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强惨大佬总想独占我全文免费阅读-美强惨大佬总想独占我(景泠)

主角是景泠的小说美强惨大佬总想独占我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幽深的黑眸压抑着血腥与疯狂,男人扯开领带不断靠近,唇侧依旧笑意温柔,哑声道:泠泠再可怜可怜我吧。景泠:???

小说简介

被迫快穿拯救气运之女,景泠:我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看到那些被牵连惨死的小可怜,竟然个个英俊至极堪称人间极品,景泠兴奋地流下口水:傻逼人渣们,爹来了!
景泠:别怕,我会保护你!
黑透的某人隐去嗜血凶光,露出温柔笑意:泠泠真好。
后来小可怜竟复仇反杀,成了叱诧风云的阴鸷大佬。
幽深的黑眸压抑着血腥与疯狂,男人扯开领带不断靠近,唇侧依旧笑意温柔,哑声道:泠泠再可怜可怜我吧。
景泠:???

美强惨大佬总想独占我全文阅读

伴随着一阵悉悉窣窣,护工将百叶窗调整好角度,让阳光带着融融暖意在病房内流淌,随后她几步走到床边,将病床缓缓升起,方便病患后续的清洁和进食。
护工负责照顾这位vip病房的患者已经半年了,饶是如此每天看到对方时也忍不住多打量几眼,原因无他,病床上这位顾家少爷长得实在太好了。
虽然躺了大半年才捡回一条命,现下苍白瘦削的病容却依旧不损昳丽。
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纤薄骨骼,侧脸的轮廓深邃,额头饱满鼻骨高挺,一双线条圆润的桃花眼水润澄澈,隐在暗处的左侧眼尾还缀了一颗精致红痣,辨识度极高却丝毫不显女气。
景泠垂下眼帘静静坐着,看起来面色憔悴眸光黯淡,实际上他正一边享受着日光浴,一边在脑中和系统吹水打屁:[哎呀,我滴宝贝妹夫什么时候来看我鸭~]
系统:[寡廉鲜耻!]
景泠:[你不让我乱来也就算了,我为了任务舍身泡妹夫你还骂我,再这样我可要闹了~]
系统一想到对方一上来就告诉自己,他想效仿乐可广结善缘,成为朋友遍天下、游戏玩出花的一代大猛攻就来气,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系统:[你清醒点,做任务换命可不是让你点菜。]
为了活命,景泠被传入不同世界完成拯救气运之女的任务,他的任务对象都是些本应幸福美满,却因种种意外失去气运,最终结局凄惨的妹子们。
他这一次的身份是气运之女的双胞胎哥哥,在车祸中以身护住气运之女顾景瑶而死,因他的传入原身的相关数据做出调整,名字也叫景泠。
一家四口在这场惨剧中只剩下气运之女顾景瑶一人,她为了在群狼环伺中保住家产,却不慎跳入人渣们设下的陷阱
最初景泠对拯救萌妹毫无兴趣,直到他发现妹妹原本的未婚夫裴凛,长得是真他娘的带劲儿!
从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开始,景泠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这气运之女我救定了!]
系统五味杂陈,虽然乐意见到宿主激昂斗志,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狗屁宿主?脑子里全是五彩斑斓的黄色废料!
