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苦巧甜橙味全文免费阅读-她是苦巧甜橙味(沈恣周肆亦)

主角是沈恣周肆亦的最新小说名字叫做《她是苦巧甜橙味》,作者奶酪欧包,熊孩子长得太好看不忍心打怎么办?这时候,只需要给他一个活的洋娃娃。最好是那种,看起来人畜无害,但一招就要人命的假甜女孩,让他明白什么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 数年后,当汤圆精熊孩子长成乖戾少年时,得知某洋娃娃居然要来他所在的城市读高中,还要住他家! 这,疯球了吧?!

小说简介

啪,周肆亦扯下一张理综卷,一巴掌怼在沈恣桌上,像是只龇着牙的小奶猫,你得知道,一中只能有一个年级第一。 沈恣吊儿郎当地转着笔,勾唇一笑,说吧,怎么比。 周肆亦:一节数学课,比谁做下来得分高。 沈恣笑得玩味,要是你赢了,我就控分,每次都让你拿第一,要是我赢了 他突然靠她很近,认真道,就当我女朋友,敢来吗? 周肆亦: 内心os: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欠揍呢? 乖戾恣意学霸少爷×假甜奶凶财迷大小姐

她是苦巧甜橙味全文阅读

第5章苦巧甜橙
现在情况有些微妙。
因为周肆亦发现自己的房间就挨着沈恣的,也就是说,他们只有一墙之隔。
啊这,也挺离谱。
她坐在书桌旁的滑轮椅上滑过去滑过来,凭空生出一丝凉风吹拂额前细碎的胎毛刘海。
资本家的豪宅应该是隔音的吧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她做贼似的将耳朵贴在墙壁上,结果,除了自己心脏缓慢跳动的声音,什么也听不见。
呼,这下放心了。
不过,虽然平常上学而且还住校,但是加上周末和各种节假日,这三年也有不少日子。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产生些不愉快。
从这短短几个小时的接触来看,周肆亦觉得沈家大少爷并没有小时候那么好对付。
思来想去,目光落在了书桌上那盒苦巧甜橙上。
这是母上大人手中连锁甜品店画浅含肃的招牌,在W市久负盛名。
她带了三盒,一盒给苏阿姨,一盒留给自己,还有一盒给某位大少爷。
沈叔叔不喜吃甜点,所以没准备他的。
不过现今为止,给沈少爷的那盒还没有送出去。
在她依稀的记忆中,沈少爷好像还挺喜欢吃这个,八岁那年去市郊他家的四合院做客,他就几乎吃完了整整一盒。
那盒本来是她要留给自己吃的,结果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提也罢。
有偏见那就是有导火线,等哪天火一点,嘭嘭嘭地就炸了。
所以,为了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周肆亦决定最开始便抓住机会,做一次出色的外交。
现在外交官周肆亦拿着盒苦巧甜橙立于沈恣房门外,面无表情地轻扣房门。
几秒钟后,没有动静。
正准备再敲一次,要是还没动静,那就随便拉倒。
手臂悬在半空,只见门上的一个圆形物什动了动,想来应该是猫眼。
能在家里房间门上安猫眼,也是够独特的。
房门嘎吱一声打开,沈恣探出身子,又嘭的一声把门关上,好像生怕被人看到房间内部似的。
周肆亦一时有些无语。
只见沈恣板着张脸,满脸都写着[老子特么不开心,有什么话赶紧说]。
顿了顿,懒懒开口,干嘛。
周肆亦捧着甜点盒双手奉上,硬生生扯出一个假笑,自认为表现得十分诚恳,这是送给你的。
空气一下变得很安静,沈恣眨眨眼,没有说话。
心里轻哂,这哪里是来送礼的,明明是一副爱要要,不要拉倒的表情。
要是自己亲妈见了肯定会被她乖巧的笑容蒙蔽心智,但是他沈恣是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人,所以根本不会动容。
呵,在他的火眼金睛面前,装什么小白兔呢!
四字亮晶晶的大眼睛相对,周肆亦莫名心慌。
额,有些失算。
按照中华民族的传统礼仪,这个时候对方应该也双手接过然后说谢谢,即使不想要也要摆摆手再道谢。
不管怎样,客气客气也是应该的吧!光看着是怎么回事?
一时找不着台阶下,周肆亦决定硬着头皮往上走,反正我现在来都来了,就算实在不欢迎我也没辙。
等等!心里os,你现在是客人,不能这么说话!
可能是因为两人年龄差距不大,而且小时候还闹出些事端,所以她现在完全没有办法把这大少爷当成一个东道主来看待。
顿了顿,她决定放缓语气,重新调整一下自己现在来客的身份。
舔舔后槽牙,为了避免以后麻烦,有什么事情还是得说清楚。以后咱俩各各的,井水不犯河水。
好吧,还是没调整好。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顺其自然。
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沈恣似笑非笑,依旧不语。
露馅了吧!
不过,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将她手中的甜品盒接过。
注意,他可不是因为自己不给客人台阶下会觉得不好意思。
只见他面无表情地拿起那盒苦巧甜橙,冲周肆亦晃了晃,淡道,谢了。
周肆亦内心os:哟呵,看不出来还会道谢,挺懂礼貌的哈。
随后,他便转身开门,进去,嘭的一声把门关上。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
周肆亦耸耸肩,大摇大摆地回自己房间去。
既然收了礼,那应该就是答应了吧,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真好,又搞定了一件事。

