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成了一只霸道小丧尸全文免费阅读-我养成了一只霸道小丧尸(明轻轻小傅)

《我养成了一只霸道小丧尸》是金牌写手明桂载酒的原创小说,主角是明轻轻小傅,明轻轻发现家里出了点异常。食物总会不知不觉地减少,家里的猫总会不安地掉毛。直到有一天,她打开壁橱,惊恐地对上了一只肤白英俊的小丧尸湿漉漉的眼神。

小说简介

明轻轻发现家里出了点异常。
食物总会不知不觉地减少,家里的猫总会不安地掉毛。
直到有一天,她打开壁橱,惊恐地对上了一只肤白英俊的小丧尸湿漉漉的眼神。
啪嗒。小丧尸用手指着《霸道丧尸的冷情娇妻第三部》正在一字一行努力地读,慌张之下,书砸在了地上。
丧尸小傅刚刚从深山老林来到人类的地盘,还没能学会很好地隐藏自己的身份。
他浑身脏兮兮,手脚不利索,还不会说人话。
他只有躲在一个小时候曾经救过自己的女生的家里。
悄悄地给她洗衣服,晒衣服,盖好被子,吓走强盗。
瞬移过去救她。
神情温顺地,等着不再被她害怕。

我养成了一只霸道小丧尸最新章节

不知道是不是明轻轻的错觉。
她觉得,家里最近哪里怪怪的。
她前几天用外卖叫了一大堆蔬菜和海鲜类食物,扔在冰箱里,打算没有行程的这几天宅在家里,自己做做饭看看电影。
但是还未彻底放松下来,就接到了导演的电话,有几场戏的摄像带受损,需要回剧组补拍,于是她便锁好了门,由助理开着车去了外地。
然而,等她今天再回到家时,却发现冰箱上层里少了三根西芹,两根胡萝卜。以及一些她印象里明明下单了的食物,此刻也消失在了冰箱里。
其中,她最喜欢吃的黄桃罐头仿佛移动过,添加防腐剂几个字正面朝她。

明轻轻头顶出现了三个问号。
她伸出手在冰箱里翻动了一下,除了消失掉的一些蔬菜,冰箱里其他东西,包括面膜、眼霜等物,倒是并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她又打开下层的冰冻层,发现最贵的海参和龙虾等也完好如初。

明轻轻住的是独栋别墅,包括地下室和地下滑雪场总共六层,虽然面积过大,隔很远才有别的户主,显得有些空旷。但实际上这处山腰别墅群对于艺人而言,是再安全不过的住所。保安经常巡逻,出入控制也很严格。
指纹锁也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
也就是说,不太可能是入室只为了盗窃几根胡萝卜的小偷。
既然不是小偷,那这是什么情况?
明轻轻保持着打开冰箱门的动作,陷入了沉思。
她才二十五岁,记忆就已经出现了混乱吗?难不成其实是她根本没买那么多?或者是自己离开家之前饿得已经吃掉了那几样?但是胡萝卜和西芹都是配菜,她是疯了才会炒在一起。
明轻轻正当红,工作压力大,拍戏商演杂志封面各种活动马不停蹄,近两年睡眠时间少,的确有点记性不好。之前也不是没出现过以为自己已经签完了名但其实压根没签完的情况。
明轻轻手机订单早就删除了,她又在袋子里找了找发/票,想对一下食物数量,奈何半天没找到,也就放弃了。她把心头莫名的不对劲按捺下去,只能姑且认为是自己记忆出现了混乱。
完蛋了,才二十五,记忆就已经颠三倒四了,这样下去还怎么背台词。
明轻轻走到沙发边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吞了几颗维生素。
她养了几年的猫从阳台那边往里头看,确认了是她之后,才从阳台那边走过来,开始用脑袋轻轻蹭她。明轻轻弯腰,用右手抚摸了几下猫头。
一摸就薅下来几根洁白柔软的毛。
明轻轻皱眉。她养的猫是长毛猫,以往冬天几乎不掉毛,只在夏天才掉。然而今年冬天却掉得格外频繁。
猫和明轻轻打完招呼之后,不安地四处看了看,明轻轻站起身来,它显得一惊一乍的,忽然四肢带风,迅速连滚带爬回了自己的阳台小基地,钻入猫箱里不见了。
大约是心里带了一点莫名奇异的感觉,明轻轻放下水杯,开始审视整个家里。
看起来很正常,除了猫掉毛有点多,粘得沙发到处都是,没什么异样。
明轻轻站起来,去总开关处将整个别墅的灯打开,然后挨个房间看过去。
三亿豪宅并非虚传。明轻轻买下这套豪宅时,第一感觉就是它像座城堡。
外面建筑风格偏欧美,偌大的绿草如茵的院子里立着花园,从雕花铁门到别墅大门需要开车,别墅内除了地下的一层滑雪场和一层酒窖,其他几层房间无数,装修风格也迥异。
明轻轻独自一人,不需要多大空间,大多时候都住在三楼,活动范围也只有那一小块儿。
假如其他房间有躲着人怎么办?
