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长霁赵舒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端王妃失去五年记忆(谢长霁赵舒宁)

主角是谢长霁赵舒宁小说《端王妃失去五年记忆》已完结,又名《失忆后我和王爷和离了》为你提供谢长霁赵舒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回轮到赵姝宁纠结了,这两人都和离了,原本说好的三成产业,也不知道谢长霁什么时候给她,堂堂王爷,总不至于扯谎才是。王爷。赵姝宁凑到谢长霁边上,手指轻轻扯了扯谢长霁的袖子。

小说简介

这回轮到赵姝宁纠结了,这两人都和离了,原本说好的三成产业,也不知道谢长霁什么时候给她,堂堂王爷,总不至于扯谎才是。
王爷。赵姝宁凑到谢长霁边上,手指轻轻扯了扯谢长霁的袖子。

谢长霁赵舒宁小说全文阅读

赵舒宁眼皮子一耷拉,不想看谢长霁:便是死过一次了,终于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所以不折腾殿下了。
注意到这男人身上的气息愈发恐怖,赵舒宁眉头皱的更紧:这不是王爷求之不得的吗?王爷这又是作甚?
是,本王求之不得!谢长霁咬着牙说道。
那王爷何时有空
来人,备车!谢长霁猛地松开她,迈步朝着外头走去,赵舒宁赶紧跟上。
虽然本朝支持和离,但真来办理的人却也不多,更别提是这等身份了,户部侍郎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端端王爷,您这是?
一刻钟。谢长霁端起桌上的茶碗,冷冷地看了一眼户部侍郎,若是一刻钟还没办好,本王就不办了。
没等他说话,一旁的户部侍郎虎躯一震,赶紧点头:下官这就给您二位办理。

劳烦大人了。赵姝宁将和离书递上。
本该有的程序让户部侍郎一缩再缩,紧赶慢赶的在一刻钟之内完成了,将和离书还给赵姝宁的时候,户部侍郎长舒一口气,笑道:那便,祝二位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呵。
谢长霁倏的站起身,冷笑一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户部侍郎,转身就走。
赵姝宁不知道他又犯了什么毛病,福身道了谢才缓步出门。
还不快些,让本王等你不成?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谢长霁站在马车边上,这倒是赵姝宁没想到的,她还以为谢长霁会丢下她自己想办法回去。
虽说她原本是想走着回去顺道逛一逛的,但刚和离,也不想驳了谢长霁的面子,便上了车。
往后离了端王府,回府的路上,谢长霁终于还是没忍住,寒声道,在外边惹了事,可莫要来求本王。
离了端王府,往后再也没人会去找她麻烦,赵姝宁觉得谢长霁说的都不是事儿,于是摆摆手不以为意道:王爷放心便是,臣女往后定然安分守己。
谢长霁见她这么快连称谓都变了,心中恼怒更甚,索性闭上眼假寐。
这回轮到赵姝宁纠结了,这两人都和离了,原本说好的三成产业,也不知道谢长霁什么时候给她,堂堂王爷,总不至于扯谎才是。
王爷。赵姝宁凑到谢长霁边上,手指轻轻扯了扯谢长霁的袖子。
谢长霁睁开眼,用眼神示意她继续。
赵姝宁见他脸色似乎好看了些,鼓起勇气问道:先前,您说的,若是和离便将端王府三成产业赠与臣女
霎那间谢长霁的脸色就黑了,赵姝宁心口一跳,心想难不成是寻她开心?
回去便给你。

谢长霁赵舒宁小说免费阅读

醒了?你看看这和离书,若是想通了,便签了吧。一道陌生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赵姝宁方才苏醒,这会儿脑子还一阵阵的发着懵,闻声望去,便瞧见了一个陌生男子,着一身赭红色长袍,身量颀长,气宇轩昂。只是不知因何如今薄唇紧抿,双目满是淡漠,手中捏着张纸。察觉到他眼中的不满愈甚,赵姝宁收回了目光,呆愣愣的接过那张纸。这是什么地方,眼前这人又是谁?她看向手中的纸,和离书三个大字赫然纸上。若是现下和离,本王便将端王府三分之一的产业赠与你,往后便是和离了,你也不必寄人篱下。那男子继而又道,要是还执迷不悟的继续犟着,往后本王也不会再见你,你便在这佛堂吧。赵姝宁呆愣愣地眨了眨眼,抬起手抚了抚脸,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方又问道:你在与我说话?谢长霁似是没有想到这个回答,呆愣了瞬息,继而更加的厌恶,只以为赵姝宁在做戏:本王决意已定,你自己好生想想,若是想明白了,让人来告知本王便是。说罢,转身便走,到门外的时候似是嘱咐了几句,随后一个丫鬟不情不愿地走进来。赵姝宁昏昏沉沉的脑袋艰难地消化着方才的信息,侧过头打量了这间屋子。她记得,她分明是才过及笄礼,怎地突然躺在这儿了?这里不是她的闺房,也不是任何一个她去过的地方,陌生的很。挣扎着坐起身,发觉脑袋像是针扎一般的疼,嗓子也像被刀割了一样。方才进来的丫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也没有打算上前搀扶一下,见她要下床了才凉飕飕地说道:娘娘您就别折腾了,殿下是不会回来的。你在说什么?赵姝宁眉头紧蹙,为什么这些人都这么讨厌她?丫鬟见她这般,更是不耐烦:您看您连投湖了殿下都没心软,这般造作也就是苦了咱们这些做奴婢的。投湖?赵姝宁抓住了重点,我什么时候投湖了,我为何投湖?她昨日才及笄,年华正好,有什么想不开的要投湖去?丫鬟冷嗤一声,还不是为了把事情闹大,让王爷可怜你。赵姝宁越听越不明白,心头烦躁。你究竟在说什么?赵舒宁平日里也不是会吃亏的性子,刚刚还没缓过来,这才任由这两个陌生人冷嘲热讽,现下终于慢慢清醒了,厉声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小丫鬟被噎了一下,扫过赵舒宁的脸,暗自思忖道,王妃不受宠是府内人尽皆知的事,若非如此她也不敢这般嚣张,倒是没想到寻了次死,倒像是立起来了。可那又如何,想到方才王爷出去的时候脸色,估计这位马上就是个弃妇了,丫鬟想到这便又提了嗓门,冷笑道:王妃在水里泡久了,脑子不清楚了不成,这是咱们端王府的小佛堂,娘娘犯了错在这儿受罚呢。端王府,城郊别院,受罚。赵舒宁心头一跳,又问道:现下是什么日子?八月初五。不对,这日子不对,她的及笄礼是四月,一股寒意慢慢从背后升起,赵舒宁挺直了背,强装镇定地继续问道:哪一年。永安三十五年。小丫鬟看着赵舒宁越来越不对劲的脸色,心里发毛,借口去拿药转身便走。赵舒宁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想着方才听到的,永安三十五年,距离她及笄,已然过了五年!可她丝毫不记得这五年经历了什么,再一想醒来之后他们说的话,这五年里她竟然嫁给了端王?!

小编点评

谢长霁赵舒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