沈恣关门后没立刻到床上躺着打游戏去,而是透过猫眼看了看周肆亦。
不过,结果很是令他失望。
切,也没见她抓狂的样子嘛。
拆开甜品盒,他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很久以前自己只吃过一次便念念不忘的玩意儿吗!
香醇微苦的85%黑巧包裹着甜度恰到好处的甜橙干,苦与甜的最佳比例让每一口都妙不可言,要颜值有颜值要口感有口感。
许久没品尝都快忘记是什么味道了。
但是想起当年芥末汤圆的前车之鉴就可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可不敢轻易尝试,万一有毒呢?
于是乎,这盒悲催的苦巧甜橙最终没有完成被人吃掉的终极任务,便被搁置在书架的最高层闲置了。
听周肆亦的意思,想来她是想要和平共处,不过沈恣并没有答应过她的请求。
他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好宝宝,说他睚眦必报倒也不为过。
就算是要坚守和平共处的原则,也要等他大仇得报再说。
现在还没想出报仇的法子,暂且先让她舒舒服服过几天。
注意,他可不是心软想要放她一马,等计划制定得天衣无缝便立刻执行。
他一向是个行动派。

周肆亦在沈家平安无事地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半。
她窝在房间里捧着手绘板画图,至于沈少爷么,应该在他房里打游戏吧,反正与她无关。
今天下午是S市一中高一新生报到的日子,很巧的是,平常业务忙得团团转的沈峰居然有空,还十分乐意地表示要开车送孩子们去报道。
相比起苏安娜的热情奔放,沈峰显得就要严肃内敛许多,一路上专心开车并不说一句话。
沈恣乐得安静,塞着耳机听歌,双手交叉枕在脑后。
两人依旧各自挨着汽车两边车窗坐,这辆车比之前那辆更宽敞,所以他们现在相当于隔着两个雅鲁藏布大峡谷。

