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妻有罪全文免费阅读-臣妻有罪(宋妆如李曜)

宋妆如李曜小说《臣妻有罪》特别推荐,臣妻有罪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明玄帝李曜将醉酒的女子放在紫宸殿的龙案上,不断用嘴渡酒给她,朕以为,马是朕的,人也是朕的。

小说简介

女主美貌引得两位朝臣大打出手,皇上听了随口道,此女乱臣心
将女主许给贴身侍卫赵思行。
后来在侍卫府,看到了马上的宋妆如,真香!
明玄帝李曜将醉酒的女子放在紫宸殿的龙案上,不断用嘴渡酒给她,
朕以为,马是朕的,人也是朕的。
小剧场:宋妆如将剪刀抵在自己的粉颈上,
皇上贵为天子,难道不知臣妻不可欺吗?
朕倒想一试。
男主百无禁忌,自负且狂妄,从小没挨过社会的毒打,女主会教他做人。

臣妻有罪全文阅读

却说雪女山后头有座寺庙,风景秀丽,后因冷僻难行,渐渐的失了香火人气,终年清寂。这日不知吹的什么风,山上竟罕见地来了娇客,门口扫地的小沙弥见有人来了,忙放手里下扫帚,上前两手合十道,两位女施主随喜
打前儿的妇人荆钗布裙,说话时唇角带着深深的纹路,小师傅随喜,我们母女想在此处清修一段时日,不知贵寺住持何处,还请小师傅帮忙通传一声。
林妈妈见那沙弥进去了,在女子手上轻轻的拍了拍,慈祥的声音里带着安抚,小姐莫怕,这里虽冷清,却也是极好的藏身之处
那被妇人称作小姐的女子,头戴帏貌虽瞧不清模样,但见细腰纤背,身材欣长,隐约是妙龄姿态。
她走近看了看,这寺庙不大也不小,正中央的红色法殿前供着个大铜鼎,可惜此处长久落寞,里头的香灰也只有薄薄的一行,南北两侧较为狭长,墙壁旁树木微稀,春未归,却已有了萧瑟之意。
帏帽底下发出轻轻的叹息声,少女声音如玉珠跌落,林妈妈,我不害怕,我只是担心
话语未落已有轻轻的抽泣声,宋妆如抬手擦掉泪珠,紧接着那水烟紫色的阔袖中,便露出一截皓白皓白的手腕来,阳光下凝腻如脂,带着淡淡的玉晕。
林妈妈轻抚着她的背,小姐放心,太太她到底是永怀侯府的家主,老爷就是再生气,也不敢太过为难太太的,等过了这阵咱们回去了,太太一高兴,说不定病就能见好呢
嘴上说着安慰的话,心里却暗暗担忧,太太那身子骨,就连今春能不能熬过去也要另说。
老天无眼呀。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久等了年值花甲的住持和方才那小沙弥来到跟前,请随我到院中来。
路上住持随口问了几句,都被林妈妈提前编好的由头应付过去,几人又走一会儿才停下脚步,主持指道,两位女施主就住在这间屋子吧,清净宽敞,若想看四周景色也便宜。
宋妆如静静打量着,屋子倒还干净,只是有股子霉味,榻上被子也叠得整齐,中间有张小圆桌下头放着两个垫子,前后两扇窗子许是年头久了,有些透风。
好在这时节不冷。
便冲林妈妈微微点头,林妈妈会意从袖子里取出块碎银子给他,有劳住持,这些全当是供奉佛祖的香火了。
主持没有多推辞,阿弥陀佛,两位施主佛缘深厚,定会得佛祖庇佑,贫僧告退。
见人走了,主仆俩终于松下口气,她们赶了一晚上夜路,提心吊胆不说,小姐身子娇贵,哪儿吃过这样的苦。林妈妈放好包袱拿起一旁的撑杆支起窗子,实在是委屈小姐了。
堂堂永怀侯府的嫡女,竟被亲生父亲逼的要躲到这破庙来。
