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的七十年代全文免费阅读-表小姐的七十年代(宋渝董长征)

主角是宋渝董长征小说《表小姐的七十年代》全本已完结,是作者四三姐的原创小说,为啥媳妇怀了孩子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她这是给我灌了什么迷魂汤?她一笑,我就能乐半天。她一皱眉,我就得愁一天。她要是掉一粒金豆子,我就恨不得剜心挖肺!不对,这事太不对劲!

小说简介

一睁眼,哭技满级、演技满级、娇滴滴满级的长安侯府表小姐宋渝穿越了,成了七十年代山沟沟里的军嫂一枚。
宋渝穿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拂过眼角的泪痣,还好,空间还在。空间里果树成林,鸡鸭成群,更有万顷良田
哟,穿越之后夫君有了,宝宝也怀了!这不是她前世汲汲以求的吗?
贫穷困苦的生活,冷漠极品的亲人
宋渝摸着小腹,娇娇笑道:宝宝莫怕,娘亲有万顷良田!
这事不对劲!
为啥媳妇怀了孩子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她这是给我灌了什么迷魂汤?
她一笑,我就能乐半天。她一皱眉,我就得愁一天。她要是掉一粒金豆子,我就恨不得剜心挖肺!
不对,这事太不对劲!
必须把媳妇栓在裤腰带上,好好揣摩!
且看宋渝如何在七十年代,从锦衣玉食到自力更生,活出表小姐的风采!

表小姐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

第九章
王菊芬如遭受重击的石像般寸寸碎裂。
她的观念里,所谓的交给她保管,真正含义就是交给她,钱就是她的了。没想到有朝一日,宋渝居然会向她讨要。
真是活久见!
王菊芬老脸一红,再也维持不住慈爱的人设,扯着嗓子怒吼,死妮子,你胡说什么?那些钱都是老大孝敬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一个老婆子辛辛苦苦把孙女拉扯大,难道不要花钱?你以为你的神仙,不要吃喝拉撒?我告诉你,我这里没有一分钱是你的!
王菊芬激动的唾沫飞溅,本来梳得齐整的圆髻都有些散乱,垂下几缕花白的头发,也随着主人上窜下跳。
我爹是个仔细人,每一笔收支都记在本子上。奶奶,要不我们定定心心翻翻旧账?
吃了我的吞了我的贪了我的,一分分一厘厘都要算清楚。
宋渝冷漠的垂下眼睑,如果奶奶对她是真心疼爱,这钱就当是孝敬。可眼下看来,这疼爱不过是镜花水月,那这账铁定要算个一清二楚!
老丈人真他娘的英明神武!
董长征一本正经的想着,大手却不正经的往下滑。到了,很快就能搂住媳妇的巴掌腰了。嘿嘿嘿。
老大居然留了这么一手?
王菊芬像被扼住喉咙的鸭子,蠕动嘴巴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心虚、慌乱各种情绪在她心头闪过,最后理直气壮的挺了挺胸。她是长辈,又打死不认账,还能把她咋滴?
账本?谁知道是真是假?再说了,那钱是老大孝敬我的,哪有收回去的道理?钱进了她的口袋,还想吐出来?门都没有!
是真是假我们核对一下就知道了,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奶奶,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宋渝挣扎着从董长征怀里探出头了,小脸被捂的红扑扑的,看着娇艳欲滴。
还有,当初爹和奶奶好像签过什么纸条,对不对呀?哎呀,我也只是听过那么一耳朵。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这死妮子到好,什么话都往外秃噜!还有那该死的老大,原来老早就防着她?