明轻轻看着走廊灯光照映下,地上自己的影子,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诡异想法吓一跳。
尽管别墅其他地方她不经常过去,但是每周都会有经纪人安排的清洁人员过来打扫,各种角落都要打扫到位,怎么可能藏人。
虽然这样想着,但明轻轻心脏砰砰直跳,依然自己一间间门推开。
半小时后,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发生。
她关好所有的门窗,回到三楼落地窗旁的沙发上抱起抱枕躺下,心脏落回远处,松了口气。
自己是悬疑恐怖片看多了吧。
*
别墅内有暖气,尽管是夜晚,也灯火通明,炉火燃烧。
别墅外却在下着磅礴大雨,寒风猎猎。
阴沉沉的夜幕倾压,闪电划过。
一道少年身影正扒拉在风车屋顶,努力躲藏。
他穿着件不合身的、皱巴巴的深蓝色兜帽衫,帽子拉到了头顶,被淋得湿透,贴着脸颊那异常苍白到非正常人类的肤色。
少年像一只被赶出去的淋湿的小猎犬,水珠顺着额发淌下,灰蓝色的眼眸里满是惊惶不安。
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小傅后悔偷吃明轻轻的食物了。
可他实在是太饿了。
他这段时间东躲西藏,一直没有任何食物可以进食。
这边的人无比畏惧他,他在巷子里救下一个被一群混混流氓欺负的小胖子,那小胖子看见了他,反而吓得尿了裤子,几个混混更是魂飞魄散,反应过来后疯狂后退并朝他砸石块。
要不是他能瞬移,几乎就要被砸得头破血流。
第二天他的身影就上了新闻,说是陵县疑现丧尸,以人为食。还配上了一张和他长得完全不同的嘴角流血的恐怖片电影照片,闹得人心惶惶。
小傅不理解丧尸的含义,但想来也知道,一个族群的人见到外来的生物,必定惊惧恐惧非常。
他最好是不要再在有人的地方出现。
他能控制住自己不伤害这群人类,但是这群人类却好似失了控,疯狂想要伤害他。
他本想回到深山老林去,但自从他的一侧背影上了新闻,陵县当地的警方就开始派人上山巡逻。由此,他无处可去,在附近几个城市流浪躲藏了好长一段时间。
正是寒冬,他虽然已从垃圾桶里扒拉了几件能穿的衣服裹上,但太单薄,他还是冻得脸色发白。
更糟糕的是,这边的空气元素他全然不习惯,重力也远要比他生长的地方的重力强得多。以至于他四肢仿佛坠着千斤顶,行动缓慢,四肢不协调,走三步摔一跤。
在最艰难的时候,小傅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脸。
明轻轻小时候救过他的幼崽形态。
或许长大后的明轻轻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对于小傅而言,那一刻他抬起头,四目相对,内心就涌现出了一些雏鸟情节的情绪。因为明轻轻,小傅还一度以为人类都是好的、都是香软明亮的,直到后来下了山才知道,并不是,人类看见他,会吓得报警,会千方百计用陷阱将他捉起来。
他不确定明轻轻看见他会不会将他送去研究。但当下他也实在没地方可去了。
而且小傅内心深处想,被她送去研究,总好过被其他人抓起来。