风吹进来,霉味散了大半,宋妆如将帏帽摘下,清丽绝俗的容貌叫屋子都跟着亮了起来,一双潋滟的丹凤眼看着林妈妈,笑着道,我这哪儿算得上委屈,只是连累了娘亲,也叫林妈妈你跟着我一块儿在这儿受苦。
林妈妈红着眼圈,看着这样懂事的宋妆如更是心疼的直掉泪疙瘩,那常鹤峰怎配生出这么好的女儿。
姐儿这么说就是折煞老奴了,小姐是咱们永怀侯府未来的家主,能在跟前伺是老奴的福气,太太她有小姐这样的懂事孝顺的女儿,只会感到欣慰,母女之间何谈拖累呢想到太太与小姐的艰难处境,林妈妈突然背过身去。
宋妆如见她身子微微颤抖着,走到窗下伸手替她擦去眼泪,妈妈别哭,我这儿才好些呢
窗外树枝被风吹得摇晃着,几欲折落,她继续开口道,我还是想回去看看,我放心不下娘她一个人在府里,若是出了什么意外
不会有意外!林妈妈斩钉截铁道,小姐断不能在这节骨眼上糊涂呀,若这时回去了,太太的一片苦心就全白费了,太太身子羸弱,可受不得这般刺激,何况
宋妆如听她喃喃道,老爷他是不会心软的。
父女之情抵不过荣华富贵,还有什么比这更叫人寒心的。
那徐太傅跟魏丞相的岁数,都够做小姐的祖父了,可老爷却毫不念及父女之情,只求以此攀上权贵,小姐花朵儿似的模样,怎能被这般糟蹋了去别说是给他们做妾,就是做正室也不稀罕!
林妈妈我好累。
林妈妈抱紧了她纤细的身子,眼神定定道,眼下你人不在府里,别说老爷,就是皇帝老儿也没办法,等着那两人过了这股劲儿,慢慢的也就把你这茬给忘了,到时候小姐再择个良婿嫁了,何愁没有安生日子。
宋妆如在她怀里重重的点着头,盼如林妈妈所说,京中美人儿那么多,过了这段时日,便没人会惦记自己。
主仆俩儿便暂时安下心,在这寺庙里住了下来。
回表京中永怀侯府,两日功夫,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昨儿徐太傅和魏丞相在下朝的路上竟然打了起来,两人本就政见不合,如同针尖儿对麦芒,这下事情公然闹到台面上了,就不仅仅是谁能抱得美人儿归了,而是关乎两股势力的颜面。
常鹤峰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有头有脸的高官大臣,兴奋之余又不免终日悬心,一边是太傅,一边是丞相,无论哪头自己都得罪不起,这弄好了是老丈人,弄不好了就成了敌人,更棘手的是
他哪儿来的神通再变出个宋妆如来?
一上午功夫愣是没着消停,才送走了王尚书,后又来了李丞相,这会儿累的穿着鞋躺在榻上,唉声叹气的连眉头都拧成了川字。
秦姨娘小心的凑过去为他捶腿,柔声哄道,老爷呀,别怪艳宜多嘴,大小姐不管是给谁做妾,都是她的福气呀,这是为老爷分忧,是她做女儿的本分,可惜咱们慧儿的模样不够出挑,不然老爷也不会为此发愁了
这话说得服帖极了,常鹤峰哪儿愿意承认自己是个狠心的,听了很是受用,坐起身子在她身前大力的揉了一把,眼里多了情意道,就你会说话,老爷我平日里没白疼你,是呀,惠儿比妆儿孝心,只可惜模样比起妆儿就差了许多,不然老爷我后半辈子就可高枕无忧咯。
惠儿那细眼塌鼻还不是随了他,秦艳宜腹诽了句,脸上却带着娇羞,老爷,好坏呀妾身看,老爷不用发愁,就闭着眼睛挑,挑哪个都错不了,就算咱们得罪了一个,不也有另一个护着吗?
常鹤峰点头,越听越觉得她说的对,不过,妆儿她跑了这,就算老爷我心里有了人选,可到时又怎么跟人交代,我上哪儿去把人给抓回来呀?
秦艳宜捂着嘴娇笑,柳叶眉挑得老高,老爷,你看你,这会儿怎么还糊涂了,母女连心,太太她必定知道大小姐的下落,老爷直接去问太太不就得了?
