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颜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白色颜料(林修白姜一绿)

林修白姜一绿小说《白色颜料》特别推荐,白色颜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林修白从不是好人,自私,冷漠,污浊,挣扎在无边堕落的阴暗里。但无意间见到她的那个夜风轻软的傍晚,困囿灵魂始得见天光。早在很久前,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沉坠无控。

小说简介

大二暑假那年,弟弟高中补课带回来一个同学。
男孩一身黑衣,面容硬朗英俊,唯有那双眼睛,冰冷,漆黑,看人没有温度。
知道林修白的家庭,姜一绿待他无微不至。
但少年始终面容冷淡、寡言少语。
但她不知道的是
在隔着一堵墙的对面房间里
无数个夜里,林俢白望着窗外的月亮,将她的名字放在舌尖,一字一顿,碾过无数遍。
林修白从不是好人,自私,冷漠,污浊,挣扎在无边堕落的阴暗里。
但无意间见到她的那个夜风轻软的傍晚,困囿灵魂始得见天光。
早在很久前,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沉坠无控。
林俢白从不信神佛,但那年冬天,在禅寺大殿。
他双手合十,屈膝跪拜,在心底虔诚叩谢满殿神佛让他在这分裂、扭曲的二十几载寂寥人生里,遇见此生唯一挚爱。
【白色颜料是美术生的生命,而你是我的白色颜料】

白色颜料小说全文阅读

姜一绿拖着行李箱走出火车大厅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
夏季闷热躁动,活物吊着一口气苟延残喘。
不远处,公交车刹停在广场上闪烁着红黄的灯光,照着出站口横七竖八停着的拉客私家车。
出了站口,姜一绿拖着行李箱没走两步,三四张嘴就齐哄哄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夹杂着浓重烟草的乡音扇得她晕头转向。
反胃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姜一绿握着拉杆空咽了下,抿了抿唇纠结地看向在最前面的一位大叔。
前面的人立马会意,热情的接过她的行李箱往前面的车走,旁边的其他人扫了眼就继续去了她身后拉客。
美女,去哪里啊?大叔打开后备箱轻松将行李抬起放入。
车门拉开,姜一绿在后排落座,嗯陵县一中。
20啊。
啊!姜一绿抬眼有点惊,涨价了?
大叔关门的手滞了下,开口讪笑道:害,现在物价都跟着涨都涨。
见他这模样,姜一绿明白了过来,再开口是就变成了流利的陵县话,那这也涨的太高了吧?
听着她声音,大叔抬眼又仔细大量了下眼前的姑娘。
女孩巴掌脸,狐狸眼,长相极其艳丽,漂亮的毫无烟火气,她穿着件纯白的短袖T恤,露出线条优美流畅的脖颈,一看就是还没走出学校的女学生。
本来听着她标准的普通话,想着年轻姑娘都好说话能赚点是点,没想到碰到个本地的,大叔挥了下手,本地人便宜点,18了,赚不了多少,我们这。
平时不都15嘛,您可别您别蒙我,这从东站到一中的路价,我还是很清楚的。

他后面描述这接客也不容易的一堆话还没出来,就又被这姑娘噎住。这会儿和她说话的功夫,又有一辆列车到了站,眼看着下来的人都被抢走,大叔也懒得再计较,丢下一句15就快步往站口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姜一绿轻轻笑了声,从口袋里摸出一粒薄荷糖丢在嘴里。
丝丝缕缕的薄荷香在口腔里蔓延开,她这才找到点实感。
暑假回家的车票一票难求,她没抢到高铁票最后选了普通的列车,一路上混杂的泡面味和空气中难闻的汗臭味,硬生生给她坐晕车了,她觉得自己喉间梗着东西随时都能吐出来。
这种拉客的小车不把人装满了不会走,估摸着一时半会也走不了,她摸出手机给安秀发了个消息。
姜一绿:【妈妈,我下火车啦。】
估计是今晚晚自习没讲课,对面回的很快:【下车就行,今天累着了吧,回去洗了澡好好睡一觉。】
姜一绿:【好的!妈妈你忙吧,就不和你说了。】
退出聊天页面,姜一绿随手拨了下列表,一眼看到停在上方还没来得及回的朱贝消息。
姜一绿:【你在干嘛,车上这味我要晕死了。】
朱贝:【复习,顺便摸鱼看小说。】
朱贝:【我和你说,这本我昨天发现的,这本还真挺好看的。安利给你!!!】
姜一绿:【算了,头晕,看不进去,我先眯一会儿。】
朱贝:【别呀!看完你就不晕了,而且立马生龙活虎连着能做两套广播体操!】
朱贝:【真的特别好看!!!不好看不是中国人!】
朱贝:【我链接发给你,如果你不会登录随时问我!】
接下来的消息,姜一绿在车上睡着了就没再看,这会儿才看到朱贝给她发的到底是什么。
点开链接,入目的就是小说封面明晃晃的格外醒目的一张图。

