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不许你白首全文免费阅读-深情不许你白首(苏欣楚墨寒)

苏欣楚墨寒小说名叫《深情不许你白首》,作者上火吃橘子所著,这里提供深情不许你白首全文免费阅读:如果是以前苏欣早就欣喜地扑过去了,可今天发生的一件事,却在她心里种了一根刺。看到沙发上蜷坐着的苏欣,楚墨寒眼里闪过一丝讶然,快步走过去将人搂在怀里,责备道:不是让你太晚了别等我,直接睡?

小说简介

当初苏欣和楚墨寒的感情遭到了她父母的强烈反对,她为了和楚墨寒在一起,不惜与父母决裂。
这么多年,苏欣几乎没和父母联系,就算偶然从新闻里知道家里有项目出问题,也不敢找楚墨寒帮忙,怕惹他不快。
苏欣事事以为楚墨寒先,处处顾及他的感受。

深情不许你白首全文阅读

夜色如水般涌进了客厅的每个角落,苏欣蜷坐在沙发上,四周黑沉沉的,冰冷得令人窒息。
钥匙插进锁孔里,只听咔嚓一声,大门被打开,紧接着,客厅的灯亮起。
苏欣用手挡住刺目的灯光,透过指缝,看到一个高挺健硕的身影。
如果是以前苏欣早就欣喜地扑过去了,可今天发生的一件事,却在她心里种了一根刺。
看到沙发上蜷坐着的苏欣,楚墨寒眼里闪过一丝讶然,快步走过去将人搂在怀里,责备道:不是让你太晚了别等我,直接睡?
虽是责备,声音却很轻,话语里全是关怀。
苏欣拿开挡在脸上的手,露出一张略显憔悴的脸,她定定地望着楚墨寒,没有说话。
看了苏欣的状态,楚墨寒心下有了判断,将手放在她的腹部轻揉,担忧问道:经期到了?难受?
苏欣有痛经的毛病,而这几天也正好是她来月经的日子。
没到,延迟了,苏欣将楚墨寒的手从腹部拿开,将头埋在楚墨寒怀里,声音闷闷的,只是有些想你的,想得睡不着。
熟悉的雪山松木的味道扑面袭来,参杂着一股陌生的女式茉莉香,两种香味结合在一起,熏得苏欣眼眶微红。
楚墨寒低笑一声,抬手抚摸苏欣的发丝,轻声道:傻瓜,不是才几个小时不见,以后我们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
楚墨寒说这话的时候,苏欣抬眼正好看到他衬衣领口下方的口红印,赤*裸裸地讽刺着他刚刚说的话。
根植于心里的刺,非但没有因为楚墨寒的告白而拔除,反倒越陷越深,扎得苏欣心口生疼。
以后?我们要是有以后,你的真爱可怎么办?苏欣讽刺道。
苏欣的声音很轻,说出的话却如一个惊雷一般,将楚墨寒炸在原地。
几个小时前,苏欣照常理清手机上每日推送的新闻,却发现其中一条提到楚墨寒。
点开报道,讲的是楚墨寒今夜携真爱参加晚宴。并配有一张模糊的生图,图上的女人穿着晚礼服只露了一个背景,男人深情款款地搂着女人的腰,尽管只露出半张脸,她也一眼就认出照片上的男人就是楚墨寒本人。
苏欣整个人如坠冰窖,和楚墨寒在一起七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楚墨寒心里的唯一,可现在发生的事却犹如一个耳光,狠狠扇在她脸上。
楚墨寒身体的僵硬已经很好的告诉了苏欣答案,可她仍旧不肯死心,握着楚墨寒的肩膀和他对视:还是说那篇报道是假的,今晚和你参加晚宴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真爱,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女伴?
苏欣努力欺骗自己,为楚墨寒找足借口,认为这个报道只是无良记者为了博取关注的手段。
她定定地望着楚墨寒,只要他点头,她就选择相信他。
就当是给他,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可是她失望了,回应她的是楚墨寒长久的沉默。
苏欣的心在楚墨寒长久的默认下被拽入深渊。
那我呢?我算什么?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又算什么?苏欣气恼地拍打楚墨寒的胸膛,希望他给自己一个交待。
她不信自己七年的感情比不过他跟真爱的一段时间。
对不起!楚墨寒的声音低沉。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不要你道歉!我要你彻彻底底忘了你那个真爱,跟我在一起!苏欣的情绪已经有些失控,她不要那轻飘飘的三个字就交待他们的关系。
你不要逼我。楚墨寒推开苏欣,声音冷下来。
他觉得她在逼他?
都到这个时候了,他难道还想装作无事发生?
家里有一个,外面再养一个,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
怒火瞬间燃烧了苏欣的理智,她望着楚墨寒:你说我逼你?那我就逼你个彻底,今天我跟她,你只能选一个!