她是苦巧甜橙味免费阅读

第6章市一中,壕无人性
虽然学校后门不允许进出,但前门又不允许停车,所以沈峰只得将车开到后门。
此时后门已经停了很多车了,基本被围得水泄不通。
汽车缓缓停下,沈恣那边靠马路里边,所以他得先下。
不过他好像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只见他双目微合,修长的手指在车门内的扶手上打着有节奏的拍子。
顿了十几秒,还是沈峰从前座探出头发话,混小子你愣着干嘛?还在这瘫着,跟没骨头似的。
人家小亦被你拦着出都出不去!
打着节拍的手指停下,沈恣这才睁开眼,淡道,嗯,走了。
车门打开,他敏捷地跳了出去。
周肆亦坐着不动,从车门外射入的那道光将她整个人照得半明半暗。
之所以坐着不动,是因为她觉得沈恣会像关他自己房间门一样嘭的一声把车门也关上,她决定暂时远离事故现场。
不曾想,车门并没有遭受暴力袭击反倒是被沈恣扶住。
这让她颇为吃惊。
扶住车门的那只手很漂亮,指节修长,在光线下白得发光。另一只手揣在裤兜里看不清,但想必跟车门上这只一模一样。
手虽然漂亮,但此刻沈恣脸上的表情却难看得一批。
他目光直勾勾地看向周肆亦,冷得骇人。
周肆亦自动地将那眼神理解为,[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fine,你是少爷,你最大,我只是只寄人篱下的小可怜虫。
为了配合某位少爷不耐烦的神色,周肆亦下车速度也很快,像是只身手敏捷的猫咪。
当然,速度之所以快也是因为怀疑沈少爷会在自己刚出来的时候就把车门关上,给她来个致命一击。
事实证明,是自己狭隘了,这只是少爷家里的教养而已。
某关门砰砰响的沈少爷对这车门倒是出奇地温柔,没使劲摔没用脚踢,只是轻轻地关上。
啧,同样是门,怎么就这么双标呢?
拿了行李周肆亦甜甜地向沈叔叔道谢,谢谢沈叔叔,我就先走啦!
沈峰笑得和蔼,冲她挥挥手,再见。而后走自顾自地感叹道:
还是女儿好,不像儿子,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的儿子耸耸肩,抓起行李箱便大步流星地朝前门进校。
他走得很快,而周肆亦跟在他后面以正常速度走,两人很快便拉开了距离。
不过,走在前面的沈少爷像是忽然想起些什么,顿在原地像是在等人。
周肆亦从他旁边经过时便听他哂笑道,至于吗?
什么至于吗?至于什么?
有些被他搞得一头雾水,不过很快,周肆亦便悟了。
这少爷大概是在说自己跟沈叔叔深情道别那件事儿。
拜托,这是你亲爹又不是我亲爹,要是我爸,我还装个鬼哇!
总之吧,这种情绪不太好解释,当然,她也懒得跟某少爷解释,随便他怎么想。
于是乎,她白了他一眼,让他自己悟去吧。
某少爷自知无趣,舔了舔后槽牙也没再多问,继续大步流星地向前走。
这次他走得更快,不到一分钟便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
许是因为沈恣长得又高又瘦,身材比例还极好,又长了张讨小姑娘喜欢的脸,一路上总会有那么几个小迷妹偷偷看他,有些胆大的甚至还拿出手机偷拍。
能进市一中的大多都是学霸,学霸虽然在市一中泛滥,但帅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稀有物种。
不过,即使沈恣长得再俊俏,前去搭讪的也一个没有。
原因之一,是沈恣脸上表情实在太臭,凶神恶煞的让小姑娘们望而却步。
原因之二,那就是市一中的学生大多心中怀揣努力学习考上中国大学top2的梦想,对于帅哥也就看看养眼。
市一中强制住校,所以来来往往的学生都拖着大箱小箱。
前来报道的学生越来越多,周肆亦很快便被淹没在人群中,沈恣也在她的视线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很好,市一中占地面积这么大,她想,自己应该一个星期都可以不用跟某瘟神碰面了。
现在,先去看班级和寝室的名单。
名字是按照姓的首字母排的,所以很好找。
周,字母Z开头,直接走到最后一块显示屏旁边找。
高一九班,314寝。
哟呵,寝室号还是个圆周率。
这定是意味着今后的生活圆满周正,快乐的源泉如圆周率小数点后的数字一般绵延不绝。
可以一周不见某瘟神,连呼吸的空气仿佛都变得轻盈起来,妙。
市一中不愧为S市这种超级大都市No.1学府,从显示屏走到寝室楼,周肆亦足足走了15分钟。
一路走过,在她粗略的观察下,有四个篮球场,两个400米操场,四层楼食堂,居然还有一整座图书馆。
周围绿植也做得很好,修建得一丝不苟的圆形灌木丛,怒放的粉红月季花,绿油油的银杏树
总之现在看来,W市的高中虽然看着还是不错,但比起这个,差距还是有那么亿点点。
推开寝室门,寝室内正在收拾东西的三位姑娘见周肆亦进来时明显愣了一下,等缓过来后才官方且拘束地说了声你好。
周肆亦也极其官方地点点头,你们好。
刚见面的新室友有且仅有一件事情最为有默契,那就是尴尬。
寝室是四人间,有大学寝室般的上床下桌,空间挺大,有独立卫浴。
唯一让周肆亦感到迷惑的是马桶。这简直是对洁癖星人的诅咒!
得,都有上床下桌了还想什么自行车呢,这马桶先将就适应下吧。
除了周肆亦外,寝室里的三个人有两人看着应该是之前认识,但熟悉程度不高,所以只是偶尔互相说几句话。
另外一个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而且,看着不太好接近。
不过,以后相处下来应该就熟了,问题不大,先收拾东西。
大概捣鼓了一小时左右,因为刚报道东西也不是很多,所以也马马虎虎地收拾好了。
刚闲下来,一梳着马尾辫的微胖女生便开始发话。
宿管阿姨说谁第一个到寝室的谁就当室长。那个,我是第一个到的,你们看让我来当室长有人反对不?
空气安静了两秒,随后,其余的三个女孩纷纷点点头,表示,我随意,我没有意见。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她是苦巧甜橙味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