常鹤峰脸上露出为难,玉阮她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我的,我还能严刑拷打不成?
我这儿倒是有个良策,就是不知道老爷你舍不舍得下这个狠心?说着趴在他肩上,小声的耳语着。
翌日,来到朝露院,常鹤峰在门前犹豫的踱着步,想到自己此番来的目的,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浓郁的药味闻得他头疼。
里头的丫鬟见他来了,站在地上呆愣愣道,老老爷?
常鹤峰脸上闪过不自在,嗯,你们太太身子好些了吗?
丫鬟迎他往里屋走,太太晌午服了药,这会儿还没醒呢,老爷在这等等吧。
好,你们都下去吧,等我吩咐再进来。
他许久没看过她了常鹤峰轻轻卷起锦帐,才粗略看上一眼,就不住地后退,宋玉阮躺在榻上,面色苍白,身前根本不见多少起伏,心有余悸的擦着头上的汗,她真的只是睡着了吗?
动静不小,宋玉阮被他吵醒了,虚弱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出来,谁在外头
常鹤峰听见她说话,这才冷静下来,上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阿阮是我。
宋玉阮料到他会来,却没想过是这番情景,侧头惊讶看着他道,你
阿阮,我知道我在你身上做了太多孽,我对不起老侯爷,也对不起你,更是恨我自己没有珍惜你
常鹤峰声泪俱下,说着说着自己也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是我当年太过糊涂,以为自己入赘到府上,没人会看得起我,老侯爷又对一向严厉,他走了后,我便没了约束成日里游手好闲,还弄了一院子的女人,我千错万错是不该伤了你,这世上只有阿阮你对我真心,不嫌弃我的出身贫寒
你别说了宋玉阮眼泪顺着眼角淌进枕头里。
如今再来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她的心早凉透了。
不!你让我说。常鹤峰对着自己脸上左右开弓,边哭边念叨着,我知道我伤的你太深,我已不奢求你原谅我,就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些,我对不住你呀阿阮,我对不住你
宋玉阮回过头,闭着眼睛道,好,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
常鹤峰心中一喜,想着秦艳宜的话,这会儿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哭着坐在榻前,我知道你还不相信我,我已经将院子里的女人都赶出去了,只剩秦姨娘和赵姨娘。
见她一脸惊讶的模样,轻轻在她手上拍了拍,眼中满是坚定,接下来的日子,我只想陪你安安静静的走完,咱们一起看着妆儿嫁得如意郎君,我也就再没什么遗憾了,人生短短数十载,功名利禄到头来什么也带不走,阿阮,我们都放下过去吧
一连几日,常鹤峰都陪着宋玉阮,替她穿衣打扮,为她下厨做饭,她精神好些的时候就背着她到园子里走走。
这日常鹤峰拿来几张男子画像给她看,宋玉阮不解的看着他,这是
常鹤峰环着她的腰,都是老爷我花了好些心思挑选的呢,你看看,这个是今年殿试第一名,皇上钦点的状元郎,家世清白,模样也和咱们妆儿般配,再看看这个,提督大人家的嫡长子,小小年纪已经是昌建大营的副领兵了
宋玉阮眼圈渐渐的红了,她这次不该怀疑他的,常鹤峰余光瞥见却装作不知,继续展开画像道,阿阮,我最钟意的就是这个,翰林院的顾编修,家世虽不及前两个,人却很是细心稳妥,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交,若是妆儿能嫁与他,你和我都能放心了
峰郎
怎么了,阿阮?
宋玉阮垂泪抱着他道,妆儿她就在城外的雪女山上。

臣妻有罪免费阅读

紫宸殿龙椅之上,坐着大新朝历代以来最年轻的帝王。
明玄帝李曜。
大殿下群官小声议论着,听得他险些生出瞌睡,一旁机灵的丘公公见了忙的宣唱着,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臣有本启奏!
臣也有本启奏!