他躲进她家后,不想吓到她,因此一直小心翼翼,不碰这房子里的任何东西,宁愿喝雨水也不会动她的水龙头,睡觉也只蜷缩在纸箱里,只占巴掌大的地方,绝不给她添来任何麻烦。
但是到了冬天,鸟类越来越少,他好多天没吃东西,饿得不行,靠着寒夜里的露水也无法充饥了。太饿的时候,体力会不行,练习走路更加艰难。
于是,这几天明轻轻出了远门,他实在没忍住,悄悄啃了几根她的胡萝卜。
显然,引起她警觉了。
小傅一边有点羞赧,为自己偷窃的做法感到可耻,一边又有点垂头丧气和沮丧假如她发现他的话,一定会把他赶出去的吧。
*
小傅蹲在屋顶发呆,他淋了三小时的瓢泼大雨,宛如落汤鸡。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别墅内灯关了一大半。
明轻轻看完了一本书,抱着猫去睡觉。
小傅听力和视力都极好,是一只鹰的数倍。
听见明轻轻回了卧室并且关上了门之后,他松了口气。
他有些发愁地看了眼自己还在淌着水的黑发、外套和裤管。他笨拙地提起裤管,拧了拧上面的水。但是全都被雨水浸透了,拧是拧不干的。
犹豫了一下后,小傅打算直接瞬移回自己的窝里他每次夜晚出去捕食,都会捡一些东西回来。
有很多东西是他在深山老林从未见过的,比如一只能放出歌的老收音机,分明还能用,但喜新厌旧的人类却将它丢在了垃圾堆。还有能转出各种颜色的魔方、弯曲弧度在他的星球上从没见过的银色的勺子。
他对这些都充满了好奇心。
一部分秋千之类的东西他深夜会悄悄修好,瞬移到福利院的院子里放好,还有一部分小东西,他爱不释手地带回了家,也就是他在明轻轻家里安的小小的窝。
除此之外,他还捡了一些洗干净的被絮回来,垫在大纸箱子里,可以将身上擦拭干净,这样就不会将水滴在明轻轻的木地板上。
接触了人类一阵子,小傅也知道人类很介意木地板被水泡起来。
无论如何,先度过今晚。
明天要是太阳好的话,他可以搬着他的窝去山顶无人的地方晒一晒。
小傅紧绷的神经放松,甚至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来。
这样想着,确认自己放置纸箱子的空房间没有任何动静之后,小傅意念一动。
下一秒,他瞬移了回去。
然而
啪嗒。
他低下头,发梢的雨珠砸在了木地板上。
小傅惊悚地发现,自己放置纸箱子的地方此时此刻空空如也。
谁把他的窝拿走了。
*
而与此同时,明轻轻穿着睡衣和拖鞋,长卷发挽起,蹲在卧室的床边,疑惑地对着一只纸箱子里的东西翻翻捡捡。这是她搜索时在一个空房间发现的。
明轻轻这种女艺人光衣服包包都能放几个房间。搬完家后空纸箱子一大堆,全都堆在空房间,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这箱子里的破布是什么东东?
一个掉了漆的破收音机、一个弯曲的勺子、一个破魔方又是什么玩意儿?
竟然还有一本破烂的《识字大全》。
都像是宝贝一样被攒着。
明轻轻把自己的猫从床上抱下来,让它闻了闻:你干的?
她的猫显然对这些不感兴趣,快速挣扎着跳出去跑了。
明轻轻皱了皱眉。
看这纸箱子的大小,也不是猫的体型会喜欢的。
难不成是什么流浪狗在自己家安了窝?

