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王妃失忆了第8章 悄无声息的离开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赵舒宁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大清早了,想了许久都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揉揉脑袋,想必是谢长霁叫了嬷嬷送她回来的吧,好歹夫妻一场,总不能让她睡马车上不是。

想到昨晚约好的今日去户部,赵舒宁打了鸡血似的赶紧起身,麻利的用完早膳便去书房找谢长霁。

而此时书房里,李忠发现今日王爷似乎哪里不对劲,平日里虽然也冷,可是极少训人,今日从早上起身开始,穿衣的奉茶的传早膳的,统统被训了一通。

好似出现在他跟前便是错。

李忠不敢造次,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连呼吸都放轻了,生怕吵到里头的谢长霁。

看到远远走来的赵舒宁,李忠内心暗喜,本来就不受宠,还在这时候撞上来触霉头,这位王妃恐怕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这般想着,李忠便也没想拦着,装模作样地劝了几句而已。

王爷,妾身已经准备好了。

语气里多的是释然,谢长霁想到昨晚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的赵舒宁满心满眼都是自己,全然不是这幅样子。

宿醉后的嗓子有些嘶哑,谢长霁沉沉的望着她:本王今日有事。

赵舒宁脸上的笑容肉眼可见的消失了,失望地问道:那,那下午?

这下谢长霁的脸色更差了,上前掐住赵舒宁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来与自己对视:呵,往常要死要活的,死赖在府里,今日就这般着急?

赵舒宁眼皮子一耷拉,不想看谢长霁:便是死过一次了,终于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所以不折腾殿下了。

注意到这男人身上的气息愈发恐怖,赵舒宁眉头皱的更紧:这不是王爷求之不得的吗?王爷这又是作甚?

是,本王求之不得!谢长霁咬着牙说道。

那王爷何时有空

来人,备车!谢长霁猛地松开她,迈步朝着外头走去,赵舒宁赶紧跟上。

虽然本朝支持和离,但真来办理的人却也不多,更别提是这等身份了,户部侍郎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端端王爷,您这是?

一刻钟。谢长霁端起桌上的茶碗,冷冷地看了一眼户部侍郎,若是一刻钟还没办好,本王就不办了。

没等他说话,一旁的户部侍郎虎躯一震,赶紧点头:下官这就给您二位办理。

劳烦大人了。赵姝宁将和离书递上。

本该有的程序让户部侍郎一缩再缩,紧赶慢赶的在一刻钟之内完成了,将和离书还给赵姝宁的时候,户部侍郎长舒一口气,笑道:那便,祝二位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呵。

谢长霁倏的站起身,冷笑一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户部侍郎,转身就走。

赵姝宁不知道他又犯了什么毛病,福身道了谢才缓步出门。

还不快些,让本王等你不成?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谢长霁站在马车边上,这倒是赵姝宁没想到的,她还以为谢长霁会丢下她自己想办法回去。

虽说她原本是想走着回去顺道逛一逛的,但刚和离,也不想驳了谢长霁的面子,便上了车。

往后离了端王府,回府的路上,谢长霁终于还是没忍住,寒声道,在外边惹了事,可莫要来求本王。

离了端王府,往后再也没人会去找她麻烦,赵姝宁觉得谢长霁说的都不是事儿,于是摆摆手不以为意道:王爷放心便是,臣女往后定然安分守己。

谢长霁见她这么快连称谓都变了,心中恼怒更甚,索性闭上眼假寐。

这回轮到赵姝宁纠结了,这两人都和离了,原本说好的三成产业,也不知道谢长霁什么时候给她,堂堂王爷,总不至于扯谎才是。

王爷。赵姝宁凑到谢长霁边上,手指轻轻扯了扯谢长霁的袖子。

谢长霁睁开眼,用眼神示意她继续。

赵姝宁见他脸色似乎好看了些,鼓起勇气问道:先前,您说的,若是和离便将端王府三成产业赠与臣女

霎那间谢长霁的脸色就黑了,赵姝宁心口一跳,心想难不成是寻她开心?

回去便给你。

咬着牙说完之后,谢长霁再也没开口,赵姝宁更是不敢说话。

一路相安无事。

谢长霁说回去给她便是回去给她,赵姝宁不过等了一盏茶的时间,就等来了李忠,手中捧着厚厚一沓房契地契。

赵姝宁咧嘴一笑:劳烦管家了。

其余倒是不着急,唯独住宅,赵姝宁父母如今远在金陵,加上她也没想好该如何与他们说这事儿。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在京城住下,等到过年父亲回京述职了,再跟着一道回去。

自然,便需要置办住宅,好在李忠拿来的这些里头,恰好便有一处别院,在京郊。

短短几日时间,赵姝宁便收拾好了东西,在某个清晨,搬去了别院。

这几日里,谢长霁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赵姝宁估摸着他应当也不想见到自己,便也没有去道别,悄无声息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