李曜手揉了揉眉心,眯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道,两位爱卿请奏。
王尚书义愤道,皇上,请替太傅大人主持公道呀!魏丞相动手重伤了太傅大人,可怜太傅大人他一把岁数还躺在家中至今起不来,臣亦为之心痛呀!
李丞相心中白了他一眼,皇上明鉴,满朝文武谁不知太傅大人仗着自己是天子之师,把谁都不放在眼里,魏丞相一向对他恭谨,又怎会先起动手,王尚书说太傅大人至今起不来,不如与在下到魏府去看看,魏丞相昨儿夜里还呓语不断呢!可知伤势之重。
两人说完纷纷看向头上那抹明黄,心里却也都没底,此事动静闹的不小,论说皇上一早就该知道了,可连着几日过去,皇上愣是提都未提。
那张如同刀裁的俊脸上瞧不出阴晴,声音却拔高了些,哦?朕不知竟有此事,两位大人一向稳重,怎会突然动起手来。
王尚书红着眼眶道,回皇上,二月二龙抬头那日,太傅大人和微臣到万安寺去上香,不料竟遇一女子呼救,待走上前看竟是魏丞相正在调戏民女,太傅大人如何能袖手旁观,便出言阻止救了那女子,因此便与魏丞相结了怨
李丞相打断他的话道,尚书大人真是擅长颠倒黑白呀,回皇上,此事根本不像王尚书所言这般,恰恰是太傅大人抓着那女子不放,被魏丞相上前阻止,那女子感激不已,还要到魏府侍奉呢!
李曜垂着眼眸轻轻的笑出了声,精致的唇峰也微微上扬,抬头看向文武百官,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都是朕失察,才让徐太傅和魏丞相闹到今天的地步,徐太傅没错,魏丞相也没错,这一切都是朕的过错,不如朕这皇位还是交郢皇弟和聪皇弟吧,朕就还回邶州封地去,做个闲散王爷。
皇上万万不可呀!
臣等罪该万死!
请皇上收回成命!
群臣乌泱泱的跪了一地,后背都湿透了,好不好容易才从两位太后手中夺回皇位,皇上若是走了,国本就再无归位的可能!
王尚书声音颤抖道,请皇上赎罪!是微臣说了谎,魏丞相那日根本没对太傅大人动手,是太傅大人走路时不慎跌倒了,李丞相亦可以作证。
微臣可以作证,魏丞相和太傅大人那日下朝后根本没有碰过面,都是微臣一时糊涂,看错了,还请皇上赎罪!
李曜深邃的眼眸里浮着寒意,这么说是你二人在朕面前搬弄是非了?来人呀
大殿之上一时只剩两人的抽气声,群臣吓得不敢求情,只把头压的低低的。
李曜看着下头两人一幅生无可恋的样子,实在有趣极了,清了清嗓子道,来人,将李丞相、王尚书
带到驯马园去喂马。朕的汗血宝马若是少了一两,你二人就从身上割一两肉贴给它。
两人摸了摸脖子,哭着退下道,臣领旨!谢皇上隆恩!
古有褒姒祸国,今有此女乱臣。依朕看
此时恰好有一班侍卫从殿前经过。
李曜起身道,赵侍卫还未成家,就将此女许给他吧。丘克复这事你命人着手去办,越快越好。
奴才领命!
天气返寒,雪女山地处高位,风吹的也就更猛些,宋妆如她们所住的屋子难以幸免,从早到晚的沙沙漏风。
宋妆如早上醒了,强逼着自己从被窝里起来,见藤榻上林妈妈还睡着,就自己到井边去打水,路上遇见那扫地的小沙弥,便抬脸冲他笑着道,小师傅早啊。
那小沙弥嘴唇动了动,突然像变得不认识她一般,转身急匆匆的就走了,宋妆如一愣,这是怎么了?昨晚上给她们送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两人洗漱过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宋妆如开门一看,顿时心惊了下,对面女子笑的花枝乱颤道,
这么快又见面了,大小姐。
宋妆如被绑在马车上动弹不得,心里却在想着脱身之计,秦姨娘见她一双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略带同情的笑着,别白费力气了,老爷已经将你许给了魏丞相,等到晚上生米煮成熟饭,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魏丞相?