深情不许你白首免费阅读

当初苏欣和楚墨寒的感情遭到了她父母的强烈反对,她为了和楚墨寒在一起,不惜与父母决裂。
这么多年,苏欣几乎没和父母联系,就算偶然从新闻里知道家里有项目出问题,也不敢找楚墨寒帮忙,怕惹他不快。
苏欣事事以为楚墨寒先,处处顾及他的感受。
可楚墨寒呢?连在她和那个女人之间做选择都如此艰难?
我现在真怀疑你跟像我爸说的那样,跟我在一起是别有用心,苏欣气昏了头,索性也没什么顾忌了,以前不敢提的,通通吐了出来,你一直在记恨我爸对不对?
不然她和楚墨寒七年的感情,怎么会比不上那个半路插足的真爱?
难道不该记恨?楚墨寒反问,声音比之前更冷。
果然,楚墨寒一直在记恨她父亲。
我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你父亲的死跟我爸没关系。
楚墨寒紧绷着脸,满脸寒意,根本不信她的解释。
那你这么恨我爸,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苏欣又气又恼,整个人的理智被灼烧殆尽,她不顾一切冲楚墨寒吼,想将心里的委屈与不满通通发泻出来。
还是说发泻完之后苏欣整个人的声音软下来,红着眼直勾勾地望着楚墨寒质问,你跟我在一起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我爸?
楚墨寒瞳孔微缩,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苏欣却知道她说对了,在一起七年,苏欣了解楚墨寒的每一个肢体语言,每次他戳穿心虚时,就会不自觉收缩瞳孔。
一瞬间,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上了苏欣的天灵盖。
楚墨寒跟她在一起的目的真的是出于报复,报复她的父亲!
相对于不爱,没有什么比知道这场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算计更令人绝望
难怪楚墨寒一直要求和她隐婚,难怪他总是在她和他真爱两人面前做不了决择,一个是心头的朱砂痣,一个只是他复仇的工具,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不是不选,只是懒得在明面拒绝她罢了。
从楚墨寒沉默的那一刻起,苏欣就应该知道答案了。
如果说之前苏欣还有要维护这段感情的理由,那么在知道这场感情从始至终都是一场算计之后,她的自尊再也不能允许她做出任何挽留的事。
她是苏家宠在手心的公主,楚墨寒都不要她了,她没必要继续舔着脸不放手,这点骨气她还是要的。
楚墨寒,我们离婚吧!
这话从说出口的那一刻,苏欣就后悔了。
相恋的七年间,楚墨寒早已经变成了苏欣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分手就相当于直接在她心口扯下一块肉来,鲜血淋漓的痛。
苏欣寄希望于楚墨寒能拒绝她,哪怕给一个台阶,他们这段感情也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苏欣失望了,楚墨寒的回答十分干脆:好。
没有任何的挽留,好像早就设想过这种结局,或者就算她不说,他也会提。
苏欣心里又酸又涩,红着眼看着楚墨寒:你就那么恨我爸?恨到宁愿浪费自己七年的时间,也要把他的女儿拉入深渊?
杀人诛心,蛇打七寸,报复一个人最有力的办法就是毁掉他最珍视的东西,不是吗?
看到苏欣通红的眼,楚墨寒心口微怔,突然不确定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过几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离婚,我不会再缠着你。苏欣没有等楚墨寒回答,擦干眼泪,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对楚墨寒说道。
说完苏欣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再看也楚墨寒一眼,快步往外走。
她怕自己一见到他,就舍不得分开。
视线被眼里的雾气模糊,苏欣磕到茶几角重重地摔在地上,很疼,却比不过心里的万一。
楚墨寒心里一紧,快步扶了上去,他已经分不情自己自己的反应是入戏了,还是戏作了太久走不出来。
苏欣甩开楚墨寒的手腕,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冷下来:目的已经达到,就别再作戏了!
苏欣不允许自己再陷进去!
苏欣以自己最大的克制力快速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跑进卧室,重重地关上了卧室门,隔绝了楚墨寒和自己最后的视线接触。
如同脱力般将整个身子依靠在门后面,苏欣眼里的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往下掉,她努力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哭声溢出来。
许久之后,苏欣听到大门开启的声音,楚墨寒从别墅离开了。
一直哭到天亮,哭到苏欣眼泪都留干了,她才终于终于有了睡意,刚躺上*床,一通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里的内容让她面色大变:
你爸爸他,走了!

小编点评

深情不许你白首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