看着文章封面,姜一绿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小说。
哎!姜一绿倒吸一口凉气,手颤着立马就要退出,没想到错手点了进去。
她垂眸扫了两眼第一段,眼皮一跳立马清了后台退出。
怎么!
能!
开篇就直奔主题!!!
你的脸好红呀,是很热吗?
姜一绿光顾着看手机,完全忽视了刚坐上来的女孩,突如其来的声音将她吓了一跳。姜一绿窘迫地咬了下唇,有点尴尬地笑了下:还,还行。
估计是时间有点晚了,大叔没再等,上了最后一个男孩就准备发车了。
陵县,南方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
经济落后,民风淳朴,不过近几年赶上旅游业的发展,凭着山清水秀的自然地理环境,开发了不少的旅游景点,经济倒是好了不少。
不像大城市夜晚九点才刚刚是夜生活的开始,陵县的这个时间点除了中心商区还有点人气,其他地方早就关门闭户,连路灯都灭了不少。
等车开稳了,姜一绿才开始回朱贝的消息。
姜一绿:【你个!变态!】
朱贝一看就是在摸鱼,消息秒回:【???】
朱贝:【你看啦?!怎么样是不是提神醒脑!】
姜一绿:【没看!我才!不!看!】
朱贝:【切】
朱贝:【不看拉倒!】
不知道是不是朱贝发的东西真的起了作用,姜一绿现在脑子清醒的很,她支着下巴看着窗外的路灯光影连成了线,咔擦一下咬碎了嘴里的薄荷糖。

几个人中姜一绿的地点最远,所以也是最后一个下车的。
下车时家对面的一中还没有放学。
陵县一中是陵县最好的高中,当初为了她和姜无苦读书,安秀和姜敏学就将房子买到了学校附近,那个年头房价低,到了现在这老房子也是翻了好几倍的价格。
夜晚的温度虽说比白日要低,但丝毫没有消解这闷热的天气,光走了一会儿背后就出了一层薄汗。
一路上沙石地斑驳,姜一绿拖着行李箱走得艰难。
回家必须要经过一条偏路,车开不进来,唯有下车。
夜晚安静,路上几乎没人,路灯又坏了几盏,唯有的几根还因为电流不稳在噗噗的闪光,看得怪瘆人。
姜一绿屏着息呼吸不敢耽搁,只顾埋头往前走。
忽然间,砰得一声巨响
东西砸墙的声音在寂静的窄巷里炸开,震得人头皮发麻。
她被吓到,站在原地一时忘了动弹。没多久,就听到右侧拐角巷口传来了浅浅的说话声。
姜一绿缓慢抬眼顺着望过去。
小巷里昏暗逼仄,一眼望不到头,暗黄的灯光将空间切开,像幽幻的两个世界。
她站在原地轻眨了下眼,思绪连接的同时,也看清了里面的局势。
里面站了两拨人,准确的来说是两个人对峙一个人。
对面的两个人像是小混混,灰T、牛仔裤,领头的那个手中还拿着一根灰黄的木棍,吊儿郎当地斜站着,看着特别拽。
他们对面站着一个男生。
肩宽腿长,身形高瘦,穿着一中的夏季校服,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
表情寡淡,下颌锋利,眉眼不耐烦地垂着。
大概是男生这副没表情的样子激怒了小混混,领头的那个朝地上啐了一口痰,林修白,你他妈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清高!

