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第5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博九恒见她看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道:

连希的血癌是两个月前突发的,目前情况还算良好,但这病要根治需要骨髓移植,可连希早产受创,身体太差,接受捐赠骨髓可能出现排异反应的几率是普通人的五倍。

苏谨棠握着纸张的手忍不住揪紧,骨髓移植的风险本就大,而五倍的风险代表什么,她不敢深想。

苏谨棠,目前最稳妥的办法,是你和陆霆晔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儿的脐带血来救连希,所以,无论是救人还是报仇,你都必须接近陆霆晔,取得他的信任。

这一次,苏谨棠没有反驳,可眉宇间却还是掩饰不了嫌恶。

陆霆晔生来荣华,自诩矜贵,看似清正禁欲,实则最硬心冷酷,对付这样的男人,你必须攻心。

博九恒压低嗓音,磁性而温柔的嗓音满是蛊惑:

苏谨棠,越冷的男人动心后越没有理智,只要你让陆霆晔爱上了你,他就会是你脚下一条卑微的狗,到时候你要他怎样他就会怎样

换做别的女人,恐怕早已抵抗不了他这海妖一般蛊惑人心的催眠。

可苏谨棠早已经饱尝人心险恶。

她慢条斯理合上病案,反问:博先生说的这样详细,应该派人试过了,结果呢?

虽然她和博九恒没接触几面,可她也看得出来博九恒有多精明,没有价值的人,他绝对会一脚踢开。

就算要勾引陆霆晔,她也不能听了博九恒的话就贸然出手。

博九恒只温柔一笑,避开了苏谨棠的话题,道:你和她们当然不一样,你这张脸哪是胭脂俗粉能比的。

苏谨棠心下明白,之前勾引陆霆晔的女人估计都没成功,她暗了暗眼眸,道:

那博先生对接下来的计划有什么高见?

博九恒扶了扶眼镜,用欣赏的口吻说:苏小姐放心,女人该会的手段我都会派人教你,以你入读全国TOP1大学的聪明才智,应该很快能学会。

苏谨棠垂下眼眸,提到大学,那好像是上辈的事情了。

当初,她喜欢陆霆晔,却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她没想过表白,反而打算大学毕业之后去别的城市工作,甚至连offer都提前签好。

可就在她决定和陆爷爷辞别的那一晚,一切开始乱了。

陆霆晔不知道在哪里中了药却被她意外碰上,稀里糊涂的,她就成了他的解药。

可她从来没有想过借此逼陆霆晔对她负责,所以第二天一早,在他还未醒来之际,她就俏俏离开了。

没成想,陆爷爷突然提出让她和陆霆晔订婚,说她是个很适合陆霆晔的贤内助。

她不清楚爷爷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但能嫁给喜欢的人,她自然愿意。

可接着不久,陆爷爷却出事了。

再之后,她便彻底跌进地狱,连孩子都没能保护,也终于认清了陆霆晔的真面目。

如今,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喜欢过这种毒杀亲子的禽兽

不,虎毒尚且不食子,他连禽兽都不如!

阵阵恶心上涌。

苏谨棠降下车窗,新鲜空气吹进来后,她胃里的翻滚才稍稍平息。

车子已经驶到了市中心,不知是不是巧合,正好堵在了陆氏大厦的大门前。

哟,这可真是巧了,前面不正是陆霆晔吗?博九恒戏谑的声音传来。

边说边把苏谨棠降下去的车窗升了上来。

车窗合缝,陆霆晔站在了苏谨棠这一侧的正对面,被一大群人众星捧月的簇拥着。

四年未见,他好像没一点变化,不,更加矜贵自持,那眉眼间上位者的姿态更为醒目。

不难看出,这些年他过得很好。

两人不过三米的距离,苏谨棠控制不住捏紧双拳。

她死死盯着他,连指甲嵌入了皮肉都不自知。

仇人近在眼前,她实在做不到平静。

远处,陆霆晔若有所感,他远远朝苏谨棠这边瞥了一眼,隔着玻璃,两人视线正好相对。

恨意瞬间飙升到顶峰,逼红了苏谨棠的眼眶,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

陆霆晔,我回来了。

陆霆晔望向苏谨棠这边的视线,足足停顿了五秒,助理陈冲诧异道:

总裁,那辆宝马有什么问题吗?我去查一查?

不必。陆霆晔淡漠出声。

他还不至于怕一抹不敢露面的恶意。

大步朝不远处的迈巴赫走去,身后跟着的一群人立刻收起好奇心,接连跟上。

很快,陆霆晔坐的那辆迈巴赫和苏谨棠这辆宝马擦肩而过。

博九恒轻嗮:这陆总出行,好大的排场啊,不愧是元城的皇帝,名利双收的慈善企业家

闭嘴

苏谨棠血红着眸子,浑身都在抖。

虽然知道这是博九恒的激将法,但她还是忍不住会上当。

慈善企业家?

他配吗?

想着自己的孩子,现在还命悬一线,苏谨棠眼底的恨意更浓,冷望着眼前的男人:你不是说要派人教我怎么勾人?就从今天开始。

博九恒唇角微扬:我这就送你过去。

苏谨棠抚摸着病历报告上的照片,没答。

她像是在出神,可周身的冷意却越来越浓。

博九恒干脆扯过病历合上,当即获得苏谨棠一记冷眼。

他视而不见:苏谨棠,连希我已经安排到了国外做最好的治疗,你不用担心。但是段时间内你不适合见他。

苏谨棠冷眼凝他:我自有分寸。

博九恒不以为意,敲了敲车窗。

你看看自己。

苏谨棠望去,一眼便见到自己眸内的滔天恨意。

你现在的戾气太重,和孩子见面只会影响你的情绪,不利于你的复仇大计,三个月之内,你还是不要见孩子的好。

苏谨棠闭目小憩,不再接话,当是默认了。

见到陆霆晔那一刻,她就知道今天出现在这里不是巧合,博九恒的算计,她心知肚明,只是不戳穿而已。

他需要她的人,她需要他的资源,各取所需,也算公平。

三个月而已,她三年都熬过来了,也不差这点时间。

一个月后

元城最高档的会所暗香。

灯光暧昧,觥筹交错。

女人们娇声软语引诱着身边或周遭的男人,可男人们却失魂了般,都伸长脖子,目光灼灼的盯着舞池中央一个带着半张面具,跳着探戈独舞的窈窕身影。

灯光中央的人,魅惑得仿佛来自异域的妖。

一身丝绒红裙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哪怕半张斜面具遮住了容貌,可那琥珀杏眼一眨,左眼尾的红色泪痣又纯又妖,顿时让人身体酥麻了一半。

偶尔红唇微微一勾,直叫人魂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