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夫曾是龙傲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夫曾是龙傲天(秦婉婉)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秦婉婉小说————为夫曾是龙傲天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墨书白所著,讲述了穿书之前,秦婉婉是修真界最快乐的仙二代。她咸鱼且废,但她爹娘买通各路英豪为她伪造战绩,也算有头有脸,

秦婉婉小说简介

“秦晚,为师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叮”的一声脆响,一把缠绕着渡劫期符咒的长剑落到秦婉婉面前,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带半点波澜:“要么,说出唤醒月璃的办法,要么,”上方人加重语气,“你自废修为,从此之后,你与问心宗,再无瓜葛!”
秦婉婉不敢回话,她颤抖着跪在地上,盯着地面上专门用来封印修为的阵法纹路和用来自残的剑,听着周边喊打喊杀的声音,脑子嗡嗡一片。
就在她睁开眼睛前,她还在仙界,是仙界传说中,最有钱、最强、最美貌、最高贵的仙二代,寂山女君。
这四个“最”里,其他都是真的,只有“最强”是假的。

秦婉婉全文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是二十一世纪胎穿到仙界的原因,她打出生起就体质虚弱,难以修炼,甚至被断言说活不过三百岁。
父母为了救她,决定去其他世界寻药,但走之前又怕她受人欺负,于是买通各路英豪,给她打下了一个“最强仙二代”的名头。
这个名声倒也保她安安稳稳过了两百年,谁知道就前几年,仙界突然飞升上来一个名叫简行之的愣头青,说是以战证道,把仙界稍有名气的人打了个遍,打到最后,就打到秦婉婉头上。
两人交战,秦婉婉哪里是这杀神的对手,一剑就被劈进了土里,不仅如此,对方还不肯相信这是她的实力,竟踩着她的头,用剑指着她威胁她:“如果你再不出剑,我就踏平你的山头,砸烂你的行宫,让你寂山上下,鸡犬不留。”
当时,她愤怒,她激动,她想跳起来打爆这人的狗头。
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用最后一点气,喊出一声:“救……命……”
也就是那一刻,天降惊雷,电流滋滋滋窜过她的全身,然后,她就到了这里。
她这是……
秦婉婉有些茫然想着,又穿了?
“你这个身体,叫秦晚,”还没得到肯定答案,伴随着电流的滋滋声,一个冰冷的机械音在秦婉婉脑海中响起来,“是《最强玛丽苏》一文中的恶毒女配。”
和系统一起来的,是一堆记忆画面。
“她本是修真界名门世家大小姐,自幼与乐城少主君殊订婚,一场意外,她家中惨遭灭门,君城主带着幼子及时救下她,送她入问心宗,成为掌门沈知明的入室弟子。问心宗待她极好,她视沈知明如父,视她师兄宋惜年如兄长,对救下她的君殊一见钟情,为了般配上君殊,不辜负师父,她自幼勤加修炼,不到十五岁,便已步入金丹。”
“可就在十五岁那年,女主苏月璃出现,她原本只是一家农户之女,村中惨遭魔族屠戮后,她被沈知明收养上山,苏月璃来到问心宗,所有男人都爱上她,沈知明、宋惜年、君殊,都围着她团团转,秦晚愤恨交加,为了吸引君殊和兄长的注意,自暴自弃,越发骄纵,甚至还买了一个名为简之衍的男宠回山,想要激怒君殊。可这一切,都只将身边人越推越远。”
“一场意外,秦晚和苏月璃一起遇险,两人遇到一条青龙突袭,秦晚为救苏月璃,将她推落山崖,自己与青龙血战十日,最后吃下龙丹,才得以续命。当她自己一人赶回问心宗时,却发现君殊早已救下苏月璃,但因苏月璃昏迷不醒,所以问心宗上下,无一人来寻她。”