气运之女顾景瑶一直都是家中最为娇宠的小女儿,顾家家业由长兄顾景泠继承,她则选择进入戏大实现星梦。
顾家父母罹难后那些觊觎财产的蝇狗之辈,都冒出头来要掺上一脚,她根本无力应对。
上一世在她走投无路时,是顾父曾经救下的裴凛出乎意料挺身而出,以假结婚的方式为她提供裴家的庇护,准备等她能够独挡一面时再解除关系。
而裴凛也是个身世凄惨的小可怜,他其实是裴老爷子的第二位夫人所出,从小才华卓绝非池中物,加之裴老爷子是发妻亡故多年后又遇上真爱,对裴凛这个老来子疼宠非常。
正因如此,年幼的裴凛才会被一伙亡命之徒盯上。
意外被带着学生采风的顾父撞上,为了配合警察救援,顾父还帮裴凛挡了两枪。裴老爷子为了感谢顾父的恩情,多年的扶持之下,顾家的生意才越做越大。
而裴凛因精神重创将自己彻底封闭起来,在心理医生和顾父的共同开导下,才勉强恢复正常生活。
曾经的灼灼光华一丝不在,他只愿意跟着顾父学习绘画。到如今依旧是一个忧郁封闭的画家,在顾父的引荐下进入云城美院任职。
裴老爷子在家产上不偏不倚,两个儿子平均分配,对于不事产业的小儿子,分得的集团股权虽少却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但他封闭抗拒从不参与公司运作。
即使他的画作展露了令人惊叹的艺术价值,作品的拍卖价格也持续走高,但对于偌大的裴氏集团来说,裴凛依旧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废人。
按照原时间线,裴凛和顾景瑶假结婚后不久,顾景瑶刚重新振作,就被裴凛的亲侄子下药送上自己父亲,也就是裴凛大哥的床
而裴凛则在大哥的授意下,被亲侄子勒死挂在画室,做成他精神崩溃后自我了断的假象。唯一真心帮助顾景瑶的裴凛惨死,从此顾景瑶一路荆棘直到彻底滚落深渊。
接收剧情时,景泠只想让裴衡远也尝尝被下药,并送到裴父床上的滋味,毕竟这一门父子双畜生,非常适合捆在一起养蛊。
第一个世界难度最低,景泠在病床上昏迷半年后奇迹转醒,便让顾景瑶的圆满度增长了10点,当圆满度达到100点即判定任务成功。
躺在病床的半年又给他了充足的时间思考准备,从任务角度考虑,顾家的烂摊子、裴家的龙潭虎穴,都不适合气运之女幸福成长。
因而景泠苏醒后立即将顾景瑶调离是非圈,让她重回戏大继续圆星梦,顾景瑶的圆满度果然在回到大学后不久又涨了10点。
景泠更加确认任务方向,扫清迫害她的人渣们,给顾景瑶一个圆满的结局。至于即将成型的联姻计划,于公于私景泠当然是要自己来!
裴顾两家的联系是在上一代,随着裴老爷子和顾家父母先后离世,只剩下一个不参与公司运作的裴凛肯定不够,联姻也既可以稳固裴顾两家的关系纽带,又可以堵住顾氏那些不断发难的董事们。
景泠顺水推舟,把联姻计划中的顾景瑶换成了自己,成功把俊美的前妹夫变成自己的未婚夫,就准备手挽裴凛、脚踢人渣、大杀四方走向人生巅峰!
*
扣扣敲门声响起。
病房的门本就在开着通风,景泠一抬头便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逆着阳光站在病房门口。
一身挺括的白色西装,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俊美温和的眉眼微微低垂,温柔斯文还带着淡淡的忧郁。
正是景泠心心念念的前妹夫、现未婚夫,裴凛。
小泠,是又做噩梦了吗?男人手里拿着花束,走近病床。
低沉温柔的声音听得景泠心间一颤,眼眶立即红了:[宝贝妹夫的声音真好听i了i了!]
系统:
景泠:[我他妈直接打招呼,嗨!老婆!~]
系统脑瓜疼。
等裴凛站到病床旁的时候,景泠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顺着颊边坠落,男人坐到病床边沿,景泠埋进对方怀中,隐忍又克制地小声呜咽了两声。
摸到男人西装之下出人意料的肌肉线条,景泠偷偷咽了咽口水,才哑着嗓子可怜巴巴地说道:裴叔叔,我又梦到车祸那天,我好怕。
裴凛虽然只比景泠大五岁,但两人之间是差着辈分的,顾父在世时与裴凛称兄道弟,景泠也觉得叫叔叔更带感了,即使在两人订婚之后,他也一直叫着裴叔叔。
裴凛听他提及恩人惨死,脑中也跟着想起了一些血肉模糊的画面,琥珀色的眸子一暗,紧了紧怀中因久卧病床格外瘦削的青年,温热的大掌轻轻安抚着微颤的背脊:小泠别怕,都过去了。
景泠贪婪地闻着男人怀中淡淡的木质冷香,一边在脑中和系统感叹:[呜呜呜什么裴叔叔,明明就是我的小宝贝!]