好啊,好啊!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好汉不吃眼前亏,王菊芬深吸一口气,然后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奶奶年纪大了,脑子有些糊涂。老大也真是,自己的亲娘还不放心,呵呵呵。还有小渝你啊,一点小事斤斤计较。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提钱多伤感情,是不?
嗐,奶奶,我现在结婚了才知道钱的重要性。总之,您尽快把钱准备好就成,我有空回家去取。廖嫂子,我奶真疼我,对不对?宋渝小孩子似的,向着张美云显摆。
希望这钱的数额,不要相差太大。
宋渝笑得更欢,这是给宋家最后一个机会。否则,真的就是一拍两散再无瓜葛。记忆里宋家二叔二婶都好吃懒做,这宋家二老以后的日子,艰难着呢。
张美云恍然大悟般一拍大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么大的新闻,她一定要跟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好好聊聊。
这张美云八卦的威力,连宋琴都有所耳闻。她倒吸一口凉气,宋渝是要把这丁点小事闹得人尽皆知?那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张嫂子,你们家把宋渝推成这样,难道不觉得愧疚?所以,八卦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讨好的朝宋渝笑了笑,宋琴为自己的迅速反应点赞。奶奶真是老糊涂了,今天的首要任务是拿到证明,怎么扯到大伯扯到钱的事?
该吃的已经吃了,该花的已经花了,该用的已经用了,他们家拿什么还?
现在证明没有拿到不算,还留了话题给张美云,真是没用!
宋琴,麻烦你把陆庆恩栓好,别放出来丢人现眼。我与陆庆恩已经恩断意绝,拜托他不要再来骚扰我,万一引起我夫丈夫的怒火就不好了。
宋渝厌恶的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希望那两个人白头到老,不要再出来祸祸别人。
你胡说!宋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咪,尖叫着跳脚,内心慌乱的一比:庆恩哥,庆恩哥还真有这可能。
她横着眼觑了觑艳若桃李的宋渝,摒弃前嫌以路人的眼光来说,对方也实在是勾人的紧。仿佛这满山遍野的秋色跌落到宋渝身上,眉梢眼底都是妩媚的风流。
怎么就好看成了这样?宋琴脸上阴晴不定,她和庆恩哥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再没有后退的余地。
庆恩哥是来替我讨要证明的,怎么会骚扰你。一定是你,心怀不满故意才勾引他。宋渝你已经嫁人,安分守己才是正理!宋琴死鸭子嘴硬。
宋渝瞟了一眼脸色苍白虚张声势的宋琴,看着她恶毒的倒打一耙,心生感慨:又是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姑娘。陆庆恩什么德行宋琴难道不清楚?一次不忠百次不容,这样的渣男有什么可稀罕的?
宋渝还没来得及辩解,董长征先炸毛了,他娇滴滴的小媳妇,轮不到这些阿狗阿猫来指责。
宋琴你满嘴喷粪!你以为小渝跟你一样不要脸?给老子听着,麻烦姓陆的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不然~老子见一次打一次。过几天我和小渝一起回宋家,敢少一分钱,你们可以试试!
说罢,董长征嚣张的搂着宋渝扬长而去。
剩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被董长征唬的大气都不敢喘。一枚银杏叶从半空中盘旋降落,大树簌落落的挥舞着树枝,似乎在嘲笑她们。
那宋大娘,时间不早,我们先回去了?
老嫂子,今天让你们看笑话了。嗐,我这心里苦啊,宋渝这是翅膀硬了,再不肯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
可不是,宋渝自从攀上了团长太太,眼睛都长在头顶。
团长太太?
王菊芬混浊的眼里渗出贪婪的亮光,她热切的盯着部队的大门:死妮子这是要发达?
早知道,今天就不找死妮子麻烦了。