“不仅如此,他们从苏月璃随身携带的溯世珠中看到秦晚推她落崖,认为苏月璃之所以昏迷不醒,是秦晚谋害,于是不分青红皂白,秦晚刚回宗门,就将秦晚发落于审命台,欲逐出师门。” 
“秦晚为求自保,说出青龙之事,不想沈知明得知她身怀龙丹,为救苏月璃,竟生剖龙丹渡给苏月璃,害得秦晚金丹受损,难以飞升。”
“至此,秦晚彻底黑化,投靠boss,成为文中第一恶毒女配,与女主反复斗争,作恶多端。”
“身边人逐渐远去,秦晚只剩下当初买的那个男宠简之衍。简之衍多次劝她放下过去恩怨,修成正道,秦晚却不肯放下执念,几次三番作恶,直到最后,被苏月璃带仙盟围剿于玄山,简之衍为她挡剑而死,自己被君殊一剑穿心。”
“死前她终于看到了自己身为女配的命运,许下两个愿望。”
“第一,逆袭女主,修成大道。”
“第二,尽己所能,护好简之衍。”
系统说完之后,过去的记忆和现在逐渐合二为一,头痛也近乎消失,冷汗浸透了秦婉婉的衣衫。
秦婉婉看着面前显示出一个透明屏幕,上面用正楷写着:
任务一:保住龙丹,与问心宗恩断义绝。
是否接受任务?
是 否
“是”那个字加大加亮,不断闪烁,一眼就能看出对方希望答题人选择的答案。
“接受任务吧,完成原主心愿,你就可以回到仙界,”系统冷漠开口,“不要浪费时间。”
秦婉婉不敢说话,她像鹌鹑一样小心翼翼抬头,快速扫了一眼周遭。
入目是离她最近的左侧方,正躺着一个男人,他穿着白色绣梅的长衫,外面笼罩着一层薄纱,长发散披在身后,露出的脚踝上还有着一个代表着奴隶的火焰纹路印记。
这就是简之衍,刚才替秦婉婉挨了君殊一掌,就直接躺倒在这儿了。
君殊那一掌也不知是什么情况,现下简之衍似乎还没缓过来,趴在地上,宛若一条时不时被电击一下的鱼,间歇性抽搐一下,似乎十分痛苦。
简之衍正后方是一座白玉高台,高台上坐着一个紫衣青年,道袍绣鹤,面冠如玉。
他看上去二十多岁,却带了一种久居上位的沉稳高冷,这便是将秦婉婉一手养大的师父,问心宗宗主,沈知明。
沈知明身后站着一个背着宽刀,穿着劲装的男人,身材魁梧,五官英挺刚毅,正担心地看着秦婉婉,明显是这问心宗唯一心疼她的师兄,宋惜年。
宋惜年左手边坐的便是秦晚的未婚夫君殊,他懒洋洋靠在纯金白狐裘皮上,手中有一搭没一搭转着玉箫,笑意盈盈看着秦婉婉,眼中带了几分冷意。
伴随着秦婉婉的视线,系统在一旁制造氛围,冷酷解说。
“还有什么好犹豫?这就是你的新世界。”
它语气冷漠得令人心寒:“作为一个恶毒女配,在这个世界,你的师父会抛弃你,你的师兄会厌恶你,你的心上人会亲手杀了你,这世上唯一真心对你的,只有旁边那个哭昏过去、毫无卵用的软饭男。”
秦婉婉忍不住再看了一眼简之衍,发现对方抽搐得更严重了,隐约觉得,他好像是想爬起来,但动作太微弱,让秦婉婉觉得似乎是一种错觉。
“所以,你要学会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这样,你才能‘与天争命’,逆袭女主!”
“来!”系统面板上那个“是”字闪烁得越发显眼,系统声音也忍不住激昂起来,“把剑捡起来,捅进自己身体里,大声告诉他们——从今天起,你和他们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秦婉婉不说话,她咽了咽口水,把所有情况梳理了一遍,确认自己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后,打着哆嗦,努力控制好自己害怕的表情,爬向前方,去捡地上的剑。
在她握住剑的那一瞬,眼前那个“是”字仿佛是被点击了一般亮起来,整个页面瞬间消失,脑海中全是系统的装载音。
“恭喜您成功绑定‘大女主逆袭系统’,从今天开始,3838438系统为您提供最优质的逆袭服务,为您塑造最狂拽酷炫人设,开启恐怖如斯逆袭人生。”