对面没回应,甚至连眼神都懒得给一个。
你给我说话,你他妈是个哑巴?!
空气沉静,细小的唾液星子在空气中炸开,有种诡异的危机感。
半天,林修白抬眸,眼神里没有温度,说完了吗。
我操.你妈!
娄航彻底怒了,举起手中的木棍挥手就往他身上砸。
林修白不为所动,一把扣住了娄航的手臂。
他用的力道很大,娄航没有防备的向前趔趄一步,就看见他冷笑着贴进他的耳朵轻飘飘地开口:没妈给你。

他这种怎么都不在意,不生气的模样彻底惹怒的娄航。
娄航气急败坏地挣脱被握住的手,动得一瞬间竟然没有扯动。
愣了一瞬,娄航气得提脚踹去,手却被林修白牵动了下,就踢空了。
眼前的场景停止了几秒,一直在旁边愣住的另一个才终于有了动作。
他先动了手,挥拳就向林修白打来,林修白速度比他更快,头微偏就躲了开,扯着娄航的手也没有放,动作牵扯着力道,娄航手中的棍子也不受控的掉在地上。
闷沉的一声哒。
娄航的存在是个很大的阻碍,林修白都不用动手,只要扯住娄航,就挡住了那人几乎所有的拳头。
操,你他妈到底行不行!娄航忍不住骂了起来,他本就胖,动作不灵活,不仅没挣脱掉还白白挨了几拳。
林修白面无表情,低睫看着他,没情绪地扯了下唇。
还打吗?

那人真动起手,姜一绿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在看他们。
隔得不算近她没听清几人的对话,这样的场景更像是身手好的学生被流氓欺负,她捏紧拉杆正犹豫着想报警,就看到刚才娄航旁边的另一个,趁着男生说话间隙极快的捡起了刚才的木棍。
几乎是没有停顿的。
他举起手来,
木棍挥起
这个瞬间,姜一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小心!
突如其来的声音撕开了巷子诡异的寂静,所有人被惊动。
林修白闻声回头。
四目相对。
姜一绿张唇,一怔一怔看着他。
街边的那盏路灯终于承受不住,咔哒一声寿终就寝,本就昏暗的空间,光线更落了一层。
但她仍清楚地看见他浓重漆黑的眼。
眉目间戾气深重,是暴风雨的前夜。
他好像可以躲掉那一棍,但他好像没有躲。
而后,闷沉的一声。

姜一绿佯装着已经报了警,两人骂了几句,互相扶着就从巷口的另一侧跑了。
看着人跑远,姜一绿摸了摸袋子里的纸巾,急匆匆地走过去。
那个你擦擦吧。她盯着他额头有些可怖的伤口说道。
见人没反应,她稍落眼睑,就撞进了一道视线。
隔得近了姜一绿才真正将男生的样子看得清楚。
他敞着衣领儿,领口微乱,露出一圈儿冷白的锁骨边,沿着脖颈往上,下颌微收,眉目矜冷,很凌厉的长相但偏偏因为喉结旁的那粒痣,又显得有点欲与蛊。
他皮肤冷白,额头上伤口冒出的血滴在了眼睑上,妍丽地让人恐慌。
见他没动,姜一绿在原地尴尬的默了会儿,抿唇抱歉,刚才对不起啊
好像是因为她那句小心让他走了神。
林修白额头的伤口看起来很严重,姜一绿视线上挪,忍不住蹙眉,我带你去诊所吧,你看着好像有点严重。
直到此刻,刚才没有理智的残暴和戾气才渐渐消散,林修白眼神松动,从她清凌凌的眼里落到柔软娇艳的唇上。
良久。
他呼吸深沉,低哑道:你头发乱了。

白色颜料小说免费阅读

啊,什么?
没接上他的思路,姜一绿傻了会儿才想起去扯自己的头发。
她今天用丝质发带缠了一个落肩的麻花辫,颠簸了一路,此刻确实已经散开的差不多了。姜一绿扯下发带随手塞进了牛仔裤袋里,又抬头试探地问他,那,我们走吗?