我养成了一只霸道小丧尸免费阅读

毕竟是山腰别墅,背后就是层峦叠嶂的人工森林,偶尔出现一些小动物很正常。
这几年冬天一年比一年冷,地上的雪铺了厚厚一层,很多小动物熬不过去漫长的寒冬,小小的尸体在雪中冻得僵硬,有些濒死之下会鼓起勇气偷偷靠近人类所在的住所。
去年冬天零下二十五度的时候,外面水管冻得炸裂,明轻轻刚搬进来,找人做修理,在花房里发现过两只瑟缩着躲在热水管下方取暖的麻雀,大雪封城的那天,她还在四楼半开放的玻璃天台上看见了一串串黄鼠狼小爪子的痕迹。
如果是哪天窗户忘了关,进来了一只贪图暖气的懵懂小动物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前任别墅主人养了狗,搬家公司替明轻轻清理前任别墅主人的东西的时候,没有清理到位,遗留下一些物件。
只是,这个狗窝未免也太磕碜了些,住这么大的房子,怎么就给狗这么巴掌大一块儿箱子?这主人是个周扒皮吧。
总之,明轻轻没有放在心上,她将箱子踢到角落里,去洗了下手,上床睡觉。打算明天和小周说一下,让他把公司的清洁团队叫来,把别墅从头到尾重新做一遍清理。
如果藏着什么流浪小动物,就得赶出去,或者送去救助中心。
明轻轻有点轻微洁癖,并且没有随手饲养可能携带了细菌的流浪动物的习惯。
*
而四楼杂物间里,黑暗中,小傅看着脚下原本放窝的地方空空如也,正宛如被抄了洞穴的小动物般,万分惊恐不安。
他皱起鼻子,轻轻嗅了嗅,明轻轻进来过,她的猫没进来过,自己的窝的味道一路下楼,去了明轻轻的房间?
他身上的雨水正顺着裤管往淌下,一滴滴砸在材质优良的木地板上。
糟糕,木地板上都是水。
小傅回过神来,弯下腰想擦,但一弯腰他的骨关节就咔嚓咔嚓作响,地上湿滑,他手脚不利索,像只快要报废的小机器人,差点摔跤。
身体倒地之前,他登时瞬移到窗台上。
脑门砸在了玻璃上发出咚的一声,中缓了摔跤的力道。
这咚的一声沉闷,不算大,但在深夜中,显得格外清晰。
被发现的恐惧感袭来,小傅惊惶地往三楼明轻轻的卧室方向看了眼。
没什么动静。
三楼四楼的两个房间之间,还隔着许多房间,和无数堵隔音极好的墙壁。
地球人的听觉是听不到这么远的。
但雨水一直往下滴,再待在这里,木地板真的要被泡开了。
来不及思考,小傅消失在了原地。
他找了个无人的桥洞,打算先度过这一晚。
现代科技发达,几乎已经没什么地方会不安装道路监控了。
这处桥洞小傅之前待过几天。
当时他满怀着做坏事的歉意将监控徒手拆了,因为此处地址偏僻,监控直到现在也没修好,所以这里便成了小傅暂时的避难所。
外面太冷,顾不上身上湿透,小傅冻得哆嗦,先找了个能挡风的角落。
这处桥洞年数久远,右侧过道壁角落里有一处墙砖脱落,刚好形成了七八十公分粗的涵洞,能挡住刺骨的冷风。
小傅抱着膝在那里蜷缩下来,苍白的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打起精神,但心脏还是残余着砰砰直跳的紧张感。
明轻轻发现了他的窝,并收缴掉了他的窝。
但是三楼一直很安静,灯全都关了,她还平静地上床睡觉。
应该是没有被惊吓到吧?
