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舒宁谢长霁小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赵舒宁谢长霁小说(赵舒宁谢长霁)

古言热文赵舒宁谢长霁小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强烈推荐,主角是赵舒宁谢长霁,赵姝宁眼里闪过冷意,想到先前周思月说的话,这便是谢长霁青梅竹马的表妹了,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姿色不过中等,撒娇的时候,倒是平添几分娇俏可人,假如她不是对着自己的话。

小说简介

赵姝宁眼里闪过冷意,想到先前周思月说的话,这便是谢长霁青梅竹马的表妹了,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姿色不过中等,撒娇的时候,倒是平添几分娇俏可人,假如她不是对着自己的话。

赵舒宁谢长霁小说完结版全文

赵姝宁眼里闪过冷意,想到先前周思月说的话,这便是谢长霁青梅竹马的表妹了,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姿色不过中等,撒娇的时候,倒是平添几分娇俏可人,假如她不是对着自己的话。
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幸好眼看着前头终于开席了,周氏夫妇领着几人进去,倒是免了赵姝宁的敷衍。
刚一进去,瞧见老夫人坐在上首,被一堆夫人小姐奉承着。
见到谢长霁进来,当即要把上首的位置让给他,三推四阻的,才指了指自己边上的座让人坐下。
思芜也过来,都是乖孩子,坐祖母边上来。
这般下来,周思芜与谢长霁一人一边围着老夫人,倒是像极了夫妻。
娘,这般不合礼法。周夫人不轻不重的拦了一下,更何况王妃还在这儿呢,您这般让王妃如何是好。
今日是老身的寿辰,哪里来的王爷王妃,都是老身的孙子孙女。老夫人板起脸来,目光凌厉的盯着赵姝宁,若是王妃觉得老身失礼了,大可离去。
屋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赵姝宁。
谢长霁也看过去,见她无措的站在原地,正想说什么,就听见她开口:老夫人说的是,妾身随意坐便是。
说完便独自一人落座。
一整个晚上,赵舒宁就将自己当作菩萨,光坐着给别人看,一动不动,连上了什么菜色都没注意。
直到寿宴快结束的时候,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啧,我要是王妃,就不来这儿自找没趣儿,眼睁睁看着端王与长姐出双入对,王妃难不难受?
赵舒宁不明白为何她非要来自己跟前找存在感:你倒是想变成本宫,可也要有机会不是?
你周思月被噎住,随即冷笑道,你就是羡慕我长姐,王爷根本不喜欢你,你若是识趣,便早些求封休书,往后找个尼姑庵算了。
周家三番四次的挑衅,饶是赵姝宁不想惹事,这会儿火气也上来了,反问道:本宫羡慕什么?羡慕你长姐上赶着做妾?本宫今日算是长见识了,周家家教竟是让嫡小姐做妾,这般自荐枕席的女子我端王府可不敢要,若是周家愿意,府里倒是可以多个通房丫头。
周思月刚想反驳,不知瞧见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赵舒宁顺着看过去,便瞧见谢长霁站在自己身后,不知道听到了多少。
周思月低下脑袋惴惴不安,可谢长霁根本没有看她一眼,而是拉着赵舒宁离开。
赵舒宁裙摆略长,一路上被他拉着走还要顾忌着脚下,颇有些狼狈,待走到外头僻静之处,终于忍不住甩开了谢长霁的手:王爷这是做什么?
本王有没有警告过你,安分些。谢长霁语气冰冷,厉声训斥道,方才那些话,哪一句是一个王妃该说的?
赵舒宁承认自己方才有些口不择言,可若非周思月一再挑衅,她又怎么会一时口快,现下谢长霁不论对错单就指责自己又是何道理。不过是亲疏远近罢了,赵姝宁满心委屈,反驳道:很快便不是了,若是王爷实在忍不了,现下便去户部就是。

赵舒宁谢长霁小说免费阅读

行了。谢长霁眼中的不满愈发浓重,看清楚这是什么场合,莫要让外人看了笑话。 谢长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尤其是听到赵舒宁话里话外对端王妃这个身份的不屑时,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长呼了一口气,不耐烦地说道:你自己在这儿冷静片刻,待脑子清醒了再回去。 说完自己转身回了宴会。 赵姝宁看着谢长霁的背影咬了咬牙,这么不明事理的男人,越早分开越好。 只是潜意识作祟,心里难免还是有些难受。 远远地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寿宴厅,隐隐还能听到点声音,丝竹声与说笑声交杂在一起,好生热闹。 不过都与她无关,索性她也不想进去凑这个热闹,正好在外边透透气。 微臣见过端王妃。清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赵舒宁被吓了一跳,定神一看,似是有些熟悉,于是试探道:洛嘉哥? 来人抬起头,对着赵姝宁轻笑一声道:许久不见,不知娘娘近来可好。 楚家和赵家在金陵曾是邻居,幼时两人经常一道玩耍,两家人说笑间也提过要定个娃娃亲。 落水醒来后赵姝宁也想起过楚洛嘉,本以为是长大之后没有了联系,还有些失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当即忍不住惊喜,问道:洛嘉哥怎么会在这儿? 今日周老夫人寿辰,我陪母亲一道来的,方才远远地瞧着像你,特意过来看看。楚洛嘉的眼神怎么也无法从眼前人脸上挪开,夜里风寒,王妃独自一人在此当心受凉,还是早些进去为好。 但凡她嫁的是楚洛嘉,现在也不至于一个人被扔在这里吹冷风,赵姝宁默默的想着,又想到她现在还是端王妃,孤男寡女地让人看到也不合适,便顺势应下。 回到宴厅的时候没有再见到周思月,反倒是谢长霁,坐回了她的边上。 王爷。赵舒宁且一坐下,便扭头看向谢长霁,轻轻地叫了一声。 怎么,清醒了?谢长霁捏着酒盏,面上毫无表情,看不出情绪。 赵舒宁点点头,说道:王爷,不知王爷明日可有空闲,早些盖了章,妾身也好早些搬出去。 谢长霁倒酒的手一顿,转而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赵舒宁就这般看着他,一脸认真。 王爷以为如何。眼看着谢长霁端起了第三杯酒,赵舒宁忍不住打断他。 砰!酒盏落地,在一片喧嚣中显得毫不起眼,谢长霁不慌不忙地擦拭干净自己的手,你当真? 赵舒宁对上他的眼睛,点点头:王爷不高兴吗? 呵,孤高兴的很。 赵舒宁也觉得他应当是高兴的才是。 随后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很高兴,不论是谁来敬酒,谢长霁全都应下,一杯接着一杯。 只是脸上一直没有表情。 寿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子时,谢长霁喝了一晚上的酒,醉意上头,便与赵舒宁一道上了马车。 赵舒宁极少晚睡,这会儿已经是撑到了极致,一上马车就靠着窗睡了过去,脑袋一点一点地撞着窗柩。 谢长霁内心烦躁,但又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从眼前人说出和离开始。 深更半夜,街道上安静的出奇,赵舒宁脑袋撞木头的声音咚咚咚地传入耳中,看了许久之后,谢长霁忽然出声叫了一声:赵舒宁。 赵舒宁眉头一皱,挣扎了会儿,还是没醒过来。 嗤。谢长霁轻笑出声,终于还是没忍住伸手垫在了赵舒宁那一侧的窗边。 好歹夫妻一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撞傻了,谢长霁如是想道。

小编点评

赵舒宁谢长霁小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