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苏谨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昏过去的。

可她的意识仿佛还清醒着,她能感受到下身无边无际撕裂般的痛,但这些都比不上心底无能为力的绝望。

孩子,没有了。

还是被陆霆晔吩咐人活活打死的!

滔天的恨意撕扯着她的灵魂,苏谨棠想放声嘶吼,可嗓子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就在这时,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断续脆弱的哭声

呜哇呜哇

新生儿虚弱的哭声,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

苏谨棠本能凝神,想听的更加清晰。

却只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声传来。

苏谨棠,想救你儿子吗?

这话,宛如一道利刃,瞬间刺破了苏谨棠眼前的黑暗。

她的孩子还没有死!她的孩子还有救!

苏谨棠拼尽全力想睁开眼,几秒后终于看见光亮,视线渐渐清晰,她感觉自己在病塌上,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

男人的身边,一个护士推着一个育婴箱,可里头的孩子已经不大动了。

宝宝

苏谨棠双目瞬间涌泪,她本能感受到,那是她的孩子!

求求你们,救救他,救救我的孩子!苏谨棠极力撑起身体,她望着他们,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苦苦哀求。

男人没有回答苏谨棠,吩咐护士推着孩子上前,反而问了一句:苏谨棠,你痛吗?

苏谨棠双手颤抖扶上育婴箱,心仿佛在滴血,孩子仅有两个巴掌大,虚弱的连握拳的本能都没有。

她怎么会不痛?她不仅痛,而且恨!

你出于自保伤人,依照律法,你的孩子原本可以健康出生,可却因为陆霆晔一句话,成了如今这样,而陆霆晔此刻却荣登首富榜,成为人人赞颂的慈善企业家,苏谨棠,你甘心吗?

活落的同时,孩子若有所感,又细微的呜咽了一声。

嘴角传来苦涩的味道,她拥堵的喉咙瞬间被唤醒了般。

咬牙切齿恨道:慈善企业家?他也配?!

陆霆晔分明是个没有人伦,毒杀亲子的畜生!

苏谨棠恨意滔天,可男人眼中却露出满意的神色。

因为他是陆霆晔的死对头博九恒。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最是精于算计,蛊惑人心,他这里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善,一切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

博九恒微微倾身,压低富有磁性的嗓音,循循善诱道:苏谨棠,你想报仇吗?想看到陆霆晔身败名裂,和你一样痛苦吗?

我是博九恒,只要你跟我合作,我不但可以救你的孩子,还可以陪你一起揭露陆霆晔的真面目,将他彻底拉下神坛!

苏谨棠抬起猩红的眼,两人对视,哪怕隔着金丝眼镜,可她也能清晰见到博九恒眼底的阴谋算计。

可她的回答却是

成交!

只要能救孩子,与虎谋皮又如何?为虎作伥又如何?

凭什么陆霆晔那个伪君子能占尽美名?

凭什么恶人能活得有滋有味?!

他们把她推进地狱,受尽折辱,这辈子只要她不死,她定将他们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百倍偿还!

最终,协议达成。

博九恒将孩子带走,承诺用心抚养,而苏谨棠也被接出去修养,她不知道博九恒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但她也没心思纠结这点,只拼命做康复练习。

三年后

早上八点,苏谨棠出狱的时间。

从牢房到监狱的大门,有一段长长的,不见光的走廊,她木然的往外走着。

监狱的大门徐徐打开,刺目的阳光一股脑倾泻下来,苏谨棠不适的闭上眼睛。

狱管交代道:苏谨棠,你自由了,出去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身后大门轰然关上。

苏谨棠渐渐适应的光线,睁开了眼,里面是和烈阳截然相反的寒冰。

该重新做人的,从来不是我!

陆霆晔,既然你没弄死我,那么接下来,该轮到我了。

欢迎回到这滚滚红尘!

儒雅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苏谨棠眯着眸子望去。

阳光下的博九恒长身而立,一袭深色西装,标志性的金框眼镜,透着一股书生的儒雅。

接着,苏谨棠怀里被塞了满满一大束花。

黑色曼陀罗,意为复仇。

那怒放的黑色,一如她入狱的那些煎熬时日。

苏谨棠勾唇冷笑,不带一丝温度。

博九恒微微倾身,伸手扶了扶鼻梁的眼镜,声音温柔缱绻:喜欢吗?

苏谨棠毫不被他的表象所迷惑,轻哼:用不着你特地提醒,复仇这件事,我比你更迫切。

博九恒支起食指,微微摇了摇,压低声音笑道:

不不不,我需要的恰恰不是你的迫切,苏小姐,你身上的戾气太重,现在的你可不适合上战场。

苏谨棠疑惑瞥向他,博九恒示意她上车,还很有绅士风度为她开了车门。

两人坐定后,他这才缓缓开口:

苏小姐,你这张脸是老天爷赏赐给你的最佳武器,放着不用实在是暴殄天物。

苏谨棠眉头微皱:你想要我用美人计对付陆霆晔?

还不等博九恒点头,苏谨棠嗤笑出声,满眼毫不掩饰的嫌弃:恶心谁呢?

恨意积压了整整四年,只要一想到他把自己送到纪乌谷那个变态手里,导致她在狱里吃尽苦头不说,还让肚子里的宝宝因早产而一度生命垂危,她就恨不得一刀捅了陆霆晔!

要她讨好陆霆晔?还不如让她去死?

博九恒并不介意她的态度,递过来一份文件:苏小姐,你看过这份文件后,或许就不这么想了。

苏谨棠接过,发现是一份病历报告,当扫到病患的名字时,她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苏连希,她的宝宝。

当年博九恒出现,两人达成协议,他带走了宝宝,用心抚养,等苏谨棠出狱后,她和他一起,扳倒陆霆晔。

苏谨棠抚摸着病历上孩子的照片,他长得像她,可那苍白的脸却让她止不住心痛。

苏谨棠深呼吸一口,才压下思念,继续往下看。

可越往后看,神情越发难看。

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