表小姐的七十年代免费阅读

第十章
风卷残云般把饭菜一扫而光,董长征打着饱嗝,跟媳妇报备下午的行程。
今天下午武装越野二十公里,我是一团旗手,必须参加。小渝,你下午就在家里好好休息,怎么样?
宋渝心虚的拨着碗里的饭菜,这便宜夫君的话里话外听不出一丝的异样。眼角微挑,她小心的觑了觑董长征,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
问什么?董长征目光灼灼,小渝你现在是我董长征的媳妇,肚子里还揣着我的崽,我还需要问什么?
其实,他躲在树后面从头听到尾,完全是陆庆恩在一厢情愿。他心里清楚的很,小渝现在对他还没有很深的感情。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有一辈子时间来一点点入侵媳妇的心。
媳妇最后一定会爱他爱得死去活来,董长征坚信。
这份信任沉甸甸的,重到宋渝喘不过气来。她戳着饭粒,瞬间湿了眼眶。
你这小娘们怎么回事?董长征虎目圆睁,虚张声势的拍着桌子,碗碟哐当作响,就这么点猫食,还想剩下不成?
眼见媳妇脸色越来越淡,董长征进行深刻反思,自己摆大家长的谱是不是有点过了,不会惹媳妇不高兴吧?
啧,真威风!宋渝看着色厉内荏,紧张到额头冒汗的便宜夫君,不知何故心里居然甜滋滋的。把冷掉的饭菜往董长征面前一推,挑衅般的说道,我就要剩怎么办?
看来真惹媳妇不高兴了。
董长征战战兢兢夺过饭碗,三口两口把冰冷的饭菜吞进肚子,小心翼翼的描补,要、要不,你冲杯麦乳精?
说罢,董长征放下碗筷,小媳妇似的扭捏着蹲下,把双手搭在宋渝的大腿上,像一条大型的田园犬,媳妇,我刚刚不该凶你。我只是,只是想让你让我们的孩子多吃点。
田园犬的尾巴灰溜溜的垂在地上,无精打采的扫来扫去。
大手在宋渝腹部轻柔的抚摸,董长征嘿嘿嘿傻笑起来。这里孕育着新的生命,是他和媳妇的小崽子。
鸦睫微颤,宋渝白皙的脸上瞬间沾染了红晕,樱唇轻启小声嘀咕:真是不知羞耻。
古铜色的手掌指节粗大,像蕴藏着无尽的力量。对比一下自己纤长柔弱的小手,简直就是庞然大物。沿着胳膊一路向上,宋渝两辈子第一次肆无忌惮的观察男子的样貌。
居然还不赖。
董长征和她上辈子见过的风云人物,皆不相同。那时流行风流蕴藉气质儒雅的温润君子,而董长征则是阳刚硬朗铁骨铮铮的军汉。而此时他半跪在她面前,完美演绎了什么是铁汉柔情。
古铜色的脸棱角分明,鼻梁挺直给人以坚定有力之感,薄削的嘴唇咧到耳朵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董长征眸色深沉,像浩瀚的星空,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
他的笑容太有感染力,宋渝忍不住跟着扯起嘴角。她神色温柔的抚上小腹,血脉相连的感觉真的太神奇。
我等下就去泡,总可以了吧?宋渝摸了摸泪痣,那里忽的灼热滚烫,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要破茧而出。
宋渝处惊不变,纤纤玉指点了下董长征的额头,等你离开我就锁门,乖乖休息。
董长征这铁血硬汉却受不住这软绵绵的一击,一屁股坐死到地上。真他娘的丢脸!媳妇这一点,仿佛点到了他的心尖,让他的心脏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我就是蹲久了腿麻。董长征装模作样的揉着小腿,竭力挽尊,他的眼睛里倒映出宋渝忍俊不禁的如花笑靥,媳妇,好小渝,我走了你一定要记得想我。
田园犬的尾巴风车般挥动,只见残影。
男人的情意直白又热烈,宋渝又酸又妒,脱口而出,董长征,你你怎么会娶我?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刚刚被陆家退婚,父亲又病入膏肓,正是最艰难的时候。
还能为啥?当然是因为媳妇你貌美如花,我对你一见钟情。董长征嘻嘻哈哈没个正形。
当然是因为退婚那天,你躲在树林里哭的昏天暗地,我站在一旁手足无措。当时就想,要是老子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一定捧在手心里当成宝。
油嘴滑舌!
宋渝嗔了董长征一眼,秀气的打了个哈欠,拉练就要开始了,你赶紧去吧。
董长征听话的一跃而起,拍着屁股在宋渝侧脸偷了个香,才神气活现的蹦出房间。
咔哒落锁,宋渝无力的背靠在门上,按着太阳穴咬紧牙关。整个身体滚烫的似要被泪痣点燃,她痛苦的呻、吟出声。
佝偻着身躯,宋渝踉踉跄跄的扑进被褥,顺势把身体蜷缩成一团。虚汗淋漓间,她觉得自己要被烤成人肉干。
到底怎么回事?
莫不是她的空间出了什么意外?这可如何是好?
离奇的一幕出现了,宋渝仿佛被卷入了时空乱流,倏的消失又瞬间出现。本来红润的嘴唇已经干裂起皮,她像离岸的鱼般急促呼吸。无意识的抠着眼角的泪痣,她的意识渐渐消散。
扑通一声,宋渝掉进深潭,溅起层层浪花。如昳丽的水中仙子,缓缓坠入无底的黑渊。
宝宝!宋渝大急,凭着心中强烈的执念,她努力的张开双眼,寻求一线生机。随着她意识的恢复,突然出现一股神秘的力量,托举着她一路向上!
噗,昏沉沉的宋渝终于浮出水面,心有余悸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咳咳咳,宋渝护着小腹,疯狂的咳嗽起来。
待胸口火辣辣的疼痛稍减,宋渝才有时间观察四周。极目之处都是连绵不断的青山,山脚下果树郁郁葱葱,枝头硕果累累,不远处是波浪般起伏的稻田,近处是长势喜人的菜畦。
偌大的空间里寂静无声,时间仿佛都是静止的。
宋渝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此处难道便是宋家世世代代相传的万顷良田?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表小姐的七十年代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