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香儿白宋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林香儿白宋小说(林香儿白宋)

一样的都市,不一样的精彩。《 林香儿白宋小说》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狗尾巴狼原创的一部都市小说,小说精彩分享白宋推门,将汤药放在了桌上,然后正准备说自己已找到了根治小姐之法。不想屏风后,香榻上躺着的林小姐,弱弱地说了一句:大夫,桌上有个钱袋,你拿着钱袋,从这院子的南面翻墙走吧。小编为您带来林香儿白宋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辰时,白宋如往常一样煎好汤药送往林小姐房间。
白宋已亲自照顾林小姐三日,却少有交流。
只有每日送药的时候能入房一次,放下药,叮嘱两声便要离开。
白宋很清楚,两人名义上是夫妻,本质上却是主仆。

林香儿白宋小说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辰时,白宋如往常一样煎好汤药送往林小姐房间。
白宋已亲自照顾林小姐三日,却少有交流。
只有每日送药的时候能入房一次,放下药,叮嘱两声便要离开。
白宋很清楚,两人名义上是夫妻,本质上却是主仆。
上次诊脉,见过林小姐面容,白宋心中总有一种见之难忘的感觉。
以前的白宋,自然不敢对林小姐有非分之想。
现在的白宋,思想中可没有寒门和士族的分别,甚至想着以自己现代人的思维,俘获小姐芳心不过时间之事。
或许正是有些名不副实的关系,让白宋心里对林小姐多了些关心和期待。
小姐,我送药来了。
咳咳请进。
白宋推门,将汤药放在了桌上,然后正准备说自己已找到了根治小姐之法。
不想屏风后,香榻上躺着的林小姐,弱弱地说了一句:大夫,桌上有个钱袋,你拿着钱袋,从这院子的南面翻墙走吧。
白宋微怔:林小姐,你此话何意。
咳咳咳屏风里面又一阵短促地咳嗽,然后林小姐又说,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你的汤药的确好过之前的大夫,但我这身子骨实在是太弱了,此病拖延已久,身子每况愈下,即便能养着多活几日,长久一来终究一死。我不愿有无辜之人以死相陪,您还是拿着钱走吧。
林小姐所言不差,若没有链霉素,她这病的确是回天乏术。
只是没想到林小姐在自知必死的时候居然会作出如此决定,实是让白宋有些吃惊,也有些感动。
若先前只是被林小姐的柔美所吸引,那现在,吸引白宋的又多了一颗善心。
林小姐,不必再为自己的病情忧虑。我正想告诉林小姐,我已经找到了根治小姐的法子。
世间无不贪生之人。
听自己的病还有转机,林小姐的声音明显多了一丝希冀。
大夫所言当真?
今日来专为小姐根治,我这便到里面来?
嗯。
温柔的一声后,白宋绕过屏风,到了小姐床前,看着小姐依旧裹得严严实实,不免有些可惜。
不知被子下的小身子和何等的窈窕水灵?
估计应该会很清瘦吧?
白宋拿出了注射器,很快吸引了林小姐的目光。
这是何物?
注射器,里面装有根治小姐病症的药物,待会儿将以类似针灸之法,以针孔将药物直接注入小姐血液。
林小姐扎巴扎巴眼睛,从未听过不用口服,直接注入血脉的药物。
白宋准备开始,忽然一想,补充道:林小姐,在此之前还请您答应我一件事。
嗯?
此法为我的家族秘传,不可为外人所知,之后发生的一切,请小姐不要告知任何人。
注射器和链霉素这等超越时代背景的东西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是暴露了,以后不知会有多少麻烦。
林小姐点点头,等着白宋进行。
可真到要行动的时候,白宋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一支链霉素剂量大,药效猛,又伴随着强烈的痛感,不适合静脉注射。
换一种说法,就是必须打在屁股上!
如此难办了。
对方要是个现代人,白宋毫无压力。
可对方是个古代人,而且是个黄花大闺女!
白宋僵在床边好久,不知如何下手。
林小姐看着白宋,问一句:大夫,为何还不动手?
白宋擦了擦额头细汗,尴尬地说:那个林小姐,此法医治有些特殊,必须要施针在臀上
你这登徒子我!