小傅不大敢确定,心里有些歉疚,但总之,他今晚不敢回去了。
心里一直记挂着自己的窝他很紧张他收藏的那些宝贝,他那本书里夹着一枚向日葵花瓣,这种植物在他的星球上从未见过,他还计划着有朝一日如果能回去的话,可以带回去培植。
还很紧张被自己弄了一地水的明轻轻的木地板,不知道明天再想办法给她收拾来不来得及
小傅一整夜都没睡好。
再加上饥饿一直让他肚子咕噜咕噜叫,一夜过去,他本来就苍白不似正常人的肌肤更加透明了点,深邃的眉眼挂着两个幽怨的黑眼圈,更像是人类拍摄的电影里所谓的丧尸了。
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雨势渐小,天没亮,世界还是黑的。
桥洞远处驶来一辆运货的车,黄色的车前灯划破雨幕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小傅的耳中。
小傅已养成条件反射,瞬间警觉地睁开眼睛。
他兜帽摘了下来,头毛被墙壁蹭得上翘,眼眸还带着一点刚睡醒的呆滞的婴儿蓝,但神智却已经立刻清明和紧绷了起来。
不能被人类看见。
被看见就会被驱逐、被畏惧、被打死。
车灯越来越亮,桥洞下灰色的风吹过凌乱的积雪,一片空荡荡。
少年的身影再一次离开了这个短暂庇护过他的地方。
泥地上留下一个孤独的小水坑。
*
上午天晴了一会儿。
小周带着天娱娱乐的清洁人员来给明轻轻整理别墅。
这山腰别墅区的安全措施做得的确不错,即便是熟面孔小周,要想带人进来,还得明轻轻亲自给保安室那边打一通电话。
小周的车子驶入大门,绕过室内高尔夫球场,停在明轻轻的停车场里。
是有动物闯进来了?小周熟门熟路地去冰箱拿了罐可乐,边喝边翻捡明轻轻发现的纸箱子。
明轻轻拉开落地窗窗帘,让阳光透进来,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不清楚,这次打扫完,你让他们把所有门窗都检查一遍,全给我关好。四楼那个玻璃露台,你抽个空找人给我封了,总感觉怪不安全的,去年还发现了黄鼠狼。
小周忍不住笑:金姐说给你雇个管家,你又不让。实在不行,最近疯狂追你的那个当红流量,你也可以试着谈个恋爱放松下。
明轻轻看了他一眼。
抱歉,我越距了。小周比了个ok的手势,不再试图插手。
他比明轻轻年长。因此虽然他是明轻轻的助理,但两人相处模式更像是朋友又或者说他是明轻轻身边唯一一个能随口聊上几句话的人。
毕竟明轻轻这种人,几乎没有朋友。
明轻轻看起来温和、平易近人,从不刁难身边的工作人员。
但实际上,她性格很独,很少与人深交、习惯性独来独往、自己解决事情。
她总是波澜不惊、冷冷淡淡,大家很少从她身上看到常人会有的慌张感和仓促感,于是也就经常拿不准她在想什么、她迫切渴望什么。
这样的性格在娱乐圈反而是好事,没有致命弱点、从容不迫,再加上一张明艳耀眼的脸蛋,一副天生优越的身材,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人。
她入行已经七年,因为眼光不错,每次挑的剧本不是收视率火爆就是小众拿奖,再加上她自己本人足够上进,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对公司的合约已经付清。
她还持有一些公司股份,在公司有了一些话语权,金姐也不催她了。