已经晚上十点,街边的小诊所几乎都关了门,好不容易有一家灯还亮着,姜一绿眼疾手快地跑了过去拦住了大夫拉闸的手。
阿姨稍等!
姜一绿喘了口气往身后看了眼,又回头道:他,他额头受伤了。
大夫顺着她的话定眼望过去。
外面的灯光比屋内暗。
光影切割出阴影,少年站在那里没发出任何声音,存在感却极强,他额头鲜血凝固了些,此刻正安安静静地看着女孩。
进来吧。大夫蹙眉,边往里走还边说,这怎么弄了,看着挺严重啊。
见状,姜一绿立马道谢:好的!谢谢您!说完她连忙跑了出去,拉过刚才遗漏的行李箱,冲林修白示意,走吧,我们进去。
沉默几秒,林修白低头轻嗯了声。
诊所虽然不大,但很卫生干净。
大夫取了消毒的东西,走过来看了眼林俢白的额头,血都凝固了。
那严重吗?旁边的姜一绿咬唇,看着有点担心的问。
大夫拿着酒精棉球往林修白额头探,得把血清理干净再看看。
下手前大夫垂眸看了眼少年,他眼睑微敛,没什么表情,大夫还是提醒了句,可能有点疼,忍着点啊。
林修白置若罔闻,垂着眼全程眉头都没皱一下,倒是在一旁看着的姜一绿没忍住轻嘶了好几声。
伤口不太大,但血流的有点多,铁盘子里七七八八装了好几块染红的棉球。
小伙子倒是不怕疼。大夫笑着将最后一块棉球丢了进去,不是特别严重,一会儿包扎完就行了。
姜一绿放了心和大夫说了好几声谢谢。
站了旁边看了会儿,姜一绿找到他旁边的位置坐下,侧着脸不着痕迹的打量起眼前的人。
他真的是挺厉害的,明明这么一个看着就疼的伤口,他像是感觉不到似的。神色冷淡,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漠又寡淡的劲儿。
姜一绿又莫名想到了刚才巷子里的眼神,眨眼忍不住轻呼了口气。
等她再次抬头时就对上了林修白的眼睛。
空气滞住一瞬。
对视两秒。
姜一绿先怂了,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
她其实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太戾了。
像锋利的刀片,也像野生动物。

好了,这几天不要沾水,消炎药记得按量吃,免得发炎,饮食注意吃清淡点就行。见他们是一起来的,大夫也自然而然地将两人当成了相互认识,仔细地叮嘱着姜一绿。
大夫又看了眼林修白,好好保养着就不会留疤了,小伙子特别帅,留疤可就不好了。
姜一绿点头,拿出手机,好,谢谢您,怎么支付?
大夫点了下桌上的二维码,扫这儿就行。
交了钱,两人就出了诊所,姜一绿将装着药的透明塑料袋递了过去,这是消炎药,你按上面的量吃就行。说完,姜一绿视线又往他脸上瞥了眼,而后道,应该是不会留疤的。
虽然她觉得或许林修白的眉目留了疤会更好看,有些人天生就适合伤疤。
它更野性、原始、张扬。
她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也不知道林修白听进去没,时间挺晚了又折腾了一路,姜一绿此刻眼皮都有点打架,说完这一堆,她握住旁边的行李箱说了句那我先走了就准备离开。
脚步还没迈出去,就听到后面一声,等等。
声音冷凉。
嗯?姜一绿回过头去,看见林修白拿出手机,低头调了什么而后移到她面前。
姜一绿低头一看,是添加好友的二维码界面。

所以,这是搭讪吗?
像是猜到她在想什么,对面的人开口淡淡补充了句,加上,还你医药费。
哦。为自己的自作多情姜一绿尴尬了下,冲他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也没多少钱。
林修白仍然是那副冷淡的表情,声音听不出情绪,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姜一绿:
都这样说了,不加好像也说不过去。
姜一绿拿出手机扫上二维码,很快就跳出了他的名片。
纯黑色的头像,连昵称都是简单的W.
我叫姜一绿,你呢。她抬头,给你备注一下。
林修白。
姜一绿边往手机上输入,边低声一字一顿地念着。
她声音轻软,低低的带着气音,暧昧的让人心痒。
输完后,姜一绿下意识抬头,眼尾沾笑,你名字真好听。
林修白眼皮轻颤,抬了眼看她。
姜一绿没注意这么多,加上了好友,也没什么再聊的,姜一绿和他挥了下手转身走了。
林修白站在原地静静的没动。
看着姜一绿拖着行李箱走的缓慢,没走几步又停下来,用皮筋将头发挽起来才拖着箱子继续走。
直至她的背影彻底在视线里消失,林修白收回视线往不远处的烧烤摊走。
你这个厕所怎么上了这么久,都快要收摊了。烧烤店老板娘见林修白现在才回来,语气中都带上了不满。
抱歉,从我工资里扣吧。
老板娘抬头,看见他站在那儿神色冷倦,额头上还贴着白色的纱布。
见状,老板娘也没多说什么,算了,你把桌子收拾了吧。
林修白熟练地拿起桌上的抹布淡回了声好。