林小姐话音一顿,羞愤的表情渐渐被一抹红霞代替。
她偏着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淡淡地说了一声:你本是我夫君,若是有意轻薄,也不必说这些不着边的话。
说起夫君二字,林小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柔情,如春水荡漾一般妩媚动人。
这不是对白宋的喜欢,只是一个古代女子对于感情的真诚。
你我本就同命相连,怎么会在你病重之际加以轻薄?此法的确特殊,还请相信我。
林小姐沉默良久,终是点了点头。
白宋点点头,这才伸手掀开了林小姐的被子一角。
一双白嫩嫩的小脚丫子闭得紧紧的,像莲藕一样。
再看看人,已经钻到了被子里面,捂着头,什么都不敢看了。
白宋笑了笑,轻轻地褪去厚重的棉裤,就像莲藕蜕皮,逐渐露出了其中雪白,看得白宋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也太白、太嫩了!
这大家小姐是没有出去晒过太阳吗?
白宋突然不专业了,老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下意识地伸出手在雪白的莲藕上轻轻的摸了摸。
而被子里的小兔子受惊过度,猛地蜷缩在一起,然后又努力地强迫自己放松,缓缓地伸出一只小脚,勾住了白宋的手臂。
眼瞎的情形实在是跟白宋遇到过的所有情景都不同。
首先这个姑娘嫩的太过了。
然后这个姑娘的身份是自己老婆,还是个古代的老婆。
加上又是没有接触过,相互之间根本不熟悉,一切都透着浓浓的新鲜感。
白宋实在没法单纯地把这个女人当做自己的病人。
一双白嫩嫩的腿就这么吸引人了,再往上一看那更为诱人的雪白,口水直接掉在了地上。
好在小兔子没看到,不然那场面才够精彩。
能不能快快快些
被子里传来了嘤嘤的声音,无限娇羞,更显诱人。
白宋好不容易集中精神,忙活了几分钟,终于将这一针落在了那小小的屁股上。
不觉间,白宋已是满头大汗。
被子里,林小姐面红耳赤,眼泪汪汪,后悔当初信了这小子的鬼话。
说什么不会在你病重之际加以轻薄!
先前摸摸大腿还不够。
之后乘着打针又摸又揉地算什么?
他是要把人给轻薄死了才满意?
偏偏他又是名义上的夫君,当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白宋理亏,知道自己打针的时候手上不干净,叮嘱小姐要好生休息,不日病情就会痊愈。
然后便入逃难一般溜出房间,却也不忘在太阳下闻一闻自己的手掌,满心愉悦,喊了一声:真香

林香儿白宋小说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邙县内传有民谣。
北地有士林,大小夺正名。
大林高挂扁,小林保家银。
一年前,林氏兄弟争家主之位闹出不小风波。
大林林庭正以嫡长子之优得了家主之位,将林府的牌匾挂在了自家门庭。
小林林刚正以林家最挣钱的林宣宣纸配方作为补偿。
如此停止了林氏内斗。
古代,钱远不能跟名相提并论。
胞弟林刚正经营着自家纸厂并不满足。
前后数次拜访林老爷子,好不容易说其出面为他做主。
本欲借林香儿之死,给林庭正扣上一个此人入主林家不祥的罪名。
不想林香儿起死回生,叫林刚正一连数日食不下咽。
正值当午,薛神医又被请了回来。
数日之前,正是这位薛神医断言林小姐已无力回天。
薛神医年轻时曾任前朝太医院长院,门生遍地,声名远播。
他的医术不说当世第一,那也是能排入前五。
此人年事已高,不论身在何处都极受人尊崇。
但林刚正今日见之,却无法保持世家子弟的体面,坐在主位上,拿着空茶杯拍在桌上当当脆响。
薛神医,现在你如何解释?是你说林香儿必死无疑,神仙难治的。现如今,林香儿在那家活得好好的。
薛神医听罢,砸吧砸吧干瘪的嘴唇,努力地睁大眼睛以示惊讶:这怎么可能?
你说的,林香儿体弱,又染疫病两月之久,身体早已透支,只需稍稍引动其情绪,必然猝死于家中。区区一个寒门贱民,靠着几支银针,仅仅半个时辰,林香儿便气色好转。这是整个林氏宗亲都亲眼所见的实事!薛神医,这便是你所谓的手段?
一寒门之子,居然能以针灸之法化解气血淤积之症?薛神医撵着须子,若有所思。
林刚正性急,怒声道:我不管这些,此事因你而起,你必须再出手段促其病死。我当不上林家之主,将来便没有人保举你薛家后人入仕。别忘了,您虽然是神医,但却是前朝的医官。这是一辈子都抹不掉的污点,没有大家士族愿意为你们这样的人出面的。除了我,你薛家没有别的选择!