于是她开始一年只拍两部戏,进入半养老状态。
小周经常羡慕明轻轻,但随即想到她年幼时,有钱的父母便在日复一日的争吵、谩骂、诉讼中丧失了耐心,最后果断选择了分道扬镳。
留给她的只有几套房产、两串冰冷的电话号码,一句有事打电话,以及一只刚出生的、蜷缩在纸箱子里茫然无措的小猫。
一人一猫相依为命直到如今。
这种跨越十几年、漫长的孤独感恐怕不是自己这种习惯呼朋结友的人能够忍受的。
想到这些小周又望而却步,算了,自己还是更喜欢有烟火气的生活。
两人在客厅喝茶,清洁人员和安保人员分别完成了工作,拎着工具箱回到三楼。
工作人员也没检查出来哪里的门窗没关好,让小动物闯进来了,只能解释为,可能是有小动物顺着通风管道或者水管溜了进来。
住在这种山腰别墅,地下室必须要通风防潮,设计师铺设的管道复杂如迷宫,这种事情简直防不胜防。
明轻轻没说什么,检查一下放个心。
我们帮您把纸箱子带走。清洁人员临走前说。
明轻轻看了眼那个被踢到角落的半人高纸箱,点了点头。
清洁人员顺便把其他几个打包垃圾的黑色袋子一起扔进了纸箱子,抱着纸箱子往外走。
*
天刚刚晴下来,小傅便急切地想要回到四楼玻璃露台旁边的房间去,将地上的水渍擦干,他手里还拿了半块抹布。结果他瞬移回房间后,发现地上的水渍已经被擦掉了
很显然是被屋子里正走来走去的穿着工作服的人员拖掉的。
天花板也没漏水,地板上凭空出现一滩雨水,也不知道那位工作人员起疑了没有。
小傅还想拿回自己的窝。
那里面有很多他攒了很久的宝贝,比如说那本《识字大全》。
但是他的窝此时此刻在三楼明轻轻和她的助理旁边,他不可能直接瞬移过去拿走,会把人吓死。
于是小傅蹲在了另一栋别墅的屋顶,遥遥地,捉急地看着这边。
从这边的窗户看去,他只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小黑点,但他的视力十分优越,却能看清这边的一举一动。
然后就看到了两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把垃圾袋扔进了他的窝里。
残羹污水从垃圾袋中溢出来,流淌过他的魔方和勺子、还有他的被褥。
他那么宝贝的被褥,阳光一晴朗就搬到无人的山顶上去晒太阳的被褥,就这么变成了黑乎乎脏污一团。
小傅:
小傅如遭雷劈。
这就是吃了两根胡萝卜的报应吗?
不管怎么样,《识字大全》得抢救回来。
两个工作人员将垃圾连同他的窝一道扔在别墅外面的草坪上,转身去搬运下一趟。
他的窝被残忍地丢弃在地上,东倒西歪,魔方滚落进泥水里,只露出半个棱角。
小傅蹲在屋顶,视线往整个别墅区环视了一圈,确认没什么车经过。
趁着两个工作人员进去的空档,他瞬间移到了自己的窝旁边,蹲在纸箱子旁边,像只叼东西的小猎犬,匆匆忙忙把破烂的书和勺子往怀里捡。
可说时迟那时快,明轻轻正送小周出门。
两人身影出现在门口,视线即将朝这边看来。
小傅蜷缩在箱子后,心跳简直达到了一百八十下每秒。
感觉到明轻轻和小周正往这边走进,他不得不放弃纸箱子里的一些东西,嗖地一下如同一股轻烟,消失在了原地。
明轻轻皱着眉头走过来。
这小周疑惑不已地看向四周。
纸箱子里的被褥被扯出来一个角,看起来就像是被狗死命叼过想要拽走。
而那些小物件里,也消失了一些东西。
就跟小狗发现自己的窝不见了,哀哀切切寻找了一番,拼死拼活跑回来,把最重要的咬骨棒叼走了似的。
明轻轻皱了皱眉:又来了?