等姜一绿拖着行李箱到家门口后,姜无苦早已经放了学。
姐,你怎么这么晚?他开门接过姜一绿的行李箱往里走。
火车晚点了。
在门口换了鞋,姜一绿跑到沙发边拖鞋蹦了上去,捞起一个抱枕在怀里,我饿死了,家里有什么吃的没。
没有。姜无苦拆开用保鲜膜封好的小熊马克杯,洗净倒了杯水走过去,我一个人在家能有什么吃的。
保护的还挺好。姜一绿扬眉晃动着看了看杯子。
喝了口水见姜无苦要坐下,立马开口:哎!你别坐下。她一脚踹在姜无苦腿上将他往外退。
姜无苦:?
你下去给我买包方便面,我快饿死了!
姜无苦觉得荒唐:你刚才上来没买?
姜一绿理所当然:我忘记了。
不去。姜无苦拿起桌上的橘子往另一边坐下。
姜一绿:那我告诉妈妈你不听我的话,扣你生活费。
姜无苦剥橘子的手一顿,似乎是觉得离谱:姜一绿,你多大了还告状?
OK,又一条直呼我大名,我记住了。
姜无苦忍了忍站起来,将橘子放在桌上,行,你是公主,我是公主的小弟。走到了门口还不忘抱怨,你以后暑假还是在学校呆着吧,一回来就惹人生气。
沙发上的人丢了瓣橘子放嘴里,冲他喊道:记得带钥匙啊!我一会儿洗澡没人给你开门!

等姜一绿从浴室出来后,厨房里姜无苦很自觉的将面条给下好了。
吃完洗漱后,姜一绿很愉快的上了床。
睡前她照例打开微信,把今天遇见的事情和朱贝说了一遍,这会儿不知道朱贝在干什么,等好一会儿对面也没有回应。姜一绿实在是太困了,特别是吃饱了以后,眼皮像是黏上了胶水,睁不开,她没有再等关了手机就打算睡。
充电线刚插上,手机叮的进了消息。
原以为是朱贝的,正打算回一句睡了就关,没想到是林修白的转账。
她指尖一动刚想点,忽然想到了什么。
光收钱好像不太好,应该说点什么比较好吧?
手机抵着下颌,姜一绿有点纠结。
林修白看着拒人千里之外的,还真不知道回什么。
她摁亮屏幕,看到顶端显示的时间
23:29
抿唇想了两秒,敲下几个字。
【早点休息。】
盯了一会儿,又觉得有点高冷,她迟疑着打下一个表情。
【早点休息^3^】
发送成功之后,姜一绿没再等林修白的回复,关了灯就睡觉了。
另一边,查寝老师在男寝一间一间地敲着门警告着,再说话就全都不用睡了,全给我出去跑圈!
窸窸窣窣的声音瞬间停下,整栋楼安静了下来。
林修白躺在床上,垂睫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内容。
良久。
屏幕熄灭,一切落入了寂静。
大约是晚上吃的有点多,一整个晚上姜一绿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乱七八糟做了一堆梦。
梦里她梦见了一个男生。
在一个寂静的窄巷里,男生高瘦挺拔,腕骨瘦削,指节分明,此刻正沿着少女的娇嫩的大腿一寸一寸往上,旖旎诱.惑,然后他口口了口口口口
迷迷糊糊中姜一绿一脚踏空,而后猛地睁眼,盯着惨白的天花板,花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姜一绿眼皮动了动,有点难以置信。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梦到那本书的第一段了!!
还是用今天见过的林修白的脸!!!!
姜一绿捏紧被子。
该!死!的!朱!贝!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白色颜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