无情的现实刺激着老人,一张本就入土七分的老脸瞬间凝重起来,最后一丝血色也没了。
为了薛家的将来,他只能扶持林刚正夺得林家家主之位。
只有士族以连带之责作保,薛家才能摘掉前朝乱臣的帽子,否则世世代代永无资格入仕,地位比一般寒门还要低。
薛神医想着,把心一横,沉声回应:林先生不必担心,即便治好了林小姐的气血之症。老朽亲自根植其身的痨病却是绝无痊愈可能。
谁都不会想到,林小姐之病根竟是出自这位薛神医之手。
为了林香儿,林刚正和薛神医谋划已久了。
林刚正冷哼:薛神医,您口中的不治之症让人难以相信。我在想,这会不会是您老人家忽然良心发现,对一个小姑娘下不去手了?
自老朽登门第一日起,便已无回头路可言。
如此就好。你此去林府,就说给林香儿复诊,且看看近况如何。

此时,白宋重归柴房,捧着一双带着小姐香气的老手感慨万千。
这古代的女人就是好啊,纯天然,无污染,连味道都不一般。
闻着手上的味道,魂儿已经飘到了小姐的温香软玉中。
心说这回帮林小姐治好了绝症,且看林家上下当如何感谢自己。
白宋都想好了,当赘婿可以,但不能只是名义上的,必须要有实际行动。
以后就跟林小姐住一起,就算不能立刻那啥,但住进一个屋,感情就能快速升温。
上辈子忙于科研没有认真谈过女友,这辈子送上门的媳妇一定要先攻略了。
想着,柴房门开了。
妹妹带着一身灰尘进屋,有些狼狈。
看样子后院的洞不好钻。
看到这丫头,白宋立刻就联想到了好吃的,肚子咕噜叫唤起来。
可随后一看,却见丫头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回。
白宋急了:吃的呢?
白柔拍了拍身上尘土,有些委屈:哥,我有些怕。
怕?
怕被人怀疑。县里边人不多,都知道我跟哥哥没钱,若被林家人知晓,定要说是我们偷窃。哥,我想好了,邙县外常有行商往来,我们得了机会去城外置办些必须之物,如此不引人怀疑。
白柔很认真,眨巴着清澈的眸子,像个品学兼优的高中生。
白宋心里明白,自打上次贪吃害了兄长挨打,这位小姑娘是真的怕了。
白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点点头:是我考虑不周到。
白柔的担心并没错,邙县是林家的天下,不管在哪儿买东西,总有风险被林家知道。
这凭空多出来的银子的确解释不清楚,还真不能随意花出去。
手里有钱不能花,白宋只能另想办法。
吃得三四日清粥青菜,白宋一身寡淡。
干脆直接找未来媳妇算了,接触了几日,也不那么生疏了,先前又摸了屁股,有了肌肤之亲,从媳妇手中讨点像样的吃食不算过分。
想罢,白宋让妹妹在柴房稍等,自己折返去林香儿的闺房。
待到小姐房前,白宋发现门前站着几人,是三两家丁以及刘管家。
这是什么情况?
刘管家见了白宋,表情平淡,但说话却少了以往的盛气凌人:薛神医来给小姐复诊。
什么薛神医?小姐的病有我照看着,不出几日就会痊愈。
哼!刘管家冷哼一声,小子,你是有几分本事。我照你的说法调整用药,几日来精气神确实是好了许多。但凭你这点儿三脚猫的功夫就能质疑薛神医?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既然是复诊,那这位薛神医该不会就是那个断言小姐无药可治之人吧?他说治不好的人,现在被我治好了,刘管家倒是说说,他这个薛神医到底神在哪儿?
还在这儿装神弄鬼呢!薛神医都说了,你治好的不过是小姐的气血不畅,而小姐身上的疫病你不也是束手无策?
正说着,房门忽然打开。
林庭正亲自送着一位佝偻的老人出来。
这便是薛神医。
薛神医并未留意白宋,含笑拱手,连声恭喜:林先生,可喜可贺啊!小姐的病症有所缓和,只要配以老夫的汤药,必能保住性命。但这些时日需得加紧让小姐静养,不能受风受寒。老朽改日再来诊脉。
多谢薛神医相助,救命之恩,林庭正无以为报。
两人在门前一番客套,薛神医终是转身将走,回头一瞬,正与白宋目光相对。
此时的老人脸上再无半分笑意,死气沉沉的脸笼罩着一层阴云。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林香儿白宋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