宋妆如心口一窒,你们把我娘怎么样了?
秦姨娘道,她个将死之人,你以为还用得着我和老爷动手逼问?只不过是老爷说了几句好话,太太她耳根子软就把你的下落说出来了,你早些乖乖认命不就好了,叫你娘担心不说,还害得我折腾了这一趟。
宋妆如握紧的手又松开,看来娘亲还好的,目光一转看着秦姨娘道,其实我倒心疼秦姨娘你,容貌才情都不错,为何偏要做爹爹的妾室呢?
谁跟你说我做不得正妻?等你娘她秦姨娘说完反应过来,在她身上打量着,就是车马劳顿,宋妆如的美貌也不减半分,手脚都被绑着反而瞧着更惹人怜爱了。
秦姨娘手在她脸上摸了把,没想到大小姐看着柔柔弱弱的,心思也不比旁人少,你说再多也没用,你就乖乖等着被抬进魏府吧。
常鹤峰正得意忘形的坐在桌上,眼睛笑成一条缝儿,手里拿着酒壶,一口一个贤婿大人叫的亲热。
魏丞相也喝了不少,白花花的胡子都湿成了一缕缕,想到宋妆如的俊俏模样,眼里都流着馋意,岳父,我来给你满上,别忘了晚上可得把人给我送过来呀。
常鹤峰拍着胸脯,贤婿大人放心,今晚人必定给你送到,只是大人先前与我说好的
三品以下的官职你只管说来,只等上任便是!
两人碰杯大笑着,这时下人神色匆匆的走进来,凑在魏丞相身边小声的耳语了几句。
魏丞相听了脸色立马变了,指着一旁还在喝酒的常鹤峰道,来人呀,快把这混账给我拉出去,打断他的狗腿!
常鹤峰还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两个大汉给架了出去,大声喊道,冤枉呀,魏丞相饶命呀,饶命!
给我重重的打!竟还敢让本相称他为岳父,算个什么东西?
大人就是要打要杀,也得让我死个明白不是?常鹤峰趴在地上大喊着。
自己方才还是魏府的座上宾,这会儿怎么就要被打断腿呢。
魏丞相走到他跟前使劲儿踹了一脚,
就让你死个明白,皇上已经把你那女儿赐给宫里的侍卫了,你还敢赖在魏府做大爷,诓骗本相。只打断你的腿算是看在你们已故老侯爷的份上,留你条贱命偷着乐吧,都看着做什么,还不快动手!
大门就在身后头,常鹤峰被两个大汉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看那如同手腕儿般粗的杖子就要落下,
慢着!大人若想惹恼皇上就只管动手吧!
魏丞相在他狼狈的脸上瞧了瞧,仰头笑出声,怎么,你还是皇上的老丈人吗?
常鹤峰高声道,大人方才说皇上已将小女许给宫里的侍卫了,我若此时在魏府受了伤那皇上必定以为是大人你对圣意不满,这才打罚我这个爹来泄愤。
说完一眼不敢眨的看着魏丞相。
魏丞相捋着胡子思衬了会儿,把他给我扔出去,你这混账可记好了,若下回再叫本相碰上就真卸下你一条狗腿来!
约莫过了有两柱香的功夫,常鹤峰才从巷子里走出来,常九儿笑着掀开车帘道,还以为老爷得一两个时辰能出来呢,诶哟,老爷当心!
常鹤峰被他扶上了马车,直到帘子撂下才鼻涕眼泪一块流下来。
自己如今得罪了魏丞相官路上已再无指望,说到底都是这个女儿害了他,若不是因为她 一双细小眼睛里突然闪过精光,她若嫁了个侍卫倒也是好事。
晚上秦姨娘回来了,一张芙蓉面笑的像开了花儿,挺着胸脯对常九儿道,去告诉老爷,就说我带着大小姐回来了,叫他这就出来我们一块儿去魏府。
常九儿很快的跑了出来,一脸为难道,秦姨娘,老爷说叫你赶紧回屋去,以后都不许提魏府二字。
说完进了马车里给宋妆如松绑,大小姐,老爷有请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臣妻有罪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