系统:什么狗屁宿主啊!
裴凛陪景泠吃完早餐,护工刚好敲门推着轮椅进来,要接景泠去做身体检查。
景泠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他架上支撑装置拍完胸片,这是他来到任务世界后第一次站立起来。
因为在他获取的记忆中,都是些对兄妹二人外表的各类彩虹屁,他从没想过原身的身高会存在问题
景泠难以置信:[我?172?!]
景泠对着系统化作犯病的可云:[我可是姓顾啊!这特么不是耽美大猛攻专属姓氏吗?!]
系统难得有机会幸灾乐祸:[可能是在任务世界里水土不服吧?]
景泠:神他妈水土不服!
难怪!难怪当年十四岁生日宴的时候,兄妹互换衣服都没人发现!还真是长得一、模、一、样、啊!
虽然处境艰难,但顾景泠怎么说也是顾家小总裁啊!就这种天凉王破的霸总feel,你让他一米七二?说不过去吧!
看着身侧接近一米九的裴凛,宽肩窄臀大长腿,景泠肉眼可见的蔫了下去。
裴凛看着他垂下的眼帘,低声问道:怎么了?是顾氏那边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顾氏那些上蹿下跳的董事们,在两人订婚的消息传出后就安分了不少,等到裴家主动送了几张大单子后彻底息了声。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平静,前世顾氏高层在裴衡远的帮助下轻松做局,逼迫顾景瑶引咎辞职彻底成为裴家的禁,脔景泠想起来就深感不适。
不过男人的声音轻缓好听,景泠闻声抬头,对上那双清澈明润的琥珀色眸子,小色鬼心头一颤本矮子攻手刀就位!
他将头垫在裴凛的肩膀上,看着完完全全踩在他审美上的侧颜,在见到裴凛后,第八百次在心中感叹:这颜!爷能舔一辈子!
裴叔叔,你怎么能这么好!
裴凛闻言眸色一暗,等他垂眸看向景泠时,却只剩下脆弱敏感双眸失焦:谢谢你小泠,明明是我要照顾你,却一直被你安慰着。
半晌后,裴凛到了离开的时间。
他走进电梯接起手机,听着另一端简明扼要的汇报,他垂眸看了眼手上的订婚戒指,似笑非笑地说道:继续查。

美强惨大佬总想独占我免费阅读

早上一睁眼,看到裴衡远坐在床边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景泠内心卧槽连连,小人渣不是被老人渣外派了吗?