为夫曾是龙傲天秦婉婉免费阅读

“现在请按照指示,完成激活系统第一步:自捅身躯,高喊口号,‘从今以后,秦晚与问心宗,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这个动作很简单。
秦婉婉给自己打气,她颤抖着站起来,抬头看向众人。
没关系,很简单的,捅就是了。
她不断做着心理建设,风吹过来,她染血的衣衫在风中招摇作响,一人一剑站在审命台中央,看上去犹如染血孤鹤,高傲又美丽。
周边弟子喊杀之声突然静了下去,大家都愣了愣看着台上的秦晚。
所有人都知道,问心宗是秦晚的家,秦晚一心挂在沈知明、君殊、宋惜年三人身上,以往,她都是宁愿死都不会离开问心宗的。如今沈知明这样以自废修为、逐出师门相逼,难道秦晚宁愿成为一个离开问心宗的人,都不愿意救苏月璃?
这到底是真的不愿救,还是不能救?
真的是秦晚害得苏月璃昏迷不醒吗?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了一瞬动摇。
而秦婉婉内心里一直在鼓励自己:
没事,抬起剑来,拿出当年打疫苗的勇气,她很勇敢!很坚强!
她想着,颤抖着举起剑,将剑尖指向自己。
周边人都注视着她,沈知明皱起眉头,宋惜年满脸担心,君殊饶有趣味看着秦婉婉,而旁边躺着的简之衍,抽搐得小幅度抖起来。
“捅!”系统看见她迟迟不动手,鼓励她,“不要怕!刀剑穿肠过,系统心中坐!有我在,莫慌!”
“那个……”
秦婉婉想到穿越之前简行之劈她那一剑,痛得她到现在还有点肢体幻觉,她盯着这个带着渡劫期咒术的长剑,实在忍不住,终于暗示系统:“我捅进去,会疼吗?”
“这不废话吗?”系统对她的问题很不解,“谁被捅不疼啊?”
“你……”秦婉婉见系统不接招,只能开门见山,“你没点什么特异功能,比如痛觉屏蔽什么的?”
“你一个逆袭大女主,要什么痛觉屏蔽?”这个38系统语气里满是鄙夷,随后提声,“来,捅进去,给他们狠一个!”
看来,这系统不仅没有痛觉屏蔽,还要监督她塑造一个大女主人设。
秦婉婉有种上了贼船的错觉,她盯着剑尖,急促呼吸,好久,终于鼓足勇气,扬起手就朝着自己捅去,然而也就是在动手那一瞬,她突然听见一声高呼:“等等!”
秦婉婉听到这话,瞬间停住了动作,她兴奋抬头,就看见高处的说话人,正笑意盈盈看着她。
“晚儿啊,”坐在金座上的君殊手中玉箫一转,施施然起身。
秦婉婉茫然看着他,见白衣公子拾阶而下,一步一步走向她,唇齿一张,便用温柔的语调,描述出一幅极其残忍的景象,“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宁愿忍受这肠穿肚烂之苦,也不愿意救一救月璃。”
‘肠穿肚烂’这个词一出现,秦婉婉僵住了。
系统赶紧安慰她:“你别听他胡说,你就闭着眼捅,一点都不疼。”
“这剑上带着的,是通真道君的咒术,你一剑下去,那些咒文便会像虫子一样,从你伤口,一路爬进你的奇经八脉,它们会沿路吸食你的修为,其痛似如碎骨,更胜车裂。”
君殊说着,缓慢走到秦婉婉边上,秦婉婉一听这话,想象到那些画面,冷汗瞬间下来。
系统忍不住骂人了:“这个人怎么这么烦,逼逼赖赖的。”
“而且,它不是疼一时,毕竟晚儿金丹期的修为,这咒文怎么都得耗个三五天吧?这三五天里,伤口不愈,血流不止,咒文顺着筋脉,一路爬进五脏六腑……”
秦婉婉眼睛都直了,她捧着剑,脚上发软,“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君殊微微一笑,靠近秦婉婉的耳边:“到时候肠穿肚烂,五脏流脓……”
“师父!”
秦婉婉突然想开了,什么系统,狗屁逆袭女主,什么大女主人设,成大事者能屈能伸,条条大路通罗马,她为什么非得找个这么受罪的?
人活着,开心最重要,手剖龙丹是疼,这一剑捅下去更疼,难道没有一个更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一定有的!
秦婉婉脑内运转速度超出了她两辈子最高的水平,系统都被她惊呆了:“你……你打算干什么……”
“徒儿知错了,”她举起剑,真诚地看着高座上的沈知明,“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我再也……”
话没说完,秦婉婉就见眼前白影一晃,旋即就有人将自己一把拉起来,半抱在怀中,握住她的手,稳稳划出一道剑光。
剑上还带着沈知明的咒术,这凌厉一划,竟将君殊直接逼退三丈,秦婉婉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就感觉那剑剑尖一转,毫不犹豫、果断干脆、凶狠决绝地——捅进了她的身体!
秦婉婉双膝一软,重新跪回地上。
她愣愣低头,看见自己肚子前的剑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着她的手停留在剑柄上,血从她的肚子流出来,浸染了交握的两只手,然后顺着剑尖滴落在地面半垂着的白色广袖之上,和白袖上的梅花相映成辉。
剑身贯穿两人,男人从背后虚抱着她,青丝从两侧垂落,似如幕帘,为她隔出一片天地,好似将她护在怀中。
“不劳道君费心,”男人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少年特有的清朗,又多了久战沙场之后才有的高冷沉稳,他一字一句,说出了那句她没来得及说的台词,“从今日起,秦晚与你们,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小编推荐理由

为夫曾是龙傲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