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剪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江月剪年小说(江月剪年)

抖音热推仙侠虐文主角江月剪年小说《295928》特别推荐,作者是瑞雪兆丰年,她爱的帝君双眸里藏着深潭,笑容里夹着春风,身上有万般好,唯一唯一就是不爱她。

小说简介

江月只是一只修炼了千年的小狐狸,如今她竟嫁给了心心念念的帝君剪年。在她满怀欢喜的等到他之后,竟被他无情的羞辱。其实她一直都知道,那个男子并不爱她,娶她不过也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尽管是如此,可江月还是要完完全全的付出自己。爱上不值得的人,是她的不幸,但她依旧不愿放弃。蚀骨的折磨,是剪年不爱她的表现,也是她跌入无尽深渊的开始。

江月剪年小说全文阅读

她爱的帝君双眸里藏着深潭,笑容里夹着春风,身上有万般好,唯一
唯一就是不爱她。
江月已经在棫阳殿等了两个时辰了。
今日是她的大婚之日,整个天界无人不惊,一个修炼千年的小狐妖竟嫁给了剪年帝君,幸运的连她自己都要偷笑。
可惜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江月乱了思绪,抬头望去,看见了门前身姿挺拔的谪仙。
帝君!
她带着笑意欢喜的迎了上去,还未触及他的身体,便被他淡漠的躲了过去。
别装模作样!
剪年厌极了她这张单纯无辜的脸。
江月的笑容僵在脸上,不消一刻又恢复了欢喜的模样。
她走到桌前,轻轻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他。
帝君,今日是我们成婚之日,民间有个习俗要喝合卺酒,我瞧着不错,今日你也圆了我这个愿吧。
啪!
剪年大袖拂过,酒杯落在地上瓷骨粉碎,酒水撒了一地,冷淡的眸子轻轻一瞥。
江月,你该知我为何会和你成婚!
江月只笑了笑,又重新将酒杯注满。
我自然知晓,帝君若真想救温若上仙,最好还是听了我的话。
她将酒杯举在剪年面前,定定的看着他的眼。
江月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怒意翻涌。
卑鄙!
剪年狠狠挤出两个字来,夺过酒杯一饮而尽,霎时间瓷杯化为扉粉。
他一双眼夹着恨意,这回你满意了?!
对不起。
江月垂下眸子,话音刚落,剪年体内热意翻涌,欲望铺天盖地的袭来。
他恍然明白,语气里的怒意吓的她心头一跳。
你在酒里下了什么!
剪年
江月奋不顾身踮起脚尖,双臂勾住他的脖颈,柔软的唇终吻上了她日日思念的脸。
她哭了:,剪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夫妻
啊!
话还未说完,剪年双袖卷着寒风抬手一挥,江月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地上,她咳了一口血,这一掌剪年在运气中收了力。
江月知道,她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她还有用,她的尾巴,能救他心爱女人的命。
她趴在地上,看见着剪年离她越来越近。
啊!
江月身上的衣物全部碎裂,大片肌肤暴露出来,剪年粗暴的拦起她的腰,将她摔在床上,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身下剧烈的刺痛便直击大脑。
江月,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剪年不遗余力的施展暴虐,目光里没有半分柔情。

江月咬着唇,生怕嘴里泄露出的不堪,被外面的侍女听去半分。
剪年却不让她如愿,强硬的翘开了她紧咬的唇,他冷笑一声,眸中携着讥讽。
在外人看来单纯无比的江月,现在在床上竟是这般浪荡!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剪年剪年
她痛到深处紧紧地攀着他的背,一遍又一遍锲而不舍的唤着他的名。
除此之外,她不知该如何平定心里的不安。
你厌我吧,反正我能陪在你身边的时间不过百年。
百年之后,我放你自由

江月剪年小说免费阅读


漫天遍野的血,清冷的刀子落在地上,浸染的鲜血,异常刺目。
江月拿着血肉模糊的尾巴,纤白的手指颤抖着摸了上去。
你陪了我千年,却终逃不过做别人的药引。

棫阳殿内。
江月缓缓醒来,身边空空荡荡,并无一人。
这棫阳殿,人人都是剪年帝君的奴仆,各个都会察言观色,将剪年的心思猜的通透,又哪有人会真的敬她。
不过无所谓了。
她,只要有剪年就够了。
一百年,还有一百年,对仙来说转瞬即逝,与她而言却是妖命的终结。
她要死这件事,便算送给剪年的一个礼物吧。
江月拼劲力气,捏了传音符。
剪年,回来,我有些事要同你说。
传音符还未发出去,一阵狂风袭来,木门砰的被冲开,巨大的力气激的江月体内灵力一荡,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剪年踏风而来,声音夹杂着怒气,震耳欲聋。
江月,你还真是演的一手好戏!
江月头晕目眩,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看见剪年的身影下意识叫出了他的名字。
剪年啊!
剪年衣诀翻飞,一掌下去并未留情,鲜血从江月的口中不断流出。
不能死,还不能死。
黑雾来袭,江月的手指死死地抓着胸前的衣襟,扶着柱子站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剪年一双眼阴暗无比,仿佛藏着千万利箭,要让她穿心而死。
你还想演下去吗?!漫若历劫回天界之际是你动的手脚!
他到底在说什么?怎么会是自己?
江月眼前模糊一片,只能听见剪年的衣袖在冽冽作响,腥甜之气涌出,她死死咬住嘴唇,虚弱无力的解释。
不是我
九天玄剑幻化而出,直指她的心脏,剪年一字一句将她钉入地狱。
漫若所说怎会有错!江月,你在找死!
剪年一怒,万物皆伏。
江月眼里映着他的眸,终是看懂,他想让她死。
她守了五百年相思,伴他五百年光景。
只他一句话,为了救他心上的女人,自己连尾巴都愿割下,到头来也终抵不过她一句诬陷。
原,不过是不爱而已。
哈哈哈哈
江月眼睛放在那柄剑上,笑问他。
你要杀了我吗?
她抬手攥住剑锋,鲜血顺着指尖往下流,她好似感受不到疼,面上甚至带着笑。
想来漫若能对帝君说这些,身体也定是好了许多,只要你杀了我,便也可以顺理成章同她在一起了。
只是不知道三界会怎么想,剪年帝君身份高贵,外人自然不敢多说半分,但这漫若仙上刚历劫归来,心思倒比我这狐狸还厉害。
失血过多,江月轻轻靠着柱子才能稳住身体。
帝君,我虽只是小狐,但妖界与天界连婚之事也算重大,我若就这么死了,妖界自然不服,若真引起战争,造成三界混乱,可是帝君能担的起的?
呵!
剪年冷笑一声,双眸幽幽灭灭。
我自是不会让你死的。
九天玄剑入了袖中,他的话让江月脊骨发寒。
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江月剪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