景泠哥,你你终于醒了
景泠揉了揉眉心已经完全醒神,看着青年一身的风尘仆仆,迅速get到对方想要自己获取的意思:
虽然才来相见,但都是因为被裴父派到F国处理要务,近期夜以继日熬出的疲态,连夜赶回甚至来不及回家换洗,都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来见他。
景泠呵呵哒,撑着手臂缓缓坐起,嗯
脸上带着尚未完全清醒的怔然,清越的嗓音微微发哑,拖长的调子带了些许慵懒:小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眼前人正是裴凛的人渣亲侄子裴衡远,今年虽然才二十岁,却早已经参与裴氏集团的部分运营工作。
在景泠看来,相较于老倒霉蛋气运之女,眼前这位裴衡远却更像是正经的气运之子。
明明是陪酒小姐生下的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却能碰上一个无法生育的裴家主母,还因极为肖似裴父,在一众私生子女中脱颖而出被带回裴宅抚养。
裴衡远一直暗恋原身,多年来凑在两兄妹面前装着坚韧顽强的好少年,以至于原身除去父母妹妹和他最为亲近。但他却在原身尸骨未寒的时候,亲手葬送了对方最疼爱的妹妹。
景泠哥,你真要和我叔叔结婚?裴衡远声音艰涩、黑眸深情,要不是知道他皮肉之下的脏心烂肺,景泠也愿意陪着他伤感一番。
景泠对着裴衡远笑容和煦:对啊小远,我们很快就要成为一家人了。
裴顾两家联姻,本来就是裴衡远一手撺掇的,为的是将顾氏蚕食鲸吞。结果他忙于在裴父面前立功的时候,联姻对象却从顾景瑶换成他心心念念的顾景泠。
裴衡远闻言薄唇微抿,片刻后眸中带着克制又隐忍的爱意:景泠哥,你喜欢叔叔吗?
景泠闻言眉头轻蹙手指微微收紧,这个世界虽然同性结婚稀疏平常,但原身应该是个直男,他垂下眼帘装模做样道:小远,我是顾氏的继承人。我可太喜欢了嘿嘿!
病房内空气凝滞,景泠饥肠辘辘却不得不配合裴衡远演戏。好在对方还要去公司做汇报,接到助理电话后便要离开:景泠哥,我晚上再来看你。
景泠看着他憔悴的面孔,算了吧弟弟,我们人畜有别、生殖隔离。
他轻叹了一声:小远,忙完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你现在脸色太差,你还年轻工作上不是这么拼的。
裴衡远应声:好,我听景泠哥的,那我周末再来看你。
景泠满意地点头笑了笑,你少干点坏事比什么都强。
望着裴衡远离开的背影,面色平静地质问系统:[卧槽系统你过分了!这小人渣比我还小两岁呢,他至少一米八!]
系统无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景泠:[当然有啊!为什么不把我塞进裴衡远身体里?不但帅还高,还能从根源上解决我自己。]
系统心道狗屁宿主的点菜思维要不得,做任务又不是让他来玩的。
可没等它反驳,景泠就自问自答了:[不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不能结婚,我岂不是娶不到我的裴叔叔了?]
景泠语气上扬:[谢谢统宝~辛苦你为我们的婚事考虑得这么周全!]
系统被气个倒仰:[滚啊。]
*
景泠听护工阿姨说骨骺线没闭合就还能长高,吃了早饭就急着去拍片。
检查结果峰回路转,这身体虽然临近二十二岁,但骨骼发育比较迟缓,骨骺线处于半闭合状态,也就是努努力补钙运动他还有长高的空间!
他立即将游泳跑步篮球一条龙安排上了,至于补钙,顾氏本身就是食品起家并靠乳业致富的,旗下的天河乳业可是驰名中外。
景泠开始一天三顿的高钙奶,打嗝都带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出院前,气运之女顾景瑶受教授的引荐飞去影视城拍戏。她从不在外面提及自己的家世,这次的角色不重但刚进组,她一个小配角总不好请假,只好向哥哥告罪。
景泠倒是对此非常满意,他正好能名正言顺赖上裴凛。
小色鬼套路多,裴叔叔你能话说一半卡住,然后用欲与还休的小眼神瞟对方。
眸光闪烁再带上三分期待三分怯懦和四分惊慌无措,就等裴凛伸出温热的大掌,安抚性地摸摸他的狗头,再柔声问一句:怎么了小泠?
每每此时,系统都像被野猪拱了自家好白菜的庄稼汉,蹲在田埂里猛嘬烟头。
景泠伸手抓住裴凛的衣角,声音很轻:瑶瑶不在家,我一想到家里只剩我一个就他眼眶一红,握住衣角的手指微微发颤。
裴凛眸子扫过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声音依旧温和:你愿意来我那边住吗?
