好奇。

除了好事八卦者,也有寻求合作机会的商人,Dusi放出消息有意开拓国内市场,第一家入驻店就成为各大商城的竞争目标。

而宾客到场才得知,晚宴的重头戏是一场缅甸原石拍卖会,拍卖所得全数捐给慈善机构。

大厅灯火通明,五块原石陈列在中央,有三块来自大马坎场口,出了名的可赌性高,另外两块来自抹刚场口,虽产量低,但常出上乘满绿翡翠。

悠扬的舞曲环绕不绝,酒杯相碰,欢声笑语混成一片,其中不乏试探观望的火药味。

大厅二楼是几间包厢,可通过落地窗将大厅一切尽收眼底,专门提供给贵宾使用。

季安莲坐立不安,在沙发和落地窗之间来回踱步,惹得桌边的季老爷子很是心烦。

你能不能坐下来?

爸,我这不是着急吗?不是说姜翊他会来参加吗?怎么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季安莲急得跺脚,前阵子听说姜翊要参加晚宴,她就软磨硬泡,求着季老爷子带她们母女一起上船。

陆司清是她的宝贝女儿,是她的唯一希望。

只要陆司清能攀上姜家这棵大树,别说能重新拿回陆氏总裁的位置,她们母女两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我的人有看见姜翊上船,错不了。

季老爷子端起茶杯吹了吹,视线始终落在原石介绍手册上,心里已然有了打算。

他抬头看向季安莲,司清呢?

说是下楼看看,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季安莲站起身,我去找找她。

不料,季安莲刚下楼,迎面就撞上陆司谨和宋漾,直觉得晦气,皱着眉头与他们擦肩而过。

陆司谨更是连正眼都没给她,径直上楼,宋漾紧跟其后,一起进了包厢。

自打陆司谨接手陆氏,季安莲便彻底跟他撕破脸,连场面功夫都不愿意做。

宋漾聪明,在陆司谨面前从未主动提起季安莲,这会默默地倒了一杯香槟送到他的跟前。

房内只亮着一盏落地灯,昏黄的光线,覆盖在陆司谨的身上。

男人窝在沙发里,阴影笼在眉眼间,从侧脸看去,眉宇到鼻梁,再到下颌线,线条起伏完美,骨相极好。

桃花眼天生多情,他偏偏生性冷漠,禁欲感和疏离感交缠,更让人欲罢不能。

只是淡淡地瞥了宋漾一眼,就让她心尖一颤。

宋漾张了张嘴,还没出声,身后传来推门声,还有盛思行的大嗓门:四少,你看了那几块原石了吗?给我点提醒呀!

陆司谨拢眉,这家伙真是半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

宋漾见他们两兄弟要聊天,识趣地离开房间,我去楼下看看有什么吃的给你送上来。

盛思行等房门关上,这才一屁股坐到陆司谨身边,揶揄道:金屋藏娇这么久,还不给人家一个名分,妥妥的渣男行为!

陆司谨抬脚踹了下盛思行,再胡说,送你去找语文老师回炉重造。

盛思行吃痛,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考虑终生大事。你都离婚三年了,不是打算守寡一辈子

一记冷眼飞来。

盛思行悻悻地闭上嘴,每次提到离婚这件事,都跟踩到陆司谨尾巴似的,老虎一下子就会炸毛。

不让提就算了,小命要紧。

听说季穆也想认识‘Dusi’的老板。盛思行往后一靠,摇着头唏嘘不已,谁能想到曾经称霸珠宝界的季氏珠宝,竟然沦落到要蹭新兴品牌的光。

季家是做珠宝发家,季氏珠宝一度是珠宝行业的龙头品牌,可惜,到了季穆这一代,设计观念墨守成规,审美还停留在上个年代。

随着珠宝行业新秀频出,季氏珠宝早就一年不如一年,再这样下去,怕是要毁在季穆的手里。

正因为季家没落,季安莲失去依靠,这些年在陆家才安分了些,陆司谨也得以顺利接手陆氏。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以让洛北市两大家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耳边还是盛思行絮絮叨叨的声音,陆司谨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他冷声问:你查得怎么样了?

额盛思行笑着挠头,‘Dusi’这老板太神秘了,我费了很大功夫都没能查到

一个月,你查了个寂寞?

也不算,你想想看,一个人能把自己藏得这么深,肯定是不一般,指不定背后还有大佬级别的人物

用你来告诉我?

陆司谨有些不耐烦,两年时间能把一个品牌做到风靡全球,能是个普通人吗?

他就不应该对盛思行的办事能力有一星半点的期待。

行了,你不用查了,我会亲自去接触。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服务员的声音,陆先生,抱歉,我们老板有客人要见,不能接您的预约。

打脸来得太快。

盛思行听完,笑得打滚,不是吧?陆总,人家一口闭门羹喂到你嘴边了,你还想

闭嘴。

一个抱枕飞过去,准确无误地砸到盛思行脑袋上。

眼看着陆司谨站起身,周身裹挟着暴风雨前夕的气场,径直离开房间。

盛思行放肆大笑,有趣!太有趣了!竟然还有陆四少吃瘪的时候!

整艘游轮最豪华的楼层,走廊铺着柔软的红毯,将踩踏的脚步声轻易吞没。

这一层只住着这艘游轮的主人,走廊里安静得过分,以至于开门声格外清晰。

陆司谨停下脚步,便看见不远处,一个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转身轻手轻脚地关上门。

那人并没有发现他,朝着另一个方向的电梯走去。

饶是只看到背影,陆司谨还是认出来南临姜家大少爷,姜翊。

所以说Dusi创始人见的客人是姜翊?

又一次开门声打断陆司谨的思绪。

一名戴着猫脸面具的女人走进长廊,红色长裙摇曳生姿,大开衩裙摆底下,一双雪白长腿时隐时现。

掩遮大半张小脸的面具,是以红丝绒打底,眼角镶嵌大大小小的钻石,勾出星河一般的火彩,眼底还用三克拉起步的泪滴钻。

一眼过去,美得炫目。

暧昧不清的光线里,女人像极了一朵妖艳的红玫瑰,缓缓朝着陆司谨走去。

每走近一步,就让他的心紧了一分。

这感觉来得莫名其妙且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