是狗还是别的动物?赖上这里了?小周道:要不然让保安把后山上也巡逻一遍,把那些流浪猫啊狗的送走?这些动物冬天怕冷,蜷缩在热水管下尝到了好处,会一遍又一遍过来的。说不定过几天又在你家露台上攒了个窝。
两人这边说着话。

那边抱着魔方和勺子躲在屋顶的小傅呆呆地靠着风车烟囱,羞愤欲绝。
蓝色兜帽下一张苍白的脸一点、一点羞愧地涨红。
他已经决定离开了。
他只是想要取回自己的东西。
他没有贪得无厌、厚脸皮、赖上这里、又来。
*
明轻轻送走了小周。
小周的车和清洁团队的车原路返回,绕过高尔夫球场,从山脚下的大门处离开。
明轻轻手中捏着小周送过来的几个剧本,手摁在后脖颈上,扭了扭酸胀的脖子,打算待会儿泡壶茶,做做瑜伽,然后做顿饭,再开始看剧本。
小周这次送来的剧本里,她方才聊天时简单翻了下几个故事概括,第一直觉是对其中一部古装剧很感兴趣。
但烦恼的是,这部古装剧听说目前正在接触的男主角是欧阳昊也就是小周调侃的那个正在追求她的当红流量。
欧阳昊唱跳歌手起家,这两年转型演员。
上部戏明轻轻就是和他搭。
他这人除了业务水平不行,演技烂唱歌也难听,其实为人处世倒是没有太大缺点。
说话甜、会来事儿,一张帅脸也具有迷惑性。
上次明轻轻生日,他忽然安排了几车玫瑰送到剧组,把剧组所有人吓一跳。
所以小周才让明轻轻要不然和他试一试毕竟她二十五了还没谈过恋爱。
演戏这种事,也是艺术的一类,谈个恋爱总能激发一下灵感。
何况明轻轻还整天宛如退休女艺人一样,钓鱼喝茶,生活过得一潭死水,也是需要一点波澜。
明轻轻倒也不讨厌他。
只是没有心动的感觉。
于是拒绝了数次。
欧阳昊那边像是受了挫,这段时间很少露面。但是一旦下一部戏再一次合演,肯定又会闹出不少绯闻。
明轻轻考虑权衡,一边翻几个剧本一边往里走,打算先把所有本子看完再说。
这部古装剧先作为备选。
而就在这时,她的猫忽然火急火燎地冲过来,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大门还没关上,明轻轻怕猫溜走了,急忙转身去追:肥肥,跑什么。
肥肥不理不睬,浑身炸毛,夹起来的尾巴充斥着暴躁像是终于鼓起勇气,在驱赶什么入侵者一样。
是外面的狗又跑来了?
明轻轻追着跟出去,在草坪上抓猫,结果就见,肥肥嗅了嗅纸箱子后,便迅疾转身,迈着笨重的四肢居然轻轻一跃,纵身上了二楼阳台外面的横栏,紧接着又努力一跳,跳上了地上三楼
然后,仿佛是出于畏惧,它四爪抓在那里,停着不动了。
它弓起背,仰着头朝着四楼屋顶风车的方向哈气。
龇牙咧嘴地哈气两下后,扭回头来朝明轻轻急切地喵喵叫。
明轻轻读懂了肥肥的意思。
外来的那只流浪狗在屋顶上?
可是狗怎么跑上去的,难不成不是狗,而是流浪猫?
好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么久。
明轻轻忽然对这只贸贸然闯入自己家、有几分小聪明、会偷偷攒窝的小动物生出了几分兴趣。
她快步转身进门,从电梯直达四楼。
打算从四楼的玻璃露台那边上去,看看屋顶到底是个什么流浪的小动物。
如果抓住了,就送去救助中心。
而屋顶上的小傅抱着他的勺子,已经惊呆了。
他上一秒听见明轻轻进了家门,没过几秒就听见明轻轻出现在了四楼
怎么回事?人类也有瞬移吗?
刚进入人类社会没多久的小傅很土鳖,还没见过电梯这种东西。
正在他惊恐到怀疑人生时,玻璃露台那边,暴雨后烟青色的天空下,空旷的露台上风吹拂着,玻璃门被推开,出现了明轻轻的家居服一角。
小傅心神一紧绷,立马便打算瞬移消失。
然而
他身后忽然传来一股扯拽的阻力。
小傅迅速转动僵硬的脖子咔咔咔地回头,发现自己的破烂的兜帽衫不知什么时候被屋顶上的风车烟囱缝隙给卡住了。
???
小傅心跳登时到了嗓子眼。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我养成了一只霸道小丧尸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