景泠差点开心地露了馅,他以为能求裴凛来顾宅陪两天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还能搬到裴凛家中!立即以退为进又卖了波没你我不行的惨,将事情顺利敲定。
景泠在脑中对着系统阵阵怪笑:[让我去了,可就撵不走了,嘿嘿嘿!]
系统又抽起数据香烟来,心道好好的一颗玉白菜啊。
*
然而裴衡远并没有如景泠所愿,他虽然不舍得将自己的联姻机会浪费在顾家,但也不想让心上人和别人结婚。
#天河乳业大头娃娃#的词条,恰好是裴凛接景泠回家时,在各大新闻社交平台上曝了出来。
顾家父母离世后,闻风而来的绿头苍蝇分两类,一类是屁本事没有的软脚虾,另一类就是满肚子坏水又没能力撑起来的蠢货。前者只是恶心人,后者却有可能会被奸人怂恿。
前世为了逼顾景瑶下台,裴衡远就利用了他的那几个堂叔伯,只不过这次将目标从顾景瑶换成了他,为了阻止他和裴凛结婚还将事情提前了。
与顾家这种某一领域的翘楚不同,裴家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已经形成庞大的商业帝国。
裴家表面上极为爱惜羽毛,裴父更是热心公益事业的大慈善家,作为裴家的联姻对象,不能有负、面丑闻是最基础的。
而这次出事的奶粉是天河乳业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奶粉,用于满足牛乳蛋白过敏孩子的饮用需要。
情况正与当年深入人心的三聚氰胺事件类似,也是因营养成分不足导致孩子们产生了相应的病理改变。
老百姓最恨这种事情,评论区里很快骂了起来:
[天河乳业?!我靠!昨天超市促销刚拎了两箱回来!]
[我只关注孩子们能治好吗?太可恶了天河乳业!搞孩子丧尽天良!]
[七月份的新闻压到现在?天河真牛逼!老百姓真好欺负啊!]
[天河乳业的老总一家,不是前段时间大型车祸上热搜了吗?我记得全死了,该!这就是现世报!]
[老总两口子当场去世,儿女没死,妈的这种人就不配留下后代!]

景泠看着负\面评价蜂拥而至,心里冷笑连连,表面上却瞬间化作受惊的小白兔,手指一松手机便滚落到一旁。
裴凛拿过手机查看新闻,余光瞥见景泠还在那里演手足无措。
隐在暗处的表情闪过一丝兴味,明明早就调查到的事情,对方终于撞了上来却还要继续扮傻,这位活下来的顾少爷,可比他预想的还要有趣。
景泠演了一会儿,看向男人紧蹙的眉头和微抿的唇角,想也没想便挨到对方怀里寻求温暖,而裴凛似乎也习惯了他的触碰,还轻轻拍了拍脊背无声安抚。
景泠接打了几个电话,在男人怀中悲叹了一声:好在饮用问题批次奶粉的孩子家长都比较警觉,发现的还算及时,希望那些孩子都能康复,唉。
裴凛眉峰一挑,听到怀中人继续闷声说道:孩子又有什么错呢?对孩子出手的人最该死了。
裴凛脸色微变,他想起昏暗的铁皮屋内,母亲为了保护他所遭受的种种凌虐,只恨自己清醒得太晚,想到那些血肉模糊的回忆,男人阖上双目收紧怀抱。
景泠感受着裴凛的回抱,自认攻心大业再上一层!
他一直模糊两人之间的关系,套着联姻的壳子不断靠近,软化着童年阴影形成的坚冰。顺利同居在他眼中四舍五入就是子孙满堂,主动相拥无异于积极勾引。
想到这里景泠耳根一红,顿时有些小腚飘轻,软着嗓音再接再厉:裴叔叔,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裴凛唇侧勾起浅淡的弧度,对怀中人温柔地应道:泠泠真好。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美强惨大佬总想独占我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