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不到的永远在偏爱第2章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云清敲了敲宿舍得门,等了一小会,开门得是个长相有些英气得女孩子,她穿着单薄得无袖黑色背心,眼底带着几分期待,看着云清,她是莫研,比云清高了一个头。

饿死了,买上了吗?田静的脸上画着一半的妆容,眼神像着云清手边看。

云清下意识得弯了弯唇角,眼眸笑眯了起来,腮边浮现出一个小酒窝出来,即便发丝因为汗水粘黏在她得额头,脸色看起来还略微有些微红,但整个人却是因为这一笑甜得不行。

嗯嗯,买上了,但是不多,去得晚了,老板只剩下两份声音软软得,可能因为跑步得原因,好听到不行得声音响起,带着点南方人得吴侬低语,婉转却又不显小家子气,每次让人听见都是忍不住心中一软,而且也不知道是怎么着,原本就是好听得声音在现在更是动人得很。

云清家里是在香港开的主公司,云清是被奶奶和外婆给带到大的,奶奶是典型的江南女子,气质也给人一种很舒服且温婉的感觉,也是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云清周身气质是很平和的。

听见方雅婷声音也都是围过来,长得高高瘦瘦得妩媚美人名字叫做莫研,另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叫做方雅婷。

虽然外语系分好几个系别得公众课,是一门关于语言历史方面的课程,比较枯燥无聊,偏偏老师又是个极其严厉的。

几人虽然都不是相同的班级,像是方雅婷也是跟云清同专业不同班级,偶尔上课的时间会不一样,但这些公共课都是一起上的,于是都早早起床,往教室走着。

刚刚走了不多远,走在云清身边的田静顿了一下,目光看向一个点,然后抬手,戳了戳旁边的云清,看着小姑娘扭过头来。说实在的云清宿舍里,身高还算是比较平均的,都不低,最高的是莫研,一米七四,这三人之中最矮的田静也有一米六六左右,也就云清这一个堪堪有点够不到一米六边的最矮,整个拉低宿舍平均身高,看着也娇娇小小的,宿舍里面这几个女孩儿就忍不住照顾着点,再加上一年的相处,莫研已经开始直接张口闭口管云清叫崽崽了。

田静忍不住抬手环住云清的肩膀,与云清小声的咬着耳朵,哎,云清,你看那边那个小哥哥,大三数学系的温邢,好帅啊。云清刚往嘴里塞了个糖,上午上课的人还多,周围都是人,也便是只顾着低头看路,此刻冷不丁被这么戳了一下,云清懵懵的抬眼看过去,然后身子就被一下子揽抱住了,她顺着田静小声对她嘀咕的地方看过去。

就见一个穿着白半袖,套着一件蓝白格子衬衣的青年站在最前面,低着头漫不经心的看着手机,因为他低着头的关系,有半边脸隐在阴影之中,看不太清他的面孔,露在外面的那半张脸轮廓分明,眼皮子懒洋洋的耷拉着,带着些漫不经心的情绪,周身气场极强,只是站在那里,就是让在他附近的几个人不怎么敢大声说话。而且周围的人大多脸上都还带着初出茅庐的稚气,都还可以称为少年人,偏偏在这个人身上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气息,带着一种强大的控场力。

随着靠近,似乎注意到云清的视线,那人抬起头像云清看了过来,云清身体立马紧绷起来,他眉眼说实在看起来有些凌厉,只不过周身气息总是带着淡然的味道,笑起来温文尔雅。

大概是因为要上课的关系,他眼睛上架着一架银丝眼镜,多了几分斯文,少了几分慵懒手中还像模像样的拿了一个本子,薄唇微微一掀,与云清这么摇摇对望。

这人标准的男模身材,感觉就算是套着麻袋往那边一站都好看的不得了,而外语部本来就是女生偏多,此刻不少人被这人吸引的眼睛都移不开。

云清也不得不承认,这人的外表真的没得说,眼底似乎是带着几分颓废懒散的气息,但只要是他似笑非笑的看过来,那双眼底沾染上其他的情绪,极其的吸引人。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人明明都大三了,按道理来说周二的上午第一节只会安排公共课,而大三已经将所有的公共课都修完了,更不要说他这个数学院的怎么会在外语历史的教室外面。

云清收回视线,对着田静声音小小得:距离上课只剩下五分钟了。

田静好笑地捏了捏云清的脸,拉着云清进了教学楼。

刚刚坐在位置上就被莫研拉住了:崽崽,听说我们要和数学系联谊。

怎么回事儿?不是我们跟这一届新生的吗?田静凑了过来。

历届都是新生与大一届直系班级进行联谊,怎么这一次换成大二外语系和大三数学系了

好像是因为新生届多出了一个建筑系班级,让外语系新生与建筑系联谊,咱们空了下来,大三数学系考虑了一下,就说带一下我们这届。方雅婷解释着。

运气这么好吗,我们是跟大三数学系温邢他们班一起的吧。

咱们外语系女多男少的概率你又不是不知道,整个班里就那么几个男生,如今跟大三数学系,那整个班都是男生的班里,我天,老天都要帮我们脱单的吗。

一群理科生男生不知道有多直男,我家天宇就是个典型的,这次和数学系联谊,他可们班男生可真是太快乐了!方雅婷叹息了一口气。

也是,不过这次可以看到学生会长温邢,也算此生无憾了。

温邢有什么好的,当年崽崽误车没赶上考场被他在新生大会上点名批评,说起来崽崽那天也算是栽在他手上了。

都这么久远的事儿了,温邢这人古板的要死,一点通融也不给崽崽,崽崽没记恨他也算好事儿了,要是我不上去咬死他。

崽崽也是倒霉,不过那次新生会上崽崽的露面还算可以,至少得了一个系花的名头,哈哈哈。

噗,温邢大概都没想到,他点名批评的人,居然是新生会的演讲代表人物。

说起来,云清跟温邢之间也算是场孽缘,当年学校有检查,飞机场恰好误点,云清到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从飞机场到学校一个小时时间根本不够,迟到了二十分钟还被温邢给逮住,虽然后来成功进去了,但到底是给云清心理留下阴影,导致她每次看到温邢总是下意识的想逃避。

倒不是云清矫情,云清好歹是个大家闺秀,见过的世面不少,但是温邢气场太大,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但在云清来看却是个久经风霜的老狐狸,笑眯眯的一不小心就中套了。

云清的克星大概就是温邢了吧,每次看到温邢身体就下意识僵硬起来,浑身犯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